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08 不对劲

208 不对劲

一秒记住,

“相公,如果我说我们的孩子是香杏害没的,你信吗?”周荣琴试探的问道,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刘庆天会站在她这一边

刘庆天身形一僵,眼神有些奇怪,看着她的眼神像是从没认识过她一样。

周荣琴一慌,抓住他的手,“真的!当时她虽看似是为了拉我,却根本没有”

“荣琴!”

刘庆天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她,松开她的手,眼神失望,“荣琴,你现在累了,好好休息,不要乱想了。”

周荣琴见他不信,忙去辩解:“当时若不是她吓到了我,我好好的又怎会站不稳?这都是她事先计划好的,坚持要让我去那里散步进亭中歇息!全都是她,是她害死了我们的孩子!”

刘庆天见她失控,甩开了她的手,眼神有些讽刺:“你说她害的你?如果她真的害你她会去拉你吗,会把自己害成如今这副生死未卜的样子!真的害你只需再一旁看着你摔下去便是,又怎会多此一举,险些丧命!”

“她她那样做不过是为了做戏罢了!”周荣琴被他吼的手足无措,声音不自觉也提了上去。

刘庆天冷哼了一声,声音气愤,“你会拿自己的命去做戏?她被我休弃,从来没有过任何怨言,不求名分,忍受着外面所有人的非议和指点,她图的是什么?害你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周荣琴语塞,“我”

刘庆天“噌”的起身,望向她的目光疏远而又鄙夷:“亏我一直以为你心地善良,待人极好,却没想到想在这个时候污蔑香杏,周荣琴,我可真是小瞧你了!”

“不。我没有!”

刘庆天自然没有理会她无力的辩解,转头便走,半途却又停住,头也不回的道:“我警告你,爹回来之后,你若敢在他面前胡言乱语,我绝不容你!”

周荣琴身形一僵。

觉得长久以来对刘庆天的情意,被他这几句毫无余地的话霎时间瓦解。

窗外有风声肆虐,更显凄凉

她想她永远忘不掉这一日,夺走了她一切的日子。

次日醒来之后。她没有哭,更没闹,闹这个字。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奢侈了。

顺从的喝下净葭端来的各种苦不堪言的汤药,还有一碗碗食不知味的补品。

除了不再笑,其余的一切都与往常无异。

刘严霸回来的前一晚,刘庆天去了她那里。再没有关心,没有温柔,只是一味的警告,怕她告诉刘严霸他还同香杏有来往,更怕周荣琴把滑胎一事“推到”香杏身上。

周荣琴面无表情的听着,觉得他有些好笑。

在他离开之后。她甚至在想,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好的,竟然让她盲目卑微的爱了这么久。爱的什么都丢了,爱的什么都没有了。

到最后,只剩下这一具疲惫不堪的躯体。

抬眼望向窗外,是无边际的漆黑死寂,一如她一潭死水般的内心。没有一丝光亮可循,亦或者是。再无光亮。

苏葵到了刘府之后,先是去了刘严霸那里一趟,本想着他痛失了不知是孙子还是孙女的情况下,心里定难过异常,是存着想安慰他一番的心思。

而此刻坐在椅上几乎没什么发言机会的苏葵,觉得这情况与自己所想象的完全不同——反倒是刘严霸在情真意切,滔滔不绝的安慰着她。

其实她已想通了七七八八,只是偶尔会发恶梦。

清白尤在,大难不死,在乎的人相信自己,还有什么好钻牛角尖的?

“刘叔,您的话我都记下了,而且,我真的没有想不开——”

刘严霸叹了一口气,仍自顾自的说着:“你年纪还小,不懂得生命的可贵,不多嘱咐你两句的话,怕你记不得”

此处略去半个时辰的劝告

刘严霸大许说的太久,有些口渴,才停了下来去喝茶。

苏葵见状忙道:“刘叔,我先去看一看嫂子,得空再陪您叙话。”

刘严霸颔首,神情有些伤怀,对她挥了一挥手:“你且去吧,荣琴性子孤僻,也只同你肯说上两句话了。”

周荣琴身子恢复的很快,此时已可下床走动。

苏葵过来的时候,她着了一身白衣,正坐在院中晒太阳。

这还是苏葵头一次见她穿白色衣服,待她走近看清了周荣琴的脸色,才觉得她并不似如别人口中那般,恢复的很好。反而显得毫无生机。

周荣琴见她过来,扯开一个笑,眼神却无笑意,“阿葵,你怎来了?”

