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57 嫁字难为

257嫁字难为

三日之后,软香坊里传出了消息。

午爰被明景山重金赎了身,五日后将会入明府为妾。

这事摊在明景山身上,倒是没让人觉得有多意外。

明尧之对他也确实是没有心力再去管教了,加上他近来极忙,便没有理会这件事情。

合浔拿着剪刀修剪着窗边的一株茶花,漫不经心地道:“真的要嫁吗?”

午爰正闭目弹琴,神色淡若清水进击的魔法师全文阅读。

是比之前的沉稳更多了一份冷清。

而这冷清从何而来,合浔心里很清楚。

那一晚后,午爰衣衫不整的回了房,在**静静的坐到了天亮。

一首不知名的曲子弹完,她缓缓地睁开了双目,眼中毫无情绪,她轻动唇瓣,带出一个浅笑,“当然要嫁——这么好的机会,为何不嫁?”

她知道明景山不过是将她看成一个玩物而已,甚至觉得她毫无威胁力,才会觉得将人放在身边也没什么不妥。

但是,只要有机会,她就没有拒绝的道理。

这样很好,像他说的那样,他们各取所需。

如今的合浔也不会再去劝她。

因为看到现在的午爰,她才明白,她的执念太重,像是融进了生命里,一开始的原因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她没办法回头了。

而她能做的,便只有陪着她。

差三刻不到午时,有身穿灰衣,肩上挎着药箱的大夫自明府走了出来,神情有些复杂。

明尧之进了水町院,黑着一张脸,“小姐还是不肯吃东西吗?”

说什么身子不舒服,方才大夫把完脉却是一切正常。只是她自己不愿进食罢了。

“方才奴婢去送午膳,小姐说要奴婢撤下去。”

明尧之气郁的哼了一声,大步进了房去。

他挥手遣退了房里的下人,掀开珠帘走了进去。

本是一肚子的气,但见到**的女儿一副憔悴的模样,心即刻就软了下去。

他这个女儿,自幼便极为懂事聪慧,不管什么方面都不需要他去操心,深得他的宠爱。

可也正因为这一点,也就养成了她事事都闷在心里的习惯。

“爹——”

明水浣见他进来。低低地唤道,声音略带沙哑。

明尧之在椅上坐定之后,方皱着眉低喝道:“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跟爹说。非要这样折磨自己的身子!”

“女儿想求爹爹一件事情——希望爹能应允。”

“究竟是为了何事!”

明水浣垂着眼,答道:“爹爹可否将女儿的画像递交到齐尚宫手中?”

明尧之闻言眼中闪过诧异,有些不可置信地道:“你,你想进宫?”

前几日元盛帝下达圣谕到各地,是要帮太子选妃。将此事交由齐尚宫负责。

东宫太子至今没有子嗣,朝中大臣颇有微词,眼下元盛帝是随时都会驾鹤西去的人,拿这件事情做文章的人也更多了起来。

被烦的紧了,元盛帝便想出了这么个法子来堵悠悠之口。

来自各地的美女肖像经过层层筛选,开始陆续的送入尚宫局都市大高手。

也有不少朝臣权贵在尚宫局打点了一番。直接将画像送了进去。

而明水浣近来的绝食,竟是为了此事!

“水浣,你糊涂啊!”明尧之反应过来之后。一掌拍在了手边的桌子上,眉心深锁。

他竟是不知他的女儿一直还存着这个心思,怪不得这么多年来,上门求亲的不管是谁都被她一概拒绝。

明水浣坚定地摇头,“女儿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水浣长这么大从未求过爹什么,只这一次——”

明尧之打断她道:“现下的时局你难道还不清楚吗。皇上他随时都有可能若是太子继位,只怕允亲王那边立刻就会发动兵变,苏家的主力都跟苏烨去了国公岛抵挡西宁大军,又有大漠北辰虎视眈眈,在这种内外忧患的情势下,你怎可进宫!”

明水浣闻言即刻下了床,扑通一声跪在了明尧之的面前:“女儿不孝,只想求爹爹成全!”

她真的不能再等下去了!

明尧之见她如此不管不顾,心中的怒气越窜越高,伸出颤颤的食指指着她道,“水浣,你实在太让爹失望了!你如此一意孤行,不听规劝,可有考虑过明家的以后!可有想过为你哥哥的前程设想过!”

明水浣闻言脊背一凉,不可置信的望向明尧之,“爹”

可有为明家的以后考虑过?

意思是说明家有了别的选择吗?

“难道爹您?”

明尧之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嘴,也是一惊,忙道:“好了!你别管这么多!总之,你要进宫的事情我绝不允许,你还是趁早绝了这个心思的好!”

