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83 等不了了

283 等不了了

苏葵又哪里敢真的承下元太妃的夸赞来,夸她聪明倒也没什么,可重点在于,人家太妃娘娘都说了,这题连她也没想出合适的答案来,她一个晚辈又怎好抢在前头。

好一个心思玲珑,聪明剔透的丫头——元太妃在心底暗暗地道。

“苏小姐?”柳梦瑶闻言一愣,“敢问可是苏丞相家的千金?”

苏葵轻一颔首。

柳梦瑶觉得遭遇了一个霹雳。

她本还以为是小家小户的小姐罢了,才对她那般不尊重,没有料想得到竟然丞相家的小姐!

不光是她,其余的人也是略有惊诧。

近年来关于丞相府的二小姐的传闻数不胜数,开始是死而复生,后来便是在丁香宴夺魁,再后来便是同六王爷之间的婚约作废一事了,其余的小事也零零散散的有十多桩。

城中没听过她的名字的人几乎是没有,但真正见过的却是少之又少,又遑论她们这些不怎么出门的大家闺秀了。?? 未待作年芳283

见她之前带着丫鬟坐在远处,并未上前,也没说什么话,便没怎么在意。

“元香在灵州就有听过苏小姐的才名,今日不曾想还能亲眼见到。”丁元香口气中半带着惊喜,望着苏葵。

“过奖了。”这话倒叫苏葵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了。

才名二字她自认是真的担当不起,才女必备的琴棋书画她并非样样精通,甚至还有那么一两项是极其拿不出手的。

被宫女『揉』捏着肩膀的元太妃摆手示意着道。“都先别急着唠嗑,先将这斗花给接下去,待分出了胜负再叙不迟。”

柳梦瑶略微回了神,冲苏葵似歉意地一笑。

“洒金桃叶珊瑚。”

“柳小姐这莫不是有意让我不成?”丁元香轻笑着道:“亮绿大头苏铁。”

柳梦瑶暗自撇嘴。心里有了计较——这丁元香果然不是好对付的。

“皱叶冷水花 。”

“重瓣夹竹桃 。”

很快便又轮到了苏葵,她本意是摇头作罢,但却好巧不巧的轮到她来出题,没给她摇头的机会。

她目光一转,恰巧望着了一株花草,便脱口道:“侧花钓钟柳。”

柳梦瑶也不知是真的答不出来,还是因为对苏葵怀歉而有意‘放水’,听罢了苏葵的话,便摇了摇头。?? 未待作年芳283

故这个‘侧花钓钟柳’便落在了丁元香的头上。

“伞花沿叶榕。”丁元香淡淡地出声,眼底却是自信满满。

这副神『色』。恍然让苏葵想起了明水浣来。

这才发现这场赏花宴竟是没有她的。

她对慕冬的一片心意。几乎是到了掩饰不住的地步。又怎会错过这场实为选妃的花宴?

难道,是没有得到邀请吗?

苏葵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甚至是为零。在座的恐怕没几个人比得过明水浣的美名和身家背景,且她同元太妃的关系也较好,元太妃说什么也不可能把她给忽略掉。

莫不是......已经被内定了,所以连这个过场也不需要走了吗?

苏葵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的跳腾。

“苏小姐,该你了。”

丁元香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

苏葵抬眼这才见只剩了她和丁元香,还有一位蓝衣裳的小姐。

想丁元香方才对上了她的题,那现在就该是她来对这位小姐的题了。

她方才在琢磨明水浣的事情,委实也没能听着,左右也不想争那个第一,苏葵便摇了头道:“没想到合适的。”

“这...”丁元香一滞。是觉得这种小儿科的题是绝无可能会难住人的。

柳梦瑶也是一脸不解。

可人家都说了没想到合适的,她总不能再说什么。

但一想到这场斗花的赢家十有**就是她瞧不顺眼的丁元香,就在一旁撇起了嘴来。

“流苏贝母兰。”丁元香应答如流,接下来便就是两个人的战争了,规矩是一替一题的来出。

“从中风铃草。”

“簇生山柳菊——”

“梅兰抱鸡菊!”

