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09 不安生

209 不安生

一秒记住,

接下来的几日苏葵老老实实的养伤,连门也未出一次。

离婚期还有三天时间。

虽是因为肩膀的伤处不能练鞭,但还是习惯每日天蒙蒙亮的时候便转醒。

堆心伺候了她起床洗漱,陪她一同进了竹林,这是苏葵这半个月来养成的习惯。

大雪早已消融,竹林间隐隐冒出了几株青色矮草,春色处处显露。

北方春日里的清晨,太阳未出之际,还是极冷的。

主仆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唇边呵出白色的雾气。

苏葵抬眼望着周遭,觉得有些不舍。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对苏府里的一草一木早已种下了感情。

想到三日后就要离开苏府,嫁为人妇,不由心绪复杂了起来。

堆心见她神情,猜出了几成,别说苏葵了,就是她,也是舍不得的。

特别是栖芳院,是她这一辈子第一次吃饱饭,第一次和人说笑,第一次安然入睡,第一次懂得温情的地方,一切的一切,都深深的印在了心里。

但是,这个世上对她来说,最舍不得的,还是苏葵。

苏葵去哪里,她便去哪里。

见苏葵有些低落,说起了别的话题来,“小姐,今天是跟天衣坊约好交货的日子了,午时左右就该有人将嫁衣送来了呢。”

她的嫁衣是由天衣坊里最优等的师傅亲手裁剪制作,在宿根下聘礼当天,便开始赶制。

毕竟嫁人对女子来说是头等的大事,嫁衣又是这头等大事里必不可少的流程,这些日子无不是在期待着这件嫁衣

嘴角现出淡淡浅笑。

忽觉眼睛闯入一抹黑色,朝着她冲撞而来,苏葵下意识的闪躲开。“哇哇——哇——哇”一阵聒噪的乌鸦叫声响起在头顶。

回头望去,是一只乌鸦,很快消失在蜿蜒的竹林里。

堆心低声咒骂了几声,“怎会突然飞来只乌鸦啊,大清早的” 转头对着苏葵关切的问道:“小姐您没被吓到吧?”

苏葵摇了摇头,觉得心底有些不安,乌鸦向来代表的就是不吉利、凶兆,眼下在这个时候撞见,该不是要出什么事情吧?

好心情顿时消散,“回去吧。”

堆心一怔。小姐平日里少说也要走上半个时辰的,今日怎么才刚进竹林便要回去?

但见苏葵脸色有异,没敢多问。

转身走了几步。苏葵忽然又觉得很可笑,不过是一只乌鸦罢了。

——难不成她得了传说中的婚前多虑症吗。

周云霓近来不同于苏葵的大门不迈,她反是早出晚归,终日守在六王府附近蹲点。

是想在二人大婚之前给自己再制造些机会。

若是换成别人,苏葵可能会赞上一句她不畏人言勇敢追求真爱。乃是世间少有的痴心女子。

但那个被追求的男子是她未来的相公,便叫她如何也没办法赞赏周云霓的举动。

苏天漠含蓄的提醒了周云霓几番,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总不好说的太直接,可周云霓偏偏就是个你不直说她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人,或者是就算她听懂了也不会当回事儿。

反正不管是哪一种。周云霓这些日子是豁出去了,死乞白赖的缠着苦不堪言的宿根

这一晚,周云霓同往常一样铩羽而归。府里心里有数的仆人都是暗下偷笑。甚至大胆些的开始说些难听的话来。

不知是人累还是心累了,周云霓当晚便染了风寒,夜里还发起了低烧来。

吴妈跑前跑后的伺候着,说是伺候不如说是指挥别人伺候。

大夫说了不下于一百遍:“真的没事了,待明日一早烧退了。人定会清醒过来的。”

任谁大冷天大半夜的被吵醒也不乐意,若不是来人是丞相府里的。他来都不会来,特别是这个婆子,明明穿的一身下人衣装,说话做事偏生就跟个太后一样。

苏葵迷糊中被吵醒,听得院子中似有声响,揉了揉眼睛皱眉道:“怎么了?”

堆心脸色有些不悦,“表小姐发了烧,都折腾了几个时辰了,吴婆子带人来表小姐以前的房间抱被子来了——说是发了烧的人怕冷的厉害。”

苏葵尚且未完全清醒过来,“哦”了一声。

堆心撅了撅嘴巴:“就差没敲锣打鼓了,整个府里都被他们吵醒了,知道的只是发个烧而已,不知道是还以为是临盆了呢!”

