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44 临别

244 临别

一秒记住,

三满脸色涨的通红,让方才还在心里夸他成熟了不少的苏葵觉得自己八成是看错了。

小晴晴呀呀的叫了两声,发出含糊不清的字眼,像是在安慰他末世游戏场全文阅读

由于门是打开的缘故,楼下阿庄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两位客官,你们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苏葵伸手往门外一指,“还说没被人盯上?”

三满闻言赶忙出了房间,往楼下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人站在楼前,身后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马夫自坐驾上下来,将马缰绕在手里。

那中年男人身着深蓝色的锦袍,带着一顶镶着紫金边儿的貂皮帽,留着两撇小胡子在肥胖的脸上显得极为滑稽。

“这不是千记的东家千向坤吗!”三满满脸惊讶。

小红闻言将小晴晴递给了光萼,几步跑了出去,“还真是他!该不是他也来找孙志坚的?”

“他也得找得到才行——”苏葵悠悠地开口,起身行到窗子旁边,伸手打开。

阳光即刻钻了进来,在房中洒下了温暖的颜色。

窗外是延绵不绝的高山,桃花成片的铺盖着。

小红听得糊涂,“小姐,您的意思是——”

“还没明白过来吗,人家是拿你们做诱饵来了,你们若真去找孙掌柜,他们顺藤摸瓜找到那里,若是跟孙掌柜谈不拢,只怕也有得是损招——”

刚好王记每年过来取桃花酒之时便一同将酿好的金茎露带了回去,所以并没有人知晓这金茎露的出处,对于外界而言,金茎露的出处也颇有神秘色彩。

所以从一开始苏葵听到千记要出售金茎露便觉得不可信,而如今见千记的东家跟了过来,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不过是千记像利用这个消息来迷惑三满他们,而三满小红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肯定是孙志坚违背承诺了。从而来找孙志坚对质,而千记便趁机摸出金茎露的出处。

小红和三满自小长在苏府,心眼还是比不得那些人。

若真让他们找到了孙志坚那里,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碰一鼻子灰,但金茎露的秘密肯定要被公诸于世了,在酒市造成的波动不言而喻

毕竟现在对金茎露虎视眈眈的,不是千记这一间小小的酒馆。

兴许,千记也不过是个棋子而已,幕后还有人等着坐收渔利也未尝没有可能。

小红闻言顿时恍然:“这么说。我们这等同是引狼入室了!?”

三满发觉是被设计了,难得也发了一次怒,“我找他理论去!竟然玩这种阴招设计我们!”

苏葵一皱眉。“站住——”

还理论,这种事情还有什么理好说的?

“小姐”三满似是有些不甘,“总不能真的就这么便宜他们了吧!”

小红也觉气愤,在一旁符合着道,“是啊小姐!”

苏葵见他夫妻二人连带着抱孩子的光萼都盯着她看。忽觉压力有些大,咳了两声道:“我又没说不让你去,我只是想让你等一等我罢了——”

三满:“ ”

这边一行人刚是打算下楼,千向坤已被阿庄领着来到了堂中。

“菜先烧着,先给爷煮上一壶热酒暖暖身子——”

千向坤打了个喷嚏,吩咐道最强剑神系统最新章节。

阿庄应下。刚一转身便见苏葵几人自楼下走了下来。

阿庄面带喜色,“小姐,三满哥——”

三满也跟他打着招呼。二人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千向坤顿觉疑惑:他们认识?难道这苏三满夫妻二人来桃云山并非是跟金茎露有关,而是来看老朋友来了?

三满听了苏葵之前的交待,若无其事的跟阿庄去了后院。

不管怎么说,眼下千向坤人都跟来了桃云山,最紧要的便是要打消他的猜测

。守住金茎露的秘密。

小红和苏葵坐到了千向坤邻桌的位置,小红这才像刚瞧见他似的问道:“呀。这不是千老爷吗,还真是巧的很!你怎也来了这儿?”

千向坤被她精湛的伪装蒙骗了过去,再以自己更胜一筹的演技回应道:“可不是巧么!千某前面找了几家酒楼都是满客,这才来这里问一问,竟不想就碰着了苏家娘子啊!”

