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11 笑话

211笑话

同一时间里,王城大大小小的角落,几乎上演着同样的戏码,一传十,十传百,苏家小姐被贼人毁了清白的消息,如同光速传播的瘟疫一般,在最短的时间内传开三国重生之战神吕布。

今日午膳李炳留在了苏府,用完饭,同苏天漠二人去了凯旋亭品茶。

李炳望着杯中浮动的银针,先是叹了一口气,后又摇头轻笑了一声。

立在一侧的小蓝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李太医的性子,还真是让人摸不透。

苏天漠难得没借机取笑他有毛病,且也跟着笑了几声。

小蓝的神情越发的复杂起来——老爷是被传染了吗?

“一晃眼——”二人傻笑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苏天漠总算开了口,“你我都老了。”

李炳深吐了一口气,“可不是,如今你都是要嫁女儿的人了。”

苏天漠的神情有为人父的欣慰,有淡淡的感伤,好一会儿抬头望向李炳,“趁着你还没老到家,赶紧找个吧,也不必羡慕我嫁女儿了。”

李炳轻嘲的笑开,“得了吧,我羡慕你嫁女儿?后天葵丫头出嫁的时候你可不要抹眼泪丢人的才好!”

苏天漠虎他一眼:“跟你好好说还不领情!真是茅坑里的臭石头,活该你讨不到媳妇!”

李炳不甘示弱,“我讨不到媳妇?你也不打听打听,想要嫁进我李府的可都排着几条街呢!是我瞧不上她们!”

“嘁!就你这一只脚踏进了棺材的糟老头子,还排着队嫁你?哈哈,你也不拿个照妖镜看看自己的鬼模样!”

“我这模样怎么了?我当年可是有个赛潘安的外号!”

小蓝无奈的看着斗嘴斗的连茶也顾不喝的二人,心道都吵了几十年了,怎么还是吵的这么欢?

就在二人吵得热火朝天,损的对方颜面无存,大有不争个你死我活誓不罢休之时。王管家急慌慌的跑了过来。

苏天漠见他神情有异,止住了话头,“怎么了?”

王管家在他耳畔小声的说了几句话,苏天漠的神情立即大变,“什么!消息来的可准?”

王管家额角早已急出了汗,“是少爷派人回来通知的,错不了!”

李炳神色严肃了起来,“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苏天漠已起了身,“我们去书房说。”

刚出了亭子。又对王管家交待到:“此事先不要让阿葵知道。”

王管家应下,可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个浅显的道理。老爷应比他要清楚。

苏葵自打昨日在竹林中撞见了那只乌鸦之后,便一直心神不宁。

今日被戚嬷嬷看着刺绣,已经扎了三次手。

“嘶!”苏葵吸了一口冷气,左手食指腹上又新添了一个针眼。

戚嬷嬷垂眼望向她,待望见她针下那完全分辨不出绣的何物的东西之时。眉头一皱。

苏葵不用抬头也能猜测到戚嬷嬷此刻的表情,缩了缩脖子,等着接踵而来的教训和讽刺。

“算了篮球北斗全文阅读。”

淡淡的声音响起,让苏葵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要不然就是戚嬷嬷今天吃错了药?还是大发善心的药。

“再扎下去怕是不能见人了,后天便是成亲之日。被人瞧见了还以为老身如何虐待你了。”

苏葵心虚的笑了两声,“怎会,是我自己不小心而已...”话是这么说。却还是将针线搁下了。

戚嬷嬷喝了口茶,幽幽的道:“别想着今日就没事儿了,不绣花归不绣,将昨日我教你的再学上一遍。”

苏葵头皮一麻。

戚嬷嬷语重心长的道:“女子嫁人乃是一生最重要的事情,万不可出一丝丝纰漏和差错。让人笑话。从上轿到拜堂,都随我再走一遍。”

“是。”

宿根手中掌握的挽仙楼。整个大卫最强大的信息搜罗站,所以,这个忽然爆发却已经到不可收拾的流言,他不可能没有听到风声。

“查清楚是谁散布的了吗?”

与他相邻而坐的金挽池,脸色同样是不同以往的差。

跪在地上的暗影捏了一把冷汗,“已查清,消息最先传开的是在东街焦记酒馆中,但当时人多口杂,并没人记得是谁先造的谣。”

宿根隐云密布的脸色始终没有得到缓解,沉着声音道:“把今日消息传出去之前出入这个酒馆的可疑人等,全都带回来。”

“是!属下即刻吩咐下去!”

金挽池微一锁眉,“王爷是肯定有人刻意散播,而非市井之人多舌而致?”

