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25 无心插柳

225无心插柳

“香杏可以保证,只要将军肯答应香杏,香杏绝不会再跟刘少爷见面,求将军了!”话还没落音,便开始磕起了头,不着三两下,便见了红。

刘严霸面上看着铁血不假,但骨子里却是极其容易心软的性子,想着左右她没了孩子也没了依仗,便威胁不到刘家什么了,便道:“我答应你便是了!快起来吧!”

“姑娘,您这是做什么!”沏茶回来的侍女大惊,将茶具放到桌上赶忙去扶香杏。

香杏顺势站了起来,额头上的鲜血在白皙的脸上划下两道对比鲜明的血迹。

“多谢将军应允——”

刘严霸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口气却是冷极,“我不逼你出城可以,但你也要信守承诺才可以!否则,我随时都可以让你在王城没有立足之地!”

“香杏不是不识好歹之人。”香杏吸了一口气,毅然将那粒药丸吞入口中,信手端起桌边的茶水,表情决绝的饮完半盏。

刘严霸见事情已经解决,也不想多做停留,“明日你便从这宅子里搬出去——”

香杏皱眉捂着小腹,“是。”

刘严霸起身,大步离去。

在心里深深吁了一口气——这回可是做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香杏见人走远,一扫之前痛苦之色,“还不帮我清理伤口,愣着干什么?”

侍女之前已被她吞下那药丸之后的反应吓到,眼下正呆呆的望着她出神。

香杏忽觉有些好笑,拿出帕子轻轻拭去额角的血迹:“起初我也同你这般傻气——”

侍女猛然回神,“奴婢这便过去拿药过来!”

香杏望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眼神几度闪烁,暗暗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东宫,子时。

“殿下。都已子时了,不若早些歇息吧。”有太监小声提醒道。

慕冬,“你先下去。”

太监以为自己多嘴惹了太子殿下心烦,顿感惊慌,不敢多呆下去,恭敬的应下,“是。”

慕冬食指轻叩书案,平整的桌案忽然现出一方巴掌大的空洞,下一刻,呈出一封信笺。待他取出之后,那缝隙极快的合上,了无声息。

几眼扫完信上的字。慕冬眼神现出思索。

将信笺投入火盆之中,幽黑的瞳孔随着火舌跳跃。

有密保送达,称允亲王府密室两个时辰前被人闯入,劫走了一名囚禁已久的身份不明的男子。

那密室共有两个出口,一个是攸允的书房壁画之后。一个在软香坊后院的一间空房之中的牙床之下。

要得知密室的入口,还能避开层层机关,多名武功高强的高手看守,且还能轻而易举的带走一个人,他竟是不知王城甚至是卫国竟然还有着这么一个深藏不露的能人。

那么,只能有一种合理的解释了。

——这个人。必定是攸允自己的人。

周云霓当晚回到苏府之后,心情忐忑不已。

她并没想到事情会闹得如此之大,她愿意只不过是想有个把柄可以嫁给他。随便让苏葵出一出丑,但她实在没料到苏葵的反应——毫不顾忌的摊开她的丑事,立下毒誓跟宿根划清界限,甚至是,她竟还是处子之身。

后知后觉。她察觉到自己闯了大祸。

府里的下人们看她的表情,让她既羞恼又无计可施。

她本是以为回府之后苏天漠便会将她喊去训话。甚至是更严重的训斥责罚,但是直到万籁俱寂之时,都没一个人来过景芳院。

第二日照旧如此。

六王府也没有任何动静。

平素只要她晨早不去饭厅跟苏天漠一起用饭,苏天漠便会差人过来问她可是身体不舒服。

周云霓已经从最初的不安演变成了恐惧。

好像整个世界都把她遗忘了一样。

她已非完璧之身,跟六王爷有了肌肤之亲的消息传遍了王城,若是宿根真的对她不管不问,她真的不敢想下去。

她一直认为就算他不喜欢她,也总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吴妈,我该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吴妈近来也是伤神不已,她绝没想到一个丞相家的大小姐竟然有着如此不顾一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胆量。

周云霓能下药迫使宿根跟她同房,但总不能下药逼他娶人。

吴妈沉思了一会儿,道:“这事,还得让老爷出面跟六王爷私下谈一谈的好——六王爷必定因为此事对苏家心怀愧疚,而老爷若是肯做个中间人,再加上小姐您本已是六王爷的人,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六王爷他之所以如此对待小姐也不过是一时赌气罢了,又怎会真的不顾别人的非议?”

