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12 满城风雨

212 满城风雨

“我本是不愿意去听这些个闲话的,但她们的声音实在太大,说着说着好像提到了苏家的小姐...”周云霓声音带着笑意,见几个丫鬟脸『色』霎时间惨白的模样,觉得心中是说不出的痛快。

这么久以来,在她们眼里,她大概就是个笑话吧!

“王城姓苏的小姐这么多,我本也没在意,可是她们竟然,竟然说是丞相府里的苏小姐!哈哈,表妹,你说这是不是很好笑?表妹你怎么可能像她们说的那般...”周云霓说到最后伸出手指轻掩在嘴上,一副谨言的模样,却仍旧一脸的笑意。

苏葵极力克制住颤抖的背,周云霓的笑声近在咫尺,带着莫大的羞辱感传进她的耳中。?? 未待作年芳212

堆心不知何时走到了她是背后,伸手抚在她的左肩,像是在安慰,但却是抖个不停。

周云霓越说越开心,“虽说表妹你那日确实去了龙华寺,但她们也未免太会借题发挥了,还说是三个臭乞丐...还说是在后山,总之前前后后描绘的可清楚了,若不是我亲耳听舅舅说你是回来的途中受了伤的话,八成都要信了她们了!”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觉得苏天漠越来越不拿她当回事儿了,她当初就怀疑事情没那么简单,果然如此,苏天漠却拿对外人的一套说辞来敷衍她,是怕她毁了他心肝女儿的名声吧!

还想再嘲讽几句,却见苏葵已经起了身,神情虽同之前没太大出入,但细看之下不难发现她僵硬的五官,似乎在隐忍和强撑着什么。

微微仰着下巴,道:“兴许是我愚笨,竟没听出周小姐的笑话哪里好笑。但还是感激周小姐特意跑来说笑话给我听,可周小姐伤寒还未有痊愈,所以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堆心,送周小姐。”

堆心将眼泪忍回去,走到周云霓面前,“表小姐,请。”

周云霓听她撵人,即刻没了耐『性』,“噌”的起了身,同苏葵面对面的对视着。狞笑了一声:“怎么,心虚啦?”边说边又『逼』近了一步,“因为她们说的都是真的——丞相府的二小姐在上元节去龙华寺上香之时被人玷污了身子。毁去了清白,对不对?”

苏葵悴不及防的退了一步,脚步近乎踉跄,脑海中皆是那噩梦般的场景。

“表妹啊,我可真是小看你了——六王爷想也知道这件事情吧。你究竟是对他施了什么媚术?他竟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如今全天下都知道了你的丑事,就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再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了?”周云霓又笑,娇艳的面孔上是毫不掩饰的得意,说话间一步步的『逼』近着苏葵。

苏葵脑海轰隆隆作响,仿佛人都没了知觉,独独一颗心脏被人攥在手心里梨花荼糜玉中仙全文阅读。由不得她。

堆心见苏葵仓皇的模样,鼻子一酸,几步挡到苏葵面前。“表小姐,请您说话注意身份!”

周云霓目光一寒,抬手便是一巴掌,力道自然没有留情,“本小姐怎么说话。何时竟轮到你一个贱婢来品头论足了?”

堆心头偏到了一侧,白皙的脸上很快浮现了指印。倔强的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固执的挡在苏葵面前,一瞬不瞬的望着周云霓。

周云霓见她如此,更觉气不打一处来,“小贱人!谁给你的胆子瞪着本小姐了!”说话间再次扬起了手。

却在落到一半之际,被扼住了手腕,抬眼正见苏葵一脸寒意的望着自己,“你...”

周云霓使尽了力气,却根本无法挣开,只能怒瞪着苏葵,“你快放开我!跟我撒气算是什么本事!就算你堵得住我的嘴,你堵得住全城人的嘴吗?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心里清楚!”

“是吗?”苏葵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咔嚓”一声,骨节错位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接踵而至的便是周云霓的哀嚎声。

“你...你——”周云霓吸着冷气,不敢再说难听的话,苏葵现在的眼神,让她打从心底发寒。

苏葵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将她的怯懦看在眼底,一把甩开了她,直叫周云霓退了十来步才稳住身形。?? 未待作年芳212

“既然周小姐不领情,就不送了。”

周云霓狠狠剜了她一眼,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反正依照如今的情势,不用她怎么样,苏葵就有的受了,她只要等着看戏就好了。

