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78 辰氏夫妇

278辰氏夫妇

他这句话刚落了地,便有几声狼嚎自西南方向传了过来。

众人即刻换做了一副草木皆兵的模样。

那为首的男子见此情形也不由动摇了几分。

他这边正琢磨着要不要走,若是走是他们自个儿走,还是带着那昏迷的小姑娘一道儿走,若是将她带走该如何安排,若是将她留下,只怕在这荒山中一夜过去也是凶多吉少了,如果真的闹出了人命来,追究到他们头上去,可就真的不值当了。

在他举棋不定之际,便见不远处闪现了光芒。

“好像有人来了!”

一伙人闻言即刻转脸望去,只见那火光又近了许多,原是有人提着灯笼走了过来。

近了之后,为首的男子认出了来人,上前殷勤地道:“公子爷,您可算是来了!您看,按照您的吩咐,这都办妥”

话说到一半,他的笑便凝固在脸上。

“通!”下一刻,人便僵直着向后仰倒在地,一双眼睛里还带着没来得及消散的笑意。

“大哥!”众人无不大骇,戒备而又惊惶地看向面前站着的三个人。

可他们也没能害怕多久,因为下一刻就没了呼吸天蟒。

脖颈处都扎着一枚致命的银针。

“王爷。”出手的黑衣侍卫望向攸允,等着他接下来的吩咐。

攸允却一动不动,眼神紧紧地盯在璐璐身上。

良久,他才开口道:“乘黄呢——”

吴其佝偻着身子走向璐璐,拿手在她的伤口处探了探。

怎么会这样

他眼神微变,心中卷起了波涛。

明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令人安神的沁香,可这血。却是与常人无异。

与其说是从骨血里散发出的气味,倒更像是经过长期的熏制而沾染上的香味。

可这种气味又怎么熏得上去

且她分明就是月族圣女的后裔!

真的不应该。

“本王在问你话!”攸允几乎是咬着牙朝他低吼道。

吴其微一眯眼,“王爷,此事定有蹊跷。”

“蹊跷!”攸允瞳色巨变,“我看你分明就是在戏弄本王!”

说话前,他已欺身向前,伸手扼住了吴其的脖子。

眸中血光翻涌不止。

吴其却全然不为所动,也没有丝毫惊怕之色。

“王爷。”他伸起那枯树皮一般的手,覆在攸允的手背上。声音带着淡淡的不耐,“王爷是不是太过浮躁了。”

“嘶!”攸允忽然倒吸了一口冷气,直直地往后退了五六步的距离。

“王爷!”那暗影见状忙地上前一把扶住了他,对着吴其怒道:“放肆,竟敢对王爷不敬!”

“你!”攸允惊赫不已——他右手整个手背竟然都是青黑之色,很快的,他便清晰的觉察到。整个右臂都在渐渐变的麻木了起来。

“你对本王使了什么毒术!”

“老夫怎敢。”吴其淡淡地道,“不过是防身的伎俩罢了,只会让王爷的右手短暂的麻痹几个时辰,算不上什么毒术。”

“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杀了你!”攸允定定地望着他,口气十足的阴冷。

“呵呵呵”吴其笑了起来,诡异的音色回荡在空山中令先前还偶有动静的狼兽们都吓得不敢出声。

他摇着头道:“老夫知道王爷不会。”

他说的没错,攸允是不会。

至少现在不会。

“日后王爷需要老夫帮忙的地方还有很多。”吴其轻哼了一声,从攸允身侧走过。

攸允紧攥着拳头。

若不是还对他有用,他早就一刀解决掉他了。哪里还容得了他如此肆意妄为!

他动用了内力来平复着丹田里串走的真气唯我仙缘全文阅读。

“将小姐带回去。”

“是。”

近来桃云山里颇为热闹。

一年一度的品酒会如期而至。

只因国丧而取消了晚间的歌舞篝火,其余的也同往年无异。

辰三也来凑了一把热闹。

他周旋与各个酒棚之间,但凡是没喝过的酒,都得尝一尝。

“这位相公,一人独行,会不会觉得孤单的慌?”

随着一道妩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觉察到右肩上明显多了一只手。

辰三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头也不回地将人拖拽出了拥挤的人群中。

“干嘛啊你!”待二人到了无人之处,那女子才甩开了他的钳制,一脸的委屈。

“谁让你过来的?”辰三皱眉看着她,“临走之前我交待你的话你都忘记了?”