“爹!”

明尧之蓦然起身,道:“你要真的想气死为父,就继续绝食好了!”

话音刚落,便转身出了房,对着守在门外的几个丫鬟厉声吩咐道:“看好小姐!”

“是。”

明水浣身子一软,半倒在地上,未扎未束的青丝散落着,紧咬着薄唇,眼中情绪翻涌。

明府这边是想嫁太子嫁不得,而御史府中却有人为不嫁太子而以死相逼,岂是一个乱字了得。

此刻,欧阳家的三小姐上演了近日来每日一次的自杀戏码。

“什么,小姐又悬梁了?怎么跟你们说的,要好生看着!”

胖乎乎跟个圆球儿似的小丫鬟委屈地不得了,“老爷恕罪啊,奴婢发誓,奴婢真的只是见风大去关个窗子而已,来回还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没想到一转头就见小姐她又开始了!”

欧阳启愤愤地甩了袖子,一边走一边问道:“现在人怎么样了?大夫怎么说的!”

“老爷放心,大夫说没有什么大碍——”

欧阳启是既生气又是无奈。若不是他的把柄不知道怎么跑到了皇上那里,他哪里至于要逼着女儿入宫。

比于明水浣绝食相逼,欧阳明珠的手段显然要更加的有冲击力。

自杀未遂的她,此际正在房中痛哭重生之天生废材最新章节。

听到房外的丫鬟跟欧阳启见礼的声音,她哭的越发响亮起来。

欧阳启头疼的不得了,大步走了进去,训斥道:“够了!成日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的,像个什么样子!成何体统!”

欧阳明珠最擅撒娇,最懂得看眼色。见欧阳启的脸色差到这个样子,便知现在不适合来硬的。

顷刻间,她便由嚎啕大哭变成了无声垂泪。

“唉——你啊!”欧阳启脾气向来不好。对子女也是出了名的严厉,但惟独拿这个三女儿没办法。

欧阳明珠见状忙上前拉住他的手,乞求道:“爹爹,女儿今年才十四岁,什么事情都还做不好。您不是也常常担心我会闯祸吗——若我真的进了太子府,不小心坏了规矩,冲撞了太子,到时候只怕连累的还是爹爹啊”

“你——”欧阳启无奈的摇头,“如果可以,爹爹也不想强逼与你。可眼下咱们欧阳家的情况,着实是容不得你任性啊!”

欧阳明珠闻言大急,晃着他道:“不会的。只要您肯跟尚宫局说一声儿,现在还是来得及的!爹,求求您了!”

欧阳启见她完全听不懂自己的意思,心中百感交集。

上次在宫里,皇上说的很清楚。欧阳家的过错他可以不追究,但是。前提是欧阳家须得拿出诚意来。

那些把柄,足以让欧阳家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若不是现如今的情势所逼,宫里不敢有大动作,只怕依照元盛帝的作风,他欧阳家早就消失了。

若真的到那一步,他欧阳家百年基业可就全完了!

其中的牵扯,哪里有她想的那么简单,岂能是想不嫁就能不嫁的!

想到这里,他狠下心道:“不行!别的事情都可以随你,但惟独这件事情不可以——婚姻大事、媒妁之言乃是父母之命!焉能是你一两句话就能左右的得了的!你就安心的等着太子府的花轿吧!”

一个家族的兴衰,说什么也不能在她的手中耽搁了。

欧阳明珠一听这话,立马就不干了,哭着道:“既然爹爹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了,也不能怪明珠不孝了!——亏女儿还一直以为自己有个好爹爹,不似朝中的那些人,牺牲自己女儿的一辈子就为巴结宫里!没想到,你跟他们都是一样的,不管女儿的死活也要逼我入宫!若爹真的不肯改变主意,那明珠宁愿一死百了!”

“啪!”

欧阳启闻言气的发抖,抬手便是一巴掌,通红的五个指印立马浮现在欧阳明珠雪白的脸庞上。

“放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是你轻言想死就能死的!看来我这些年真的是太纵容你了,竟让你养成了这么一副目无尊长的德行!”

欧阳明珠被这一巴掌打的久久不能回神,目光有些发颤,委屈地道:“从小到大你都没打过我!爹,你真的变了!”

欧阳启紧紧地攥着拳头,“我打你是因为你太不知轻重!从今天开始你别想再踏出房门一步,我会命人寸步不离的看着你,你别想再有机会玩什么寻死的花样!直到宫里的旨意下来为止!”

“你们都给我好好看着小姐,若是出了什么闪失,你们就别想活命了——听清楚了吗!”

一干下人们闻言立马精神抖擞的齐声答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