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06 滑胎

206 滑胎

一秒记住,

“此花产自西宁?”

“是。说来,在大卫属下还是头次见到此花。”

宿根微微眯了眼睛,如此听来,这花绝非常人可得,这死去的二人早前他早已调查的清楚,平日里最多只是小偷小抢,并未得罪过什么权贵,更别谈有深仇大恨值得谁下此狠手。

暗卫明显也是觉察到了这一点,垂首道:“王爷,可需属下前去调查是何人所为?”

宿根心下有了计较,负手行了出去,“不必了异界流氓剑师全文阅读

。”

是谁,并不难猜。

直待到了午时用饭之际,云实也未有回去。

光萼四处寻她不得,最后进了竹林,远远望见云实立在小径上动也不动,心下有些疑惑,小跑着走近,“阿姐,你待在这里做什么?该吃饭了。”

云实扯开一个颤颤的微笑,“没事。”

一阵风吹来,竹干轻晃,摇下一层积雪,打落在她的肩上。

光萼见她脸色苍白,只当是冻的久了,信手扯过她冰冷的手,笑嘻嘻的道:“那我们回去吧!”

“恩,走吧。”

三日后,苏葵情绪稳定了许多,天气也出奇的晴朗了起来。

由于肩膀的伤口不能扯动,不可四下走动,也只能坐在**。

堆心开了一扇窗,阳光洒了进来,平添了几道暖色的光线。

华颜来看她之时,恰逢苏葵闭眼小憩。

金黄色的阳光洒在她苍白安静的脸上,镀上一层好看的光影。

没忍心唤醒她,华颜只静静的坐在她的床沿。

堆心奉来了茶水,立在一旁。

华颜将白瓷杯握在手中取暖,望着杯盏上简淡的花纹,难得的一脸静谧。

苏葵似乎睡的不怎么安稳。身子轻颤了一下,一张脸都皱成了一团。

华颜见她身上的被子滑低,忙放下茶,伸手帮她拉好

苏葵似有所查,猛然睁开眼睛,待看清是华颜之后,神情才松懈了下来,声音尚且带着初醒的微沙,“小凉?你怎来了?”

华颜冲她轻轻一笑,带着安抚的意味。“来看看你,可是发恶梦了?”

苏葵微微摇头,是不想她为自己担心。

这几日来。只要合上眼睛,便是那死在自己眼前的大汉那双惊悚的眼睛,浑身的血,满世界猥**的笑声

觉察到阳光的暖意,方止住满心的恐惧。抬头望向华颜:“来了很久了吗?”

“没来多久。”顿了顿道:“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信你,你既然是说没有,那定是没有。”

华颜握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动作虽微不足道。却让苏葵无端觉得眼睛一热,是听出了她口中的信任绝非安慰,而是实打实的相信。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六哥也并非不明事理之人,昨日他去宫中同我说了许多,同你绝没有隔阂的心思,只交待我好生劝慰你——你且专心养着身子便是。”

苏葵心下的情绪一时混杂,却还是欣喜的——宿根终究还是信她的吧。这便够了。

眼见出了正月里,天气渐渐回暖我是大球星最新章节。

至此。距离二人的婚期只余了七日。

聘礼早早送达了丞相府,有人暗下议论,是比之前几位王爷娶正妃过门之时,都要丰厚上一倍不止,一时间关于苏家小姐同六王爷大婚的喜讯是众人探讨的不二热题。

刘严霸昨日带兵回了城,众百姓去城门迎接,一副举国欢腾的景象。

苏葵的肩膀已可试着活动,但从李太医隐晦的话里,苏葵却是听出了不妙来,这半边肩膀虽是远远谈不上残废,但后遗症却是免不了的。

只得在心底安慰自己一句:能保得住清白,且捡回了一条命,已是万幸了

这一日,苏葵不顾堆心的反对,坚持去了刘府。

是因为,四日之前,周荣琴滑了胎。

苏葵一听到消息,直觉便非简单的小产。

周荣琴平日里小心翼翼,就连吃个新菜样都要再三确认是否对胎儿有害,怎会如此不小心落了胎?

莫非是因为身子太弱的缘故?

苏葵下意识的一皱眉,周荣琴虽是害喜的厉害,但为了腹中胎儿补品却没少吃,且前三个月最紧要的时候都没出过岔子,怎会在胎状稳定之后忽然出了事?