安柔一撅嘴,眼泪险些就掉了下来,一把扑进他的怀里,“你都不知道你不许我跟府里的那些女人起冲突,我便忍了——可她们三天两头的便来找我的麻烦,还在我的饭食中下药,我们的孩子险些都还有那该死的臭皇帝皇后。成日唤我进宫,想方设法的想从我这里探听你的消息来”

辰三听闻叹了口气。

他本是想着安柔有了身孕,不好随他四处奔波以身犯险,但却没想到留她在辰国,竟也好比虎穴龙潭。

“是我考虑的不周。”他反拥住她,声音满是疼惜。“我答应你,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了,到时再也不会有人敢惹你烦心。”

“相公”听他这么温柔的保证,安柔倒是有了几分心虚,她缩了缩脖子,“有几件小事我想跟你说一说”

“说吧。”

“翠夫人的胳膊被我不小心给打断了。”

“”辰三脊背一僵。

“还有,我,我将柳素素的养的那只兔子给炖了。”

他就知道她不会真的那么老实!

那些从小娇生惯养的女人哪里是她的对手

“唔,为夫知道了。”

安柔狐疑地道:“你不生我的气?”

辰三又恢复了一贯的嬉皮笑脸,“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御医不都说了吗,不能使你动气,否则对孩子不好。”

“哼,我还以为你是真的心疼我”安柔咕哝着道:“合着还是为了小的。”

“好了,说正事——你出辰国,皇兄他们可知道?”

“你放心吧,我只是想回卫国的娘家瞧一瞧,他们也没怎么起疑。”安柔从他怀里抬起了头,问道:“娘的事情。可有着落了?”

“快了韩娱之新的人生。”辰三帮她别起耳边滑落的一缕青丝,道:“我今日过来桃云山,便是打探消息的。”

“事不宜迟,那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嗯。”辰三牵起她的手,二人就朝着望月凝的方向而去。

辰三倒是路熟,绕了个捷径,没用到一刻钟的时间便到了楼前。

“两位客官里边儿请。”阿庄热情的招呼着夫妻二人。但在看清安柔的长相之时,眼中却有一闪而过的疑惑——总觉得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想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想出来,阿庄倒也不算执着,很快就抛诸脑后了。

辰三挽着安柔的手,步入大堂中,环顾了四周一番,问道:“二楼上头,还有客房吗?”

“有的。”阿庄点着头道:“除了临湖的那两间之外,其余的都还空着。客官如果要住下来的话,小的可以带您上去看一看。”

“不用了,随便找一间便是。”

阿庄应下,招呼着二人坐下,“二位客官看一看要吃点什么?”

“香干马兰头、清炒莲藕、松仁儿海带——”辰三随手点了几样,看了安柔一眼,朝着阿庄问道:“可有新鲜的鲫鱼?”

阿庄点着头道:“有是还有一条活的。但个头儿不大。”

“没关系,就做一道鲫鱼萝卜汤吧。”

“好的,二位客官稍等。”阿庄记下,朝着后院的伙房走去。

安柔甜丝丝地笑开。

自从她有了身子以来,不同于别人好酸或是好辣,她独独是贪鱼鲜贪得紧。

饭吃到一半,自外头进来了两个人。

“二位客官今个儿可回来的真早。”阿庄看了一眼天色,觉得稀奇的紧。

“阿庄哥,我今个儿在街头看到有斗蛐蛐的了,改日咱们一道去玩。如何?”松尾一进来便兴冲冲地说道,小跑到阿庄跟前。

“斗蛐蛐的?”虽是至今都不知道二人的来历,但对这个机灵的小鬼头,阿庄还是挺有好感的,毕竟松尾也算是在他终日一成不变的生活中添上了一抹色彩。

“对啊,可有意思了!好多人在看呢!”说到这里。他愤愤地道:“都是我爹,非拉我回来!”

松爹对着阿庄呵呵一笑,复抬手在松尾的脑袋上敲了一记,道:“爹先上楼,你别给掌柜的他们添乱,听见没?”

“知道拉!成天像个老太婆一样,啰里吧嗦的”

“小兔崽子!”松爹佯怒地给了他一记眼刀子,却也不再罗嗦,大许的确是有什么事情要上楼去研究,便没再训他,折身上了楼去。

走到一半,忽然警觉地转回了头,往楼下扫了一圈儿,见没什么不寻常的地方,才面露思索的转回了头去。

辰氏夫妇二人对视了一眼——这人武功不低。

只有习武之人才会有如此高的警觉和感知。

安柔看了一眼同阿庄聊得火热,确切来说是他一个人说的火热,而阿庄只是负责傻笑的松尾,有些不确定地道:“真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