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10 奇怪父子

210 奇怪父子

一秒记住,

再说被苏天漠果断拒绝了的周云霓,此刻正坐在**发呆。

吴妈眼神现出果决,俯身在她耳畔轻声说了几句话。

周荣琴闻言神情错愕震惊,脸色还夹杂着几丝羞愤,“这这怎么可以?”

“这是如今唯一的法子了,小姐若决意要嫁给王爷,这又有何妨?”

周云霓皱着眉心,心绪挣扎凡女仙途

在卫国,男女成亲前三日不可见面,否则会冲撞了喜气,是不吉利的做法。

宿根这一日未有再去挽仙楼,将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推给了黄书航,黄书航自然不能推拒,一一的应下,而金挽池却没少在暗地里埋怨。

只是一想到宿根要娶的是苏葵,这埋怨便都是带着喜悦的。

“你说若是送贺礼的话,是明着送的好,还是照以前一样?”

黄书航一边审阅着手下的书信,一边笑着答道:“随你好了,不都是一样的麽。”

金挽池孩子气的翻了个白眼,“这怎能一样,她嫁人这种大事,我还是私心想着能让她知道我的一番心意的。”

黄书航无奈的笑着摇头,“你呀,就是一会儿想一出。”后抬头望向她,笑意渐渐淡去:“想归想,莫要失了分寸。毕竟目前圣上对苏家还未完全信任 你须得把持好距离才行。”

金挽池脸上笑意未减,却还是看得出眼底的失落,半开着玩笑道:“我看黄先生您倒是比我这个楼主精明的多了,只怕不消几年,我就得退位让贤了——”

黄书航没有笑,望着她的目光越发深入,认真无比的道:“如果有一天真的有机会。我们一同离开,隐姓埋名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

金挽池笑容一颤,错开他温暖真挚的目光,将头搁在他的肩上,“好。”

心里却清楚,哪里会有什么机会,进了挽仙楼的人,要么为挽仙楼而死,要么被挽仙楼杀死——根本没有能活着出去的。

知道的越多,站的位置越高。想全身而退的,就越不可能。

但是,想一想吧

。想一想也是好的。

东宫。

詹事总管长孙旻进了太子书房。

“参见殿下。”

“起吧。”

长孙旻行礼完罢,规规矩矩的立在一侧,下意识的抬头望向坐上之人,若非必须,慕冬向来只爱一身简单白衣。此际端坐在那里,不怎么像一位储君,倒是像一位不染凡尘的仙人。

然而长孙旻却是比谁都清楚,眼前这位可是有着无人能及的手段和城府,纵使是看着他长大的自己,也从未真正的看透过他。

慕冬微一皱眉。“找本殿有事?”

长孙旻一回神,修剪得当的小胡子一抖,想起了要说的事情。

“这是为六王爷大婚准备的礼单。特来请殿下过目,请殿下看一看是否有不妥或是遗漏之处。”长孙旻走上前去,将手中厚厚的礼单呈到慕冬眼前。

慕冬不可查的目光一敛,看也未有去看,“你做主便可。”

长孙旻一怔。虽说慕冬向来不怎么过问东宫之中事宜,但王爷迎娶正妃这种大事。还未曾这么不闻不问过。

“下去吧全职高手。”

长孙旻即使想再问,也没这个胆子,说来还真是惭愧,活了大半辈子什么风浪和大人物没见过,可慕冬一句轻飘飘的话就经常能让他从头凉到脚,什么心思都不敢乱耍。

“臣告退。”

直到长孙旻出了书房,慕冬才放下手中的书卷。

起身自书案后走向窗前,伸手开了一扇窗。

东宫修心殿正是临湖而建,而慕冬的习惯便是来这三楼处审阅文案,每当遇到重要的决断,或是迷惑之时,亦或是心情难得复杂一回,便会倚在窗前垂望碧湖

正值午时,金色的阳光洒在湖面,折射着闪闪的光芒。

偌大的人造湖中央,由三根石柱凭空托起一座重檐华亭,湖周无桥可至,若非有上好的轻功,只能看一看作罢。

慕冬的视线始终没有着落,不知究竟是在看什么。

一个黑影不知何时,了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利索的行完礼,道:“苏小姐遇险一事确同允亲王府有干联,那三人乃是受了允亲王手下的一名波斯女子蛊惑,早前便听闻允亲王手下有一位擅使迷心术的女子,果然不假。”

慕冬一直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连眼神都没有动一下,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下去吧。”

“是!”

一时间,书房中又恢复了寂静,就如同从没有人进来过一般。

慕冬摩挲着拇指上的黑曜石戒面,眼神终于有了一丝起伏,是猜测到了攸允之所以费这么大心思欲毁了苏葵的清白,显然是不可能吓一吓她而已。

只想到一种可能,黑眸连闪了几下。

次日,东街某酒馆。

一名身着蓝衫,长相平平让人看罢就记不得面容的中年男子喝的酩酊大醉,同桌的几人也是一副半醉模样。

不知是谁开了口,“后天可就是咱们六王爷娶妃的日子了吧?”

