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05 谎

未待作年芳

伤口处理完罢,宿根亲自喂了安神的汤药给她,不消多时,苏葵便沉沉睡了过去。

“好好睡一觉,在我们大婚前,你只需养好身子,做我最美的王妃——”

宿根信手抚上她的脸,神情眷恋,却仍旧掩饰不了眼底的痛色。

忽而想起今日晨早他去宫中寻李太医,慕冬对他说的那句话:若你当真因此厌她,那你再没资格近她半步,更不配娶她过门。

在她床边静坐了足有一个时辰有余,交待了堆心和光萼一番,才起身出了内间。

光萼和堆心二人都守在内间,此刻只云实立于外间。

见宿根出来,有条不紊的行礼三国之暴君颜良。

宿根将目光投放到她身上,神情有些犹豫。

云实觉察到他的目光,没敢抬头,却觉心跳有些不规律。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等这个人的注目,等了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

虽然是知道他此刻这般看着自己定有因由,但还是无法遏制住心下的喜悦。

双手紧紧攥着衣角,在等着他的话,却又不想他出声打破这罕见的静止。

略带低沉的声音终究响起:“随我去竹林走一走——”

“是。”云实顺从的答道,垂首跟在他的身后。

这个人,才是她真真正正的主子。

她的身份,他也定早已知晓——挽仙楼潜伏在苏家的暗影。

竹林中一片银白,因苏葵从不许下人扫此处的雪,便积下了厚厚一层,竹干上附着的雪随着微风时不时的滑落,却无声。

直待二人行近竹林,才打破了这沉寂。

云实尽量的放轻了脚步,连呼吸也压制着。

“进挽仙楼多久了?”宿根在前。似是被这雪景吸引了心神,口气有些漫不经心。

“回王爷,奴婢进挽仙楼将满七年。”云实如实作答。

宿根略微惊讶,是没想到她竟是在挽仙楼待了这些年,但又觉得时间上对不上,听苏葵说她姐妹二人不是去年刚到的王城?

“哦?光萼不是同你一起进的苏府,说是凉州闹荒?”

云实头垂的更低,“奴婢十岁那年,被爹娘卖给了人贩子,后被卖进了妓馆。亏得金楼主相救,多年来对奴婢悉心教导,圣上先前在苏府的暗桩被苏将军暗下除掉后。便让奴婢潜入苏府,可一直寻不着机会——”

宿根轻笑一声,不知情绪如何:“彼时正逢你妹妹逃荒至王城,你便装作孤苦无依,随她一同进了苏府?”

“是。”

“我先前还好奇为何你能如此沉稳。原来还有这么一段过往。”他扫了一眼前方,后问道:“光萼不知你身份?”

云实忙答道,“回王爷,她毫不知情。”

宿根好笑的出声:“我又不会对她如何,你如此慌张作甚——”顿了一顿,“你父母将你自幼卖给人贩子。你不恨这些所谓的家人吗?”

云实一愣,未曾料到宿根会问她此般问题,思虑了一会儿答道:“恨倒是恨过。但后来想一想,他们应也是为了我好,当时奴婢家中连顿饱饭也吃不上,就算不卖给别人,只怕也会被活活饿死。就像小姐说的。天下没有哪对父母会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只是方式不同罢了。”

宿根眼神微微一闪,“你倒是想的开。”

云实偷偷抬头望他一眼。又极快的垂下,没有再多说什么。

宿根也不再开口,神情有些挣扎。

“王爷可是想问奴婢关于小姐的事情?”

话一出口,就连云实自己也是一吓——她竟是何时这般不知轻重了汉将养成系统全文阅读!竟去揣测主子的想法...

心咚咚的敲打在胸腔,脸色微微发白。

向来沉稳如她,极快的反应了过来,屈膝便要跪下,“奴婢多嘴,请王爷责罚!”

宿根知她只是一时口快,且说的也没错,见她此际惊慌不已,无奈的一摇头——挽仙楼调教出来的人,还真是个个视规矩如命。

只是,眼下摊上了他这个不怎么重视规矩的主子。

弯腰伸手去拦住她:“不要动不动就要跪,我又未曾怪罪你。”

云实受宠若惊,身形触电般的一抖,所有的冷静被他这个动作尽数摧毁,一时竟动也未动。

宿根眉头微微一皱,“怎么了?”

云实恍然回神,慌忙直起了身来,头就要垂到地上一样,“奴婢没事。”

宿根此际却没时间,也没心思去琢磨她的想法,静默了一会儿道:“那夜阿葵被送回府之时...可是有说什么?”

之所以是问云实,是相信她绝不可能对他说谎,因为她是挽仙楼里的人。

先前也是有过纠结,若是真的去问,结果他是否可以安然承受?

