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56 卑鄙小人

256 卑鄙小人

一秒记住,

苏葵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但也总不能说不好。

而且,史夫人根本也没有给她说不好的机会,人已经拉着史红药匆匆忙忙的转了身。

苏葵无奈,只得折身朝着亭子的方向走去。

走近之后,方看见亭中还坐着人。

史行云恰巧在这时转了头,对她略带腼腆的一笑,“苏小姐。”

苏葵不是第一次来史府,自然也是认得他的,颔首道:“史公子也在。”

“我也是,也是刚刚过来。”史行云将目光躲开,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心虚,“苏小姐不如在亭中歇一歇脚。”

苏葵一笑,联想到这么多的‘巧合’,大致明白了过来,但总不好点破,提步进了亭中风流医师

心里却暗自给史红药记下了一笔账。

这些日子下来,她早已不是对情爱之事懵懂的少女,史行云回回见到她的时候,不知所措的神情和说上两句话便能红了一张脸的模样,其中的心思,不言而喻。

亭中的家丁识相的寻了借口退下。

史行云见她坐了下去,笑着建议道:“坐着也是坐着,不如我陪苏小姐下一局棋?”

苏葵望向桌上备好的棋盘,笑着摇头,“我不擅棋,就不搅史公子雅兴了。”

史行云是没料到她会这么直白的拒绝,本准备好要说的话也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他自幼被父母保护的极好,读四书五经长大,几年前进了国史院任编修一职,并未经历过什么风浪,为人简单清正,对男女之情更是一窍不通。

对苏葵,他本就存着好感。又有史夫人的推波助澜,这才下了决心要表意。

苏葵见他脸色略显无措,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虽说二人年纪相当,但对于已经死了一次的她来说,史行云就像是个弟弟,因着她跟史红药走的近,潜意识里也总是拿他当做弟弟来看待。

这些,得趁早让他知道的好,以免耽误了人家。

苏葵轻轻叩了叩手下的棋盘,状似漫不经心地问道:“史公子年纪轻轻便入了国史院当职。可以说是年轻有为,这几年应是有不少媒婆上门喝茶吧?”

史行云脸一红,不知苏葵突然问起这个做什么。但还是如实的答道:“嗯。”

“那这些媒婆们介绍的姑娘小姐们,史公子就没有中意的?”

史行云温文尔雅的一张脸越发的红了起来,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

点头的话,是否会让她觉得自己太挑剔?摇头更是不可以了

苏葵见他没有作答,继续道:“王城中的小姐们我虽谈不上全都熟识。但多半也都是认识的,其中不乏长相可人,品行端正的,若是史公子有意,我倒是乐意做个媒人——”

明说自然是无从开口,迂回一些。史行云应也能明白她的意思。

史行云闻言眼神一变,好大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望着苏葵,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苏小姐。我,其实我——”

“史公子。”苏葵出声打断他,目光坦荡地回望着他,声音带着笑意道:“我同红药情同姐妹,也一直没将史公子当成外人看待过。就同家人一般。”

史行云自她的眼里读懂了她的意思,眼神蓦然一黯。

“我明白了。”

苏葵心下有些愧疚。但更清楚唯独感情不可勉强。

见气氛有些尴尬,她半是开着玩笑的道:“我方才说要做媒的事情可是认真的——”

史行云怔怔的点头,神色说不出的失落,“多谢苏小姐好意。”

苏葵见天色渐暗,开口请了辞,“时辰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史行云这才回了神,起身道:“我送你盛世逍遥之帝后太阴险。”

“不必劳烦了。”

史行云也不好坚持,“那苏小姐路上小心。”

苏葵颔首,起身出了华亭。

天边尚余着晚霞的余温,昏暖的颜色笼罩在她的周身。

史行云立在亭中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暮色当中。

暮色四合万家灯火之际,软香坊中渐渐热闹了起来,形形色色的人络绎不绝的出入。

大堂中喧闹不已,适逢今日是一年一度的花魁选举之日,客流比往日多了一倍还不止,姑娘们也一个个的打扮的花枝招展,摩拳擦掌的准备着

若是能一举夺下花魁之位,地位在软香坊里自然是不能与同日而言。

“哎哎!怎么跟你们说的,这里要布置成红色,红色知不知道,你们是眼瞎了吗!快去换掉!”

“还有,再去看一看酒水备的足不足,免得到时出差池!”

“你傻愣着干什么,快去催一催姑娘们呐!”

