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27 不必再见

227 不必再见

--上章补的昨天的,这是今天的~

华颜今日过来了苏府,正同苏葵在清越亭中闲坐。

在听她弹了第十遍《极乐清心曲》之后,华颜终于忍无可忍,将手按在琴弦上,无奈的望着苏葵道:“我是来开导你的,不是来听你弹着半残不全的曲子的!”

苏葵本就有些泄气,听华颜抱怨便干脆不弹了,这曲子那天她在竹林中分明是弹出了神韵来,可就那么一次,之后不管她怎么试,都是差了太多。?? 未待作年芳227

究竟是哪里不同了?

华颜见她又皱眉,翻了个白眼:“我看我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你的魂儿都被这破琴给吸去了,哪儿还有心思去想我六哥啊,我...”

华颜见苏葵去抱琴的手一抖,方反应过来说错了话,蓦然噤声。

尴尬的笑了两声,“你就当我方才是在胡说八道——这曲子听着让人出奇的舒服,不如你再弹一遍吧绑架太子的女人:爷,人家错了!”

苏葵回她一笑,将琴竖到了一旁,“你不必如此,我...”

“小姐不好了!”

苏葵这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见小蓝火急火燎的提着衣裙跑了过来。

华颜疑『惑』的问道:“大呼小叫的,怎么了?”

小蓝连礼也顾不得行,喘着粗气道:“少爷和六,六王爷打起来了!谁也不敢拦...老爷,老爷一大早出了门,奴婢只能来找小姐了!”

“什么?六哥?他怎么来了?”

“现在人在哪里?”

苏葵华颜二人一同问道。

“就在小姐院前——好像是六王爷要见小姐,少爷不许,便打了起来!”

苏葵听罢,立刻起了身,“我回去看看!”

华颜点头,“我们一起过去!”

--

此刻栖芳院前『乱』作了一团。两个平素风度翩翩的男子此际正你一拳我一脚的争斗着,全无招数可言。

明眼人看的出来,那身穿蓝衣的男子基本上没有还手。

一干家丁丫鬟在一旁紧张的不得了,却没人敢上去劝。?? 未待作年芳227

王管家急的一头汗,见苏葵跟华颜远远的过来,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急急的迎了上去,“小姐,您快去劝一劝少爷吧!”

“见阿葵?你还有什么资格见她!昨天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不要再过来找她了!既然你不听劝阻。今日我便替她出一出气,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负心人!”苏烨这一顿揍忍了太久,当日若不是苏葵昏厥。他定是要冲进去把宿根揪出来的,今日见他执意要见苏葵,终究没有压制住心口的怒气。

说话的同时又是一记重拳砸在了宿根的脸上。

宿根纹丝未动,嘴角却溢出了鲜红的血,而他却恍若未觉。目光沉寂无光,“我只想见她一面——”

不然,他真的放不下心来。

那一日她昏『迷』在王府里被苏天漠带回府里的事情他听下人说起,便一直担忧不已。

都是他的错,他已经不奢求能再有回转的余地,他只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无大碍。

苏烨见他如此愈加气愤,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咬着牙道:“你别一副痴心的模样!你别忘了。当初负她的人是你!”

宿根恍若未闻,固执的道:“我要见她。”

“不知六王爷执意要见我,所为何事?”

没有起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却在他一片死寂的世界掀起了巨大的波涛。

“阿葵你怎回来了?是谁这么大胆,去找的小姐!”苏烨最不想的便是让苏葵再见到宿根。不然也不会三番五次的将宿根来找她的事情瞒下来。

小蓝心虚的缩了缩脖子,头也不敢抬起来。

苏葵上前几步。见苏烨眼角有青紫的痕迹,皱眉道:“怎么,难不成我的院子是用来给你打架用的,我自己还不能回来了?”

“我...”本就说不过她的苏烨加上心虚的缘故,自然是无言以对,见苏葵脸『色』不善,悻悻的松开了宿根的衣领史上最强大魔王全文阅读。

宿根将目光定在她的身上,声音带着不可查的颤抖,“阿葵...”

苏葵目光无波的同她对视,“六王爷不该唤我闺名,如此未免有失体统。”

“我——”宿根强制平稳着起伏的心『潮』,“我只是想知道...你身子好些了没有?”

“已经无碍。”

宿根扯开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点点头道:“那就好——”弯腰捡起一个沾了灰尘的锦盒,递到苏葵跟前,“这是千年灵芝,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多谢王爷。”苏葵没有推辞,对光萼使了眼『色』,光萼忙地上前接过。

宿根眸光闪过受伤的神『色』。?? 未待作年芳227

她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外人了。

“王爷还有旁的事情吗?”

