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03 不许死

203 不许死

一秒记住,

忽然脚下一踩空,来不及惊呼,人便直直坠落了下去。

紧跟而来的二人见状慌忙顿下了步子,小心翼翼的靠近,却见前方竟然一口深井!

大许是时间太长没人清理的缘故,井口被乱枝落叶和积雪覆盖住,就算是常人途经只怕也会坠入,更遑论是慌张到了极点的苏葵。

“我下去!”灰衣男子此刻怒气冲天,本就没什么脑子可言,此际更是什么也没想,弯身便要下井。

另一男子见状慌忙拦住他:“你疯了!这井这么深,你下去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灰衣男子顿下动作,不甘心的道:“可这个贱人岂不是便宜了她!”

男子冷笑了一声:“她如今在这井中还能是便宜了她?只怕过不了明天便会冻死了!有她受的!”

灰衣男子想一想也是,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话

“老规矩——这银子分一分,如今老大不在了,咱们便各一半儿战气凌霄全文阅读。”说话间将苏葵那荷包自怀中拿了过来。

银子分完之后,灰衣男子一把将荷包丢进了井里,咒骂了几声。

“走吧,先将大哥埋了,天黑之前出不了山遇见野兽就麻烦了!”

天色渐渐暗沉,空气越发的冷冽,山中的风本就大,刮在人的脸上比刀子还利。

龙华寺的后山从所未有的热闹。

数百武僧和苏家侍卫仔细的搜寻着,不敢放过一寸土地。

可人再多也抵不过这偌大的后山,更要命的是待太阳彻底消失在西方之时,空中飘起了碎雪,使环境更加恶劣了起来。

“少爷!小姐,小姐的衣服!”堆心死活要跟随一干人一同进山找人,一张脸冻的通红的脸在看到此处一地血迹狼藉。和苏葵的衣衫之时顿时煞白一片。

苏烨闻声赶了过来,身形一震。

撕碎的衣料、遍地的血迹、凌乱的脚印

想到一种可能让他再也冷静不下来。

得了消息赶来的宿根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心中的恐惧蔓延了四肢百骸,脸上是从未出现过的狠厉,对身后的暗卫们下了死令:“若是找不到人,你们的脑袋也就别想要了!”

迁怒,赤-裸-裸的迁怒。

可是没人敢有半句反驳的话。

苏葵迷糊中似乎听到了宿根和苏烨的声音,却又像是在梦中,“我在这里”

回答她的只有若不可闻的回音。

周身是一望无际的寒冷和黑暗。

时而听到有脚步声响起,却都会渐渐行远

身体的热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消失。从未有过的绝望将她包围。

宿根若有所感的在井边顿下脚步,见雪中有星星点点的光亮闪烁,心下疑惑。弯腰捡起一块指甲大的绿色萤石,放入手心。

听前方举着火把的侍卫提醒到:“王爷——前方有人的脚印!”

王爷?

是他来了吗

苏葵冻僵的手指微微一动,呼出的气息已微弱至极。

那牵起她心中希望的脚步声却踏着雪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不知为何,模模糊糊间。苏葵竟觉得他就这样走出了她的生命。

这个想法无比突兀,却让她心口有发疼,眼角一滴晶莹的落水滑下,没入了发际之时,泪痕便顿时被浓重的寒气拭去,没有痕迹。

夜过子时。人人都没了力气,浑身没有一处是热的,四肢早已僵硬。加上一直找人连口热水也没喝,此际可谓是饥寒交迫。

苏府的暗卫和宿根带来的暗卫们还撑得住,寺中的武僧却没经过太严苛的训练,已有人冷的连路也走不动,被人扶着回了寺中。

堆心也仅靠着一缕意念支撑着戒中城。雪水早将鞋袜浸透,一双脚疼的已经麻痹。

擦去脸颊的泪水。低声道:“小姐,您可千千万万,千千万万不可以有事。”

山中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响起,火光隐现。

众人不由驻足望去,心下疑惑,谁人竟然在此深夜赶路,还是在这深山之中,这山路曲折,树木杂乱,能策马而行之人,马术定属上乘。

来人的方向正是苏烨几人这里,马蹄渐顿,火把的映照下,众人看清了为首的男子,身披大氅,神色比山中的温度还要冰冷。

“参见殿下

!”

慕冬翻身下马,没有多言,对着身后数十位身着黑甲衣的随从吩咐道:“三人去南山头,三人去北侧,四人去东面——一寸也不许放过。”

“是!”

