未待作年芳

192 戚嬷嬷

192 戚嬷嬷

一秒记住,

苏葵这一日刚回到苏府,便觉气氛不对原配宝典全文阅读

怀着一颗不解的心回到了栖芳院,刚进院门便见光萼奔了过来,“小姐,宫里派了一个嬷嬷过来!”

苏葵被她这没头没脑的一句给说的愣住,宫里来嬷嬷做什么?

“见到主子也不行礼,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严厉的声音自背后响起,叫光萼打了个冷战。

苏葵抬眼望去,便见一身深绿的宫装妇人,头上挽着光滑的螺髻,一根儿头发丝也没留,脸部轮廓有些坚硬,细长眼,薄唇,给人苛刻的感觉。

苏葵一皱眉,料到了七七八八。

那嬷嬷走近了行礼,每一个动作都无可挑剔,不急不缓,“苏小姐安好。”

“嬷嬷不必多礼,敢问嬷嬷此次来是为何事?”

“是奉了陛下的旨意来苏府小住些时日,在苏小姐嫁入六王府前学一学礼仪,和皇家的规矩。”

末了脸上现出得体的笑意,“老身虽说现在已非宫中之人,但调教过的公主王妃们不在少数,苏小姐日后喊老身戚嬷嬷便好——苏小姐今年的及笄礼的正宾便由老身出席。”

苏葵算是听明白了,这是宫里给她安排的教引嬷嬷。

这位戚嬷嬷她也有耳闻,皇后生前甚喜她,终前特意恩准她出宫养老,虽非是宫中之人,但地位非轻。

开口老身闭口老身的,倒是完全看不出是个奴才,也是,人家天天见公主皇后的都要见吐了,眼中哪里有她这个未来的小小六王妃?

那最后一句要出席她今年及笄礼的正宾,更是一点商量的口气也没有,像是能得她出席。别人就得倍感荣幸一般。

苏葵一笑,“日后还要劳烦戚嬷嬷教诲,只是,我那及笄礼的正宾就不劳烦嬷嬷出席了。”

戚嬷嬷听到她前半句的时候脸色尚好,但那后半句便叫她微微变了神情。

这王城之中德高望重的妇人有几个?竟是比得过她的声誉吗?

本以为她主动要出席苏葵的及笄礼定会让她受宠若惊才是,毕竟城中大户女子及笄,哪个不希望她能莅临

被苏葵这么冷不丁的一拒,面子上未免过不去。

多年来养成的面不改色此刻发挥了作用。

“苏小姐既然早有安排,老身自然也不好坚持,只是正宾的德行最为重要。苏小姐年幼不知事,可不要由着性子胡来,万一这正宾的身份根本不配出席。最后没脸面的还是您。”

苏葵眼中闪过冷笑,耐着性子道,“多谢戚嬷嬷提醒。”

戚嬷嬷见她如此,神情微冷,这苏小姐分明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苏小姐日后是要嫁入皇室的人。一言一行都关乎着皇家的脸面,及笄礼更是重要至极,嬷嬷我有理由替您把着关,这正宾的名头苏小姐且与我说一说,好让老身权衡一番,是否够格。”说话的速度虽极为平和。口气却十分轻蔑。

苏葵垂眸一笑——第一次见面就如此,这是想给她下马威呢。

是认定了那正宾的名望远远不如她而耿耿于怀,存心让苏葵下不来台。

苏葵抬头望向她。眼神正如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童一样清澈,“出席我及笄礼的正宾是丁香院的君姑姑,还请嬷嬷帮我权衡一番是否够格一路桃花。”

戚嬷嬷闻言怔住。

能得君姑姑出席,何止是够格,简直是荣幸之极!

华颜公主的及笄礼。圣上便有意让她出席正宾之位,奈何君姑姑主管着丁香院实难抽身。只得作罢。

“戚嬷嬷?”苏葵见她脸上现出尴尬的神情,轻声唤道。

戚嬷嬷神色有些复杂——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半晌道:“能请得君姑姑出席当是再好不过。”

苏葵绕有意味的哦了一声,便径直回了房

堆心一进房便忍不住笑意,奈何戚嬷嬷现在还在院中,总不好放声大笑,“这个嬷嬷,看着就讨厌,当自己是什么人呢,竟然对小姐的态度如此之差。”

苏葵扫她一眼:“怎么也是宫里的人,你们平时还是守规矩一些,免得挨骂。”

光萼脸上现出苦色,“自打她进了院子便开始训斥我,一会儿说我擦东西擦的不干净,一会儿说我走路没个丫鬟的模样——总之我做什么错什么。”

苏葵喝了口茶,“多学一学规矩也没害处,对了,她住在哪里?”