声音淡淡的,让人捕捉不到情绪。

苏葵回了她一个笑,在她身边坐下,“身子可还是虚的厉害?”

周荣琴摇头,“我很好,已经没事了。”

苏葵心下有些疑惑,觉得向来简单到世界只剩下刘庆天的周荣琴,竟然让她觉得丝毫都看不透了。

甚至分辨不出来她口中的很好,是真是假。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滑胎对她定是有打击没错,但总不至变化如此之大。

苏葵试探性的问了几句,皆被周荣琴不着痕迹的避开,明显是不愿意说,于是,苏葵便不再问下去。

心里想着,周荣琴其实也是很聪明的女子,只是之前一颗心都附在了刘庆天身上罢了。

这个想法让苏葵一愣,是之前么?难道她现在对刘庆天死了心不成?

苏葵抬头望向她,见她脸色是从未有过的淡然和从容,隐约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周荣琴身子还是有些虚,坐了一个时辰不到便开始疲乏的厉害

“嫂子你先去歇息一会儿吧,我改日再来看你。”

周荣琴轻轻点头,忽然道:“阿葵,我真的很羡慕你。”

回去的路上,堆心脸色有些古怪。

苏葵被她奇怪的目光看的发毛,道:“想说什么就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堆心一副谨慎的模样,在马车里扫了一圈又一圈,甚至连脚下也没有放过。

苏葵不雅的翻了个白眼:“看什么看,难不成你还能从马车里找出第三个人来?”

堆心闻言受惊般的哆嗦了一下,瞪着眼睛,小声的道:“小姐,难道你看到第三个人了?”

苏葵一皱眉:“看到什么了?你别一副鬼上身的样子好不好?”

“鬼上身!”堆心惊呼了一声,这回反应更大,由之前的表情传达发展为了肢体反应,若不是马车空间有限,苏葵绝对相信她会跳起来。

“立刻安静下来,否则我把你从马车上丢下去你信不信?”

堆心咽了口唾沫,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她绝对相信苏葵能说得出做得到。

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道:“小姐,您难道不觉得刘夫人今天很不对劲吗?”

“是有一点,怎么了?”

堆心一拍腿,神秘兮兮的道:“是吧!奴婢也这样觉得!”

苏葵瞥了她一眼,“任谁滑了胎,理应都是不对劲的。”

堆心闻言一个劲儿的摇头:“奴婢所说的不对劲不是那个不对劲,而是另一种不对劲!”

苏葵看都懒得看她,搓了搓有些冰冷的手,“神经兮兮的,我看不对劲的人是你才对——怎么,苏霄昨天又找你了不成?”

堆心脸色一红:“小姐您怎么知道的”

苏葵一怔,“我随口一说,猜的

。”后而抬头笑的暧昧:“原来还真的找了,苏霄人哪里不好了,你果真对他无意?”

苏霄心系堆心,并不算个秘密了。

堆心表情几变,忙的扯开话题:“小姐,咱们是在讨论‘不对劲’这个话题,先说完这个吧还是。”

苏葵假笑了几声,“可我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

堆心自我催眠的曲解着苏葵的意思,“奴婢知道小姐所说的感兴趣的‘这个话题’,定是‘不对劲’这个话题。”话落,脸色一变,正经中带着诡异。

她脸色变化之快,让本欲拆穿她错开话题这个无耻企图的苏葵一时愣住。

在苏葵的注目下,她缓缓的道:“奴婢听人家说,成了形的胎儿死在腹中的话,怨气太大,会化作婴灵到处害人——您说刘夫人之所以这么不对劲,该不会是被婴灵给缠上了吧!”

不待苏葵开口又道:“奴婢觉得从刘夫人那里回来之后,一直觉得后背冷飕飕的,怕是惹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小姐,依照奴婢看,改天选个日子,一定要去龙华寺拜一拜,求菩萨保佑,消灾辟邪才行!”

苏葵往马车一角缩了缩,选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好了,别危言耸听了。”

堆心脸色一垮,觉得满腔的热火被苏葵的冷淡反应给浇熄,但仍旧有几颗火星子奋力挣扎着,不死心的道:“小姐,不是有句话叫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吗?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苏葵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示意她闭嘴。

“既然你这么害怕,你小姐我也不是不考虑别人感受的人,可烧香拜佛对付邪物见效比较慢,最好最直接最有效的法子还是黑狗血,待会回府我让人给你泼上一盆便是,保管什么鬼怪都不敢近你的身。”

堆心哑口无言,觉得最后那几颗火星子彻底葬送在一盆黑狗血的**威下。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08:不对劲)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