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82 斗百草

282 斗百草

一秒记住,

说起丁元香是如何得了帖子入宫参宴的,这原因也的确是很没什么新意——走后门。

而给她开后门的这个人便是元太妃本人,七算八算的丁元香的父亲还是元太妃的远房表弟,私底下丁元香需得喊上她一句表姑母,而丁元香则多数会将那个显得生疏的“表”字略去,亲亲热热地喊着姑母。

然而元妃肯让她过来参宴也不全是为了这句姑母,更重要的还是丁元香她本身也是个争气的,早在十三岁的年纪便踞了灵州第一才女的名号,生的也是姿色明丽,且与众不同的是,她自小便偏好读兵书听案事,在一些见识上绝不输给男儿分毫。

正是难得的才、智、色三项全能齐全的优良型选手。

“兴许还真是这个理”元太妃眼睛一亮。

全阴之体,她先前只想到全阴应指女子,但的确还未往生辰八字那里去想过,经丁元香这么一提醒,她是觉得极有可能。

几位小姐一听元太妃都认同了,也纷纷附和。

望向丁元香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敌对了起来。

那长了一对斗鸡眼的少女率先开了口,“想必这位应就是丁小姐吧?”

借着她斗鸡眼的‘优势’她倒是方便光明正大的对丁元香投去不喜的目光,毕竟别人也实在看不清她的眼神。

丁元香闻声望去,因提前都将众人打量得完整。所以也没对这突然映入眼帘的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有多大意外,礼貌地对其点了个头,并未有多言。

那斗鸡眼姑娘见状却不乐意了。

是觉得丁元香压根没将她放在眼里。

她扭脸看向元太妃,笑嘻嘻地道:“太妃娘娘应也觉得无趣的慌。不若咱们玩些有意思的——”

元太妃眼中闪过不悦。

见过没眼色的,可独独没见过如此没眼色的

她这边还琢磨着无罙大师的话,这件事情一天不解决好,她就一天睡不安稳,包括今日请她们过来,也不外乎是为了这件事情。

可想是这么想,总归不能跟她一个小辈置气,未免有失身份。

“也好,你可有什么好主意?”

这位长着斗鸡眼的小姐也是有些来头的,是已故宰相柳鸣的嫡长孙女柳梦瑶。

“元妃娘娘。我看这御花园中百花齐放。不如咱们玩些应景的。就玩斗花如何?”

所谓斗花,也就是由斗百草演变而来,即各人把自己收集的各种花草拿来。然后一人报一种花草名,另一人接着种类拿出花草并对答花草名称,一直“斗”下去,直到最后见分晓。

元太妃闻言脸色便不怎么好看。

越发觉得这柳梦瑶不知分寸,这御花园里的花草,株株金贵,岂是能随她去采摘亵玩的?

丁元香见状,笑道:“这御花园中多是奇花异草,极难养活,有些花草更是严禁折摘——不若咱们就不折花草。只报花草之名来斗,既省下了采摘花草的时间,又不会伤及花草,岂不是两全之策吗?”

“嗯,就这么定了。”元太妃闻言脸色稍霁,道:“你们来斗,本宫在一旁看着便是,以免叫你们觉着拘束——”

说到这里又扶了扶鬓上斜插着的一只白玉簪,换上了一副和蔼的口气说道:“本宫就给你们这些丫头投个小彩头,哪个最后得了第一的,本宫头上这支陪嫁来的梅花玉簪便送与哪个,东西不算贵重,权当讨个吉利了。”

众人闻言齐道:“多谢太妃娘娘。”

“我来数一数。”柳梦瑶自告奋勇地道,将在座的小姐们都清点了一遍,才道:“三十六位——双数的话,玩起来可就不怎么公平了。”

斗百草是由第一个人先说一种草名,第二个对上相应的,而第三个人则是可以随意说出一种花草之名,第四位来对应它,所以整个下来就是由单数的来出题,双数的来作答,若所有的人数加起来是双数,依次循环,就丝毫没有公平可言了

“嗳,那边不还有一位么?”忽然有人惊喜地出了声,徒手指向苏葵。

正是苏葵之前认为定不经吓的粉衣少女。

伸出手指去指着别人,这本是有些失礼的行为,由她做出来,竟也让人反感不起来。

“这下就刚好了!”柳梦瑶转头望向苏葵,见她面生又不愿意凑上来说话,只当是哪家胆儿小的小姐,口气便也没有多好,“我们要玩斗花名儿,刚好缺了一个人,不若你来凑个数,如何?”

堆心一撅嘴——什么叫做凑个数?

