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97 天灯

198 那是折辱

今年的宫宴较去年相比,算是让苏葵比较宽心的了,毕竟那时宫中一心想将她推给太子,需得费神周旋,处处小心。

而今年,她是以未过门六王妃的身份进宫。

短短一年光景,许多事都变了太多。

去年的今天天色阴沉,宴罢落了雪,今天是晴空万里,虽然此刻早已暮落,但空气中仍然可以嗅到阳光残留的味道。

开宴前她被请去了御书房一趟,那曾经一个眼神便能让她坐立不安的帝王,竟是苍老到了如此地步,大多话题都在围绕宿根,临走之前免不了是要敲打她一番。

苏葵出奇的没有因为他的警告而不安,甚至觉得对这位帝王隐隐有几分同情,说不上来的一种同情。

宿根仍然没有来。

“小姐?”堆心的声音响起,让她猛然回了神。

“怎么了?”

堆心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将她没听进去的话重复了一遍:“奴婢听闻刘老爷子打了胜仗,西宁撤了兵,消息刚刚传到宫里,想来小姐出嫁之前,刘老爷子还能赶回来呢,刘老爷子向来疼爱小姐,想必也想亲眼看着小姐出嫁...”

苏葵没怎么听清她后面在说什么,神情大喜,“真的吗?消息准确不准确?”

刘严霸打了胜仗,西宁撤兵了?

“当然是真的了,方才小姐跟圣上在御书房说话,奴婢就听外面的的几个宫女在谈论呢,想必不久就得传开了!”

果然,在宫宴一开始,元盛帝便龙颜大悦的宣布了这个好消息。

只待刘严霸一个月后班师回朝。

只因是担心西宁水军狡诈无比,去而复返,固暂且观察一月。

西宁此次遭了大创。去而复返的可能不大。

所以,一个月后刘严霸回京几乎是板板钉钉的事情了。

元盛帝起身举杯与文武百官共庆。

却听通报声传起,“六王爷到!”

众人皆是愣住,包括元盛帝在内。

向来不参加宫宴的六王爷此次怎就突然起了兴趣?

“儿臣临时有事来迟,还望父皇恕罪。”行礼的人声音虽还是听不出亲近之意,但足以让元盛帝激动不已。

起身扶了他,苍老的目光隐隐透着欣慰,“无事,皇儿入座吧。”

“多谢父皇。”宿根坐到慕冬下方,带着笑意的目光状似无意的扫向对面席上一人。

苏葵对他一笑——原来她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的。

他肯迈出这一步,想也知道是花了多大的勇气。

宿根回以她一笑。

对元盛帝说没有感情他自己都不信,只是一直寻不到借口来妥协罢了...

她说的对。每个人都应该试着放开一次心结,原谅一次犯过错的人。

忽而觉得,自从她闯进了他的生命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眼光投放到上方那身着明黄色锦袍的二人,虽是一个老态龙钟。一个俊美不凡,但都有着与生俱来的慑人气场。

若不是那件事情...他们本该也是父慈子孝的模样。

不知为何,向来觉得宫中亏欠他良多的自己,突然觉得他同样亏欠了他们一个早该说出口的真相....

宴罢,宿根被请进了御书房。

元盛帝屏退了一干人等。

房内一时静默。

“今日怎肯过来了?”终究是元盛帝先行开了口。

宿根靠着椅背,端着茶盏吹了一口气。“今日凑齐无事。”

元盛帝也就在这一个儿子面前丝毫没有架子,笑呵呵的道,“让朕猜一猜——是因为苏家小姐?”

口气十足是个普通父亲的慈爱。

宿根一笑。没有回答。可那连眼底都是笑意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元盛帝心下了然,觉察到他的态度不似之前那么生冷,口气也越发的随意,“挽仙楼里的事务可还适应得了?若是一个人太累,大可交给连云处理。他自小跟随朕,可以信得过。”

“还算适应。多谢父皇关心。”

元盛帝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他这个儿子向来便是这副模样,让人挑不出毛病,偏偏又觉得无法亲近,从未同他起过争执,但却更让他寒心。

也知道一时半刻是改变不了的,但是,他现在的身子也确实没那么多时间容他去等了...

忽然有些悲凉的一笑,“我知你怨我当年强行逼你母妃进宫,更怨我没能护她安好——”一顿之后,又道:“我的确是后悔当初没保护好她,但是我从不后悔将她带到宫中。”

宿根垂着眸子,不知作何感想。

这还是他的父皇第一次跟他谈及这个问题,他敏感的注意到他自称的是我,而不是朕。

元盛帝咳了几声,“你定会觉得我的想法很自私,我不否认的确如此...”