十名黑甲侍卫快速而又有序的分散开来,顷刻间没了身影。

凡有见识的都看得出十人绝非普通侍卫。

苏烨眼神一闪,“多谢殿下深夜赶来相助。”——不管太子此次如此援手是为了什么,他都不想去推辞,毕竟现在的情况来看,多一个人,找到苏葵的几率便越大。

当然,依照慕冬的性子,他推不推辞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这个恩,于情于理,他苏烨需得记下。

宿根若说平素是顾及慕冬没被别人察觉的心思,那么现在就是顾不上再去顾及了。

他的母妃虽不是被皇后害死,但他幼时记得皇后确实是视他母妃为眼中钉,明里暗里没少陷害过她,不然,皇上也不会想也没想便将责任安在了她的头上。

所以,要他对慕冬有好感确实不可能,且二人自幼便看不对眼,身上的气场明显相斥。

众人不敢耽搁,继续往前搜寻。

慕冬驻在原地未动,目光带着不容察觉的波动。

苏烨几人都已行远,紧随而来的苏霄和堆心走了过来,见慕冬立在此处,略一震惊,又见慕冬将目光放在二人身后,行礼过罢提醒道。“太子殿下,后面都已经找过了,并未发现小姐。”

“王爷他们在前方发现了脚印,劫持小姐的人应是往东面去了。”

慕冬淡淡“嗯”了一声,错过二人身侧,径直走向了二人身后。

苏霄和堆心对看了一眼:“”

——合着人家根本就没听进去他们的话。

但也不敢斗胆再说什么,望了一眼慕冬的背影,这才去跟上苏烨一行人

雪有增大的趋势,冷风在空山中肆无忌惮的呼啸。

平稳的脚步声在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之时,乱了一拍。

眸光一紧。顿下了脚步——目光定在了雪中点点光芒之上。

弯下腰捡起,放在手中一握,目光顿时亮起!

她应该就在附近

雪簌簌而下。很快在他肩上积了一层。

井口早已被落下的枯枝掩住,很难看出下面是一口枯井穿越归来全文阅读。

萤石被雪掩埋了大半,只有少数仍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周遭细寻了一遍,皆没发现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难道这萤石只是她遗落在此的而已?

慕冬微一皱眉,盯着散发着弱光的一地萤石。向来运筹帷幄的人第一次产生了不确定的心理来。

忽而目光一定!

——为何眼前小范围内的积雪明显比其他处要少许多?

抽出腰间佩剑,看似在上空轻轻一挥,剑气扫过之处白雪和枯枝尽数翻飞到两侧,竟是露出了一口深井来!

怪不得,此处积雪明显比其他处要浅上太多,想来应是积雪借着枯枝的缝隙落进了井中。

本该漆黑不见底的深井在白雪的映照下可见度极高。

垂眼望去瞳孔顿时收缩。虽是有积雪掩盖,但那井底蜷缩着的分明是一个人形!

大脑根本没去仔细思考,下一刻人已纵身跃下了井中。

明显觉察到井中温度要比上面的温度低上太多

弯身将积雪拂去。便露出了一张苍白无比的脸庞来,让慕冬心头一紧——真的是她!

分不清更多的是庆幸还是恐惧。

将早已僵硬冰冷的人拥进怀中,用大氅护住,这才看清她上身竟是只剩了一件遮体的肚兜,通身的肌肤可与白雪相比。肩膀上的血早已凝固,眼神闪过一丝难言的复杂。

苏葵身上的积雪很快被他身上的温暖融化掉。人却始终没有一丝反应,甚至连呼吸也不可闻

慕冬觉得有生以来第一次慌了神。

内力通过掌心源源不断的注进她的体内,传进四肢百骸。

“不许死。”

苏葵沾染着寒气的睫毛一颤。

半晌似乎有了一丝知觉,声音微颤,弱不可闻,“好冷,好怕”

却是清晰的传到了慕冬的耳中,同是苍白的脸上竟是闪现出了一抹怔怔的笑意!

声音从未有过的轻柔,“别怕,我在这里。”

苏葵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他的话,呼吸却渐渐清晰了起来。

见人已脱离了险境,慕冬不再耽搁,一手将人抱起,一手执起了长剑,在井壁划过几个助力点,飞身而出。

肖裴赶来之时,便是看到了这么一幕。

忙上前行礼,“参见殿下!”

慕冬不作停顿,“去通知苏将军人已经找到了。”

肖裴一怔,眼神闪过一丝别扭,跟在慕冬身后见他要抱着人翻身上马,方吞吞吐吐的道:“殿下——既然,既然人已经找到,不若,不若待苏将军和六王爷过来,将人交给他们便是了”

毕竟苏小姐已快是六王爷的人了,这样多多少少于理不合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03:不许死)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