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51 不管你是谁

251 不管你是谁

一秒记住,

若不是了解她的为人,乍看之下,苏葵甚至会认为那是一位端庄得体的貌美妇人。

头上的三支金钗,脖子上的两串黑珍珠,还有手腕成色极好的翡翠玉镯,处处尽显矜贵,所以——这是来跟她炫耀来了?

苏葵将她打量了一番,这才抬脚进门儿,“夫人找我有事?”

周云霓一把拉住她的手,亲昵地道:“表妹这话说的未免太过生分了,我这做姐姐的刚出了门子,想娘家人想的紧,想跟你说一说贴心话难道还不行吗?”

苏葵胃里一阵犯恶。

“你们都先下去吧。”

堆心几人虽是有些不放心,但还是听话的退了下去。

周云霓也摆手对那两个丫鬟示意,“你们也出去吧,我同表妹说会儿话穿越者墓园全文阅读

。”

“是,夫人。”

人都出去之后,苏葵才一把甩开她,“好了,现在不用再做戏了,说吧,来这里为了什么?”

周云霓摆弄着涂着蔻丹的手指,冷冷一笑:“我来这确实是有几句话想提醒你。”

“提醒我?”苏葵觉得好笑,“若真是如此,那还是算了——我想我没什么地方需要一个背负骂名的人来提醒。”

“你你再说一遍!”周云霓脸色顿时一黑,伸出细长的手指指着苏葵的鼻子。

苏葵将她的手一把挥掉,眼里含着讥讽:“怎么?类似这样的话难道你听得还不够多吗,我想我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吧——既然舍脸做了那种事情,还怕别人的指点吗?”

没错,她心底是怨着周云霓的。

周云霓低吼道:“够了!你别成日里一副自视清高的模样!你就是什么好东西吗!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次在龙华寺,你是衣不蔽体被太子救回来的!他虽贵为储君,却也是一位男子。你的身子都被他看去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做六王妃!”

她可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代封建女子!

照这么算,她在二十一世纪早该羞愤的去死了。

在心底冷笑了几声,不愿再跟周云霓争执下去,毕竟这个跨时代的话题,委实没什么好讨论的,“如果你今天过来,就是来跟我说这些的话——那么你现在可以走了。”

周云霓见她脸红也不红,顿感挫败,“你。你怎么能这么厚颜无耻!”

这种事情,搁在一般的女子身上,被当面拆穿不是该羞愤交加才对吗?

“在你周云霓面前。厚颜无耻这四个字我实在愧不敢当。”

“你!”周云霓气的气血翻涌,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她打算给苏葵下马威,让她丢人,结果到最后情形都是完全相反。

见苏葵转身要进里间

。她这才恍然想起自己来时的目的,一把抓住她的衣袖,警告道:“我告诉你,以后我不允许你再接近他!我不管你们之前怎么样,但他现在是我的夫君,是我周云霓。你表姐的夫君,如果你日后做出不知自爱的事情来,休怪我不给你留情面!”

苏葵闻言眼神一冷。“试问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话——”

话落,将周云霓甩出了三步尚且有余的距离:“堆心、光萼送客!”

“是!”堆心闻言风一般的冲了进来,对周云霓做了个请的手势。

“哼!”周云霓狠狠瞪了她一眼,甩着袖子离去。

苏葵提步走进内间,边吩咐道:“以后没我的允许。别让这些无聊又无理的人进来。”

堆心光萼互看了一眼,皆是忍着笑。

“是。奴婢们记下了。”

--

是夜。

几近四更,苏葵仍不得入眠。

苏葵伸手摸了摸塌下的小小花,它翻了个身子,咕哝了几声将脑袋埋在肚子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苏葵轻笑了一声。

闭了会眼还是无法安眠,她干脆坐了起来腹黑娇妻,诱夫入局。

抬头见窗外映照着微弱的月光,苏葵下了床,并未有点灯,而是循着月光推开了房门。

随着推门的“吱呀”声响起,院中隐约有窸窣的响声。

苏葵脚步一顿。

“谁?”

院内寂静无声,只有柳叶轻动。

苏葵警惕的环顾了四周,扫过光萼她们没有关严的房门之后,将目光定在了那颗粗壮的柳树上

被月光投射下影影绰绰的树影中,有着模糊的人形。

“出来吧。”

良久,自柳树后走出了一个人,手中还抱着信鸽。

苏葵眼神一凝,“果然是你——”

云实缓缓抬起头,口气带着轻颤:“小姐是什么时候察觉的?”