另个男子一边帮他倒酒,一边醉醺醺的笑着,“可不是么,据说那苏家的二小姐可是位貌比天仙的主儿!又是苏丞相唯一的掌上明珠,百般纵然,六王爷这回,可是赚大发了在卫国,这样貌美又有势力的未嫁女子,可没一个能比的过苏小姐了!”

众人闻言大多附和,其实这些话早就被说的烂掉了,最近王城中谈论最广的不正是这件事儿吗。

有人起了话头,接下来便是无休止的讨论,大多数人又都喝了酒,说话也比平日里大胆一些

二楼处一名衣着邋遢,胡子不剃,身形矮胖的中年男子伸手揪住那探着脑袋往下瞅的少年的耳朵。沉着声音道:“不要左顾右看,快吃饭!”

那同样不怎么干净的少年哀叫了一声,打掉他的手,一张蜡黄的小脸拧成了一团,“爹,人家就是好奇看一看,干嘛又揪我耳朵啊,当初你可是答应了长老不会再对我造成人身伤害的!”

邋遢男子轻哼了一声,“你爹我说话,什么时候算数过?” 话落。低头便开始扒饭,那吃相和声音,令人不免想起了某种吃了睡。睡了吃的圈养家畜。

那脏兮兮的少年,不过是十二三岁的模样,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胡乱的用一根灰布条绑在脑后,仔细看去,五官还算英挺官道之胜者为王最新章节。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气结了一瞬,还是觉得双方力量悬殊太大,不能硬碰,只得不怎么甘心的道:“那好歹也给我留点面子啊,怎么说我还是头一次闯荡江湖”

话还没说完,头上便挨了一巴掌。“你爹我也是头一次闯荡江湖,总要有个可以随意欺负的跟班,才显得有威信!”

“都说了不许打头的嘛!”

楼下讨论的愈加热烈。甚至许多人都顾不得吃菜喝酒,一张嘴停不下来。

那位醉的趴在桌上的男子,费力的撑开眼皮,伸手去倒酒,不屑的笑了一声:“嘁。还真夸的跟什么似的,那苏家的小姐前些日子。前些日子被贼人掳去,能,能平安无事的回来,只怕里头儿少不了”话到这里,嘿嘿笑了两声,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打了个响亮的酒嗝。

此话一出,酒馆中顿时寂静了下来。

他同桌的男子似是不信,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事儿怎没听过一丝风声,我看你是喝多了吧!”

醉酒的男子晃了晃头,“前些日子咱哥俩去龙华寺不是撞见了苏,苏将军吗?后来我听寺里的小师傅说,苏小姐被人掳走了,苏将军便是找她去了。”

顿了顿又道:“这么大的事情都被报官,还捂的这么严实,不是明摆着有事儿吗

!”

支着耳朵探听的众人一时间像是炸开的马蜂窝,“难不成是真的?”

“我看说不准”

“若是真的,六王爷难道不知道?不然怎还愿意娶人过门?”

“未嫁失贞!这可是大事!”

讨论没有要止住的意思,语言也越发的露骨,甚至时不时会冒出几句谴责和鄙弃的话来。

二楼处的少年闻言哈哈笑了两声:“这帮人可真是蠢笨,三两句话就这么信了——亏长老爷爷还万般交代我,说外面的人诡计多端,狡猾的很,不可轻信于人,要我看呐,不过是一群傻子罢了!”

还想再说,却被中年男人伸手捂住了嘴巴,抬头见他正瞪着自己,“傻的是你!说话都不知道小心点,出来的时候怎么告诉你的?谨言慎行!”

少年挣扎开他的手,不耐烦的道:“知道了知道了!”

“知道个屁!光嘴上答应的好听,这里的人可没你表面看的那么简单,不要自作聪明,更不要多嘴,知道了吗?”

少年手肘支在桌子上,一双晶亮的眼睛带着好奇的意味,小声的道:“爹你说的是不是那个穿蓝衣裳的丑八怪?我也注意到了他不对劲——他看着像是喝醉了,可他倒酒的时候手可稳了,一滴酒也没洒,肯定是装醉的!”

中年男子啃着手中的鸡爪,笑看了他一眼:“还不算太笨。可不关咱们的事儿,你就当没看到,明白了吗?”

少年似懂非懂,但碍于他老爹的**威,还是老老实实的道:“明白了。”

收拾着刚走了人的空桌上的小二奇看了一眼这对穿着破烂,吃相极其夸张的父子,在心底暗暗称怪:明明一副乞丐模样,点菜还净拣贵的点。

ps:

昨天发高烧,断更了 t-t ,这更是补上昨天的,稍候还一更。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10:奇怪父子)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