宿根对他的说法不置可否,半晌方道:“其实,儿臣的母妃并非是被皇后娘娘所害。”

元盛帝猛然抬头望向他,他向来擅长识人,只这一眼便知宿根所言属实,随即眼神闪着愤恨的火花,极力克制住声音,“告诉朕是谁!”

他自以为给了那个女人最大的伤害去报复她,可到头来却有人告诉他那个人并非凶手!

宿根避开他的目光,心底竟然浮现了几许愧疚,这些年来他自我催眠不想过问宫中的事情,想跟宫中划清界限,但此刻苍老的元盛帝这么一副模样在他眼前,让他徒然发现,这些年来的自己真的是最自私的那一个。

眼睁睁的看着他陷在仇恨的深渊,让他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隔阂至深...

“母妃是自己走的。”

元盛帝暴怒的神情僵住,一脸的不信,“她自己走的...”

怪不得这么多年连她的尸首都没寻着,怪不得当年不管她如何对慕元燕逼问都只得一句“我没有做过。”...他只当是她狡辩罢了。

也是,她那么的恨自己,不止一次说过厌恶宫中的生活...

恨了这么多年。念了这么多年,一切原来竟是他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

平生未有过的荒唐...

“她还活着吗?”良久,也只问出了这么一句。

“人已经不在了。”宿根低低的道,他只能这么回答了,他甚至也不知道他的娘亲现在如何,回到那个他无法触碰的时空之后,过着怎样的生活。

元盛帝手中的拳头握了又松,“为什么不早告诉朕!”话刚问出便是一阵比哭还难听的笑声接踵而至,“定是她交待的吧?她就那么恨我,连让我见她一面的机会都不给了...哈哈...”

宿根眼睛一热。第一次看到他那高高在上的父皇如此仓惶狼狈的一面。

想安慰,却不知从何开口。

半晌只得道:“还请父皇保重龙体——”

元盛帝轻嘲的笑了一声,闭上的眼睛掩去了情绪。“你先下去吧,让朕静一静。”

“儿臣告退。”

夜半三更之时,御书房的灯火依旧通亮。

慕冬受了通传而入。

“参见父皇。”

“起吧。”元盛帝抬眼望他,神情是前所未有的纯粹,没有置疑、没有探寻、没有...不悦。

慕冬略微觉察到了不同以往的气氛。坐定之后不发一语。

元盛帝声音带些沙哑,“就不问朕深夜召你来所为何事?”

“父皇有事自然会说,不必儿臣多嘴过问。”

元盛帝一笑,竟是带着欣赏的意味——

慕冬这才望向他,眉头微微蹙起,眼中闪过一丝不解。很快划去。

这丝不解却被元盛帝捕捉到了,眼前忽然闪过他三四岁的模样,遇到不懂的事情便是这副模样...

已经这么多年没见过他这么“丰富”的表情了?

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误会而致。心中说没有愧疚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是一位帝王,他不可能去认错...

“你可怪朕这些年来对你的偏见太深,对你...不公?”话刚问出口便觉得好笑,换做自己又当如何?

慕冬在有关感情的方面。不管是爱情或是亲情,总会慢上一拍。眼下听元盛帝这么一问,如此反常的同他讨论与国事无关的事情,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作答。

“儿臣不知。”

元盛帝半晌等了这么一个答案,觉得有几分好气又有几分好笑,换做别人他定会当做是害怕惹怒才这么回答,但他这个唯一让他看不透的儿子,可向来不怕惹怒他。

“可是恨朕?”

慕冬听到这里总算是确定了今晚元盛帝没有谈国事的打算。

“不曾恨过,父皇不欠儿臣任何,儿臣想要的靠自己便可,不需要任何人的恩赐,包括父皇您在内。”

元盛帝一怔之后仰头大笑了起来,笑中有着骄傲,有着悲哀。

骄傲的是他竟然有这么一个连他都自愧不如的儿子,悲哀的是这个儿子从未拿他当父亲看过,一个父亲给儿子的恩赐,竟在他眼中也是一种莫大的折辱...

或许,是他没有给过他一个正常的父子间关系的认知。

半晌一颔首,“这一点,你同你的母后很像。”

慕冬第一次听他提起慕元燕没有露出厌恨的神色。

微一思索便猜出了因由。

果然,元盛帝问道:“当年你母后定同你说过是朕冤枉了她,对吧。——的确是朕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