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52 征程

252 征程

一秒记住,

是夜,苏天漠并着苏烨兄妹二人静坐在饭桌旁。

桌上摆放着的尽是山珍海味,美酒珍馐。

却无人动箸。

立在一旁的王管家见状道:“老爷,少爷小姐,先用饭吧,菜都要凉了。”

苏天漠似才回神,呵呵地笑:“好了,都别愣着了,早些吃罢,烨儿明日一早还要上路。”

苏烨望了垂眸不语的苏葵一眼,口气带着笑意:“昨日你不还吵着让我带你去鸿运楼吃蟹粉狮子头吗,今日我特地让人带回来的——尝一尝。”

任由苏烨夹到她眼前的碟子里,苏葵仍旧没有抬头。

“阿葵。”苏天漠见状出声唤她,口气半是无奈。

苏葵蓦地起身,“我没胃口,爹和哥哥吃吧,我先回房了。”

“阿葵”苏烨跟着站了起来。

苏天漠对他摆摆手,皱眉叹气道,“就先让她回去吧。”

近来元盛帝身体每况愈下,已有数日未能早朝,据说是一整日十二个时辰里只有两个时辰是清醒的,其余的时间里都是不省人事的状态罪恶起源

而昨日国公岛传来急报,称数月前败退的西宁大军突然去而复返,且人数增至了十万大军,来势汹汹,最快三日之内便可攻至国公岛边境。

众人这才恍然,先前西宁故作败军之像不过是迷惑卫国的障眼法。

一时之间,朝堂之上人心惶惶。

元盛帝听闻这个消息即刻下令让苏烨前去迎战,即日启程,刻不容缓。

让苏烨带兵远征,照眼下的境况来说,可称得上是两全之策。

“阿葵她小的时候便是如此,只要你同我出去打仗。她甚至能哭上一夜不停——这一点倒是没怎么变。”苏天漠笑叹了一口气。

次日,苏烨出征。

全城的百姓们围在城门口相送。

整装待发的将士们望着周遭的情景,是想在走之前再多看几眼这个熟悉的地方。

此次一战,生死未卜。

“爹、娘你们别哭了,我这是立大功去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平安无恙的回来的!”有士兵小声的跟来送行的家人保证道。

“好了好了,都别跟生离死别的一样,有苏将军在,定能将西宁贼人打的落花流水!”

“夜里一定得盖好被子,别什么都抢在前头——娘只要你平平安安的!”

“娘您说什么呢!”

人群中熙熙攘攘。细听之下便可听见有人啜泣的声音。

离别的气氛荡漾在四周。

坐于高马之上的苏烨在人群里寻了半天,都没有看到苏葵的身影。

自打昨晚她离席之后,便再没见她露面

“太子殿下驾到!”宦人特有的拔尖儿细高的声音传起。

众人赶忙分为两侧。跪拜在地:“参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苏烨同众将也赶忙下马行礼。

身穿绣着蟒图明黄衣袍的慕冬头上冠着沉重的白珠九旒衮冕,五官精若刀刻,却又带着不容靠近的漠然之色,自人群让出的大道之中负手走来。

“诸位免礼。”

苏烨肃然应道:“谢殿下。”

“此次苏将军出征国公岛。身负重则,是乃护国大举,壮我大卫之风——父皇因身体欠佳未能亲自前来饯行,便由本殿代之。”

“多谢殿下。”苏烨接过清酒,双手交握举起。

二人同时一饮而尽。

“希望下一杯酒,是用来恭贺苏将军凯旋而归的庆功之酒。”

苏烨神情一整。“借殿下吉言,微臣定当竭尽全力,不负圣上所托!”

“小姐还在房里?”

争香一脸的苦色独家罪爱。“可不是么,早饭也都还没有用,不管怎么劝都不愿意吃。”

“话说回来这也是人之常情,小姐跟少爷感情这么好,别说小姐了。少爷这么一走,我都觉得怪害怕的——”

堆心一巴掌拍在了斗艳的头上。忿忿地道:“呸!成日里就数你最爱瞎说,少爷是出了名的骁勇善战,所向披靡,用不了多久定会大胜而归的!”

推门声响起,苏葵疾步行了出去。

斗艳心知说错了话,见苏葵脸色不快,忙地屈膝跪下,“小姐恕罪,是奴婢胡说八道,口无遮拦!”

苏葵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句,但也没时间再去多问,一边疾步的往门外行去,一边吩咐道:“快去备马

!”

堆心顿时会意的应下,“是!”

