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81 赏花赏人

281 赏花、赏人

半月之后,元太妃亲自下令在宫中办了一场赏花宴。

京中凡是未有婚配的官家小姐,皆收到了帖子。

苏葵亦然。

说是赏花,但是在选妃的关头办这场赏花宴,其中的意思也是不言而喻了。

新帝早年丧母,良妃也去了,先皇后宫里无子的女人们殉葬的殉葬,出家的出家,最有分量的也就是四皇子洐王的母亲,如今的元太妃了。

这种事情,她自然是要多『操』持着。

即使,慕冬根本没有什么表示。

由地方呈上来的美女画像纵然再美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这是给当今皇上选妃嫔选贵人,首先需得挑选有背景的女子,而家世不凡的女子多数是在王城。

苏葵起初收到帖子的时候,反复想了许久,还是觉得推掉为好。?? 未待作年芳281

毕竟她曾与宿根有过婚约,虽说已是过去了半年之久,但心中难免还有印记在上。

且这回还是让她去参加慕冬的“选妃宴”......

反正横说竖说,她都觉得...别扭。

正修剪着花枝的苏天漠听她说起,闲闲地道:“既然元太妃都没有厚此薄彼,你又何必自己给自己找特殊,你若收了帖子推辞不去,只怕更惹人注意。”

苏葵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想一想也是。

既然是赏花宴,她便权当去赏花便是。

宴会设在御花园中,现下正值百花齐放的时节,奇花异草争相竞放。让人目不暇接。

这样的场合,凡是知道规矩的小姐,都是比约定的时辰要早到了些时辰。

苏葵来的不早不晚,被宫女引了过去的时候,她粗略看了一眼。加上伺候着的丫鬟,约莫来了二三十位。

且这二三十位她竟是一位也不认得,最多有那么两三位是有过一面之缘的。

这些佳人们一个个端是人比花娇,身姿窈窕,苏葵不由感慨,王城果真也是卧珠藏玉之处。

白泠泠和史红『药』二人都是有了主儿的,自然是不可能过来参宴,苏葵又无意去投身于她们的明争暗斗之中,只得带着堆心寻了僻静之处闲坐着。

堆心手中握着一把坠玉凉扇站在苏葵身侧替她扇着风儿,然而目光却是不离那些个赏花的小姐们。看完了这个又盯着那个,眼睛眨也不眨一下。

苏葵见她如此,不由发笑,“怎么,好看吗?”?? 未待作年芳281

谁知她看罢了一圈。却俯身到苏葵耳畔。小声地嘀咕着道:“小姐,依照奴婢看,这些人没一个能比得上您的... ...”

苏葵略带奇怪的看她一眼,笑道:“好端端地你为何要拿我同她们来做比较?”

堆心犹豫了几番,“奴婢有一句话一直想问小姐您...说出来小姐可不能生奴婢的气。”

“什么话?”苏葵不以为然的问道,眼睛却定在了忽而变得安静了起来的正东方向。

一心在组织言辞的堆心却没注意到,吞吞吐吐地道:“奴婢早就觉着,其实...您同太子.....不对不对,是皇上,挺般配的......再说如今小姐您——”

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苏葵拉了一把。

“参见太妃娘娘。”

堆心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慌忙地跟着行礼。

“好了,都免礼吧。”元太妃脸上挂着慈祥的笑意,抬手示意着,一身祥紫『色』锦衣,上头绣着朵朵牡丹,雍容贵气。

“谢太妃娘娘。”

元太妃被宫女扶着坐到了手边最近的位置上,便招呼着一干小姐们道:“都随便坐,今日喊你们过来,就是赏一赏花,喝一喝茶,别的也没什么,都别拘着——”

此处大致是备了二十张桌几,都是檀木长案,每张桌几旁配着六只绣墩。

所以待元太妃的话一落音,便有二十来位小姐齐齐地朝着她落座的案几行去。

虽是看似不疾不徐的步子,但各人心里却都是恨不得抛开形象奔过去才好。

座位毕竟有限,只能坐得下五个人。

抢了先的心里自然都是美滋滋的,可余下的那些就不是个滋味了,只是碍于元太妃在此,不好表『露』情绪罢了。

有人悻悻然地寻了其它相邻的位置坐下,有些比较执着的则是站在那里攀着话。

苏葵瞧了一眼,便转回了视线来。

心里暗暗有了计较,这元太妃哪里是省油的灯,有专门给她准备的专座儿她不去坐,偏偏坐在小姐们的位置上,这不是有意让她们去争又是什么——定是想藉此来试探她们。

这花还没开始赏,便有此一试,接下来就更是可想而知了。

苏葵对她这种做法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毕竟这确实并非小事,往小了说是给皇上选老婆,往大了说就是给全国百姓选国母的头等大事儿,

自是含糊不得。

想到这里,苏葵也举目望去。

这几人举止都太过小家子气,不合适。

这个眼珠子转来转去的,一看就是一肚子坏水,不合适。

这位未免太过呆板......

