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43 关于跟踪

243 关于跟踪

一秒记住,

不便相让?

“这”田连语塞,是没料到对方会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丝毫没有给他面子的意思。

还不待他再多说,便听那侍从的声音再次响起,回荡在偌大的楼中:“这《清心极乐》我家主子要定了,若有意相争者,今晚我们奉陪到底黑铁之堡

!”

“财大气粗的见过不少,敢如此断言的倒还真是闻所未闻!”

“添墨会的竞拍向来都是不封顶的!”

“就是啊!”

田连气的直跺脚,但也总不能冲进去将人给揍一顿,低声咒骂了几声只得折身回了包厢。

十万两的天价,是没人再敢往上加,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三楼方向。

田连抱着倾家荡产也要将《清心极乐》带回家的心思喊道:“老夫出十二万两!”

十二万两!众人不约而同的咽了一口口水。

下意识的望向那断言“要定了”的房间,但却迟迟没有声音传出。

开始有人猜测纷纷,“该不会是被吓到了?”

“嘁!我就说嘛,说大话而已!”

台上的侍女望三楼看了一眼,见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便开口道:“三楼一十七间的田先生出价十二万两,可还有更高的了?”

楼中俱静。

侍女略带可惜的最后看了十九间一眼,道:“那我宣布,今晚——”

“等一等!”

那位侍从的声音再度响起,“我家主子出价二十万两!”

本已认定这琴谱要归田连所有的一干人等闻言甚至都忘记了出声,呆呆的消化着这个消息。

田连一口气没上来,险些被气的昏厥了过去。

纵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楼中侍女难免也有些激动,二十万两的价钱,不光是来客们,就连她也是第一次闻见。

“若是无人再加

。今晚这《清心极乐》便是三楼十九间房的这位客人的了。”

侍女环顾了一周,见周遭也无动静,朗声道:“那我宣布,今晚最后一件藏品《清心极乐》下半部的竞拍得主是三楼十九房的这位客人——”

十九房包厢内有男子轻轻磕了磕茶盖,发出悦耳声响。

刘庆天趁着夜幕的掩饰下,随同那位香杏安排过来的丫鬟一同自后门出了府,来到了一座狭隘的庭院之中。

而这座小庭院,同刘府竟只有一刻钟左右的脚程。

因空间不大,进了门儿走上十多步便是主屋,眼下房中尚且点着灯火。在夜色中散发着朦胧的光圈。

对香杏,刘庆天与其说是喜欢,更多是却是一种精神上的依赖。

他处处不得志。觉得从来不被刘严霸重视,日益被人瞧不起,只有在香杏这里,他才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而香杏,正是抓住了他这种心理。

刘庆天刚抬手叩门。便见房门被打开,一抹丽影自房中飞奔而出,环抱住他的腰身,声音带着哽咽:“香杏以为再也看不到相公了——”

刘庆天又是心疼又是欣慰,既心疼香杏,又欣慰与还有人需要他不朽神王。还有人这么关心他。

“别哭,我这不是来了么。”

香杏的眼泪将他的肩头打湿,声音似是强忍着哭意。“相公对不起,我真是没用,没能留住我们的孩子”

刘庆天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安慰道:“都过去了,这不是你的错——”

香杏从他怀中抬起了头。看到他拄着拐杖的一只腿,眼泪又开始扑簌。

“是不是很疼 ”

刘庆天见她伤心

。忙地摇头:“不疼了,别担心。”

心中却在拍打着波涛汹涌的恨意——为什么刘严霸对他总是如此狠心!

香杏忍着泪,将他扶进了房中。

刘庆天靠在椅背上,问道:“我爹他没有逼你出城吗?”

香杏走到他身后,力道适中的给他揉捏着肩膀,“并没有,老爷他宅心仁厚,只让我将孩子处置掉,其余的并没有为难与我。”

刘庆天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转头望着她,一脸的果决:“香杏,咱们走吧!走的远远的,让这些人再也找不到我们!去一个谁也不认得我们的地方好好生活!这个家还是什么家,我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香杏被吓了一跳,本打算再言语间刺激刺激刘庆天,加深他对刘严霸的怨恨,她方好依照计划行事。

可刘庆天竟然开口便要带她走!

