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26 是你偏心

226 是你偏心

一秒记住,

“苏小姐琴艺见长。”

苏天漠笑道:“殿下过誉了——不过这曲子微臣也是头一回听她弹起。”

慕冬负手在前,“本殿刚刚说的话,希望苏丞相务必慎重权衡。”

苏天漠沉吟了一会儿,“小女同六王爷婚事已废,想必陛下”

余下的话不必再说,大家心里都明白。

“苏丞相认为,本殿做不得这个主吗?”

本就不大的声音在琴音的衬托中越发不可闻,却让苏天漠脊背一凉。

慕冬跟他许下的是国公之位。

且在这之前,慕冬拿出了充足的证据让他相信了苏葵在龙华寺遇险一事是由攸允所设计的——攸允绝不是可信之人。

这个真相让苏天漠愈加觉得自己当初没有彻底归顺攸允实在是明智之举,但一方面,他的疑虑便是宫中的态度。

他虽谈不上阅人无数,但这些日子下来,慕冬跟攸允之间的区别他也是了解了一二,攸允虽是面上看去温善,但实际上是一个手段阴狠表里不一的小人。

而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子,绝非出尔反尔之辈。

耳边还回响着慕冬的话,恍然间明白了什么,“微臣绝无此意,殿下的话,微臣定当仔细思量。”

慕冬眼睛半眯着,觉得在这琴音的笼罩之下,心神宁静至极。

该说的已经说完,关于苏天漠的答复他已有了自己的把握,总算问了一句犹豫了很久的话来:“苏小姐近来可好?”

苏天漠一怔,脑海中忽然闪现了那个城门前的雪夜,慕冬策马抱着昏迷的苏葵——那真的只是因为苏葵是苏家小姐的身份吗?

“多谢殿下关心,阿葵她并非消极之人

。”

慕冬“嗯。”了一声,虽是已经猜到苏天漠这官方的回答。但亲耳听到还是觉得放心了不少。

思绪间,二人已行到了林中华亭之前。

林中乍起寒风,吹起了亭中女子的白衣黑发,恍若隔世之人,又像是迷途在林中的精灵。

手指拨动琴弦,视线却了无着落,像是在拼命寻找一个寄托点,但却始终无法落下,眸中分明是一派清明之色,但细看之下又像是藏了万千愁绪。

慕冬顿足。光明正大且心安理得的打量着她。

苏天漠不经意间撞见他的幽黑似寒潭的眼眸,心中的疑虑愈发深刻。

琴音戛然而止,风却起的更大。

苏葵表情有些不可置信——她方才是悟出了曲子中的奥妙吗?

她方才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与以往不同的感觉。原本思绪错杂的脑袋清明了太多。

可是,她的指法和音律都与平常无二,究竟为什么这一次会奏出差异如此之大的境界来带着农场混异界全文阅读!

苏葵百思不得其解的抬起头,这才看见亭前站着的二人。

“爹,殿下——你们怎么来了?”

因为一时没能回神的缘故竟将二人的称谓都调换了前后顺序。慕冬听了出来,反而觉得这样的她较于平素谨慎守礼的样子要来的真实的多,忽而想起二人初识之际,苏葵不知他的身份之时的举动,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人以如此不可预料的方式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他总是喜欢将一切都安排的妥当。而苏葵却接二连三的打破了他的原则。

他清楚的知道这样不好,甚至日后会成为他的软肋,但却听之任之。

苏葵回神匆忙行礼。

却听得头顶传来清冷的声音道:“怎是残曲?”

她一楞。后而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回殿下,这曲子的下半部分还未寻得。”

“早年本殿曾听过一则传闻——方才听你弹奏此曲之时只觉心神清驰,该不是传闻中的《极乐清心》?”

“正是。”苏葵微诧,不知他在琴艺上也有造诣。虽说这曲子有名,但一听便猜出是何曲的人却不多。

比如说一脸茫然之色的苏天漠。正在用眼神询问苏葵:《极乐清心》是什么?