那个穿蓝衣裳儿的倒还不错,举止落落大方,唯独生了一双斗鸡眼... 不行不行。

这个嘛...

苏葵微微眯起了眼睛,望着那身着浅粉衣裙,小鸟依人的少女。

娥眉杏眼儿樱桃小口,生的十分可爱。

也未上前攀谈,只静静地坐在一旁,她身侧的丫鬟不知同她说了什么,惹的佳人脸『色』娇红。

这一红不要紧,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愈发惹人起来,嫣红的脸蛋儿招人想上前捏上一把。搂在怀里疼惜一番才好。

“小姐。”堆心的声音响起,将她拉回了神。

苏葵掩饰地咳嗽了几声,深深地为自己这猥琐的意-『**』感到可耻...

又转眼望去,只见那粉衣佳人已起了身来。

“还是不行——这弱不禁风的,肯定不经吓...”苏葵皱眉摇着头。喃喃自语道。

只怕慕冬那冰山脸一皱眉就能将她吓软了腿。

想到这里,苏葵登时一怔。

他选他的妃,同她有什么关系?

她倒是『操』的什么闲心?

还在这一个个的玩排除?

堆心不解地回想着苏葵方才的话,“小姐...什么不经吓?”

“没有。”苏葵赶忙摇头,“你方才喊我做什么来着?”

堆心奇怪得看了她一眼,觉得若不是她想不出原因来,她真的觉得苏葵此刻的反应十分符合四个字——做贼心虚。

“奴婢方才问您...奴婢方才的话您...怎么看?”

苏葵这才转脸去看她,“什么话?”

堆心一撇嘴,对苏葵满不在乎的态度感到不满,“就是方才太妃娘娘来之前。奴婢同您说的那句话啊——”

苏葵见她表情,沉『吟』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没能想得起她说了什么话。

那时她的注意力都在元太妃那里,哪里分得了心去注意堆心那小如蚊响的话。

苏葵诚实地摇了摇头,道:“方才太吵。实在没怎么听得清楚。”

“...小姐!”堆心嘟起了嘴巴。一脸的失望。

她可是极不容易才鼓起了胆子,硬起了头皮来说出了那句逾矩的话来。

见苏葵还在盯着她看,堆心眉『毛』都耷拉了下来,道:“奴婢是想提醒小姐,晚些出宫的时候,别忘了给小小花带豆沙糕回去。”

“......”苏葵略带鄙夷地看了她一眼,转回头之际,却恰好撞上了一道视线。

正是从元太妃的方向传来的。

见苏葵转过了头,元太妃也丝毫没有打算收回目光的打算,这道视线里有打量,有探寻。更多的则是苏葵看不懂的东西。

苏葵只一开始怔愣了一瞬,后便礼貌地含笑朝着元太妃微一颔首。

元太妃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神『色』无波,只朝着苏葵回了一个微笑,便收回了视线,转而望向众人道:“前几日本宫去庙里拜佛,跟无罙大师聊了会儿佛理,临走之前大师曾告诉本宫一句谜言,说是若想大卫国定民安、风调雨顺,需得找到一位全阴之体,世外于瑾之人夙守东宫。”

身披橘黄『色』轻纱,里有锦缎裹身的妙龄少女一脸好奇地问道:“不知何谓全阴之体,世外于瑾之人?”

“无罙大师据闻可通达上下几百年,神机妙算,既然有此一言,定非空谈。”

元太妃点头说道:“本宫也是这么认为,可这几句话本宫也琢磨了好几日,也没能尽然参透。这人一老啊,脑子也就跟着不好使了,比不得你们这些年轻人——你们也帮着本宫想一想,有什么想法都说一说。”

阴字应指女子,而夙守东宫...苏葵想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了。

原来元太妃设下这场赏花宴还有这么一个原因。

只是像这种玄乎其玄的东西委实不怎么好琢磨,知道实情的人,譬如抛出这句谜言的无罙,顶多是会道上一句阿弥陀佛天机不可泄『露』,然后任由她们这些世人『乱』猜一通。

苏葵最是不喜猜这些所谓的天机,而这种不喜则是来源于...她猜不出来。

例如无光之前说她来到这个时空是天命所致。

“太妃娘娘,您觉着这全阴之体是不是有可能指的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之意?”说话的娇俏女子倒不是王城中人,家住灵州,乃是灵州巡抚丁卫峰的长女丁元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