李妈妈忙上忙下的吩咐着,叉着腰叫叫嚷嚷的,尖利的声音在这噪杂的环境里也不是特别的清晰。

外头是同王城大街的热闹程度有得一拼,二楼最里面的雅间儿里却是安静无比,酒香四溢。

明景山斜倚在榻上,曲着一条修长的腿,单手持着酒杯,眸中略带醉意。

他仰头灌下一整杯酒,含笑望向午爰,“爰爰姑娘再陪我喝一杯如何。”

午爰欠身为他斟酒,却被他趁机一把捞入了怀中。

她没有做防,惊呼了一声,手中的酒壶徒然滑落,砸在了脚下的毯子上,酒水在毯上快速的蔓延成了一大片不规则的水纹,浸湿了半张毯子。

午爰拿手挡在他的胸前,试图推开他。

明景山意识到她的动作,将手收的更紧,口气不明的道:“怎么?不喜欢我碰你?”

一阵酒气袭来,午爰被迫紧贴着他的胸口,皱着眉道:“明公子你喝醉了——”

“我醉了?”明景山像是自语一般,低笑了几声道,“醉了便醉了吧——爰爰姑娘同我也有段时日没见了,有没有想我?”

午爰自是不会去回答这种问题,转开了话题道:“明公子不如先放开我,我好为公子倒酒。”

明景山却是不理,将她拥的更紧,眼神略微带了冷意,“为什么你跟她一样,都是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推开我?”

“公子真的喝醉了——”

余下的话被堵在了口中

明景山啃咬着她娇嫩的唇瓣,动作熟稔无比,带着侵略和霸道的意味。

午爰眼神一凝,从没有过这方面经验的她,直到唇上传来的阵阵痛意才让她迟迟反应了过来。

奋力的推开了他,她踉跄的起了身后退了几步,眼神似乎有些受惊。

明景山好笑的看着她,目光中不乏嘲讽,“在软香坊待了这么久,你竟还没学会怎么伺候人吗?再者说了,我在你房中也过了不止一次夜, 你现在还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是不是有些不知趣了?”

午爰脑海中一片杂乱,从所未有的屈辱感萦绕在周遭我的双胞胎女友全文阅读。

竭力稳下心神,出声道:“是午爰不知轻重,扰了明公子的雅兴。”

“那你打算如何补偿我?”

“全凭明公子做主。”

明景山邪邪一笑,“过来。”

想到自己的目的,午爰提步向前。

“总觉得这一次最清醒——”明景山意味深长的来了这么一句,自榻上蓦然起身,笑望了她片刻,将她打横抱起。

午爰身子一轻,忙道:“我房里还备着公子最爱喝的金茎露,不如公子移步?”

明景山拿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低低的道:“你房里燃着的香,我不喜欢——”

午爰身体一僵。

她房里的幻魂香,他难道早就知道了?!

头顶又传来明景山轻佻的笑音,说出的话却令午爰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你从我这里探听到了这么多秘密,一次也不让我碰,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

“你想要的消息我都给你了,我想要的,你是不也该给我?”

午爰打心底开始发冷,开始怀疑那些消息的准确性。

惊觉自己一直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

明景山见她脸色煞白,在她耳畔吹着热气,声音带着无限的魅惑,“怎么害怕了?”

“你想怎么样?”

明景山哈哈一笑,反问道:“你说呢?正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你!”

“你若还想在这里待下去,继续为那个人收罗消息,怎能一点点都不付出?对不对?”明景山弯下身,往她唇上凑去。

午爰将头扭开,眼睛里开始蓄了泪水:“明景山,你这个卑鄙小人!”

明景山眼里写满了情-欲,低声道:“我可没有卑鄙到给你下药——你若不在我酒里下那幻魂露,我又怎会这么急不可耐?”

午爰无言以对。

若真的因此暴露了身份,该如何是好?

她贱命一条无可厚非,但若因此牵扯到了那个人的身上 她想也不敢去想。

她本就没能帮到他什么,若再连累到了他,她还有何颜面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颜面说要报恩?

明景山见她不再反抗,满意的扯开了嘴角,点头道:“这样就对了——”

午爰颤颤地闭上了眼睛,浓密的睫毛在烛光的照耀下投射下一片阴影。

明景山挥手,熄灭了燃了半截的烛火,房内顿时一片漆黑。

纱帘垂下,掩去了满室施旎。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56:卑鄙小人)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