她是想走没错,但不是跟刘庆天一起,且还得在完成任务的前提下。

“相公,这未免”

刘庆天瞳孔霎时间变冷,“怎么?你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香杏赶忙摇头,“不!香杏也想离开这个地方,但是相公若就这样走了,老爷他可如何是好,相公又是刘家唯一的香火,香杏绝对不能如此自私”

一副惶恐不已的神色让人无法质疑。

可刘庆天现在哪儿还能听到半个不字,本就脆弱不堪的自尊心被敲打的粉碎,歇斯底里的吼道,“够了!连你也嫌弃我,嫌弃我成了个瘸子!嫌弃我没了刘家少爷说的身份以后屁也不是!是不是!”

香杏将他近乎癫狂的狼狈模样看在眼里,心底鄙夷不已,面上却做出泫然若泣的可怜模样,“不是这样的!香杏一直自觉身份低贱无法与相公匹配,又怎敢嫌弃少爷!”

刘庆天仍旧无法平静下来,“别跟我说这些,我不想听!你只需回答我一句话,究竟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香杏暗自头疼不已

如果真的答应跟他走,那任务要怎么完成?

可若是不答应依照刘庆天现在的模样,只怕会立刻掉头走掉,有些方面他虽是好骗没错,但在这种事情上,他却是固执的不得了。

香杏想了种种可能,最终还是点了头。

“我愿意跟相公一起离开。”

刘庆天紧提着的心蓦然放下,一把将她抱住,“香杏你千万不能离开我只有你了千万不可以”

香杏“嗯”了一声,神色闪过冷意原配宝典。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

“小姐,三满哥和小红姐姐过来了!”

正呆在房中练字儿的苏葵闻言搁下了笔,神情略带惊喜:“他们怎来了,小晴晴带来了没有?”

话刚落音,便听到小红埋怨的声音传来,“小姐怎一开口便是问小晴晴,合着都没将奴婢放在心里啊——”

苏葵听罢一笑,“你这个做娘的,还跟自己的孩子争风吃醋,你倒是好意思。”

小红已抱着苏晴晴走了进来,眉眼间成熟了不少的三满紧跟其后,一副妇唱夫随的好相公形象。

“小姐一声不响的来了桃云山,奴婢都不知情,还是今日听我娘说起才知道您在这里。”小红撅着嘴,有些不满的说道。

“只是出来走一走而已。”苏葵错开话题,问向他夫妻二人:“你们怎么过来了,是取酒还是续契来了?”

小红了下去,晃着正犯瞌睡的苏晴晴,口气有些不善:“离取酒的日子还早,契约也早早续了,今日过来是来找那孙掌柜的——”

“孙掌柜怎么了?”苏葵有些不解,孙志坚的为人她还算了解一些,做生意也很有分寸,怎就惹了小红,还大老远的跑到桃云山来寻他?

三满接话道:“小姐这些天来在山里是没听到消息,昨日里我们对面的千记忽然扬言说一个月后会开卖金茎露,放出的价格更是比咱们王记低了三成,这话儿刚放出来,便有许多商户找上门来,让我们降低价格,否则以后就换给千记来做——”

苏葵一皱眉,“你们应下了?”

小红“呸

!”一声,一脸的愤愤不平:“这些人一个倒是比一个奸滑,我们只说考虑考虑,并未敢答应下来,这才请小姐来出一出主意,顺便问一问那姓孙的怎把金茎露给了千记来卖!”

光萼在一旁听的也有些生气,“他起初不是答应过小姐将金茎露交由我们独家经营的吗,怎么翻脸又去找了千记!?”

苏葵嗤笑了一声,“孙掌柜若真的是那种人,也不会选上一个小小的千记了,他们不过是西磬江里头的虾米——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小红怒了努嘴,“可是千记都放出话来了,难道还有假吗?”

苏葵喝了口茶,问道:“你们来的时候可有觉察到有人跟着你们?”

三满小红二人对看了一眼,皆是不解,三满先开了口,“我赶着马车过来,也没往后看,但应当是没人,进了山之后,后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听见。”

苏葵:“若是换做你去跟踪别人,是会紧随其后,还是远远的跟着?”

三满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自然是紧随其后了,不然不是很容易将人跟丢吗?”

苏葵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难道你都不会去担心被人发现吗?”

三满楞了一瞬,“这个我暂且没来得及去想——”

众人石化。

三满有些尴尬,企图将自己破碎不堪的形象挽回几分,一脸正经的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远远的跟着的。”

“算了,如果真的有需要,你还是让别人去做吧——”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43:关于跟踪)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