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76 捷报

276 捷报

一秒记住,

大许是方才有听那伙计说里头有两位小姐等着,真的见着了,众人并无太多意外,有的只是疑惑。

走在最前头的一身深蓝衣袍的中年男人正是马琼的父亲马时现,他率先开了口,还算有礼地问道:“不知二位姑娘是——”

史红药捅了捅苏葵。

苏葵正思索着该怎么说才最合适,却听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爹,这是苏家的二小姐,和史家的大小姐。”

说话的人正是马琼。

马时现闻言一怔,这两位在王城里来头都不是小家小户。

“哦——原来是苏小姐和史小姐,不知二位小姐是否走错了房间?”马时现委婉的‘提醒’道。

史红药抬眼看向那身着粉衣的小姐,也就十七八岁的芳龄,一脸的娴静温柔。

虽远算不上倾国之色,但让人看了就不禁心生怜爱之情天子岗

史红药心里一紧,再看向马琼,只见他一脸的板正和平静,连往她这看也没看一眼。

她舍下脸来就是为了他,可他这副神色哪里像是对她有半分心意?

以往的史红药确确实实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干过的荒唐事也不是一两天能说得完的。

可现在,她忽然觉得就没了勇气。

“是我误会了。”她低声地说了这么一句,抬起头道:“我们的确是走错房间了,不打扰各位了。”

“啊?”苏葵觉得她真的完全跟不上史红药的节奏。

还不待她从这突发的事件中反应过来,便被史红药一把拉了起来。

察觉到面前众人打量的目光,史红药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决定日后再也不会这么不管不顾,没搞清楚事实就冲动行事。

“误会什么,没误会。”

史红药这边刚准备踏出门槛,却听马琼的声音自背后响起,叫她顿下了步子。

没误会?

他的意思难道是——

苏葵一愣之后即刻反应了过来,忙地去拿眼神示意史红药。

史红药半转回了头。看向他道:“你,你什么意思啊?”

马琼一脸正经地望着她,“我已让人备好了聘礼,只差你点头了。”

史红药顿时瞪大了眼睛。

是她听错了吗?

苏葵也是万分震惊——这马琼可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合着人家连聘礼都备好了

马时现也是傻了眼,望着同是一脸迷茫的马夫人,面面相觑

那弥家一家人的表情也是大同小异。

史红药磕磕巴巴地道:“可是,可你今日来这里不是来商谈亲事的吗?”

马琼背后的年轻男子笑的一脸会意,同马琼有三分相似的脸部轮廓。应是马琼的弟弟马向。

他将手扶在马琼的肩上,冲着史红药笑道:“今日确实是来商谈亲事的,可商谈的是我的亲事——不过若是能好事成双,那就再好不过了。”

弥家的小姐闻言脸色顿红,但望向马向的目光满是羞怯。

史红药这才知道自己果真闹了个大乌龙,脸色也随之涨红了起来。

马时现的接受能力还算可以,略微发了会儿滞,便道:“敢问这位可是礼部侍郎家的史小姐?”

史红药忙点头道:“是,红药见过马伯伯。”

好么。这嘴还变甜了。

史红药生怕给马家老两口留下不好的印象一样,又对着马夫人行了礼。

倒是叫二人有些惶恐了殖装。

他马家虽然是有些小钱不假,但史红药却是官家的小姐。

马时现嗔怪地望向了马琼,是对他事先没跟他通报一声心有不满,竟让他这个做长辈的丝毫准备也没有。

得了马琼的肯定,史红药立即又原地满血复活了,一贯的厚脸皮发挥起了作用来。

她脸上是忍不住的笑意,“其实,我同马琼二人早已情投意合,希望马老爷和马夫人能够成全——”

马琼闻言眼角狠狠地一阵抽搐。觉得自己终究还是低看了史红药。

马时现夫妻二人听了这话哪里还有拒绝的道理

马琼的亲事一直是老两口心里的结。就说这次弥家的小姐,本来是介绍给他的,但却被他撮合给了马向——好在真的也撮合成了一桩好事。

“我马家并非什么高门大户。”马时现眼底尽是笑意,倒也是个干脆人儿,“若是史侍郎不嫌委屈了史小姐,马某隔日便找媒人登门提亲!”

马向也跟着起了哄,“那下聘的事儿。就交给我了!”

马琼望向史红药,眼底似有笑意弥漫。

苏葵望着这和乐融融的场面,在心里大大地吁了一口气。

这剧情可是比她想象中的要顺利了太多。

“不好了,邱将军!”