堆心见她皱眉,猜到是为了周荣琴的事情,便宽慰道:“奴婢昨日出府的时候,碰见了净葭,听她说刘少奶奶这几日来并未情绪波动太大,每日按时喝药,身子恢复的很好。”

苏葵微微放心了些,却隐隐还是觉得不对劲。

苏葵的怀疑不无道理,周荣琴滑胎一事确实不简单,而这事还要从五日前说起。

周荣琴打从有了身孕,便听苏葵的建议,每日都要散一散步,由于她内敛的性子,这散步便局限在刘府大院儿里。

也怪那日天气过于明媚,就连周荣琴这样死宅的性子都生出了想出府走一走的想法。

带着净葭在东街逛了小半日,想起刘庆天最爱喝的茶叶似乎没了,便去茶庄买了几两新茶。

“相公今晚应是不回来了,不若将茶叶送去罢。”周荣琴思虑了一番,存着去看一看刘庆天也好的小心思,轻声的道。

这些日子来,她渐渐对香杏的事情释了怀。

刘庆天待她比之前好了百倍不止,只偶尔去一趟香杏那里,她不是苏葵,没有一夫一妻制的思想。

加上香杏在她怀孕其间,也经常差人送来补品,即使她不敢去吃,但这份人情却得承下,依照她心善的习惯,久而久之,对香杏也实在生不出恶意来

总而言之,对刘庆天在外面养着香杏的事情,她已打从心眼里默许。

当然,不管她默许与否,也起不来什么决定性的作用。

净葭不同于她的柔善心肠,对香杏的事情虽然不明说,但却一直都为周荣琴抱不平,家里的几房妾室争宠便罢,可她香杏成日里占着刘庆天算是怎么一回事?

再说句心里话,她一直觉得香杏对周荣琴不似表面那么友好,那种全身上下都长满心眼的女人,少奶奶哪里是她的对手,争宠她就不指望周荣琴能有这本事了,所以,还是避而远之的好。

劝道:“少奶奶,茶叶让人送去便是,走了这么久,想必您也累了,奴婢还是陪您先回府吧特工重生在校园。”

搁在别的事情上,周荣琴定会听从她的意见,但是但凡跟刘庆天沾边儿的事情,总能让周荣琴显现出不同以往的固执和坚持。

果然。周荣琴想也没想便道:“左右不过小半时辰,你平日里不总是念叨着我多出府走一走,今日的天儿又难得晴的这么好。”

净葭默默叹了一口气,也不好再劝,只想着防备着香杏一些,不多逗留便是。

马车行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抵达了韵池院,据说这名儿也是刘庆天亲自给取得。

周荣琴下了车,忽而觉得有些后悔了。

自己这样贸贸然的寻来,会不会惹得刘庆天不悦?

方才一心只想着见他,现下一想,确实有些不妥。

净葭若是得知她此刻的想法,定要大呼这个主子可真没出息了,她好歹也是刘家明媒正娶的正房少奶奶,来了被养在外面没名分,连个妾室也比不上的女人这里,不给香杏点颜色瞧瞧已经叫她这个丫鬟都觉得无比窝气了,周荣琴倒是好么,还在担心会不会打搅到二人。

净葭却没猜到她的心思,见她不动,上前扶了她一条胳膊,道:“少奶奶,咱们进去吧。”

周荣琴暗自在自个儿的手心掐了一把,总算是给自己鼓起了些许勇气来

左右来都来了。

守门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伯,不是不知道这里头儿住的是谁,若不是他年纪大了活儿也不好找,说什么他也是不愿意做这份差事。

开门后望见一位身着驼色衣裙的年轻妇人,呆了一呆。

平日了出入这座院子的不过就是刘庆天和刘府的仆人,他自是从未见过周荣琴。

“敢问这位夫人找谁?”

净葭还算和气的道:“这是刘府的少奶奶,我们是来找我家少爷的。”

老伯的脸色顿时古怪了起来,心道这莫非是正室找上门来闹事的?但见周荣琴的模样,委实又不像是会找事的人。

可若当真闹出了事端来

“这”

净葭见他如此神色,轻哼了一声道:“怎么?我家少奶奶来找少爷,你难不成还不让我们见了不成?”

那老伯闻言顿觉尴尬无比,“我哪里是这个意思”

周荣琴无奈的望了净葭一眼,转头对他细声道:“我这丫鬟口无遮拦,您莫要放在心上,还请老伯进去通传一句。”

净葭无语望天——还通传? 来这里找自家相公,还需通传?

守门的老伯松一口气,他还真是担心她们硬闯进去,若是闹大,只怕还得怪罪到他头上。

“好嘞,夫人您先稍等片刻。我这便进去传话儿!”

此时刘庆天刚刚起身不久,差人铺了毯子,正同香杏二人躺在院中的梨花树下晒太阳,倒是舒坦的很。

只是想到刘严霸这几日便要回来了,只怕日后有了管制,他想再如此逍遥便是难如登天,想到这里原本的好心情便去了一半。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06:滑胎)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