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94 婚期

194 婚期

一秒记住,

苏天漠连带着东席的苏烨眼睛俱是一热,这么多年来一直盼着她能长大成人,终于等到这么一天,却恍然发现,在他眼中,不管何时她都是个孩子。

“今已及笄,日后需谨言慎行,守女子德行,不失仁义,为人坦荡,无愧先祖。”

苏葵再次叩头,答道:“儿虽不敏,敢不抵承!”

训完了话,苏天漠赶紧伸手将人扶起,冬日地寒,虽是铺了软垫,却也不舍得她久跪。

苏葵起身,眼睛已是微微湿润,行至毯前跪坐。

“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

华颜上前替她将发笄除下,散落一头青丝,轻轻梳理着,每一下都很用心,低声道:“一次是及笄,一次是嫁人,是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绾发

。”

苏葵已不似起初那般紧张,嬉笑着道:“你想嫁人啦?”

华颜嘴角现出一抹苦笑,“怕是没机会了祸水吞天。”

她的声音极小,加上奏乐声的干扰,苏葵并未听清,还想再问,华颜已挽好了乐游髻起了身。

君姑姑再次净手,为她簪上发钗。

众宾客再次恭贺。

苏葵回到东房,这次换上的是曲裾深衣,到众宾客前展示了一番,行正规拜礼。

这是二拜,表示对师长和前辈的尊敬。

一想到师长,苏葵忽然想去田连来,当初在她的执意下,也是行了正正经经的拜师礼的,所以田连算不得外人,在这样的日子,出席也是应该的。

想到这里。便偷偷抬眼望向席中,果然寻到了田连的身影,见他难得也是一脸的肃穆,思及平日里那副为老不尊的模样,与当下差别太大,叫苏葵不禁咧嘴想笑。

却在下一刻,被一道凌厉的目光摄住,苏葵下意识的一缩脖子,不敢再乱看。

戚嬷嬷抬手扶她,小声的训斥道:“不要左顾右看。”

苏葵心虚的应下。

“受天之庆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父兄具在,以成厥德。”

三加的发髻显然要繁复的太多。是象征着成年的盘桓髻,华颜替其挽好之后,君姑姑自有司托盘中取出一支做工繁琐精致的镶着翡翠的金钗,小心的替她插在髻上。

这次回到东厢房,便要耽搁上许多时辰。不止要换上牡丹红的吉服,还要描上淡妆。

苏葵望着镜中梳着盘桓髻的女子,忽而一笑,心中有感叹,不觉间已来到这个时空这么久了,已和这具身体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为她描妆的堆心被她这一笑晃了眼睛

。正扫着香粉的手一顿,忽而想看一看苏葵若将齐眉的青丝全部梳起该是何等的美。

“小姐,不若奴婢将您的发丝都给梳起来吧——定让众宾客们大大的惊艳一把!”

苏葵犹豫了一下。摇了头:“不必的,哪里有这么多时间给咱们折腾。”

心里却想着,最美的一面要留到大婚之日才好。

待她一身红色吉服行出去之际,还是吸引住了全部人的视线。

曳地的裙尾略沉,叫苏葵愈加小心。生怕绊倒。

大多数妇人都是头一次见苏葵,三五人的便小声的议论了起来。“当年我曾见过丞相夫人一面,如今看来苏小姐可真是随了她七八分还要多”

“我听闻今年的丁香宴便是她得了琴项第一,竟也是才貌双全,依照我看可不比明小姐差。”

“光看君姑姑肯赏面出席,便是肯定了这苏小姐的德行——”

“明小姐的及笄礼咱们不是一同去过么,礼数虽也周全,却不及苏小姐有贵气,你瞅那身红,穿在她身上竟是半分俗气也没有!”

红色最挑人,穿不好便是俗艳。

戚嬷嬷听着众人的夸赞,嘴角现出一抹笑意。

周云霓眼中闪过嫉恨——凭什么她什么都是最好的柳娘子最新章节!

三拜完毕,苏葵暗暗松了一口气,被华颜扶着重新跪坐在了绒毯之上。

君姑姑自有司盘中取出她事先备好的银钗,添到苏葵的髻上,“添簪一支,蕙质兰心。”

苏葵想起戚嬷嬷的交待,在取字之前万不可将头上的钗环碰掉,否则是大凶,她不敢将头低的太多,只微微一颔首,诚心的道:“谢君姑姑。”

君姑姑含笑着点头,坐回了原位。

有司立于东阶之上,面带笑意:“请各位夫人添笄添福

。”

戚嬷嬷第一个起身,将那翡翠玉簪添到她的头上,“添簪一支,兴德兴规。”

“多谢戚嬷嬷。”