“时辰不早了,苏将军该出城了——”宦官看了一眼天色,提醒道。

苏烨微一颔首,朝着慕冬行罢一礼,“微臣告辞了。”

“苏将军保重。”

苏烨翻身上马,刚起了鞭子,便听后方传来马蹄声混着一道急切的清越之音——“等一等!”

苏烨回首,见果然是她,欣喜地一笑。

“阿葵,你怎来了?”

苏葵动作极快的下了马,提裙奔到他身旁,口气尚有些喘,“哥,对不起——我昨晚不该闹脾气的。”

苏烨自马上弯下身子,温暖的大手落在她的头顶,口气一如既往的宠溺,“哥没有怪你。”

苏葵眼睛一红。

“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处处小心,做事千万不可冲动,要多听取别人的意见,但也不能事事听信与人,遇事要仔细衡量,不要落了别人的圈套——”

“恩,我会的。”

苏葵一脸正色的说了一堆,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将《孙子兵法》 《八阵总述》 《美芹十论》 《太公兵法》 《百战奇略》等一系列的兵法史书、有用的没用的统统塞进苏烨的脑袋里去。

“恩,我都记着。”

苏葵总觉着还有什么没说,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只怪自己先前在闹脾气,没有将要交代的事情都一一写下来。也省得现在漏下什么重要的话。

“还有,听说有时候打起仗来甚至能打上几天几夜,所以在之前你一定要备足干粮,免得因为体力不支而占了下风

。出去之前一定要检查好兵器地图什么的有没有带全,有无纰漏,还要记得”

周遭有几位听得清的将士发出了低低的笑音,苏烨的脸色也从一开始的洗耳恭听变成了哭笑不得。

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她,“好了,你说的我都知道了——”

“将军,该动身了。”

“恩——吩咐下去。启程吧。”苏烨转回头来,“我这便走了,你也回府去吧。”

苏葵不住的点头。声音哽咽了起来:“一定要记得我的话修罗武神全文阅读。”

“嗯!我都记着!”苏烨扯出一个笑,扬起了长鞭。

“驾!”

接连不断的马蹄声响起,轰动无比。

苏烨身着银盔,高大伟岸的背影被偌大的人流掩埋不见。

苏葵退至一旁,将道路让给奔赴战场的士兵们。

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队士兵们的身影也消失在城门前,只留下大片的风沙,和回荡在耳畔的脚步声,马蹄音。

苏葵觉得眼睛里似被吹进了沙子,又疼又酸。

“有你方才的一番叮嘱,苏将军定能逢凶化吉。凯旋而归。”

苏葵微微一怔,转头见是身着朝服的慕冬,刚准备行礼。却被他先一步拦住。

方才太急,竟都没有瞧见他,想起方才自己那语无伦次的“叮嘱”,苏葵有些窘迫的一笑,“让殿下见笑了——”

“本殿一直很好奇。你自幼久居深闺,怎会懂的这么多非寻常女子所能触及之物?”

苏葵不禁头疼。

只得硬着头皮胡诌道:“臣女不才

。自幼便只钟爱杂书,常年下来,便积攒了不少常人未闻的东西。”

慕冬见她神色,自是察觉得到这是敷衍之语。

她偏好杂书他倒是认同,但就她方才跟苏烨提到的几个作战方针来说,哪里是杂书里能涉及的东西。

她既不想说,他也不会再问。

随行的小太监远远地行了过来,躬身道:“殿下,宫里来人催促了,让殿下快些回宫。”

一边禀报着话,一边却是在拿眼睛偷瞄着苏葵,是满心的好奇——殿下素来话少孤僻,更不会主动上前同人说话,更别说是女子了,这模样清丽的女子,不知是哪家的小姐?

“早些回府。”慕冬淡淡地出声,待苏葵再抬首之际,他人已转了身。

“恭送殿下。”

目送着他上了步撵,在众人的拥护下起了轿子,苏葵这才想起了一件事儿来。

那墨玉匕首忘了还他。

还有,又一次的救命之恩,还未言谢。

但转念一想,这么大的恩情又岂是一句多谢能够还得清的。

将那匕首拿出,凝视了许久。

高大的城墙在清早的阳光下投放成一大片的阴影,有几缕金灿灿的光线穿各个垒点的缝隙刚好洒在她的脚下。

送行的人们开始接二连三的离去。

今年送走的满腔热血的家人,来年回朝之际,是否还可以在城门前找的回同一张熟悉的脸孔?

谁也不知道。

元盛十八年春,西宁去而复返举兵大肆进举卫国,镇南将军苏烨奉旨带兵迎战。

此次一役,全然不同于之前的小打小闹,试探之举,至此,算是正式拉开了诸国之间的征战,兵马不休。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52:征程)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