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75 怎么抢

275 怎么抢

“嚯!真的起火了!”

火势之大竟然已经将那半边天都烧得通红如黄昏!火舌蔓延之处,让人看得胆战心惊。

“走,快去帮忙救火!估计要出大事了!”

“......那不是平记铸剑坊的方向吗?”

这场大火来的突然而又凶猛,直到了天亮时分才彻底扑灭。

可整个铸剑坊已经烧得七七八八了。

有人发现着火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了。

平家祖孙三辈只有一个被『奶』娘拼死护着年仅七岁的五小姐幸存一命,其余的包括里头的伙计都丧了命。

在铸剑界中赫赫有名的的平记,一夜之间被这一场大火给化成了灰烬。?? 未待作年芳275

众人唏嘘不已。

“你们听说了没啊,平记昨夜起火了,一大家子全都给活活烧死了,就留一个小丫头——”争香在家仆那边听了消息,一回栖芳院便絮叨着。

“这么惨啊...”

光萼皱着眉问道:“平记?哪个平记啊?”

“就是上回小姐让人带了什么冷铁,亲自过去请那里的大师傅给咱们大公子造剑的那个平记啊!”

“那是寒铁——”苏葵自房中走了出来,问道:“平记着火了?”

“嗯!”争香定定地点头,一脸的不忍,“奴婢方才听二虎他们在那里说,说是烧了一整夜呢...”

烧了一整夜...

苏葵总觉得哪里不对。

好好地怎会起了这么大的火?

还有前些日子往凉州押送的赈灾粮饷被山贼劫走,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

近来怎会突然之间,出了这么多的『乱』子?

还有,明尧之捅了这么大的笼子,还能安然无事的出了牢,实在不像是慕冬一贯的作风。

“小姐。”小蓝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她的思路。

“找我有事?”?? 未待作年芳275

小蓝笑着走近了行礼,道:“是史侍郎家的大小姐过来了。人在花厅等着小姐您呢。”

史红『药』?

“嗯,我这就过去。”

苏葵倒是觉得稀奇,以往史红『药』一般会约她在外头碰面,很少会亲自来苏府找她。

待她到了花厅之后,史红『药』早已等急了。

见苏葵进来,赶忙起身走了过来,“你可算是来了。”

“今天是刮的什么大风,竟将你给吹来了?”苏葵打量着她。却是发现了不对劲。

今日的史红『药』显然是费心打扮过的。

史红『药』咳了咳,双手按着苏葵的肩膀道:“咱们是不是朋友?”

“...你想干什么?”苏葵戒备的看着她,史红『药』一副如临大敌的神『色』,让她觉得只要她一说“是”,史红『药』就会立刻拉着她一同慷慨赴死。

史红『药』对她的回答相当不满意,皱了眉道:“你就说是不是吧!”

“红『药』,你先听我说——”苏葵觉得很为难,“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商量,不要冲动好吗?”

“我...”史红『药』咬了咬下唇。狠下决心地道:“不行,我若再不采取行动,只怕就真的得在家当老姑娘了!你如果真的拿我当朋友,就陪我一道儿过去!”

“啊?”苏葵觉得她一时没能进入史红『药』的状态,茫然地道:“你指的是什么?”

史红『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是马琼!”

不待苏葵反应,她便扯起了苏葵的胳膊,道:“咱们赶紧过去吧,路上我再同你细说——现在若是再耽搁,真的抢也抢不回来了!”

就这样。苏葵稀里糊涂的被拽出了府。

等她在马车上听明白了经过。清楚了自己即将要去做什么,她才深觉自己上了贼船。

史红『药』之所以急慌慌的拉着她出来,是因为马琼在家中的『逼』迫下要同世交的一位弥小姐相亲,约在了今日午时在鸿运楼,两家人碰个面,让二人看一看,没什么太大的意外就将亲事给定下来。

当然。『逼』迫这两个字是史红『药』说的,而马琼究竟是不是被『逼』,就不得而知了。

另外,苏葵对一件事保持着很深的疑『惑』:史红『药』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她狐疑的看向史红『药』,觉得她大有可能是在马琼身边安『插』了眼线和暗桩,来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我才不管她是米小姐还是菜小姐,总之她不能打马琼的主意——你不是经常对我说幸福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吗?现在你就一句话吧,帮还是不帮!”

