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17 耳光

217 耳光

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后,看向堆心,竭力克制住声音的颤抖,问道:“阿葵现在在哪里?”

若说之前堆心尚且存着是侥幸的心理,骗自己他跟周云霓是清白的,那么现在宿根的态度实在让她没办法再自欺欺人下去了。

几乎是吼出了声:“小姐哪里对不住你了妃成误扰全文阅读!在大婚之日扔小姐一人在外面难堪,被人议论指点,你却...你却...”说他跟周云霓苟合的话终究没办法讲出口,只一双愤怒的眸子在宿根和周云霓身上来回打转。

宿根一听苏葵还在外面,顾不上此刻的狼狈,大步出了房间。

“王爷!”周云霓一皱眉,提步跟了上去。?? 未待作年芳217

门前围观的人不但没因等待太久而离去,反而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毕竟这种事情,几百年也遇不着一桩。

盖头掩下的苏葵嘴唇轻动,“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又是一百数完,人还是没有来。

堆心也没有回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喜之日,新娘子到了门前等了大半日,新郎官迟迟没有出来踢轿门,还能有比这更滑稽的事情吗?

不娶便罢,何苦置她与如此难堪的境地?

苏葵将盖头一把掀落,起身出了花轿。

“快看!新娘子自己出来了!”

“啊,真的!”

众人齐齐望向那惊艳的火红,场面顿时喧嚣,一个个的眼睛都不离苏葵,神情多是兴味,还有少数的同情。

看着他们一个个像是看小丑表演一样的神情,苏葵一时有些『迷』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是她对宿根的期望太高了?

她要亲自去问一问。如果真的不信她,为什么不早说出来,为什么让她闹了这么大一个笑话。

喜娘大惊,“小姑『奶』『奶』唉,这可是坏规矩的,赶紧先回轿...”

话还没说完,却见苏葵已转身进了王府,家丁自然不敢拦。

“这...”喜娘一脸的苦『色』,心知这场喜事算是砸了。

金挽池脸『色』一变,翻身想要下马。却被黄书航快一步按住她的手背,像是早料到她的动作。?? 未待作年芳217

金挽池皱眉,声音有些着急。“怕是....”

黄书航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打断她道:“不管是怎么回事,我们都不该掺和——这一点你该是最清楚不过。”

金挽池眼神渐渐冷静下来,今日冒充了王府里的侍卫去迎亲,已是犯了大忌。

黄书航见苏葵不紧不慢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安慰着金挽池:“她应该是有分寸的,这事也由不得我们去『插』手,她的身份毕竟摆在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出事是不可能的。你且放心。”

喜宴摆在听风楼前院,这个时辰,早就已经宾客满座。拜堂的吉时早就过去,可至今都没瞧见二位新人『露』面,在管家三番两次的借口拖延下,各人已开始在心底揣测不已。

男客倒还好,一帮大老爷们的也不好聚在一起说八卦。而衣着鲜丽的女席中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众说纷纭了。

“这... 还没见过连拜堂的时间都能改的... 何况还是王爷娶妃。”

“该不是出什么变故了?”

“这能有什么变故酷男系列:错爱绝情总裁全文阅读。这种大事早是几个月前便开始筹备了,什么不都得妥妥当当的!”

“那这算是怎么一回事?我家老爷申时可还有紧要的事情呢,再耽搁下去怕要误了时辰...”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那该不会是新娘子吧!”

数百位宾客闻言移去了目光,果见贴着大红囍字圆形拱门外一位身着嫁衣,身姿妙丽的女子立在那里,神情莫辨。

没有表情的五官却是美到了极致。

静静的站着,像是一副绝美的画卷。

一时间众人竟无暇去想本该被顶着盖头被新郎官牵着红绸进门的她,为何只身一人出现在了这里。

苏葵怔住,她并不知道喜宴设在此处。

望着众人各异的眼光,竟是没勇气再迈出一步,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掉头走掉也好,好歹不用再以这么荒谬的形象站在这里。

也只是那么一刻的动摇。

她怎么可以在蒙受了这种等同悔婚的耻辱之后,不明不白的走掉。

这不光是她自己的名声,还牵连着苏家。

袖中的十指紧握着,提步迈进了院中。

她记得这座院子名为霜侈院,是这座府中最大的庭院,后院种满了清一『色』的重瓣丝石竹,她本还疑『惑』是什么花种,后来才知道便是现代人口中的满天星,他说那是他母妃最爱的花,待到花开的时候,白茫茫的一片,像是秋日里晨早时分的冷冷白霜,霜侈院一名便由此而来。?? 未待作年芳217

