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00 再见无光

200 再见无光

一秒记住,

城门开始渐渐热闹了起来,出城游玩的人群,进城贩卖的小商贩,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一辆不起眼的马车缓缓行来,被城门守兵拦下。

驱车的车夫勒住了马,士兵上前一掀车帘,看清里头的情形之后,脸上现出惊滞之色。

只见车内坐着三名衣着褴褛,相貌粗鄙的男子,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模样,见身着官服的守兵看了过来,垂下了头。

且三人中间还坐着一位娇弱女子,相貌平平不惹人注意,一双眼睛却是碧绿色,在卫国猛然一见,确实奇异的很。

守兵回过神,犹豫了一会儿道:“这位姑娘可需要帮忙?”

这样几个人呆在一起,总叫他觉得对这姑娘十分不利,且这几名与乞丐无异的男子一看绝非良善之辈。

碧眼女子轻轻摇头,“这几位乃是家兄,我们兄妹几人要出城回乡下,多谢官爷好意了三国将星系统

。”

守兵在心底疑惑了一番,但毕竟当事人都这么说了,他总不好再多管闲事,便放下了马车帘,将人放了行。

马车在龙华寺山脚下停住。

其中一名男子道:“不是说有发财的好事吗?带我们哥几个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

“就是,你个臭娘们儿该不是耍我们玩呢吧!”

几人皆是沉不住气的主儿,眼下得见来到了山脚下,想到可能是被耍,便口气越发不善了起来,又见这女子没有开口的意思,更觉心中不快。

为首的男子一皱眉,喝道:“给你脸还不要了,你真当老子是好耍的啊!”

话落。大力的扬起了手。

“啊!”男子尖叫的声音响起,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女子。

觉得被握住的手腕下一刻就要被捏碎了一般的疼,“放开我!”

“大哥!”另外两名男子也被惊住,伸手便要扯开女子的手,却见她手下一转,那魁梧的男子竟在狭隘的马车中转了半圈,砸在了他们二人的身上。

一阵惨叫声不断。

“走!”为首的男子爬了起来,握住疼痛不已的手腕,急慌慌的便要下马车。

他们几个根本不是这女子的对手,他们这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亡命之徒,时刻都知道保命才是首位。

“站住。”女子冷冽的声音在几人背后响起,叫他们动作不由顿住。

“看着我。”

几人缓缓转过身去。觉得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住,身心都不受自己控制,几人都被这诡异的现象吓住,神情惊惧。

“妖怪,妖怪!”

对上了那双碧绿色的眼眸。忽觉心神一阵恍惚,世界陷入了一片碧绿的光晕之中

那女子展开一副画轴,放到他们眼前,薄唇轻启,“去龙华寺找她,不可惊动任何人。抢光她身上的财物。”

“是。”几人低低出声,神情一派迷离。

“这样的美人儿,是不是觉得动心?”

“是。”

女子轻笑声传起。带着无限的引诱,“那就毁了她的清白。”

“是。”

“不可伤她性命。”

“是。”

“记住我说的话了吗?”

“记住了。”

“很好——你们因为在寺中看到了这位姑娘,见其衣着富贵,长相貌美,便生了邪念。此事同我无关。你们今日也没有见过我。对不对?”

“对。”

苏葵陪着周云霓上完了香,便被沙弥引着去了后殿用斋饭。

“几位女施主稍等片刻步步杀机之浴火凰后。斋菜很快便会奉上。”

周荣琴笑着颔首,“多谢小师傅。”

“这位师傅,敢问无光大师今日可在寺中?”

这些日子苏葵没少往龙华寺跑,但一回无光的面也没见着过,今日虽是陪周云霓而来,也没抱太大希望,便这么随口一问。

“阿弥陀佛,今日无光师叔恰巧正在寺中见客,眼下应还在后殿禅房之中。”

苏葵一喜,这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可方便替我引见?”