苏葵被他这句“苏家娘子”叫的没由来地一阵恶寒,打了个大大的寒噤,“千老爷莫不是来此赏花的”

千向坤顺声望去,便见小红身侧还坐着一位身穿梨白色衣裙的少女,乍一看竟是犹如梨花瓣中的露珠一样脱俗清丽,眼下正忽闪着一双清亮的眸子看着他。

“对——千某,千某也是过来山中赏花的,这山里的桃花儿真是好看。”千向坤一阵发楞,话也说的语无伦次。

苏葵嘴角不可查的一抽,“想不到千老爷也是风雅之人。”

千向坤嘿嘿直笑,问道:“敢问这位姑娘芳名?可是苏家娘子的亲戚么?”

苏葵不置可否的一笑,“敝姓苏——”

小红按着苏葵先前的交待接着话道:“我们是一同过来山中赏花的,碰巧看一看故人——真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见千老爷,昨个儿听说下个月千老爷也要卖金茎露了,不知是真是假?”

一听金茎露的名字,千向坤像是找回了魂儿一样,“这当然是真的了——就是不知同王记的能不能比,这酒啊,即使是一样的方子,换个人酿味道兴许就不一样了,冒昧的问一句,王记的供酒商可也是桃云山的?”

这话问的,可真不冒昧。

——这是变着法儿的套小红的话呢。

小红转了转脑子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心里暗暗庆幸,若不是苏葵的提醒,只怕她真的要掉进圈套里去了,这个千向坤,可真是个老狐狸!

苏葵干脆将错就错,故意的误导他,插话道:“啊?桃云山竟也有人会酿金茎露吗?我一直以为这方子是宁老先生独家的秘法

!”

宁老先生!?

千向坤眼珠子一转,心底窃喜——还真让套出了关键的话来!

再看了不明所以的苏葵一眼,在心底感叹了一句,人都说长的越貌美的女人越是没脑子,果然不假!

小红也被她的演技渲染了情绪,埋怨的看了苏葵一眼,“瞎说什么呢!哪儿有什么宁老爷子?”又转头对千向坤解释道:“千老爷别当真,我们的金茎露啊,也是产自桃云山的!”

这话可是大实话仙途野路全文阅读。

可千向坤哪里会信。

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心想:你想忽悠我,还嫩着呢!

苏葵和小红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对看了一眼强自忍着笑。

第二日,刘府上下因刘庆天突然的“失踪”而折腾的鸡飞狗跳。

刘严霸心急如焚,只担心行动不便的刘庆天出了什么意外。

也在心里暗自自责不已,怪自己下手太重,不管怎么样,他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少爷,少爷回来了!”

就在一干人等找了大半日不得之后,午时三刻,刘庆天自己回了刘府。

他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提着一坛子陈年女儿红去了刘严霸那里。

这一夜,他想了很多,走他是一定要走的,这个家他是真的呆不下去了。

他知道这是不孝,但他怕再待下去会做出连他自己的害怕的事情来。

至少,暂时先带香杏离开一段时间。

本是打算今日一早便离开,在香杏的劝说下,他才答应回府再看看刘严霸

当然,随便带些盘缠

“庆天?你回来了!”

刘庆天一怔,他从没在刘严霸的脸上看到这种神色,紧张后的庆幸,好像天大的事情忽然落了地一样的喜悦。

是因为紧张他这个儿子吗?

可下一刻刘庆天这种猜想便被冲击的灰飞烟灭,迎面传来刘严霸的怒吼声:“你这个兔崽子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出门都不知道事先说一声,也不想想府里会因为找你折腾成什么模样,你自己看看!”

刘庆天想开口反驳,但一想到香杏来时的交待,心里想着以后兴许也难见面了,便将怒气强自压了下去。

管家忙地上前去打圆场:“既然少爷都回来了,就先用膳吧,忙活到现在老爷还没来得及吃东西,老奴吩咐厨房将饭菜热一热端过来。”

刘严霸看了刘庆天一眼,点头道:“去吧。”

刘庆天将酒搁到饭桌上,脸色仍然不受控制的有些难看。

刘严霸冷哼了一声,“还知道带酒回来请罪?”话虽然不好听,但还是弯腰将那酒塞拔出,嗅了嗅道:“好酒!这起码得窖藏了三十年不止了吧?”

刘庆天没敢告诉他这是香杏送的,含糊的带过。

饭菜上齐之后,刘庆天抬手为刘严霸和自己倒了酒,握着酒杯低声的道:“爹,我知道我做错了很多事情,事到如今,我也不怪您狠心,毕竟是我自己不争气——”

刘严霸一愣,没想到刘庆天张口便认错。

静默了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这事爹也有错,你真的不怪爹?”

刘庆天苦笑了一声,“昨夜我想通了许多事情,爹你也是为了我好。”

但是,他想他现在真的需要离开一阵子。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44:临别)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