他还说,他幼时最爱在这院中的荷花池边发呆。

这院中的前院本是用来待客设宴之用,但还没什么机会摆过宴。他曾笑着说过。

苏葵眼睛有些酸涩,数着步子走出了霜侈院。

见她身形消失,众宾客们恍若回神,一些好事儿的『妇』人们心中好奇,便三五成群跟了上去。

个别格外重视言行好面子的不好意思去凑热闹,便小声遣了贴身丫鬟去看个究竟。

苏葵像是没有察觉身后叽叽喳喳的一群人,不管是从哪个方向看去,都让人挑不出『毛』病来,一如戚嬷嬷教她规矩时一样。

但只有她自己清楚,这不长不短的一段路,她心中翻起的骇浪比她生平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汹涌的太多,她设想了几万种可能,她问自己如果是这样怎么办,如果是那样又该怎么办?

她真的不知道。

而后是一条朱红『色』长廊。

听风楼就在眼前。

她顿足。

门前的守着的丫鬟都是新来的,此前并未见过苏葵真容,但见她身着嫁衣,互看一眼猜出了她的身份。

几人还来不及反应,却听身后有些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宿根风一般的冲了出来。

二人目光相碰之时,他霎时止住脚步,身形猛的一晃。

除了那次吵架冷战,她来六王府寻他的时候,苏葵就再没有机会见到他这么狼狈不堪的模样汉末暴徒最新章节。

她的神情没有慌『乱』,没有委屈,却叫宿根丧失了解释的能力,他宁可她大哭大闹,厉声指责他,他才好跟她道歉,求她原谅。

但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看着他。

沉默,有时便是一个女子最大的哭声。

周围不知何时聚着的人越来越多,有闻讯匆忙赶来的老管家,丫鬟们,十几位年龄不一的夫人们。

“小姐!”堆心带着哭音的喊声传来,苏葵这才移开同他对视的目光,但下一刻瞳孔顿时紧缩。

在堆心前面闯入她眼帘的,是周云霓。

周云霓怎会出现在这里!

周云霓也在看着她,眼底尽是耻笑和得意。

堆心小跑到她跟前,领口处的三粒蝴蝶扣松开,头上那支为了占喜气而让苏葵亲自给她『插』上的如意簪也不知所踪。

苏葵脸上的表情终于算是有了反应,问出的话却是令众人绝倒——“簪子呢?”

是不知她此刻怎会问起此等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来。

“小姐....”堆心一副愤懑又委屈的模样,眼神扫向十步开外的周云霓和宿根。

俨然一副捉『奸』的模样。

苏葵脸『色』一白,强自镇静的走向二人。

望着宿根的眼神带着明显的痛意,声音也微带了一丝颤抖,但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

“阿葵...”宿根像是做错了事情手足无措的孩子,知道这种事情在苏葵心里意味着什么,想到一种后果,便觉无法承受,双手扶上她削弱的双肩,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低低的道:“对不起...”

苏葵眼神一紧,不顾肩上的伤口,大力的甩开他的双手,声音不自觉的高了起来,“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谁要听你的对不起!我是在问你为什么!”

承受一句对不起意味着的就是被伤害的事实。

周云霓眼带讥笑的望着她颤抖的模样,忽而俯身在她耳畔用只二人可以听清的声音道:“别装傻了,你心里都明白了不是吗?是不是觉得很不公平,我的第一个男人是我的心上人,而你呢,是不是连是谁都分不清楚...”

“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给周云霓一巴掌,她在心里想了一百次不止,但这还是第一次付诸行动。

周云霓一脸的不可置信,但见周遭的人皆是将目光投放在她身上,还有左脸颊传来的火辣辣的痛意,让她没办法不相信她被扇了耳光这个事实。

“你打我!?”

她自打生下来到现在就没人动过一个手指头,更遑论是扇耳光!

“啪!”这次是右半边脸。

苏葵冷冷的望着她,似是下定决心要让周云霓颜面扫地,名誉尽毁,响亮的声音传到在场每个人的耳中:“我打的就是你,你身为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只身来到未来表妹夫的后宅,彻夜不归,行为不检,丝毫不顾女儿家的羞耻,像你这等败坏门风让人不齿的举止,败坏我苏府的名声不说,只怕姨母九泉之下也无法瞑目——我打你两巴掌,也是替她教一教你这个不争气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