光萼脸色更苦,“就住在小姐隔壁,老爷已经让人收拾好了房间。”

“咳,咳,咳咳咳!”苏葵闻言呛住,脸色憋的通红。

堆心赶忙替她拍背,“小姐您没事儿吧?”

“没事”苏葵顺过了气儿,一双眉皱的苦大仇深。

这嬷嬷跟她的梁子明显是结上了,且明显是个难缠至极的,日后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有她好日子过?

可人家是皇上的人,又不能撵出去。

不管苏葵这边如何不乐意,反正戚嬷嬷是舒舒服服的住下了。

次日一早,苏葵依旧照常早起练功,一套鞭法舞得十分漂亮。

院中的积雪还没人过来清扫,鞭风掠过之处,带起大片的雪花。

越往后鞭速越快,鞭力越强,周围的雪花此起彼伏,层层相绕,竟是在苏葵周围围成了一道银白色的屏障,将她护在其中。

堆心在一旁赞叹不已,欢呼着道:“小姐,你好厉害啊!”

苏葵咧嘴一笑,忽而生出了恶作剧的心思,“你前天不是说想打雪仗吗,我陪你打雪仗怎么样?”

堆心笑着应下,下一秒便见眼前大片的雪花飞来,眼前顿时一白,什么都看不见

冰凉的触感传来,回神之后方发现一身的雪花。

气的一跺脚,“小姐,奴婢还没有准备好!您耍诈!”

苏葵身着青色短袄,白色绣裙站在雪地中,一手叉腰,一手随意挽着鞭花,笑容比那银白的雪花还要耀眼,神情无赖,“我就是耍诈,你能奈我何啊?”

堆心知眼前这位什么时候是个主子,什么时候是个泼皮,待她是个主子的时候你须有作为丫鬟的自觉,当她是个泼皮的时候,你只需当她是个半大孩子——怎么闹也无所谓。

而现在的苏葵,显然是属于后者冷殇。

堆心弯腰抓起一大把雪便朝着苏葵丢去。

苏葵早有料到,闪身轻而易举的躲开,正得意之际,便觉后背中了招,一回头却见是一脸坏笑的光萼。

苏葵佯怒,“好啊,你竟然敢偷袭本小姐,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苏葵有轻功在身,身形转的要比二人快,但毕竟以一对二,倒也不占上什么便宜。

光萼挨的砸最多,此刻正抱头鼠窜,“小姐饶命啊,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苏葵穷追不舍,“不许求饶,本小姐最讨厌你这种没有骨气的人,活着也是一种耻辱,不如我送你西去吧!”

光萼一听赶忙改口:“头可断血可流,自尊不能不要!你有本事就砸死我吧!”

苏葵狞笑一声,“我向来以助人为乐,既然你想死,那本小姐便成全你!”

光萼顿感哭笑不得,她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主子啊!

此刻的光萼已经没了进攻力,一心只想着逃命,“堆心,快来救我啊!”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我已经自身难保了,咱们还是后会有期吧,你自己保重

!”堆心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朝门口跑去,精疲力竭的坐在了门槛旁。

望着对光萼穷追不舍的苏葵,打从心眼里佩服苏葵的体力之好。

光萼一听自己被‘战友’抛弃,顿感绝望,干脆破罐子破摔的躺到了雪地里,“小姐,不玩了”

她这么忽然一倒,苏葵手中扔出的雪球便失去了撞击点,直直的往前飞去。

苏葵暗叫了声不好,那方向可是戚嬷嬷的房门,若是吵醒了她一准儿就要被教育了!

堆心和光萼也发现了不对,一时间都瞪大了一双眼睛直直的望着那团雪球。

被这么多人盯着,雪球表示压力很大

然后,更糟糕的还是后面——就在雪球即将要撞到门上的时候,随着“吱呀”的声音响起,门,开了。

随后,雪球与脑门儿亲密接触的声音响起。

苏葵三人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随后,强压着怒意的声音咬牙切齿的回响在栖芳院:“成、何、体、统!”

因为早上的这起事件,苏葵三人连带着被牵连的云实都被戚嬷嬷以‘学规矩’的名义聚集了起来。

四人在院中站成了一排,戚嬷嬷站在四人面前,神情严肃。

苏葵忽然想起了上学的时候在操场上做早操的场景。

戚嬷嬷端立在几人前方,双手抄在袖中,朗声道:“没规矩不成方圆,何况是苏小姐日后要嫁入皇室更不可举止不雅,你们日后跟在苏小姐身边,自然也不能不知礼数——先从最基本,却最能体现一个人修养的走路开始练起。”

苏葵觉察到她看向自己,道,“请戚嬷嬷赐教。”

戚嬷嬷还算满意她的知趣,“双膝之间保持隔着一张纸的距离,先迈右脚。”

四人听话的迈了右脚。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92:戚嬷嬷)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