苏葵被她逗笑出声,无奈的摇头:“你这丫头,嘴巴可是越来越不饶人了。”

堆心嘿嘿一笑,没有否认,“小姐您继续睡吧,离天亮还有两个多时辰呢。”

“嗯。”苏葵闭上了眼睛,院中的动静已经消失,后有关门声响起。

然而这后半夜,却一直都无法入眠,脑海中总是蹦出莫名其妙的想法来,比如周云霓又会搞什么花样,大婚当日会是怎样的情形,甚至是林叔是否已经不在了

任她使出了千百种催眠的法子,也没办法使自己安静下来。

直到天色放亮之时,仍是如此。

一清早的景芳院便格外的热闹,苏天漠和苏烨一同过去看周云霓的病情

碍于情面,苏葵收拾了一番也过去了。

若是能提前预知是这么一种情况,就算打死她也不会过来,到头来让自己心里添堵。

周云霓的烧已经退了,只是还有些咳嗽,眼下正躺在内间跟苏天漠说话。

苏烨不过就是做一做面子,且若不是苏天漠非要他一起来,他兴许连面子也不会做,所以自打进了景芳院,他便一直坐在外间喝茶。

抬眼见了苏葵过来,忙招呼着她坐到自己旁边。

苏葵轻笑了一声,并未有坐下,立在他面前道:“做在这里干什么,怎也没进去瞧一瞧?”

苏烨见她终于恢复了以前的模样,总算放心下来,往内间看了一眼,“人都好了,还有什么好瞧的。”

沏茶的斗艳闻言掩嘴一笑,心道得亏这内间同外间离的不近,这话若是让表小姐听到只怕又得气的跺脚了。

这座院子的设落本是同苏葵的栖芳院如出一辙,但独独少了个书房,周云霓是觉得什么都不能输给苏葵,硬是将原本连着外间的卧房给整成了书房,又将旁边的一间空房,做了卧房。

苏葵将他拉了起来,“来都来了,说几句客套话早早回去不比在这干坐着好么?”

苏烨觉得倒也是,便起了身。

“舅舅,云霓平日里没求过您什么,就这一次云霓若真的不能嫁给六王爷,还不如死了算了。”本该是无理取闹的口气,却带着病后的楚楚可怜。

苏葵闻言脸色一沉,本欲拨开珠帘的手堪堪停在半空。

苏烨也止住了脚步,一双剑眉皱的死紧,自从周云霓住进了苏府之后,他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做厚颜无耻,之前他一直觉得没有女儿家气质的华颜,是那么的“矜持”。

苏天漠望着周云霓略显病态的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别的舅舅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不可以,退一万步说,你表妹和六王爷也是断不可能同意的,这个心思你还是打消吧

。”

周云霓眼神一凉,猛地咳嗽了几声,气息有些不匀的道:“舅舅,表妹她平日里最听你的话,只要你跟她商量,她一定会同意的!”

她是真的没了办法,才会来求苏天漠。

宿根,根本就不为她所动,不管她怎么做都没有用。

苏天漠拍了拍她的背,摇头道:“阿葵她的性子我最了解,而且六王爷他虽好,却绝非你的良配,我受你娘亲的托付,是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日后悔恨——你现在还太小,这世间的好男儿还多的是。”

周云霓闻言咳的愈加厉害,连眼泪都咳了出来,让人看着好不可怜。

帘外的苏葵嘴角现出冷笑,转身便走。

苏烨知她听了这些话,心里定然又得不舒服,无奈的吁了一口气,提步跟了上去。

“行了,这有甚好气的,你且随她闹去,反正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二人出了院子,苏烨这才笑着劝道。

苏葵微微撇了嘴,“若换做你,大婚当前,家里还有位貌美的表姐百般记挂着你的相公,想尽一切办法要嫁给他,你心里能好受?真能当成什么事儿也没有?”

苏烨当真也思考了一会儿,却还是觉得无法融入苏葵的假设当中去,最后只得道:“我实在没办法将自己想成一个待嫁的小媳妇。”

苏葵嘴角一抽,“你不会转换一下吗?就比如说是你同璐璐要成亲了,而二虎成日惦记着她,你能安心吗?”

苏烨表情开始复杂起来,觉得这种场景要比让他把自己想象成女子更加困难。

苏葵说完也觉得这个比喻不是十分恰当,毕竟二虎一直对街头的那位买包子的老伯的女儿胖妞情有独钟,而且依照二虎那虎头虎脑的形象来说,若真的插进璐璐和苏烨中间,简直是违和到了极点。

苏烨默了半晌,终究还是没有答上来,“可以打一个正常些的比方吗?”

苏葵:“”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09:不安生)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