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28 颠覆

228 颠覆

一秒记住,

兄妹二人聊了一个时辰左右,苏葵抬眼看窗外的天色已经漆黑如墨,才开口道:“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这药记得按时擦。”

苏烨笑着应下,跟她一起站了起来,“我送你回去。”

苏葵跟他自然不会客气,点头道:“那走吧。”

苏烨走在前面,门刚开了一个小缝,只听“咻”的一声,自门外飞进一柄泛着寒光的匕首,直直的朝着苏葵的方向刺去。

“阿葵小心!”苏烨惊呼道。

苏葵呼吸一紧,反射性地往后仰去,险险躲过了这直入面门的一刀。

苏烨一把扶住她,余惊未了的道:“怎么样,没事吧?”

苏葵摇摇头,伸手指向插在墙壁上的匕首,“匕首柄上有封信。”

苏烨往门外扫了一眼,不见任何动静,这才走向那把匕首的方向。

信上写着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竹林小屋。

兄妹二人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里读出了疑惑。

竹林中的小屋是早年所建,不过是寒冬或者酷暑之时用来闲坐喝茶之用,这信上为什么会提到它?

“我去竹林看看——”

苏葵直觉不妙,一把扯住他:“等一等,或许是有人故意布下陷阱也不一定都市读心高手最新章节

!”

苏烨拍了拍她的手:“无事,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在咱们府里装神弄鬼!管他是哪路神佛,今日必叫他有去无回!”

苏葵知道让他当作什么也没看见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里几乎不可能,但又不放心他一个人过去,便道:“那我们一起去!”

苏烨犹豫了一下,方点头道:“那你小心一些——”

竹林中有风穿过留下沙沙的声音,因晚上根本无人过来,所以只在入口和尽头处点了两盏灯。加上今日天色不怎么好,月亮也没露头,此际林中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一道黑影掠过,朝着林中的木屋而去。

吱呀的推门声响起,黑衣人拿起怀中的火折子点亮了桌上的灯火,将肩上的大黑布袋丢到了椅上。

听到远远传来的脚步声,嘴角牵动,“动作还真快——”

下一刻,人已折身出了木屋,身形微动。几个借力人已欺身飞上了竹林上空,借着密集的竹干,朝着声音的方向疾步凌空而去。

空幽悦耳如山泉般的笑音荡漾在冷冽的空气中。

本是极其好听的音色。但在这环境中徒然响起,由不得苏葵不觉得诡异。

苏烨脸色一变,环视着漆黑的四周,“谁!”

自头顶传来女子轻佻的笑音:“久闻苏将军大名,今日一见果然英俊不凡呐——”

苏葵脸色变得古怪起来——这该不是哪个对苏烨有意的姑娘整出来的把戏吧?

显然心有所属的苏烨根本无意去理会她。冷哼了一声:“废话少说,你深夜潜入我府中有何企图

!”

“还真是无情啊——奴家大老远过来,你竟还如此冷脸相对,真真是让人伤心”女子的声音哀怨婉转,倒是十分入戏。

苏烨眉头一皱,握紧了手边的竹干。侧身翻转,向着声音的来源飞身追了上去。

“哟,苏将军竟是如此心焦。若是将军追到我,奴家便以身相许可好?”

说话间,声音渐远。

苏葵惊诧——好快的轻功!

苏烨声音渐现杀意:“以身相许在下恐怕消受不起,不如就将性命留给我吧!”

“哥!”

可哪里还有苏烨的身影。

这女子之前百般拖延,此际又引得苏烨去追她。该不会是调虎离山之计吧?

开始那个匕首

对了,竹林木屋!

苏葵猛然转头。望向竹林的方向,虽距离不近,但仍可见隐约有灯光闪现,心口涌现极其强烈的不详之感。

难道有人?!

几经踌躇,苏葵朝着木屋的方向疾步而去霸世剑尊全文阅读。

却还是有人比她早了一个刻钟。

是被堆心引着过来的璐璐。

堆心提着灯笼在前头带路,心中万分不解——林小姐大晚上的过来,不是来找少爷小姐,反而张口便要去竹林的木屋,还真是奇怪。

难道林小姐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落在了那间屋子里头吗?

平素她或许还敢问上几句,但今夜的璐璐却好像跟平常不太一样,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冰冷的气息,甚至让她后背发冷。

堆心摇摇头甩去这个古怪的想法,觉得自己想太多了,或许是今夜没有月亮,天色过黑的缘故

一路上太过安静,静的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

堆心越发觉得气氛不对劲,僵硬的笑了两声,找出了一个非常失败的话题:“林小姐,今夜这么冷,您出来怎也不多穿一些来御寒?”

