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77 收钱做戏

277 收钱做戏

进了六月,白日里的凉州也渐渐趋于温暖。

灾荒归灾荒,人却还是要生存的,大街上的商贩各居其位,人流挤挤,只除了多数人眉宇间掩饰不去的愁绪之外,乍看之下,倒也没什么不同。

璐璐今日被身旁的丫鬟劝说着要出来走一走,百般无奈,终究没有耐得过她,只得出了王府。

许久没有出门见过阳光的她,一时间只觉得头顶这明晃晃的太阳有些刺眼,下意识地抬了手去遮光,却有些眩晕之感,险些站不稳。

“小姐,您还好吧?”丫鬟见状忙扶住了她。

璐璐摇了头,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些乏力,便道:“先找个地方坐一坐——”

丫鬟闻言应下,建议着道:“奴婢知道前面右拐,倒是有一间茶楼。”

璐璐『揉』了『揉』太阳『穴』,“嗯,带我过去吧。”

丫鬟边扶着她,边道:“小姐,您日后还是常常出来走一走的好,您看,这长久不出来活动,对身子也不好——”?? 未待作年芳277

这个丫鬟名唤小萱,生的乖巧,又不怕生,一张嘴极为讨喜,是凉州本地茶农的女儿,刚进王府不足一个月。

另外还需一提的是,只是第一眼,她便痴『迷』上了攸允。

劝着璐璐出府走一走,也是攸允的授意,作为他忠实的『迷』恋者,她自然是义不容辞。

“小姐您看,好可爱的兔子啊!”小萱手指着那小贩手中拎着的白兔,惊喜地出声道。

璐璐望去,眼神几变。

只见那兔子通身雪白无暇,安静地蹲坐在笼中,红彤彤的小眼睛十分招人怜爱。

“走。”

她转回头,甩开了搀扶她的小萱。

“小姐...等一等奴婢!”小萱是不知她怎突然就冷了脸,急慌慌的跟了过去。

她口中所说的茶楼,右拐后需得进一条巷子,穿过巷子就在眼前了。

这事情就出在这条巷子上头了。

一进了巷子。璐璐就敏感地察觉到有人在跟踪她们。

她开始以为不过是些饿极了的乞丐或许灾民求财而已,但他们可以敛去的气息却让她起了疑心。

“小姐小心!”

身后的小萱忽然惊呼了一声,璐璐戒备地回头,却见有蒙着面的男子正举刀朝她砍来。?? 未待作年芳277

璐璐眼神一紧,腰下放软,往后平仰而去,躲开这致命的一刀的同时,向着那蒙面男子的下盘攻去。

“没看出来这小娘子还有两下子!”那男子挨了一脚,往后挥了挥手,道:“兄弟们。给我上!”

听这口音,应该是凉州本地人,璐璐怎么想也想不通,这些人明显是早有准备不说。且还好像还不是为财,不然的话,实在犯不着上来便要置她于死地。

她初来凉州,连门都没怎么出过,若说是得罪了谁,那根本是没有可能。

话音一落。便有十来位同样蒙着面巾的男子冲了出来,一个个的手里都举着明晃晃的大刀,凉州不比王城,本就是山高皇帝远。再加上近年来闹饥荒,更是『乱』作了一团。

大街上发生小抢小偷之事更是稀疏平常。

巷子的两个出口都被他们堵得严严实实,来来往往的人端是看这架势就没有敢上来靠的,现在自顾都不及,哪里还有功夫管这闲事,万一惹祸上身那就亏大发了。

“我家小姐是允亲王府上的客人,你们若是伤到了小姐,王爷定不会放过你们!”小萱吓得双腿都直哆嗦。但还是壮着胆子说道。企图借此来吓退他们。

“什么亲王不亲王的,老子可没听过!”一个身材矮胖的男子嗤之以鼻,一掌便将小萱劈晕了过去。

璐璐刚想提力。却觉天在旋,地在转。

她脚步凌『乱』地退了几步,视线也随之模糊了起来。

“哟,还站不稳了?”

“现在知道害怕了?哈哈哈...”

眼见几人调笑着正朝着她『逼』近,璐璐甩了甩头希望能够唤回些许意识来,但却事与愿违。

眼前一黑,整个人陷入了昏厥之中。

蒙面人见状忙地将人装进了大黑布袋中,扛在肩头,箭步出了窄巷。

将脸上的面巾扯下,混进了人流之中,丝毫不引人注意。

出了东府大街,几人分散着朝着一座荒废的茶山而去。

这座茶山本是由周员外花了重金买下,打算雇了人种茶的,可就在他买下的头一年,便遭遇了大旱,且这场旱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周员外悔的肠子几乎都黑了,从此以后,这也就成为了一座荒山。

“大哥,你说这雇主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又不许我们碰她,但还要见点血光——这也不像是有仇啊?”一位长相黑瘦的男子皱着眉问道,一路上都没有想明白。

“这种事情你懂个屁!”为首的男子一脸的骄傲,“哥年轻的时候也是玩过这招哄骗小姑娘的!定是这小娘子『性』子太烈,不好搞,人家才想出了这个主意来英雄救美!”