灰衣小僧略一犹豫,但见苏葵一脸期待,一双水眸烨烨生辉,让人不忍拒绝,措了辞道:“女施主有所不知,无光师叔性格与常人不同,甚少愿见香客,即使小僧引见,只怕也难见他一面

。”

苏葵一听有戏,“无妨,试一试也好。”

沙弥见她坚持,也不好再劝,“阿弥陀佛,既然如此,那施主请随我来。”

堆心见状道:“小姐,奴婢随您一起吧。”

苏葵一思衬,想到她和无光要谈的事情,便觉堆心跟着不妥,却不是不信任她,只是这种解释不清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不用了,我去去便回。”

转头对周荣琴道:“嫂子,待会儿斋饭你们就先用便是,不必等我。”

周荣琴就点头,本就不是多管闲事的性格,也并未细问。

苏葵对着沙弥一点头,“有劳了。”

“阿弥陀佛,施主多礼了。”

两刻钟左右的时间方到了无光院中。

沙弥前去通传,报出了苏葵的名字,无光状似犹豫了一会儿,答应将人请了进来。

“大师,见你一面还真是比登天还难。”苏葵刚进了房,便埋怨着道。

无光一见她,便皱去了一双眉,袖中的手指飞快的掐算着。

“你今日不宜出行,否则会有血光之灾,快些回府去吧,有事改日再过来寻我——”

苏葵一听这话,便觉是在唬她,“想赶人就直说,何必这样咒我!”

无光瞪着一双小眼,“哼,你这丫头,我好心提醒你你还说我咒你,真是没有良心!”

苏葵轻笑了一声,“如此多谢大师好意了——如果真有血光之灾,那我便一直呆在你这里,也好过出去以身犯险的好,对不对?”

无光一吹胡子,没好气的嘟囔着,“还真是跟你娘一样难缠”

声音虽然有些含糊,却还是叫苏葵听得明白,一来精神,“我娘?你竟认识我娘?”

无光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嘴,却也不慌乱,左右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闲闲的倚在椅背上,道:“她来上香见过几次罢了,谈不上认识

。”

不待苏葵再问,抢在她前头问道:“你这次来找我有何事啊?都快成亲的人了,还四处乱跑。”

苏葵直接忽略了他后半句,开始了挖秘密、诓话、下套

可只要牵扯到所谓的“天命”和“未来”,就会被无光巧妙的避过,若是避不过的话,便被他以那句万能搪塞用语来打发了——天机不可泄露九州传之御神。

苏葵觉得有些无力,“你误会了,我没有想诓你的意思,其实我只是想”

无光打断她的话,“得了,你别费劲了,我说了不会告诉你的,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你们那个世界不是有一句话叫做‘好奇心害死波斯猫’吗?知道的太多,未必对你有好处。”

苏葵白了他一眼:“哪儿来的波斯猫啊”

见手边一个玉盘中盛满了各色的碎石,红红绿绿的煞是好看,好奇的抓了一把,沙沙作响,“这是何物?”

无光见她不再问,松了一口气——再被她这样问下去,只怕他真的就要说漏嘴了,这个丫头的脑袋,转的可比什么都快。

“同你们那里的荧光棒一个道理,晚上会发光的。”

会发光的石头?“是萤石吗?”

无光晃了晃脑袋:“我在后山发现的,没见过这种石头,你们那里叫做萤石?”

苏葵一颔首,看来在这个时空里这种质地的石头还没有被太多人知晓,还没有给其命名。

无光懒懒打了个哈欠,“喜欢的话拿回去玩儿吧——我困了,要回后山午休去了,你也早早回去吧

。”

苏葵应下,随手抓了一把放进了荷包里。

“我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无光赶忙摇头,“若还是来诓我的话,或是打算跟我攀好关系再套话,欺骗我的感情,就甭来了。”

苏葵一撅嘴,“还欺骗感情我是那样的人么?”

“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苏葵边起了身边道:“想听好话。”

无光哈哈一笑,“那我无话可说了!”

苏葵愤愤的瞪了他一眼,随手抓起一把萤石朝他砸去。

却见他身形一闪,竟是已经移到了门口,倚在紧闭的房门上,那一把晶晶亮的碎石砸在了他方才坐着的椅子上,“啪嗒啪嗒”的滚了一地。

苏葵眼中闪过讶异。

无光得意的一笑,不知多少年没这样开怀了,“再来!砸中我的话,就告诉你想知道的!”是肯定苏葵没可能砸的中他。

苏葵伸手指向他,微微一眯眼睛:“说话算数?”

“骗人是小狗!”

苏葵狡黠一笑,脚下未动,腰身一转,伸手便又稳稳抓了一把萤石在手中,不光是单单砸向无光的方向,而是从左至右洒的方向极广,断去了他左右的退路。

数百颗细碎的萤石齐齐朝着他飞去,在空中形成了密密的屏障。

苏葵仰着脸,笑的幸灾乐祸。

“你这个鬼灵精!不跟你玩了!”无光话落,便推门而出,在萤石飞出门之前,飞快的将门合上,动作一气呵成,身形灵敏至极。

苏葵气的不行,跺着脚道:“你耍诈!”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00:再见无光)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