“添簪一支,称心如意。”

“添簪一支,平平安安。”

周荣琴最后一个添笄,毕竟在座中数她年岁最轻,“添簪一支,和乐安荣。”

苏葵朝她一笑:“多谢刘夫人。”

私下里苏葵喊她嫂子不过是因为苏家跟刘家的私交,但这种场合还是规矩一些的好。

周荣琴气色很好,对苏葵会意一笑,这才行了下去。

有司撤去了笄礼的陈设,在西阶位置摆好醴酒,苏葵被指引着站到席的西侧,面向南而立。

君姑姑上前接过醴酒,走到苏葵面前,念祝辞曰:“甘醴惟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苏葵双手交叠行礼,宽大的衣袖直直的垂下,更显娇弱,接过醴酒,对案洒去了一半在地上祭酒,后象征性的将酒杯凑到唇边,略沾之后便拿开,放到有司的托盘之中。

苏天漠起了身,为苏葵取字,提笔在案上的白纸之上写下一个优雅的“瑾”字,他向来习惯书草书,这般工工整整的写字倒是少见。

瑾,美玉也,握瑜怀瑾。纯洁净美的德行之意。

至此方算礼成,苏葵在堆心的陪同下一一致谢,正宾、赞者、宾客、乐者。

苏天漠说了一番客套话,算是为这场及笄礼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不料,众人这边刚刚起身,便有侍者高呼:“六王爷到!”

苏葵抬首,果见门外的蓝袍银边男子正缓缓走来,面上含笑。

他自己过来本不稀奇,可他身边跟着鹤延寿,是从宫里刚出来不成。

“参见六王爷

。”

“诸位免礼——”

宿根淡淡开口。给了苏葵一个晃眼的笑意。

苏葵觉察气氛不怎么对,小声的问道:“怎么了?”

宿根望她一身牡丹红的娇俏模样,忍住要将人捞进怀里的冲动。“待会儿便知道了。”

鹤延寿走向了中央,尖声道:“苏丞相接旨。”

苏葵一愣,接旨?

转头望向宿根,见他一脸浅笑,苏葵似是料到了什么。心脏一通乱跳。

鹤延寿前面念了一大通赞美苏葵的话,苏葵没怎么听清,独独听到了最后那一句:年罢于开春二月初七成婚,钦此小手勾勾,美男收全文阅读。

这么快

二月初七,还剩下不足两个月的时间。

“谢主隆恩。”

是夜,有雪。

“小姐。有人送来了这个,说是祝贺小姐及笄。”堆心一张小脸冻得通红,将身上的雪拍干净才进了房。

苏葵接过。“是谁送的?”

堆心一摇头:“不知,听家丁说是位眼生的黑衣公子,说一定要交到小姐手中。”

眼生的公子?

明景山吧。

苏葵第一个反应便是如此,下意识的道:“扔了——”

随后犹豫了一下,想起明景山近来早已不似之前那般恶劣。今日及笄,怎么说也是他的一番心意。一顿之后方道,“等一等,给我吧。”

那盒子打开之后,却是让她愣住,庆幸自己没扔——竟是山海经全册

真是不知明景山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有一纸信筏,带着淡淡的龙涎香的味道。

简单的生辰快乐四字,下角的署名竟是慕冬。

今日众人只注意她及笄,却还没人对她说过一句生辰快乐,包括苏天漠和宿根。

近日来王城不外乎在谈论两件事情。

苏小姐及笄了。

苏小姐要成亲了。

不管是什么事情,皆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周云霓脑海中还回响着鹤延寿宣旨的声音,这一次她没哭也没闹,只静静的坐在窗边,看着雪一片片的落下。

偶尔会落寂的问上一句:“我到底哪里不好?”

声音很低,如同自语。

吴妈见她如此反常未免担心,“小姐您坐太久了,窗边太冷,到**暖一暖身子吧。”

周云霓却如同没听到她说什么一样,声音压抑着哭意,“吴妈,我没有希望了”

“别担心,即使是成了亲又怎么样,机会还是有的。”

周云霓怔怔的摇头,有些语无伦次,“没有了,以后他们成亲,他就不来苏府了她那么讨厌我,肯定不会让他再见我。”

末了口气一苦:“吴妈,我真的没有可能嫁给六王爷了,对不对?”

吴妈哪里敢说对,“不会的!成亲还有一个多月,只要在这一个多月里小姐您抓紧一些,又怎会没有一点转机,六王爷再如何,也不过是个男人,哪个男人不喜欢漂亮的女子”

周云霓魔怔的一般的点头,似乎在绝望中找到了出口,“对对肯定可以的,我怎么可能输给她,我哪里比她差,她能做到的我也可以!”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94:婚期)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