“哦——”问话的人闻言顿时恍然,望向那男子的眼神又多了几分崇拜。

大哥就是大哥,这都猜得到。

几人径直去了后山,显然是早早选好了犯案地点。

“来,把家伙都拿出来,既然收了人家的银子,那咱们也要做戏做的足一点才行!一定要『逼』真!”

“对,没错!”

紧接着,大刀、匕首、面巾、绳子,都七七八八地被扒拉了出来。

“非常好。”为首的男子见众人都蒙上了脸,连带着头发都给包了起来,连他都认不出哪个是麻子哪个是三宝了,赞赏地点头,“现在就把人给绑起来吧!”

几人七手八脚地将还在昏『迷』中的璐璐绑在了一棵枯树上。

“大哥,现在该见血光了吧?这活儿,不如让我来?”黑瘦男子开了口,虽然整张脸都给蒙了起来,但那双老鼠眼还是让人不容混淆。

“好,小心着点——万万不能伤到了人。”话刚说完,他便觉察这样委实是太为难人。

哪里有不伤人就见血光的?

“别把人整成重伤就行,还有,别划脸,小姑娘的,脸可都金贵着呢——”

“好嘞,哥。”黑瘦男子掏出了一把匕首来,走上前去,“交给我了。”

他行到璐璐面前,左看看,右看看,越看越觉得心里怜爱,最后竟觉得下不来手。

他们本就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做过的最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就是抢过孩子的馒头,偷过西庄里王老婆子的母鸡。

这次忽然有人找上他们,光是订金就给了一百两,就是要来一场“假的绑架”,事成之后还有一百两银子好拿,这样的好事他们自然不会推脱。

“你倒是快啊,随便在哪儿割上几个口子就好了!”

“那一百两银子你还想不想要了!”

一提到那一百两银子,他顿时来了勇气,心里想着反正也不至于死人,跟磕着碰着也没什么区别,小伤罢了。

他抬手便是一刀划在了璐璐的右肩上。

刀子是事先磨过的,倒也不算钝,一刀下去不仅划破了衣服,即刻便有潺潺鲜血冒了出来。

“哐当!”猛地一见红,他被吓了一跳,手中的匕首一滑,砸到了脚下。

他慌忙捡起跑了回去,略显惊惶地问道:“我下手是不是太狠了?”

“... ...”为首的男子无语的看着他,好大一会儿才语重心长地劝说道:“做咱们这行,最没用的就是心软,虽说你今天这手下的的确是有点狠,但是这对于你而言,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是一个磨练,以后你将会是一个称职的... 杀手。”

黑瘦男子一怔,杀手?

他倒是没有这么远大的抱负。

但是若能混上一个杀手的名号,也不是一件坏事。

想了一想,他终究释了怀。

几人傻傻站了一个时辰,也不见有半个人影过来。

有人开始急了,“大哥,这人怎么还不来救她回去啊!”

“大哥,这个时辰买豆腐的老吴也挑担子回村了,我得去截他几文钱,再晚就来不及了!”说话的这位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他每日的生活安排的极有规律,什么时辰要去偷鸡蛋,什么时候要去收保护费,都是安排的妥妥的。

那被他们喊作大哥的男子闻言纵身走到他面前,狠狠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头上,“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那几文钱能跟这白花花的银子比吗?”

黑瘦的男子附和着道:“没错儿,人家是出了大钱的,任『性』一点,来得晚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还是大平明白事理。多学着点!”

先前开口的男子顿时成了众人鄙夷的对象。

为了不引起众怒,他只得缄口不语。

但心里还是在琢磨着卖豆腐的老吴那茬儿......

这一等不要紧,一伙人直从天亮等到了天黑。

人,还是没来。

终于有人耐不住了,“大哥,这人也太不守信用了!竟让咱们等了一天还没来!”

一有人起了头,场面便哄闹了起来。

“是啊,虽说给钱就是大爷,可我大爷也没让我等这么久过!”

“大哥,不然咱们走吧,那一百两咱们大不了不要了,这山里天黑了还有野狼,万一要是丢了命就不值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