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29 送别

229 送别

一秒记住,

这么晚了,璐璐怎么会在这里?

还有她刚刚喊的是‘爹’?,难道林叔也在?!

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堆心手足无措的站在门边,刚才林希渭的动作她清晰的看在眼里,那个玉佩的确是小姐的没错

可她绝不相信小姐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虽然她也不知道垂死的林希渭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竹林里面。

“堆心?”

堆心闻声回头,正见不远处的苏葵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小姐!”

苏葵见她脸色极为难看,几步走近:“这个时辰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刚刚你是否有听到林小姐的声音?”

堆心往里面指了指,吞吞吐吐的道:“林小姐,林小姐她就在里面”

苏葵见她神情如此,更肯定了里面有事,折身进了房间,待看清里头的场景之时大吃一惊。

“林叔?!”

璐璐缓缓抬头,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清澈如小鹿般的眸子此际满是痛意和浓厚的恨意,目光死死的锁在苏葵的身上风流特种兵

苏葵万分疑惑,“璐璐”

“我要为我爹爹报仇!”说话间,她从腰间摸出一把锋亮的匕首,冲着苏葵而去。

“小姐小心啊!”

苏葵大惊不已,急忙的躲开,“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璐璐狠狠将那枚玉佩甩在地上,发出清澈的声响,怒色道:“误会?!这枚玉佩你作何解释!你骗我利用我也就罢了,为何非要置我爹爹与死地!为什么,你说啊!”

“我承认我起初是骗过你——但那时我也是怕连累到你们,但我发誓我从没利用过你!更没有害过林叔!”

“你还在骗我!”璐璐厉声吼道,眼泪在眼眶里几转不下。不管不顾的举着手中的匕首又朝着苏葵扑了过去。

苏葵大急,“你先冷静下来,这其中肯定没那么简单!”

“冷静?我爹爹他就躺在这里,你还想狡辩吗!你深夜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我”苏葵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眼见璐璐已没了理智,却又唯恐伤到她,不敢还手,只能四处躲闪。

堆心瞅准了时机从背后一把抱住了璐璐,对着苏葵喊道:“林姑娘现在根本听不进去您的话。小姐您快走吧!”

“放开我!”

璐璐此际已经红了眼,失去亲人的伤痛和被蒙蔽的怨恨已将她的理智吞没,挣扎了几下不得。举起手中的匕首对着堆心的小腹刺去。

苏葵大惊失色,情急之下,弯腰捡起了地上碎裂的瓷杯碎片,朝着璐璐的方向掷去。

“啊!”璐璐痛呼了一声,手中的匕首应声而落。手背被瓷片划下了一道伤痕,鲜血瞬间染红了手背。

再说追着黑衣人而去的苏烨,二人眼下已快出了竹林的范围

二人的距离在逐渐拉近,明眼一看便是苏烨占了上风。

那女子却忽然顿足,回头对苏烨一笑,虽是面上蒙着黑纱。但那一双眼睛却极尽妖娆,说不出的迷惑人心。

苏烨对上她的眼眸,蓦然一惊。

这蓝色的眼睛。应是西域波斯人士!

“苏将军不必远送了,就送奴家到这里便好——”

苏烨到了这里若再明白不过来是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计那便是笨到家了。

果然,这女子话音刚落,人便没入了夜色之中。

远远传来她的笑音,“苏将军快快回去看一看吧。回去的晚了只怕呵呵呵”

苏烨咒骂了一句,急急的赶了回去。

心下追悔莫及。

待赶到原地之时。哪里还有苏葵的影子。

没有多做犹豫,便奔向了木屋的方向。

却见璐璐正握着沾血的匕首朝着被逼到墙角的苏葵刺去娱乐皇!

而堆心则是昏倒在地。

苏烨见状错愕不已,忙地上前阻拦,“璐璐你干什么!快住手!”

璐璐乍然听到他的声音不由一怔,匕首“哐当”一声砸在了地上。

她还是没有办法

苏烨看到地上林希渭的尸首,皱眉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璐璐泪水决堤,望着苏烨的表情是说不出的受伤,“够了!不用再演戏了!这些日子你骗我骗我还不够吗?”

“你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你接近我不过是因为想利用我探听允哥哥的消息罢了

!你让我留在王城,也是为了有朝一日如果有必要来威胁允哥哥!”

苏烨脸色越来越黑,平素就对她处处想着攸允觉得颇为吃味,眼下听她说这些明显是受了攸允的蛊惑,而来怀疑自己,一时觉得既生气又失望,“你竟然怀疑我?这么久了,你竟然还怀疑我!他说什么你都信!你究竟有没有信过我!”