“很久以前就开始怀疑了,我那次受伤神秘人送的赤莲膏,近年来每年神秘的生辰礼,都是经过你的手,你每次都说是不认识的人送来的,但后来我问过管家,根本没人来过。”

“小姐好聪明——”

苏葵摇头,“不,尽管如此我还是不确定,其实刚才我出来之前便听到院中有脚步声了,并没怎么在意,可你却躲了起来。我是因为这一点才有了定论。”

原来如此。

云实嘴角现出一个苍白的笑,“原来是我自作聪明——躲起来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说,你是谁的人,混进苏府又有何目的?”苏葵的声音不大,却在这凉极的夜里凭空添了几分冷意。

“奴婢——不能说。”

云实口气果断且决绝,尾音刚消失在空气中,她便松手放飞了信鸽,自袖中拿出了一把铮亮的匕首来。

苏葵惊呼了一声,从地上捡起一枚石子,朝着她握着匕首的手腕掷去。

“哐当!”匕首砸在了冰凉的地上。

“你走吧——我不管你是谁派来的,来这里有什么目的,但我绝不允许在我知道的情况下,留下一个不明来历的人威胁到我和我的家人。”

“谢小姐”云实猝然跪下,“奴婢斗胆还有一事相求,恳求小姐应允!”

“你说吧。”

云实叩首道:“光萼对奴婢的事情毫不知情,请小姐不要迁怒于她

。”

苏葵闻言不置可否地道:“关于你自己,你同她做好解释便是。”

“谢小姐!”

--

次日,云实领了卖身契离府而去。

光萼躲在房里哭了一整日。

“好了别哭了,云实姐姐是回乡成亲,她的年岁也不小了,这是好事,你该替她开心啊——”堆心在一侧安慰道。

今早云实姐妹二人忽然收到一封来自凉州的书信,是姐妹二人远房的亲戚所写,信中称是一位姓马的公子同云实有过指腹为婚的事实,如今二人也到了成婚的年纪,催促她赶紧回乡成亲诱宠,冷酷总裁欠管教。

光萼擦了擦眼泪,点头道:“我知道是好事——可我真的舍不得阿姐。”

堆心拍了拍她的背,“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了,快别哭了,待会儿该让争香和斗艳看笑话了。”

“嗯。”

争香和斗艳自打周云霓出嫁之后,便被安排到了栖芳院,因许久前的那一顿板子,对苏葵始终存着敬畏的心理,所以也都很安分。

--

四处不着光的密室中让人难以分辨黑夜白昼。

一盏孤灯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有身形削弱的女子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这个姿势维持了多久。

“属下办事不力,辜负了楼主的栽培,请楼主责罚!”

金挽池坐在高椅之上,黑衣与四周几乎要融为一体,神色有些冰冷:“可有泄漏自己的身份?”

云实将头垂下,“属下不敢。”

金挽池声音徒然提高:“我不是问你敢不敢,我是问你有没有泄漏身份

!”

“回楼主,没有!”

金挽池微一挑眉,“哦?被发现了不对劲,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那你是如何安然回来的?”

“是苏小姐仁慈——见奴婢抵死不愿供出是受命与何人,便放奴婢离开了。”

金挽池往椅背上靠了靠,眼中闪过笑意,轻声的自语着:“这丫头果然还是太心软呐。”

转脸看去云实,“既然她有意留你一命,我也不好当这个坏人——你这一条命今日我且记下了,你日后将功赎罪便是。”

云实错愕不已。

这么多年,她还是头次听说挽仙楼中有人任务失败还能活命的

听金挽池的意思,是因为苏葵的缘故。

以前的一切疑问都涌现了出来,金挽池对苏葵的格外关心,不同寻常的态度,一次一次的违反原则。

可是看苏葵的态度,分明又是不知道金挽池的身份,甚至认识金挽池也是在金挽池认识她之后。

她记得清楚,在苏葵没见过金挽池以前,金挽池便就在一直注意她了。

不知是怎么来的胆量,她抬头问道:“不知楼主同苏小姐有何渊源?”

金挽池也没介意她的逾越,神色有些朦胧,“我以前,欠了一个人太多——她待我如同那丫头待你这般好,但我却”

她没有再说下去,掩去了眼底的愧疚:“记得我今天跟你说过的话,如果再有下次,我绝不留你——任务失败之时,便是你人头落地之日,明白吗?”

云实惊惶的叩头,“属下明白,属下日后一定谨慎小心。”

“下去吧。”

“是。”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51:不管你是谁)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