却见苏葵已经点了头,“也好。”

柳梦瑶听她答应就转回了头去,解释着游戏规则,道:“那便由太妃娘娘这边儿开始斗,按照个人坐的位置最后是到那位穿湖蓝色儿衣裳的小姐那里,其间不可有重复的花草名字出现,否则也算出局。”

“嗯,那开始吧。”

柳梦瑶是离元妃最近的那一个,所以也理所当然是来起第一个头,而紧挨着她的便是丁元香了。

“云锦杜鹃花。”柳梦瑶指向右边不远处的一簇紫粉色花丛,朵朵云锦杜鹃开的灿若云锦,绚烂夺目。

云锦杜鹃性喜寒,适宜生长在千米以上的高山之巅,能养在这里还开的这么好,想也是费了许多心思的,苏葵想到此处不由探目望去,一边感叹着,一边琢磨着宫里每年光是在这些花花草草上便要花掉多少白花花的银子。

显然柳梦瑶这头开的并不好对,前有云锦相衬倒还好应付,可杜鹃既指花名,却又有杜鹃鸟一说,斗花可不仅是要字数相对应。

丁元香一笑,“我家住灵州,斗花斗草也不如王城盛行,故此我也没怎么玩过这个,若是对的不好,还请姐妹们不要见笑才好。”

柳梦瑶在心里不屑的“嘁”了一声,面上不漏痕迹地道:“这说的哪里话,咱们不过就是图一个乐,也好让太妃娘娘开一开怀,哪儿有见笑不见笑的

。”

丁元香就点头,沉吟了一会儿,道:“穿藤蝴蝶草。”

元太妃喝了口茶,点头道:“倒也还工整。”

柳梦瑶也无话可说,“该姚小姐了。”

一位长相白净的少女不假思索地开了口,应是早就在心中准备好的花草之名,“中华虎耳草。”

“美叶凤尾蕉。”下面这一位看来也是斗百草的老手了,想都没想便极有底气的脱口而出。

一道娇柔地声音响起,口气中含着笑意,“紫背万年青——”

排在她后头的姑娘在心里大呼倒霉。

墨迹了半晌,冷汗都冒了出来,也没能想出一个工整的来。

“我我对不上来。”

难就难在前后皆有一色。

元太妃呵呵一笑,摆手道:“不打紧,那就下一个来对罢——”

“蓝叶鹤仙白。”

蓝叶和白鹤仙都是玉簪花的别名儿,这样中和到一起难免是有些投机取巧了,但也算不得犯规。

眼见着元太妃点了头,也只有让她过了。

“二乔玉兰。”

“三色朱蕉!”

接下来的战况比较激烈,十多位小姐都已出了局。

待轮到那粉衣少女的时候,上头有人摆了一道“鱼花鸣莺萝”的神对,又是鱼又是花还有鸟,后头还缀了个有蔬菜嫌疑的‘萝’字。

苏葵为她捏了一把汗。

谁知那少女想也没想,便弃了权,“明跞自知斤两,就留给其它姐妹来对吧。”

与其耗着,倒不如这样,也保全了面子,倒是十分聪明

下一位就没她这么洒脱了,半盏茶的功夫过去,既没答出个所以然来,也不肯开口认输。

“好了,也别这么耗着。”元太妃笑着开口,却还是叫那位小姐闹了个大红脸,吞吞吐吐地低着头道,“我,我还没想找工整的,齐小姐先来吧。”

“我一时也没想到,就让这位小姐来对吧。”

依次往下,最后这个烫手的山芋被传到了苏葵的手里。

苏葵有些始料未及

她正准备摇头退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之际,却见柳梦瑶瞪着一双斗鸡眼在看着她。

大有一种若是苏葵敢把这个烂摊子留给她,她就用眼神杀死苏葵的架势。

可见苏葵一脸无语地看着自己,柳梦瑶才发觉这招对苏葵不奏效。

转而,她换上了一副乞求的眼神。

苏葵打了个冷战。

只因为柳梦瑶这双眼睛搭配上这副神色委实太过怪异。

苏葵咳了咳,撇开了视线,犹豫了一瞬便开口道:“虾螯金鸟蕉——”

等下一局便是了。

柳梦瑶惊异之余,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若是苏葵真的答不出来,传到她这里,她可真的要直接出局了。

“前些日子本宫去丁香院,便听闻君姑姑对苏小姐多有夸赞,今日一见,果真是千伶百俐——如此刁钻的花名儿,本宫想了半晌可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元太妃抬眼望向她,目光不乏笑意。

苏葵淡淡摇首,“太妃娘娘谬赞了,臣女之所以能对的出来,也是因为府中后花园中栽种了几株虾螯蕉罢了,如若不然,也定是理不出头绪来的。”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82:斗百草)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