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01 险

未待作年芳

门外传来无光的奸笑声,“又没说我不能出去,怎能算耍诈...”

吱呀的开门声响起,苏葵又抓了满满一把萤石,大力的抛洒了出去。

“奸僧,看你还逃不的逃得了!”

拍了拍手上的碎渣,刚抬头,便愣住了。

慕冬!

苏葵脑袋一响,出现了三个字——完蛋了。

却见他动也未动,到了他身前的萤石,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住,近不了他的身,顿在半空。

抬手拂过,那几十粒萤石被他收握在了手中。

苏葵一滞——好强大的内力...

“殿,殿下...”

慕冬有些意外她会在这里,应了一声,走到她跟前,将握着萤石的手伸到她面前,摊开后,各色的萤石闪着润泽的光芒,在他骨节分明的大手里,说不出的好看。

苏葵伸手接过,一时不知该道歉还是该道谢。

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殿下也来找无光大师吗...”

无光笑了一声,炫耀般的拍了拍慕冬的肩膀,得意的道,“这是我的徒儿——”

慕冬无语的看着他这位突然变得孩子气十足的师傅,方才他那话就像是跟小伙伴炫耀玩具一样的口气,虽然,他真的不想将自己比喻成玩具。

但是...真的很像。

苏葵也深有同感。

有慕冬在,她自然也不能再跟无光闹下去,便请了辞。

无光这才敛去了笑意,“莫要在外面逗留太久,早些回府。”

苏葵知他指的是那“血光之灾”,见他神色正经,也信了几分。应下后才提步出了房间。

目送她身影消失,慕冬才拿询问的眼神望向无光。

无光下意识的答道:“我见她今日印堂发黑,替她算了一卦,今日不宜出行,稍不注意便会有血光之灾。”

随即觉得不对劲儿,他这个徒弟何时对别人的事情上心过了?

“大哥,你看是不是她?”三个人影藏在硕大的菩提树后,鬼鬼祟祟的张望着。

“就是她!没错了!”

“可让老子好找了大半日...”

几人脑子有点糊涂,不知为什么会突然来了龙华寺,也不知为什么锁定了这个女子。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要做的事情,几人平素做惯了这种恶事,只要有钱财拿。有便宜占,焉有不做的道理?

苏葵眼神一闪,加快了脚下的步子,没有回头。

是觉察到背后有人在尾随与她。

三人互看一眼,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不良之年少轻狂。以三面包抄的形式追了上去。

苏葵忽然顿下了步子,一把握住企图劈昏自己的一只手腕,还未来得及使力,余光瞥见另一个高大的灰衣男子扑了过来。

苏葵伸手摸向腰间,心下一怔,这才想起今日换衣服的时候将鞭子搭在了屏风上头!

就在这分神的一小会儿。便被那灰衣男子擒住了右手。

为首的男子**笑着望了她一眼,“嘿嘿,聪明的就话。就老老实实的把钱财交出来,再让爷几个舒服舒服,也好免去皮肉之苦!”

“怕是要让你们失望了,恰巧你们今天碰上的是不怎么聪明的我——”说话间,握住那男子手腕的左手一使力。“咔嚓!”的声音响起,便是一阵痛苦的嚎叫声。

随即一脚踢向那灰衣男子的腹部。男子吃痛松开了钳制住她的手,捂着肚子哀叫了起来。

“哟,还会点儿功夫啊!老子就喜欢这样的!”为首的男子不气反笑,好像认定了苏葵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一样,一双**的目光打量着她,让人恶寒不已。

说话间已欺身上前,不同于那两位男子,他早年也练过几年功夫,一般三五个没工夫的汉子都近不得他的身,苏葵没了傍身的鞭子,加上力气悬殊实在太大,倒也捞不着便宜。

此刻被几人围了起来,要跑显然是不可能的。

此处正巧是后殿最偏僻的一处,甚少会有人途经,呼救也是枉然。

秉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苏葵放弃了硬碰硬的想法,同这些亡命之徒不一样,她可是惜命的很,“你们无非是求财,我给你们便是——我是官家之女,你们若还想活命的话,就放我离开。”

声音虽不大,却带着十足的笃定,倒也让几人有那么一瞬间的动摇。

但脑海中一直响着一个声音驱使着:“这样的美人送到眼前都不要,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

脸上现出狞笑,“老子什么女人都玩过,就还没玩过官家千金!老子平素最恨那些当官的,不过是道貌岸然的禽兽罢了!老二老三,今日咱们哥仨就尝一尝官家的千金的滋味儿,哈哈哈!”