“知情的本就没有多少人,龙华寺对此事更是忌讳莫深——选在这个关头,明显是刻意为之。”宿根紧握着双拳,口气是金挽池从未听过的冰冷,还有,痛恨。

苏葵随着戚嬷嬷练习礼仪到了天色昏暗之际才回了房。

无力的躺进软榻里,觉得全身都要散架了,比她练上一下午的鞭子还要累。

但是心里还是愿意的,女子一生最美的一天不就是那一日吗?

想到这里,便觉都是值得的。

堆心在她身后给她揉捏着肩膀,有些心不在焉。

望着苏葵脸上洋溢的笑意,觉得心里格外的不安,那个消息,早在光萼惊慌失措的描述下传达到了她的耳中。

觉察到肩上轻一下重一下的力道,苏葵疑惑的转头,望向眼神有些涣散的堆心,明显是有心事,“怎么了?”

堆心立马神经过敏一样,“没事,奴婢没事!”

沏了茶进来的云实无奈的在心底叹气:这反应要是有人能相信是没事,除非是个傻子。有些人,还真是天生就没有说假话的天赋。

苏葵一皱眉,“说,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堆心神情复杂无比,心知是瞒不过苏葵的,但还是没有办法亲口说出来,苏葵听到后的反应,她想也不敢想,要她怎么告诉苏葵,现在外面的人用怎样的污言秽语来形容她灾厄纪元全文阅读。

手指绞的发疼,不敢去看苏葵的眼睛,“奴婢,奴婢...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我是教过你什么时候该说真话,什么时候该说假话。”苏葵神色有些严厉,扫了一眼有条不紊摆着茶具的云实,声音不带任何笑意,“可在你们进府的第一日,有些话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现在是要连我这个主子也想糊弄吗?”

“奴婢不敢!”二人齐齐跪下,头也不敢抬。

苏葵见此景,觉得好气又好笑,那种不安的感觉也越来越清晰,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能让堆心都瞒着她不愿意说?或者是,不敢说?

进来的光萼见堆心云实二人跪在地上,而苏葵沉着一张脸的样子,一时怔住。

小姐从不会罚她们跪的...

苏葵见她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皱着眉问道:“有事情?”

光萼胡乱的点着头,莫名觉得此刻的苏葵让她不敢动弹,“小姐,表,表小姐来了。”

苏葵闻言心中愈加烦闷,周云霓她来干什么?

依照她近来做的事情来推断,定是跟宿根脱不了根系了。

难不成她求不成苏天漠,转而打算在自己身上下功夫了?亦或者是要跟她鱼死网破拼个你死我活?苏葵想了不下十种可能,虽然都显得荒谬的很,但是随便哪一种可能比起周云霓是来跟她道喜,祝福她幸福美满这一种,都要让她信服的太多了。

出软榻里起了身,走出内间之际,脚步顿了一下,头也没回的道:“你们起来吧。”

“谢小姐。”

苏葵这厢刚走进外间,便见周云霓舒服的靠在铺着柔软皮毛的大椅上,神情一扫之前病态,可谓是怡然自得。

见苏葵过来,二话没说便掩嘴“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叫一个花枝乱颤。

了解她的人不难发现,这笑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连带着眼角都笑着笑意。

苏葵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要么是周云霓疯了,要么,是出了大事了。

“表妹,来来来,快坐,今日我出门听到了一个笑话,真真的好笑,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说给你听了!”周云霓甩着帕子招呼着苏葵过去,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苏葵警惕的看了她一眼,坐了下来,声音不冷不热,“哦?不知究竟是什么笑话,值得周小姐亲自过来。——光萼,上茶。”

周云霓见她一脸神情自若的模样,嘴角牵起一丝冷嘲: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是这样的,我今日去了东街脂粉铺,见一帮妇人小姐们在讨论谁家的小姐还没出嫁就被人给...就已非处子之身了。”周云霓看到苏葵脸色顿时微微一变,觉得很满意,继续说道:“哎呀,那些个妇人说了好些难听的话,我实难学嘴,也怕污了表妹你的耳朵,就略过去吧。”

竟然还有你周云霓学不上来的话吗?苏葵在心底冷笑,但却笑不出来。

不自觉,抓紧了衣角。

这两天来围绕她的不安,堆心所不敢说的事情,周云霓眼底掩藏不住的幸灾乐祸...足以让她猜到了全部。

身体挺得笔直,脑海中仿佛装满了火药,而周云霓接下来的话可能就是一个火把,而她,随时都有可能会被炸的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