苏葵被她犀利的眼神定住。觉得自己帮也得帮,不帮...那也得帮。只是自愿和被迫的区别。

所以,她明智的选择了前者,“帮。”

史红『药』一掌拍在了她的肩膀上,一副义薄云天的模样,“好!果然是好姐妹,日后你若是有了心上人,跟我知会一声,就算是有夫之『妇』,我抢也会给你抢过来!”

苏葵嘴角一抽。

为什么一定要抢呢...

她难道就只能沦落到去抢有『妇』之夫的地步吗!

苏葵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望向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史红『药』,她问道:“话说回来,你打算怎么做?”

“见机行事,软的不行...”史红『药』郑重地看了她一眼,“那也只能来硬的了。”

苏葵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待二人到了鸿运楼的时候,差两刻钟才到午时。

“走,咱们先进去看一看他有没有过来。”

苏葵点了头,二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史红『药』虎视眈眈地往大堂中望去,看了一圈儿又一圈,直看得众人食不下咽,也没能过滤出马琼的影子来。

苏葵觉得当人一心一意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会忽略到周遭人的目光,史红『药』应该就是这种状态。

可她不是。

被别人拿这么怪异的目光打量着,她觉得有些丢脸。

她上前扯了史红『药』的衣袖,“你这样看能看出什么来——我有好办法。”

“嗳。还差一点儿,还差东南角那几桌我就看完了!”史红『药』挣扎着,死活要将那幸存的几桌扫『荡』干净。

苏葵无奈之下,只有放开了她,径直朝着柜台走去。

鸿运楼的掌柜见她过来,笑着一作揖,问道:“苏小姐今日怎独自过来啊?”

“这倒不是。”苏葵冲着他展开一个笑,尽量掩饰着自己的心虚:“我是跟弥小姐和马公子约好在此碰面的。他们应当是早早订下了位置吧?”

两家晤面,又是想亲宴,怎么也不可能一点儿准备也没有吧?

“对对对,是前两天便让人订下了包间,我这便让伙计带苏小姐过去,马公子他们倒还没过来,苏小姐不如先喝喝茶等一等。”

掌柜的对她的话深信不疑,是没料到一个丞相府里的千金小姐会做出这种诓骗他这个老人的事情来。

可事实往往是残酷的。

“多谢掌柜!”苏葵感激地一点头,扯着还在坏别人胃口的史红『药』跟着那个伙计上了楼去。

苏葵附在她的耳旁大致说明了情况。便惹得史红『药』一阵雀跃。

打发走了伙计,史红『药』在包厢里转来转去,思量着对策。

苏葵觉得有些坐立不安。

毕竟是别人订下的房间,她好整以暇的坐在这里,待会儿人进来了该是什么反应...

“我先出去探一探风——”

“不行!”史红『药』赶忙拦在她面前,“你不能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你本就是过来给我壮胆儿的,你走了,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苏葵深感无奈,“那你现在有没有想好究竟要怎么做?”

“我。我现在整个人都『乱』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苏葵一听这话就觉得害怕,史红『药』这个当事人都找不到方向了,叫她如何是好。

她想了想,道:“既然这样,不如咱们先回去吧,喝杯茶静下心来好好地计划计划,然后再过来实施。你觉得如何?”

“不行!”史红『药』断然摇头,“算了,我豁出去了——”

苏葵越看越觉得她现在这个状态不怎么好,心里万分后悔随她过来,刚想开口再劝,便听门外有小二的声音道:“苏小姐和史小姐都在包间里等着各位呢...”

“哪家的苏小姐和史小姐?”有中年『妇』人疑『惑』的声音道。

史红『药』一个激灵,紧紧攥着苏葵的手,“来了!”

苏葵忙扯着她坐了下来。觉得史红『药』现在别说是抢人,就连站也站不稳了——原来这也是位外强中干的主儿。

“阿葵。你一定要帮我!”

苏葵心一横,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也实在没什么退路了,总不能等人进来她来一句“对不起我们走错房间了”,且就算她说得出口,估计也会被史红『药』一掌劈晕。

“你先冷静,待会儿先不要『乱』说话,先观察观察再说,眼下最重要的是——”苏葵顿了顿,有些尴尬地道:“最重要的是咱们得先保证...不被人轰出去。”

史红『药』点着头,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

一时间,苏葵觉得压力非常大。

她推着史红『药』坐了下去,伸手给她倒了一杯茶,“喝口茶镇定下来。”

史红『药』苦着一张脸摇头,“我手抖的太厉害... ”

“...”

脚步声渐渐临近,开门的还是那位带她们上来的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