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79 大丫鬟

279大丫鬟

哪儿有人出门办这么重要的事情,还带着这么一个半大孩子的?

辰三微一点头。

起初他也怀疑过,但后来他想了一想,只当是巫谷拿来掩人耳目的把戏罢了。

“阿庄哥,你都不知道我爹今日有多丢人 他竟然在大街上踩到香蕉皮跌了个四脚朝天,那模样——”松尾乐的合不拢嘴,“哈哈哈 真是笑死我了!”

阿庄对父子二人这种互扒老底的相处模式已是见怪不怪邪御天娇。

兀自在心里想象了一番松爹在大街上跌倒的场景,也不禁笑了起来。

“小孩,来,叔叔问你件事情怎么样?”辰三对笑的恨不得趴在地上打滚儿的松尾勾了勾手,笑的一脸“慈祥”。

是想从松尾这里打听一番,看能不能找到些线索。

可松尾却像是压根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自顾自的一边笑,一边同阿庄说着今天看到的趣事。

“哈哈哈 吃瘪了吧?”安柔幸灾乐祸的看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调整到最好的状态,对着松尾道:“这位小弟弟,姐姐这里有只好蛐蛐儿,你想不想看一看?”

“蛐蛐?”松尾闻声立马掐掉了话头,抛弃了听得正起劲的阿庄,朝着安柔小跑了过来,“真的吗?”

安柔点点头,也果真从袖中拿出了一只竹筒来,她拿手指轻轻敲了一敲,即刻有清脆响亮的叫声响了起来。

端是听这音色,便知的确不是寻常的蛐蛐。

她自幼便被无光收为弟子,在这山里长大。回回偷下山就会去看别人斗蛐蛐的,后来也就养了一只。

“快给我瞧一瞧!”松尾眼睛一亮,伸手便要去拿,却被安柔躲开。

她将竹筒在松尾眼前晃了几晃,笑眯眯地道:“姐姐问你几个问题,回答的好了,姐姐便将这蛐蛐送你,怎么样?”

“一言为定!”松尾想也没想,便点头应下。“你问吧!”

“嗯”安柔想了想,问道:“你家是哪里的?我听你和你爹的口音,当不是卫国人士,对不对?”

松尾颔首,“我们是从大漠国过来的。”

大漠国

大漠紧挨着的,可不就是巫谷吗?

兴许是他爹特意有交代过,让他对外边的人都是这么一副说辞。

辰三眼神一闪:“你们来卫国要找的人。可有找到?”

“你怎么知道的?”松尾闻言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来找人的”

“松尾!”一声怒喝声暴起,松爹唰唰地下了楼,拽起他道:“你又在胡说八道了是不是?”

“我没有,我们本来就是来找人的啊!”松尾一脸的茫然和无辜,叫松爹直想抽上他几巴掌。

这个兔崽子,平日里不是挺机灵的吗,今日怎在这上头犯起了傻来!

“你还敢胡说!”

“我偏要说!我们本来就是说好来找我娘亲的!”松尾甩开他,委屈地道:“可你说话不算数。到了这里以后就再不提这件事了!”

“我”松爹一愣,还没能入戏。

松尾几乎快哭了出来,冲着他吼道,“你这个大骗子!你骗了我娘亲,把她气得离家出走!如果我娘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再也不认你这个爹了!”

松尾越说越委屈,到最后一脸委屈的半死不活的模样跑上了楼去。

松爹傻愣在地游戏异能系统。

——他还真没看出来。这小兔崽子还是个演技派!

“大兄弟啊,我都听见了。”卢掌柜的也被吸引了出来,踌躇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过来,“要我说,这事儿可真是你的错了,孩子还这么小,可不能委屈了孩子啊——”

“”松爹只得点着头。

卢掌柜虽然平日里的确不怎么喜欢说话,但其实也是个热心肠的,他拍了拍松爹的肩膀道,“出门在外也不容易。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你尽管开口,如果有尊夫人的画像,卢某倒是可以托人去城里打听打听。”

松爹闻言顿时愣住,他那位命薄的夫人,可都去了好些个年头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卢掌柜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他点着头,指了指楼上道:“我先去看看那小兔崽子。”

见他推辞,卢志自然也不好坚持。

见松爹转过了身去,背影似还有些落寂,卢志无声地摇了摇头。

正在安柔跟辰三大眼瞪大眼的时候,却见松尾风一般的跑了下来。

他奔到安柔面前,脸上似乎还挂着两道未干的泪痕,一脸正经地道:“方才走的太急,忘了同你要那个蛐蛐了。”

安柔看着他伸出来的手,皱眉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那竹筒递给了他。

辰三则是觉得这一幕怎么看怎么奇怪。

六王府,花厅。

周云霓抿着唇环顾了空荡荡的大厅。

她竭力地摒退着声音里的怒气,转脸朝着一侧的丫鬟道:“王爷人呢?不是说在花厅见客吗?”