璐璐被他吼的越发控制不住情绪,“对!我从来没信过你,我更不该信你!如果不是我太傻,我爹爹就不会惨死了!”

苏葵见二人都没了理智,再说下去只怕会加深误会,劝道:“这事必有蹊跷,不如先——”

话还没说完,已被璐璐厉声打断:“不必了!”

她止住了眼泪,凝视着苏葵苏烨二人,恨意在眼中翻涌。

“今日是我下不了手!——今日我林丹璐与你们苏家兄妹情断义绝!再见面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几乎是撕心裂肺的说完了这句话来。

苏烨呆愣在原地。

璐璐弯身将林希渭的尸身抱起,被怀中轻极的重量戳中了心房——爹爹他究竟是受了多少折磨

毫不犹豫的转身,背影带着从未有过的坚毅和苍凉。

苏葵忙追了出去,“璐璐!”

苏烨斥道:“阿葵,回来!”

“哥!可是——”

苏烨垂下了眼睛,掩去满眼的情绪,“让她走吧——”

次日清早。允亲王府出城的车队穿过长长的王城大街。

鹤延寿捧了圣旨在城门前送行。

圣旨宣罢,有宦官端了酒水上前

“陛下本是打算亲自前来给王爷饯行的,可早朝过罢又咳了血——”鹤延寿摇头叹了一口气,“这才遣了老奴过来,允亲王大行在即,去往凉州路途遥远,还请王爷一路保重啊。”

攸允含笑点头,接过御酒饮下,对鹤延寿一拱手:“多谢鹤公公前来相送,还要劳烦鹤公公替我跟陛下传达慰问之意。请陛下保重龙体!”

“老奴会将王爷的心意禀告皇上的——便不耽搁王爷上路了,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攸允也不再寒暄,让随从吩咐了下去。

一行车队才才陆续的出了城邪少悍妻。

车队中间的一辆不起眼的马车中极尽奢华宽敞。全然不如它表面来的那么简单。

坐在中间的少女闭着眼睛,问道:“出城了吗?”

侍女小心的答道:“回小姐,是的。”

璐璐这才缓缓睁眼,心脏一阵抽痛。

他没有来留自己。

忽然轻嘲的笑出了声来——他一直以来都是在哄骗自己,眼下被她拆穿。他自然不会再费心演戏了。

终究是她自己太入戏了。

他们欠她的,她终会亲手讨要回来。

将脸搁在怀中紧抱着的青花瓷坛上,轻声道:“爹,你放心,我一定会为您报仇的。”

旁边的侍女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从没见过小姐这副模样,冷到了骨子里。

先前不是听说她要留在王城的么。怎一夜之间就变了主意,且连她平时最喜欢的那只叫做“银雪”的兔子也没有带上,出门之前她好意的提醒。却挨了一记狠厉的眼光。

现在想一想还有些心有余悸

车队行过之处,扬起了大片的尘土,同土色的天空几乎要融为一体。

天色越发的阴沉,压的人透不过气来。

街上的行人脚步开始匆忙起来,照这天色。不待一会儿肯定要下大雨了。

城楼之上,苏烨一动不动的望着马车行驶的方向。

“哥。回去吧。”

苏烨回头见是苏葵,略微有些惊诧,这还是她打从那日之后头一次出门。

担忧她的身体还没痊愈,点头道:“这里风大,走吧。”

兄妹二人这边刚回到苏府,外面果然开始下起了磅礴大雨。

“少爷,小姐,老爷说等您们回来之后去书房见他。”

“去送林丫头了?”

苏烨没有回答,神情有些漠落的坐了下去。

苏葵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嗯——”

苏天漠靠在椅背上,眉头紧紧皱着,昨晚的事情苏烨已经原原本本的跟他说了一遍,“我就知道这个攸允是个心思阴险之辈——却没想到他竟连对他恩重如山的林将军也能狠下毒手!”

苏葵想起在王城见到林希渭之时他言语间隐隐透露的意思,又联想到之前苏天漠跟她说的有关巫国和月族之间的纠葛,猜测道:“但他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害死林叔,应是想从林叔身上得到什么秘密,没有得逞,这才顺水推舟把罪名推到了我们身上,想借此离间璐璐。”

苏天漠望向她,“你的意思是指有关月族的一些辛秘?”

“这应该跟月族有些关联——林叔跟他无冤无仇,如果不是他想从林叔那里得到什么,犯不着下此狠手,且我昨日看林叔的模样,显然是经过长期囚禁折磨,应当是被严刑拷问过的。”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29:送别)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