可这种事情说完全不在乎,怎么可能?

方才苏葵激烈的反应让他燃起了点点希望——或者真的是没有呢?

关于苏葵身上的守宫砂是否还在,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可总不可能真的让苏葵在他面前证明,若是不在的话...她该如何处之?

云实也清楚他的想法。

“小姐那晚回来全身都冻僵了,身上的伤处很多...奴婢和光萼替她沐浴之时,只听小姐哭喊着说...畜牲,不要碰我...”

宿根眼神一暗,极力克制住颤抖的声线,“守宫砂,还在不在?”

云实神色微微一变, 肩膀还似乎还残留着宿根身上的味道,挣扎了几番,方道:“小姐手臂受伤严重,一直到手腕全是青紫淤血...奴婢,奴婢并未看到守宫砂...”

宿根后退了一步,只当她的话意隐晦不过是为了苏葵的颜面。

绕是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没办法冷静对待。

他这样一直珍重的人,就这样被人肆意践踏了——只要是一想,就足以让他心痛不已!

“我知道了...你且回去吧。”

云实心跳前所未有的快,撇开了所有的顾及。抬头望向他:“王爷,即使小姐已非清白之身,王爷仍会跟从前一样待小姐好吗?”

宿根眼神一凝,随后道:“会。”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实脑袋轰隆的炸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转的身,有没有道一句奴婢告退。

只觉得整个人都被某种失落而又矛盾、自责的情绪紧紧的包裹住,透不过气来。

她方才说了什么...

是在有意将他引导到小姐已非清白之身的层面上去吗?

究竟是怎么昏了头网游之妖花!

虽说她是有目的来到苏家,接近苏葵,可苏葵对她的好,她不是感受不到。不是不感激的...

以前甚至傻傻的想过,若是皇上让她伤害小姐的话,她情愿一死。

可她刚才一句话竟然就这么毁了她在最爱她的那个男子心中的清白!

云实神情一变。转身朝着方才竹林的方向快步跑去。

即使他说会一如既往,即使他仍旧会娶她过门,即使洞房花烛夜一切都会明了...但是这是她的错,她亲口犯下的错...

整个竹林寻了一遍,却未再看到宿根的身影。

宿根得了挽仙楼暗线的消息。眼下正快马赶往王城西郊一处破落的神庙。

“确定是那二人没错吗?”

“请王爷放心,消息定不会错。”

宿根猛抽了一鞭,马蹄声越加急乱。

即使亲手将这二人碎尸万段,也不能消他心头之恨!

此次苏葵遭难,为了她的名声着想,定是不能通过官府大张旗鼓的搜找。但依照苏家跟挽仙楼的势力,要在王城找这么两个人实在太过容易。

这座破庙中平素是叫花子和流浪者的栖息之地,而今日却是出奇的安静。马蹄声顿在庙门前,惊起了在庙中缺头少臂的佛像上歇息的三五只乌鸦,让人烦躁的聒叫声从头顶掠过,宿根脸色越发的沉。

提步走进庙中,一股潮湿之气扑鼻。

“王爷且慢!”

灰衣男子疾步行到宿根身前。拔剑挡在他身前,神情惊诧。

宿根一皱眉:“怎么了?”

灰衣男子屏息。并未听到庙内有人的呼吸声,才放下心,道:“王爷可有闻到一股淡香之气——”

宿根深吸了一口气,“确实是有,可气味极淡又并非毒气,有何不对?”

“王爷有所不知,这却是一种名为断肠花的气味,若人误食一个时辰内必定丧命,且这一个时辰内五脏六腑会化为脓血,痛苦不堪。”

宿根神色一凝,提步走进庙中,四处环视了一番,目光触到庙中一角之时,眼神惊异。

那横躺在墙角的二人,说是面目全非绝不为过,脸色竟是暗绿的颜色!

灰衣男子先一步行到已没了气息的二人身侧,“王爷,这便是那二人!”

宿根闻言几步走近,愈靠近那股淡香愈清晰。

“王爷,这二人定是丧命于断肠花无疑。”灰衣男子躬身探看了二人的死状,下了定论。

“这断肠花若果真如此厉害——为何本王从未听闻过?”二人眼下已死,他是也没了方才路上的怒气,却有种疑惑在其中。

暗卫答道:“这断肠花属下之前也未闻其名,还是早年去西宁出使任务才得知,据说此花甚为稀少,一株十年才可开出一朵断肠花,当时陪同属下一起的一名暗士便是丧命在它的手上,死后躯体会一直散发着香气,不会腐烂,所以属下对这种气味才异常敏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