“没...”

“那恕不远送了。”

“那好,我,我改日再来看你。”宿根直直的盯着她,只想从她脸上看出难过或者不舍的表情来,却是一丝也找不出来,有的只是平静下折『射』出的生疏和漠然。

苏葵攥紧了袖中的手指头,将目光错开他,道:“不必了——不必再见了。”

望向仍旧在忐忑中的小蓝,吩咐道:“小蓝,送客。”

苏烨冷哼了一声,“六王爷,请吧。”

宿根见苏葵已转身走了进去,想开口挽留的话说不出来。

——她对自己说,不必再见了。

苏烨说的很对,他已经没有资格了。

堆心跟着苏葵走了进去,却被苏葵拦在门外:“你去给我煮上一碗银耳莲籽汤。”

说话的同时已将房门合上。

“小姐...”堆心叹了一口气,只得依言去了厨房。

苏葵倚着门滑坐在地,将头埋在了膝盖里。

都结束了。

到今天,彻底的画上一个句号。

此后将再无干联了吧。

这样对她,对他,无疑都是好的。

--

日暮时分,苏葵去了苏烨那里。

凑巧撞见了秦越从他书房中出来。

她只见过秦越两次。且都是打个照面而已,且两次秦越都是身着盔甲,眼下穿着深灰『色』的长袍,直叫苏葵觉得眼熟却不知是谁,便礼貌『性』的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秦越却是记得她,因着前些日子也对她的事情有些耳闻,对她印象格外深刻,“苏小姐。”

苏葵略微有些诧异,有些尴尬的道:“敢问阁下是——”

秦越毫不介怀,爽朗的笑了两声:“秦某原是刘将军手下一位无名小卒末世竞技场最新章节。因跟着刘将军立了些小功,承蒙圣上恩典,现在西郊军营任职。”

苏葵恍然——原来是被皇上亲口封的昭勇将军秦越!

还真是够谦逊的。现在整个西营都归他所管,从他口中说出来竟是这么云淡风轻,无关紧要。

“失礼了,原来是秦将军。”

秦越摆手一笑,见苏葵手中托着的棉布和伤『药』。笑的更大,指了指书房道:“苏小姐是来看苏将军的吧,快进去吧,外面风大。”

苏葵颔首,“将军慢走。”

或许因为苏家世代为将的原因,她总觉得对这些洒热血护国为民的将士们有着格外强烈的敬重感。

秦越含着笑对她一拱手。大步离去。

书房门前没有人守着,应是方才他在同秦越商议事情,不想让别人听到。苏葵心想。

抬手叩了叩门,便听苏烨的声音传出,“进来。”

苏葵推门而入,见他正毫无形象的靠在椅背上,将双脚放在书桌上。微眯着眼睛,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

苏葵瞥了他一眼:“又捡到银子了?”

苏烨见她同自己开起了玩笑。心下放心了不少,这些日子别说玩笑,就连话苏葵也不愿多说几句,他的心情也跟着越发的好了起来,嘿嘿笑了两声,“这回捡到的是金子——”

苏葵没理会他的打趣,将手中的伤『药』“嘭”的放到桌上,没好气的道:“就猜你不会去清理伤口——坐好!”

苏烨『摸』了『摸』眼角的伤,“这点小伤不至于,一点儿也没感觉疼,你不说我都给忘了。”说是这样说,还是将腿给放了下去,乖乖的坐好。

苏葵拿蘸着『药』水的棉布球大力的擦拭着他的伤口,“真的不疼?”

苏烨吸了口冷气,“...你这个臭丫头,我还不是想给你出气,你倒好——恩将仇报!”

“你以后若还此般不管不顾,贪图一时之快,我就告诉璐璐你上次在软香坊彻夜不归的事情。”

苏烨怒瞪着她,考虑到这个威胁太严重,终究服了软:“好好好,怕了你了!”

苏葵满意的点头,忽然想起这几日璐璐没再来过苏府看她。

“对了,这几日你可有看见她了?”

苏烨一皱眉:“没有,明日攸允便要离京了,我在这个时候去王府寻她未免遭人猜疑,她应也是想到这点,便没怎么出来。”

苏葵早前已经猜到了自己在龙华寺一事跟攸允脱不了干系,应是想加深苏家跟皇室的隔阂。

而照眼前的情况来看,他反倒是弄巧成拙了。

“爹怎么打算的?”

苏烨知她指的是什么,意味深长的一笑,道:“将计就计。”

苏葵垂眼,这倒不像是苏天漠的行事作风。

想到昨日在竹林里见到慕冬跟苏天漠的场景,会心一笑。

如此,也是她最想看到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