苏葵回了他一个‘回头再跟你说’的眼神,便见小小花火烧屁股一样的朝着她奔了过来。

“嗷呦~~”小小花亲昵的蹭着苏葵,两只眼睛闪闪发亮。

苏葵见它比偷吃了三盒子豆沙糕还要开心的模样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慕冬难得有了一回帮别人解惑的好心,“这大概是《清心极乐》的缘故,心中想法越是少的,便会觉得越”慕冬思考了一会儿,觉得措不到合适的词来,便伸手指了一指吃了兴奋剂一样的小小花道:“总之,就是这样了。”

“嗷呦~”小小花围着苏葵转圈,本就简单的头脑受了《极乐清心》的熏染越发的觉得这个世界太美好了,有豆沙糕吃太美好了,能跟主人在一起太美好了。

苏葵嘴角一抽。

而苏天漠则是觉得这看似毫无违和感的场面却好像哪里有点不对

待送了慕冬出府之后,苏天漠这才怀着复杂的心情回了院子

小蓝上前行礼,“老爷,表小姐来了,现下正在偏厅等您呢。”

苏天漠眉头一拧,“我知道了。”

周云霓事先酝酿好的泪水在苏天漠进来之前及时的流了出来,“舅舅”

苏天漠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中虽还是对周云霓所作所为无法释怀,但终究没办法对她发起火来,“好了先别哭,是有事情找我?”

周云霓听他完全不如以前的宠溺口气,心中的不安之感猛增,“舅舅你还在怪我吗?”

苏天漠没有回答她的话,吩咐了丫鬟去沏茶,坐到了周云霓对面天下王者。

吴妈苦笑了一声,“老爷,小姐她年岁小做错事也可以原谅,再说郡主她又小姐身边没个人儿,总是会做出些冲动的事情来,小姐这几日以泪洗面,已经是知道错了——”

苏天漠冷哼了一声,第一次对吴妈厉言以对,“表小姐身边没个人?那你是干什么吃的?表小姐年纪小不懂事便罢了,而你活了大半辈子难道连这些道理也不懂吗?云霓本性纯良,我看就是被你这个不懂规矩的给教坏了!”

吴妈抖索着身子跪了下去:“老爷冤枉啊!老奴侍奉在郡主身边多年,对小姐也是掏心掏肺,老奴可以对天起誓,我做什么都是为了小姐啊!”

也难为她在这么慌张的情况下还能发出这么无懈可击的誓来,确实,她出这些主意也确实都是为了周云霓没错。

苏天漠自然听得出她话中的猫腻,却懒得同她争辩,见周云霓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口气不冷不暖的道:“你可是真的知道错了?”

周云霓忙地答道:“舅舅,我真的知错了”

苏天漠脸色不见松缓,语重心长的叹了一口气,“你今日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周云霓默了一会儿,将求救的眼光投向吴妈,却见她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不得已只得红着脸道:“我,我想让舅舅您给我做主同六王爷的亲事”

苏天漠闻言大怒,“胡闹

!你一个女儿家怎如此不知自爱!你表妹她此次遭受这么大的打击,你竟在这个时候还想着嫁进他六王府中!云霓,你未免太让我失望了!”

周云霓闻言又羞又怕,最多的却是不平,这些天来积压的情绪全部涌了上来,“凭什么!凭什么都怪我,真正毁了他们亲事的是那些难听的流言才对!是他们没有做夫妻的缘分!我从没想过毁掉这场亲事,是她自己小心眼,是她自己不愿意嫁了!你们凭什么都把责任推到我头上!”

“啪!”苏天漠气极,起身狠狠扇了她一巴掌。

吴妈大惊,“小姐!”

苏天漠朝着她吼道:“这几日我就是让你好好反省反省,你竟是如此不知悔改!”

周云霓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泪扑簌而落,“对,我是不知自爱,不知羞耻,可我有什么错,我不过是喜欢他罢了!我现在人都是他的了,我不嫁他还能怎么办!”

苏天漠大惊,他本来只当周云霓再六王府宿了一夜,外面的人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不曾想周云霓真的没分寸到了这种地步!

他开始还觉得苏葵过于固执,毕竟若周云霓只是意欲破坏,还没有严重到废除婚约的地步,但不曾想周云霓跟宿根真的有了关系,难道苏葵的反应如此之大,想到方才苏葵在竹林里弹琴之时空洞的目光和萧索的身影,心疼不已。

“你竟真的做出此等伤风败俗之事——你这样让你娘亲在九泉之下怎能瞑目!你在你表妹成亲前夕做出这种事情,你对得起她吗!”

“就算我有错,可那日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样侮辱我,坏了我的名声,还打了我巴掌,难道她做什么都是对的吗?你总是说什么都是为了我好,都是假的!你眼里心里只有表妹一个人,你根本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竟然还打我,根本是你偏心!”

周云霓嘶声力竭的说罢了这一番话,尾音刚落,人便转身跑了出去。

苏天漠颓然的坐下,眉头深皱着道:“你出去跟着表小姐吧,别让她做傻事——”

“谢老爷,谢老爷!”吴妈如获大赦,从地上爬了起来,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26:是你偏心)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