“回夫人,王爷才离开半柱香的时辰不到。”

“好。”周云霓眼里含着冷意,“那你告诉我,现在王爷人去了哪儿?”

那小丫鬟不卑不亢地答道:“奴婢不知。”

“不知,不知!”周云霓终于再忍不了,“成日一问三不知,那王府还养你们何用!”

自从她进了门,要见宿根一面甚至要比之前她在苏府还要难。

明明是在一个屋檐下,却是连陌路人都还不如

“奴婢真的不知。”

丫鬟抬起了头,望向她的目光,无畏无波,甚至还带着几分嘲笑的意味,“王爷去了哪儿,夫人难道还需要问奴婢这些房外人吗?”

简直反了!

这府里的人,上上下下哪一个把她当成主子看了?

依照周云霓的性子,若是不发毛那就不符合常理了。

“不知轻重的贱婢!”周云霓气黑了一张脸,“来人,给我掌嘴!教一教她该怎么跟主子说话!”

她房里的两个侍女闻言打外头行了进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却没一个愿意上前的。

“你们也想一起挨打吗?”周云霓伸出手指指着二人,“还要我这个做主子的亲自动手吗?”

“夫人息怒美女总裁俏佳人最新章节。”其中一个较胆小的丫鬟垂首道:“若是到时传到了王爷耳中,怕对夫人也不好”

“奴婢还要去厨房吩咐王爷的午膳,就先告辞了。”那被周云霓下了令要被扇耳光的丫鬟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是完全没有将周云霓的话放在眼里,她微微一福,转身便要出去。

“小贱蹄子!”周云霓气的两眼冒火,也再顾不上什么,几步上前一把揪住了那青衣小丫鬟的后颈。

“啊!”那小丫鬟哪里想得到周云霓会如此反应,周云霓用力之大,直叫她往后拖拽了好几步,惊得她尖叫出声。

周云霓积压了许久的怒气一股脑算是全涌了上来,将那弱不禁风的小丫头拉扯了几丈远,蓦然松了手。

“啊哟!”青衣丫鬟仰面跌倒,后脑勺传来巨大的痛意。

“既然她们不敢打,那本夫人今日便亲自教训教训你!”周云霓喝道,抡起手边花瓶旁放置的鸡毛掸子,便朝着那来不及爬起来的小丫鬟挥去。

青衣丫鬟这才算是见识到了周云霓的狠劲儿,一时也是害了怕,哆嗦着身子往后挣扎着。

“啪!”周云霓用足了劲儿,狠狠地往她身上抽了一记。

但凡是挨过打的,都应晓得这看似简单的鸡毛掸子,实际的威力是有多大。

“啊!”那小丫鬟痛的眼泪都落了下来,连滚带爬的往着那张大红木茶几下躲去。

几个丫鬟这才恍然回神,忙地上前去拦,“夫人息怒啊!”

“滚开!”周云霓此际已经红了眼,大有‘挡我者死’的架势 ,谁拦她便对谁挥去手里的掸子。

“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啊!”

“啪!”

“哎呀!”

场面很快便混乱了起来,惨叫声,求饶声交杂着。

“都没事情做了?!”一道清脆的喝声响起。

周云霓闻声下意识的皱眉,回头望去,却见是沉着脸的小敏。

小敏扫了一眼周云霓的模样,蹙着眉头道:“夫人如此大动肝火,不知所为何事?”

周云霓向来就看她最不顺眼,整个府里的丫鬟敬重小敏的程度要比她高上太多,更重要的是小敏一直包揽着宿根的衣食住行,是整个府里同宿根最近的人,这才是她最介意的地方。

周云霓将那鸡毛掸子丢落在地,拿出手绢擦了擦手,抬眼问道:“我做什么还需要你来过问?几个丫鬟难道我也打不得了?做丫鬟的,就得要看清自己的身份——”

见小敏脸色越发难看,她冷笑了一声,挑起了柳眉问道:“所以,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小敏平息着心中翻腾的郁愤。

她知道周云霓这样说不过是想激怒她,最好是能激得她还上几句嘴,到时好给她贴上一个忤逆主子的罪名。

想到这里,她面上浮现一抹笑,不疾不徐地道:“夫人这问题问的倒是奇怪——奴婢自小在王府长大,是这府里的大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