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02 不是他死就是你亡

202 不是他死,就是你亡

周荣琴还未来得及开口,苏烨便发现了不对邪御天娇。“堆心,小姐人呢?”

先前还强自镇定的堆心此刻见了苏烨再也冷静不下来,声音不由带上了哭腔,“少爷!小姐人不见了!”

苏烨神『色』一整,“什么?说清楚点,阿葵去了哪里?”

堆心极力克制住眼泪,一双眼睛憋得通红,“小姐先前去无光大师那里,但一直没回来,我和刘少『奶』『奶』去找的时候无光大师已经不在了,四处问了一遍,都说没有瞧见小姐!”

刘庆天拿询问的目光看向周荣琴,周荣琴微一点头,“怕她是回了这里,我们这才回来看,谁知也没有人...”?? 未待作年芳202

苏烨心下一惊,对身后的几名随从吩咐道:“分头去找,天黑之前务必找到小姐!”

“是!”

龙华寺后山树木生长的杂『乱』,加上时不时会有野兽出没,来的人便很少。

那三名男子为了躲避寺中的僧人,便扛着昏『迷』的苏葵来了后山。

此处前后巍峨的龙华寺遮挡,后有高山相绕,以至于常年不见阳光,前几日连下的大雪积了厚厚一层。

为首的男子骂骂咧咧了几句,将身上那件破的不成样子的棉袄拢了拢。

“大哥,够远了吧,这儿应该没人了!”灰衣男子小声的道。

为首的男子四处环顾了一番,见此处虽空旷,但周围是生长紧密的树木枯草,倒也将几人遮挡的严实,猥琐的笑了几声,“好,就这里!”

扛着苏葵的男子闻言兴奋不已,忙将人放到了地上。迫不及待的便开始扯她的衣衫。

“恩?!”带着威胁的声音响起,那男子手下动作一顿,扭脸赔笑道:“嘿,我怕大哥嫌麻烦,先帮大哥把衣服给脱了,头回一定是要给大哥的...”

为首的男子闻言哈哈笑了两声,弯下身来,粗鲁的扯掉了苏葵外套的那件锦缎绣花短襟,盛着银子的荷包掉落了出来,男子捡起打开。两眼放光的清点了一番,“哟,不少银子呢!”

“大哥。这是什么啊,是不是宝石啊?” 灰衣男子伸手抓了几粒萤石,正是先前苏葵放进荷包中的。

为首的男子瞅了一眼,一巴掌呼在他的头上,将荷包系上。“去你妈的宝石,不过是破石头罢了!没见过世面!”

灰衣男子忙不迭的点头:“还是大哥见多识广...”

为首的男子哼了一声,跪坐在苏葵身边,一脸的『**』-欲,“今日可真是沾了大便宜了,这么标致...”

说话间拿那粗糙的黑手在苏葵脸上摩挲着。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躺在雪中的苏葵被刺骨的寒冷唤回了几丝神智,隐隐觉察到有几只手在身上游走上,那种感觉让她下意识的想抗拒。

好像是几条恶心的毒蛇在她身上攀爬着...?? 未待作年芳202

这个认知让她一阵恶寒。微微睁开眼睛却是一张狞笑着脏极了的大脸,在她眼前慢慢的放大,眼见便要印到她的脸上来。

苏葵霎时间清醒了过来!

伸手推开了眼前的男子,往后匍匐了几步拉开了同她的距离。

再看自己衣衫半解的模样,雪白的肩膀『裸』『露』着最终逆战最新章节。心下大骇——若再晚一点清醒过来会发生事情她真的不敢去想!

“她醒了!”

“醒的还挺快!我还以为得昏个个把时辰呢!”被推开的男子起了身,一边『逼』近她一边道:“也好。老子可不想上一个什么反应都没有的...嘿嘿,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也省得遭罪!”

“你们休想...”苏葵打了个冷战,又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几步,却见那男子忽然俯下了身,伸手便抓向她的肩膀。

苏葵一惊,强自控制住颤抖的腿,转身想要逃,却被他一把抓住了脑后的青丝,下一刻整个人便被甩出了三步开外。

“啊!”苏葵下意识的痛呼了一声,扭脸看去,只见左肩已猩红一片,是被肩下一枚尖锐的石子险些刺穿,鲜血正源源不断的往外冒,染就了大片的红雪。

“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可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我们不懂怜香惜玉了!”为首的男子啐了一口唾沫,转头对二人道:“一起上!”

苏葵『摸』到头上的银钗,紧紧握在手中,心脏紧缩着,一双染着冷气的杏眼盛满了恐惧。

此刻的龙华寺已被苏烨快翻了个底朝天,寺中方丈得了消息震惊不已——丞相府里的千金在龙华寺中凭空消失了,若有差池整个寺庙都会被牵连也不无可能!