二人一听色心大起,觉得浑身都是力气,已将眼前的苏葵看成了砧板赏的肉。

三人齐齐攻向了苏葵,加上刺耳的**笑声,应接不暇的攻势,足以让她心神大乱,险险躲开了迎面的一掌,便觉后颈一麻。

往后直直退了数十步,身形晃了几晃,那偷袭的男子是使了十成的力气,一个壮汉只怕也会被劈晕了过去,苏葵头昏的已看不清眼前的情形,只见三个模糊的身影正朝她缓缓靠近,心下又急又怕,头却越来越沉。

“唷,还没倒呢!”灰衣男子调笑着走近,伸手轻轻一碰,苏葵整个人便倒了下去。

另个男子快一步接住了她,“老二,你懂不懂得怜香惜玉啊!摔着了就不好了!”

“就你懂!看你待会儿怎么个‘怜香惜玉’法儿?哈哈哈...”

为首的男子瞪了二人一眼:“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快!走后门出去,将人抬到后山去,别等待会儿惊动了庙里的秃驴!”

周云霓觉得心下隐隐有些不安,“堆心,要不然你去找个师傅问一问,那无光大师的禅院在何处,咱们过去看一看,阿葵去了那么久怎还没回来?”

堆心也觉担心,听周荣琴这么说便出了房,碰巧一个带香客用斋的小沙弥,看着有几分眼熟,正是苏葵第一次来龙华寺之时,引她前去见无光的小和尚非常秘书全文阅读。

“小师傅!”

堆心提裙快步上前,“小师傅可知无光大师的禅院怎么走?”

那沙弥认出了堆心来,双手合十,行了一个佛礼,“阿弥陀佛,不知女施主找无光师叔所为何事?”

“我想过去寻我家小姐,她大约一个时辰前去了无光大师的禅院。”

沙弥了然颔首,伸手指向右边的圆形拱门,“一直走,穿过三重拱门,迎面一座院落便是五光师叔的禅院了。”

堆心感激的点头,道了谢复又回房去请了周荣琴。

几人这才一同往无光的禅院行去。

待几人穿过第三重拱门之时,却见迎面的一座禅院大门紧紧闭着,只一位年轻的僧人握着扫帚扫着门前的落叶。

堆心心中的不安越发严重,几步上了前,“这位师傅,请问无光大师可在院中?”

那僧人长着一张瘦长脸,一双眼睛却极大,看着便不怎么好相处,见堆心没注意将他方才扫成一堆的落叶几脚踢散了开来,便皱起了一双浓黑的眉毛。

说出的话也带着火药味儿,“院门儿都关着了没看见吗,无光大师不在!没事别妨碍我扫地!”

堆心不似周荣琴,轻易被他这大嗓门吓住,近年来在苏葵身上学到了几分硬气,本就着急苏葵的事情,这人还如此口气,声音也高了许多,“我不过是问一问罢了,你有什么好凶的——我问你,你方才可有看到一位身着白色衣裙上头穿着一件浅紫短襟的小姐从无光大师这里出去?”

那僧人一时被她的口气镇住,回神后更觉羞恼,“什么小姐不小姐的,我谁也没瞧见,我告诉你别想在我们寺中撒野,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快让开!”说话间报复般的抬起大扫帚划拉了一堆树叶扫向堆心,一阵烟尘滚滚。

“你!”堆心被灰尘呛住,一张脸皱成了一团,还想再开口,却被净葭一把拉了回来,“别跟他一般见识,眼下找人要紧,从他这定是问不到什么了,我们再找别人打听打听。”

堆心纵然心中有气,但还是将苏葵的事情放在首位的,冲那僧人狠狠瞪了一眼,这才折身出了拱门。

扫地的僧人见她背影消失,方轻哼了一声,“好好说兴许我还能告诉你...”

龙华寺极大,周荣琴三人似无头苍蝇一般乱找着,逢人便问却都不曾有人见过苏葵。

正月的天,堆心急的竟是冒出了汗来。

净葭提议道:“兴许苏小姐回方才用膳的地方找我们去了也不一定,不如我们先回去看一看吧!”

堆心一听猛地点头,一路小跑着走在前头。

回到禅房之后,苏葵自然是没能见着,却望见了正在谈笑的苏烨和刘庆天。

见几人过来,刘庆天率先回了头,冲周荣琴微微一笑,“荣琴。”

周荣琴目光闪过讶异,“相公,你怎么来了?”

刘庆天走近,“见你一直未回来,不放心过来瞧一瞧,恰巧路上遇到了子烨,便一起过来了。”见她脸色有些焦急,问道:“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