营帐中的高壮男子正逗着笼中的一只银狐,头也不回地道:“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难道是苏家军来了不成——”

“启禀邱将军,真的是苏家军攻来了!现在敌军已到了企明岛,企明岛上驻守的兄弟们派人传了急报回来!”

“什么!?”邱云霍倏然转过了身来。露出一张粗狂的脸来,右眼角一道伤疤一直蔓延到左边的嘴角边。乍一看不像个将军,倒更像个土匪山贼头子。

他前天便收到了自宫里传来的书信,告诉他国公岛会有变动,要他全神戒备,万不可掉以轻心。

可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之前苏家军可以说是节节败退,虽是誓死抵抗,但已没有还手之力,且有可靠消息传来,国公岛上甚至已出现了断粮的现象。

所以,他看到打从西宁宫中传来的密报之时,嗤之以鼻,打从心眼里觉得,不管他们有什么变动。他都不信一夕之间苏家军会有能力威胁到他们。

更别提是主动进攻了!

邱云霍握拳吩咐道,“部署下去,命舟师全力迎战,老子倒要看看苏烨这黄毛小儿能有多大的本领,敢在老子头上动土

!”

苏烨身着黑色环锁甲,背着手立在楼船之上,一丝不苟地望着前方,江面并不平静。时有风起,掀起不小的波浪。

“将军,前方不足五十海里便是西宁狗贼的扎营之处了!”武平年在他左右方说道,想到今日势必会有一场恶战,他已是提起了全部的精神来。

“待会儿你先率领五万舟师三万弓弩手封守西面,伺机行事。”

武平年肃然道:“末将领命!”

苏烨微闭着眼睛,感受着拍打在脸上的江风,忽然笑了一声足球万岁。

秦越恰巧自船舱中行了出来,同他并肩而立。似是随口一问,“苏将军方才为何发笑?”

苏烨徒手指向黑压压地江面,眼中含着笑意,“天公作美。”

“哦?”秦越听他似有所指,兴味地看向他。

苏烨望向渐渐趋近的火光,知那是敌军的船舰,却还是不慌不忙地道,“突然想起了家妹同我说起的一个故事——”

“不知是什么故事?”

“巧借东风。”

想起临行之际,苏烨特意吩咐要备下火器,秦越恍然一笑。

又静立了半柱香的功夫。一排排巨舟船舰在夜色中。犹如黑浪一般涌近。

苏烨喝道:“摆阵,迎战!”

“是!”

两日之后,捷报传入王城。

三十一日子时,卫军突袭敌营,展开猛攻,敌军因部署不及,面对来势汹汹。计划周密的卫军,连连受挫,秦越和苏烨亲自督战,曲向千留守国公岛

破晓时分,经短兵相搏,敌军死伤过万人,苏烨决定改用火攻,命水性极好的舟师驾火具小舟冲入敌阵。火借风势,焚毁敌巨舟数百艘。令敌军阵况大乱,不敢再战。

敌军将领邱云霍被武平年等人围困,虽被部下抵命相护最后脱险,却被苏烨斩断了右臂。

一个将军,失去了右臂,也就等同废人了。

次日午时,在武平年的追击下,西宁水师退至三百里开外的一座不知名的小岛。

西宁水师此次一挫,少说也要修养数月不止。

由于先皇还未下葬帝陵,并不好大肆庆贺,所以即使大胜了一仗,国公岛上也与平素无异,但细看过去便能发觉,每个军士的脸上都颇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意味。

消息传至朝堂,鹤延寿当朝诵读了捷报,令几位辅政大臣暗自吁了一口气——这回得亏没出什么岔子。

自打先皇撒手一去,这位太子殿下做事可是一次比一次他们提心吊胆。

苏葵一得了消息,问了丫鬟苏天漠的去向,闻听是苏花厅,她便迫不及待地去找了过去。

她刚踏过门槛儿,便声色俱喜地道:“爹,您听说了没有,哥哥前日大败了西宁水师!”

待她匆匆地绕过了一人高的屏风,走了进去之后,这才看见偌大的花厅里还坐着另外一个人。

她一身玫红色的锦衣绸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宝蓝色的花纹,一头青丝尽数挽起,繁丽无双,略显娇气的一张脸上,倒是脂粉未施,一双眼睛略微有些发红,像是刚刚哭过一场。

“爹也是刚刚听说。”苏天漠点头而笑,眼底也尽是欣喜之意,“云霓今日好不容易回来了一趟,待会儿咱们一同吃午膳。”

苏葵闻言抬眼看向周云霓,却见她将头转进了里侧。

苏葵知道她这是不想让自己看见她此刻的模样——看来,周云霓如今的日子,似乎并不怎么好过。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76:捷报)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