周云霓默了一会儿,觉得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

若是换做以前,她自然万分肯定苏天漠会什么都答应她,但现在,她真的不敢确定了。

她不止给苏家抹了黑,还坏了苏葵的亲事。

她是苏天漠的亲外甥女不假,但苏葵可是他的亲生女儿。

“可是舅舅他这两天问也不问我一句,显然是生我气了,他还能帮我吗?”

“老爷他再生气,心里头也是疼着您的!依我看呐,不该是老爷有意冷着小姐,而是二小姐她记恨小姐,才闹着老爷如此对待小姐的!”在苏府养的越发圆润的吴妈一脸愤愤不平的说道。

周云霓一皱眉:“你不说我还没往这里想,现在想一想兴许还真是如此,舅舅那么疼爱我,怎么会在这个关头不管我了?”

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儿,周云霓即刻起了身,“走!我们去舅舅那里!”

周云霓一路走去,自然是没少受到下人们偷偷打量的目光。

强忍着没有发火,到了苏天漠的住处。

却连门也没能进去,便听小蓝一脸疏离的道:“老爷不在,请表小姐先回去吧。”

“不在?舅舅去了哪里?我去找他!”

“老爷去接待了贵客,眼下不方便见表小姐,还请表小姐回去吧。”

“大胆!表小姐如何还轮不到你来做主,快说,老爷现在在何处?”吴妈的泼性一下子涌了上来,见小蓝一副完全不见恭敬的模样,开口训斥道。

周云霓听她一口一句的赶自己回去,也觉没面上无光,觉得小蓝定是在敷衍与她,阻拦她去见苏天漠,“我倒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贵客?难道还是皇上来了不成?”

小蓝见她二人一副不讲道理的模样,倍感无语,不想再同她们纠缠下去,只得如实答道,“是太子殿下过来

了。”

周云霓一怔,没有料想到太子会突然来了府里,那一个眼神就能冰死她的太子殿下,她委实是没胆去见,“既然如此,我便在此等着舅舅回来好了——”

小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是。”

“小姐又去竹林练琴了?”光萼提着几大包知味斋的糕点走进堂中,没见苏葵的身影,出声问道。

堆心无奈的点头:“是啊,还是谁都不让跟着。”瞥了一眼她手中提着的糕点,“又是明公子让人送来的么?”

光萼嘿嘿一笑,“对啊,明公子还真是有心,知道小姐喜欢吃知味斋的糕点,日日都派人送来——”

“可小姐一口也没尝过——倒是都进了你的肚子里。”云实看她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

光萼挺直了背,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道:“哪里有!分明都是小小花吃了好不好,我只是,只是尝了一小块而已!”

话音刚落,便听得一阵珠帘晃动的声音,一大团明黄色已迅雷不及掩耳冲到了她身前。

“嗷呦!”

小小花气恼的瞪着她,企图用自己犀利的眼神来拆穿她的谎言。

光萼心虚的笑了两声,弯下身来笑眯眯的道:“刚刚想喊你来着,来,这里有你最爱吃的豆沙糕...”

小小花犹豫了一瞬,终究还是败在了豆沙糕的引诱下,欢快的摇着毛茸茸的大尾巴:“嗷呦!”

已将方才光萼诬陷它的事情抛诸脑后。

吃饱喝足之后的小小花,迈着慢悠悠的步子,以一种极其悠闲的姿态进了竹林去‘散步’,虽然苏葵说过想一个人呆一呆,但它又不是人,所以,应该不会惹苏葵不开心吧?

其实它只是担心主人一个人太闷了而已,对,没错!

找到了这个心安理得的借口之后,小小花加快了步伐。

远远听见铮铮弦音,似从天外而来的飘渺虚无。

小小花瞳孔一缩——这是它跟随主人前世曾听过的曲音!

之前主人也有奏过相似的曲子,但曲音差了太多,这首曲子它虽只听过一次,却让向来记性不是甚好的它记得清清楚楚。

似乎能感受到体内的污浊之气渐渐在释放出去。

小小花撒腿追着琴音而去。

“是何人在弹琴?”

慕冬止步,眼神微微一动。

同行的苏天漠也隐约听到了琴音,且觉察到了这琴音中的不同寻常,像是空气中撒开了一张无形的大网,将他整个人的身心都圈在了网里,心神随着琴声越发清缈。

“这林中甚少有人过来,奏琴的应当是小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