不敢耽搁,当下命了一百武僧前去四处探找。

却根本没人想到去偏僻的后山。

周荣琴怀有身孕自然不能一直随众人去找,被刘庆天遣了人护送回府,走的时候一脸担忧。

“少爷,四处找了都没人,小姐该不会是已经不在寺里了吧?”堆心双手死死的攥着,手心都被掐出了血来,是觉得一辈子都没这么害怕过。

苏烨一皱眉,觉得不无可能,立刻让人带了守门的僧人前来问话。

将苏葵的样貌和衣着细细说了一遍,那僧人却还是摇头,“阿弥陀佛,小僧确实没见过苏小姐出府,也没见到有可疑之人出入,今日香客并不算多,小僧记得很清楚,并未有生面孔。”

苏烨一握拳,眼见天『色』转阴,心下急躁不已。

“你们寺中只有正门一个出口吗?”

那和尚想了一会儿道,“这倒不是,后殿还有一个偏门,但出去的话只能入得后山,山路曲折,少说也要绕两个时辰才能出山,且野兽出没频繁,所以根本没有香客会走后门,一来二去便被废弃了。由于无光师叔住在后山的缘故,所以也未上锁——”?? 未待作年芳202

苏烨眼睛一闪,“偏门只能通往后山?”

“阿弥陀佛,若小僧没记错的话,确实如此。”

“苏霄,吩咐下去,留几个人在寺中继续寻找,余下的人全部随我去后山!”

苏葵望着几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越发觉得想逃出他们的魔掌只怕难如登天。

三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很聪明的从三个方向靠近苏葵,将她围了起来。

灰衣男子瞅准了时机,几步扑了上去,钳制住了苏葵受伤的肩膀,将人直接提了起来,扯开干裂发黑的嘴唇得意的笑了一声,“哼,老子这就让你尝一尝什么叫做欲仙欲死!”

话落,将人狠狠一推,撞到了身后的一棵两人环抱的大树,力气之大震的树上的积雪“唰唰”的往下掉落,大片的砸在苏葵的身上韩娱之终极幻想。

男子几步上了前,伸手撕裂了苏葵身前的一大块衣料,『露』出了浅蓝『色』绣着白兰的肚兜。

精致的锁骨,吹弹可破的肌肤,还有那胸前挺拔的突起,扑鼻的沁香让他立刻有了反应。

男子眼神被赤-『裸』『裸』的欲望装满,两只粗手向那呼之欲出的两只玉-峰探去。

苏葵深吸一口气,眼睛果决。

忽听身后同伴的惊呼声响起:“老大小心!”

男子动作一顿,抬头望去苏葵,但是,晚了。

只觉眼前一股猩红的热流喷洒而出,脖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划破刺穿了过去...

“你...”他错愕的瞪着一双眼睛,迅速消散的意识不允许他再多做思考。

苏葵颤抖着将握钗的右手收回,见他在自己眼前缓缓倒地,一双眼睛死不瞑目的瞪着,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她真的杀了人了...

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么死在她的手里!

不管之前下了多么强的决心,不管做好了多么强的心理准备,可真的到了这一步才发现这种恐惧有多浓厚...

“老大!”

“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将失神的苏葵打回了神。

男人的怒吼声几乎快要将她的耳膜震碎,“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给老大报仇!”

强咽下口中涌出的鲜血,苏葵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银钗——

脑海里一个声音告诉她:不是他死,就是你亡,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

那男子险险躲过,显然是有了防备,握住苏葵的手腕,大力的一捏,骨头错位的声音传起。

苏葵痛的脸『色』一白,手中的银钗应声而落。

另一个男子趁机从后面擒住了她的臂膀,“这么杀你她太便宜她了!让她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二人互看一眼,达成了共识。

苏葵挣扎不得,眼见身上的衣衫已被撕扯的四零八落,那男子冰冷的手凑到她的背后,便要去解那最后一层屏障。

“畜牲!滚开!”苏葵怕极,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挣开半分,下唇早已被自己咬破。

唇上的痛意叫她维持住了最后一丝冷静,忽而低下了头狠狠的咬向了那男子要去解她肚兜的手臂,两颗尖利的虎牙穿过劣质的布料,狠狠的扎进了皮肉中!

“啊!”男子痛吼了一声,一把甩开了苏葵直直退了几步。

苏葵趁后面的男子分神之极,一把挣开,克制住双腿的颤抖,朝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跑去。

背后是男子的喝声,“快追!”

“站住!”

苏葵此刻大脑中一片空白,甚至感觉不到刺骨的寒冷,只想着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