璐璐迟迟没有回音。

堆心头皮一阵发麻,平素苏葵用来吓唬她的一个鬼故事一股脑儿涌了出来,停下了脚,壮着胆子缓缓回了头。

却见璐璐正一瞬不瞬的望着她。

堆心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踉跄的退了两步。

结结巴巴的道:“林,林小姐,您没事儿吧?”

任谁看了都觉得真正有事儿的是她才对

璐璐面无表情的道:“我没事,快走吧。”

“哦”堆心怔怔的点头,僵硬的转回了身子。

璐璐脸色有些苍白,紧抿的唇瓣显得有些紧张。

心底有个声音在不停的祈祷着——希望不是允哥哥所说的那样

如果真的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二人一路上静默无语。

走近了木屋附近,堆心疑惑的道:“咿?谁点的灯啊?难道是小姐在里面吗”

她走到门前轻轻敲了敲门,没有回音。

璐璐脚步微微有些错乱,走上前去,伸手推开了一扇门。

眼前的光线顿时充足起来。

房内摆设清雅别致,中央是一张小桌。有三杯冷却的茶水,桌上的玉瓶中插放着三支白梅花,尚且开的娇美,屋内萦绕着冷梅香。

唯一违和的便是最里面的那张凳子上的一个巨大的黑布袋

有断断续续的痛苦的低吟声传出。

或许是真的有心灵感应这么一回事儿,以至于璐璐几乎是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爹!”

堆心被唬了一跳,傻眼望着璐璐以奇快的速度冲到那张椅子前,解开了袋后。

竟然真的是一位头发苍白,形如枯槁的老人!

堆心手中的灯笼“啪嗒”一声掉落在地,蜡烛被门外的寒风吹过,挣扎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爹大灵王全文阅读。爹!”璐璐手足无措的喊着林希渭,见他一张脸上痛苦至极的神情,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林希渭缓缓撑开了眼睛。眼珠子却是毫无生机的土色,“啊啊,”

嘴巴张着却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字眼。

璐璐大惊,眼泪模糊了视线,“爹!你别吓我啊!”

林希渭忽然身子一阵斗栗。晃动的幅度之大竟是从椅子上滚落在地,浑身不住的抽搐着。

璐璐惊慌不已,跪坐在地抱住了他的肩膀,泣不成声。

林希渭呼吸开始紧促,身体和心理在做着极大的挣扎。

他身上的蛊毒已经成了他的一部分,是吴其费尽心机研制出的相生蛊。蛊虫跟寄主相生相依,跟其它的蛊毒不同,被种下相生蛊的人。必须要依靠蛊虫的啃咬才能延续生命。

直到整个人被掏空为止。

若是蛊虫停下蚕食,寄主便会死去。

而璐璐身上的味道,正是可以克制蛊毒的月缪潭的气味,月晴说的果然不假——月族之中有个传言,月族后裔若是可以得到月缪潭水的洗礼。便可辟百蛊。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蛊虫潜伏不动

这蛊虫平时只有在受了吴其的驱使才会平静片刻,是吴其用来逼问他的方式。现下之所以如此安静,定是因为璐璐身上的气味了。

他本就时日无多了,能再见到自己的女儿一眼,已经是难求之事。

“爹你告诉我,是谁,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璐璐匍匐在他的肩头,眼泪打在他的身上。

“啊”

林希渭颤抖着手,自怀中掏出一枚玉佩来,正是苏葵那日让他转交给璐璐的。

璐璐身形一僵,这枚玉佩跟苏烨送她的那枚一模一样,且后面还刻着清清楚楚的‘葵’字。

“真的,真的是阿葵”

林希渭不停的摇头,却始终无法发声,余光瞥见桌上的水杯,挣扎着朝着桌角匍匐爬去。

桌身本就极轻,经他撞了几下,打翻开来,桌上的杯子,梅花砸了一地。

“爹!你干什么?”璐璐抹着眼泪,怕碎掉的茶杯玉瓶割伤到他,忙地上前将他拦住。

“啊!啊,啊”林希渭挣扎着,却没什么力气。

璐璐见他反应如此之大,惊惑不已:“爹您想说什么?啊?”

林希渭伸手指向流淌了一地的茶水,蓄了一些力气推开了璐璐,爬向那滩水渍处。

沾满了茶水的手指颤抖的厉害,指尖刚刚触地,还未来得及划下一笔,整个人却忽然没了支撑,整个身子都趴了下去。

睁大的双眼写满了不甘。

“爹!!”

有女子凄厉绝望的哭喊声传出,惊飞了栖息在林间的乌鸦,发出难听的叫声。

“璐璐?”赶来的苏葵闻声眼皮一跳,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28:颠覆)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