“哼,看你到时候还得意的起来!”虽然是被人赶出去的没错,但狠话还是要放的。

直到周云霓骂骂咧咧的声音彻底消失在栖芳院,苏葵才僵直的转了身。

“小姐...”堆心担忧的看了她一眼,想安慰但根本无从开口。

“去备水,我要沐浴。”

“是。”光萼声音带着哽咽,躬身应下,便出了房。

“如果有下次,我宁愿是从你们嘴里听到,而非周云霓用讲笑话的方式告诉我。”苏葵撩开眼前珠帘,闭着眼睛进了内间。

堆心闻言泪水似断线珍珠,提步要跟进去,却被云实拦。

抬眼看向一脸平静的云实,只见她轻轻摇了头。

堆心顿时反应过来——是啊,小姐这样骄傲的人,这种时候,定是不希望被人看到狼狈的模样。

栖芳院内,一夜无眠。

次日,苏葵几乎一整日都呆在。

然而堆心却清楚,她根本没有看进去什么,不然,也不会一整日都没有翻上一页。

午时苏天漠和苏烨都来了一趟,不外乎是安慰她的话,但见苏葵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又委实不知该说什么。

流言,还在肆无忌惮的传播。

对于这类事情,人们永远都有着强大到可怕的探索精神,不知疲倦的挖掘着,甚至没了可挖掘的东西之时,便随意编造着。

传来传去,谁也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独宠刁妻。

不管苏家和挽仙楼的势力有多大,可也难堵悠悠众口。

若论天下最有力,最让人无法反抗的武器是什么,无形的流言蜚语当是排在首位。

素来静谧的六王爷府近来从所未有的热闹。

之前宿根一人独住,加上管家一起整座王府里不过九个仆人, 说出去只怕都没人相信。?? 未待作年芳212

前些日子却陆陆续续买进了不少家丁丫鬟,该有人守着的地方都有人守着了,该完善的地方也完善了,只因这座府邸即将要迎来它的女主人。

这些新进府的下人们,虽说也是经过层层筛选,精挑细选的,但少不了那么一两个爱说闲话的。

而说闲话这个习惯又是极容易被传染的,特别是在人精神极度空虚,生活找不到目标的时候,最易沦为说人闲话一流。

所以,在没有什么主子可伺候,差事悠闲到睡上一整天也没人管的六王爷府,这群丫鬟家丁们,早已茁壮的成长成了一支专业的八卦大军。

这一日,身心俱疲的宿根踏着余晖回了府。

之前无人看守的听风楼也有四位丫鬟守着门。

兴许是习惯了主子不在的日子,这几位说话的时候都不去顾及声音的大小,以至于几人的对话清清楚楚的落在了宿根的耳中。

“我看还不一定呢,还没嫁过来名声就毁了,日后王爷能待她多好?”

“就是,现在外面闹的这样厉害,搁谁能当做什么事儿也没有啊,不单单是苏小姐,就是咱们王爷现在也被说的难听的不得了——说是娶一只破鞋过门儿呢!”

“这话虽然不好听,但好歹也是实情不是?要我说,这苏小姐脸皮也真是够厚的,自己出了这档子事儿,还有脸嫁给咱们王爷,现在又被人指指点点的,换做是我,早就没脸活了!”

“哈哈...”

“我觉得也是,自己没了脸,还要将王爷的名声连累进去!”

“怎么,你看不过去啦,人家可是皇上赐婚的,可不是能说不娶就不娶的,别说是没了清白,就是...就是怀上了杂种,那咱们王爷还得一声不吭的认了呀!”

“嘁,怎么可能,女子不贞就可休弃了,倘若当真怀了杂种,皇上便有理由收回圣旨了,关键这不是没坏么,也找不到证据...”

“我就开个玩笑,你还真搬起条条框框来了!”

宿根手中的拳头握了又放,脸上的神情似是嘲讽,又似是挣扎,拇指上的白玉扳指早已被捏成了粉末。

黑暗像是一头巨大的猛兽,吞噬着每一缕微弱的阳光,直将角落中最后一丝光线吞入腹中,整个世界方陷入了浓重的夜『色』当中。

“爹,今日抓我们的那些人是谁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为什么要问我们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啊,还有那个在酒馆里听到的苏小姐,到底是谁啊,听他们说好像很美?跟凭儿姐姐比,谁更美一些啊?”

“还有,跟山洞里壁画上的仙女姐姐比,谁更美呀?爹,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西街最为破旧的一家客栈里,一间客房中闪着忽明忽暗的火光。刚洗完澡的少年,『露』出的是一张麦『色』的小脸,一双琥珀般好看的眼睛闪着好奇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