“孔雀仙人掌。”

那位蓝衣裳儿的小姐倒也不弱,但十多局下来未免开始有些不敌了。

最后被丁元香已“ 羽裂息林芋”给堵的哑口无言,只得万分汗颜地认了输。

“都不错,我大卫的女子果然个个聪慧。”元太妃打着圆场儿,将那只白玉梅花簪亲自给丁元香添在髻间,眼底带着欣慰。

丁元香垂首道谢,腮旁现出酒窝,“多谢太妃娘娘。”

输了的大多都有些意志阑珊。

元太妃是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心底已是有了数。

“本宫乏了,天『色』眼见着也不早了,都各自回府歇着去吧。”

众人估『摸』着也是该回去了,齐齐地道了一声:“是。”

元妃被宫女扶着起了身。

“恭送太妃娘娘。”

待被四名宫女,两位公公围着的元太妃消失在拐角处,才有人开口道了别,寒暄了几句便三三两两携奴带婢的出了御花园去。

“开始不知是苏小姐,言语间若有不妥,还请勿怪。”柳梦瑶倒也不扭捏,上前同苏葵认着错儿。

“无妨。”苏葵轻一摇头。

“那咱们一起走吧。”柳梦瑶笑了笑,开口说道。

却听苏葵道:“我还有些事情,柳小姐先行一步便是。”

柳梦瑶闻言脸『色』微带了些尴尬,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那我先回了。”

苏葵颔首。

一来她确实对柳梦瑶没什么好感,她道这个歉不过是因为她是苏家的千金。而若她不是呢?

二来则是,她确实有事。

她这边刚转了身,便见一身浅紫宫装的不辞朝着她行了过来。

她走近了行礼,“苏小姐。公主让奴婢过来接您。”

“时间掐的倒是挺准。”苏葵开着玩笑道:“咱们走吧,可不能让这位公主等急了。”

不辞笑嘻嘻地应下。

待苏葵来到华颜宫的时候,才发现殿前依旧守着一干侍卫。

元盛帝生前是下令幽禁过她,但现在他人都不在了,这些侍卫们委实没有理由这么执着。

苏葵微一皱眉,所以只有一个原因了——下令的是慕冬。

这些侍卫们也不知是有了上次的教训还是其它的原因,并未拦她。

苏葵刚踏进内殿,华颜便拽着她进了寝间。

“你们都给本宫去外头守着!”

“是 。”几个丫鬟都是她的心腹,闻言都顺从地行了出去。

苏葵见状,示意堆心也出去。

堆心会意的点头。便跟着她们一道儿走了出去。

“你究竟想干什么?”苏葵严肃地看着她。约莫是猜到了什么。“那些侍卫是在防备你出宫对不对?”

华颜点头,“没错。”

“你要去哪里?”

“去找苏烨。”华颜斩钉截铁的道,口气十足的不可动摇。

“你——”苏葵皱起了眉头。“你可知国公岛是什么地方,你只身过去一路上凶险还且不说,就算到了那里,你堂堂一个公主要别人怎么看你?”

“我不管,反正我的名声已经坏透了,我要去找他。”华颜抓住她的衣袖,恳切地道:“阿葵,帮我。”

苏葵想都没想便摇了头,觉得她这个想法太过冲动,“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做傻事!”

“这不是傻事,这怎会是傻事?”华颜定定摇头,“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就算你去了又能如何,你难道还不清楚我哥的『性』子吗?他会任由你呆在哪里吗?”

想也知道,苏烨就算是绑也会将她绑回来。

“我自有打算,你只需帮我逃出宫去!”华颜攥着她的手越来越紧,犹如是铁了心。

苏葵见怎么劝都不行,不由地来了气:“我绝不会帮你,甚至还会帮着你皇兄一起看紧你,你有什么话可以等我哥回来再说不晚,现在你要去国公岛我绝不同意!”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苏葵掰开她的手,转身便要走。

原先她还以为华颜对苏烨的心思已经消淡,竟不曾想会越来越盲目。

她宁可华颜生她的气,也不想见她置身于危险之中。

国公岛,那是每天都要有人抛头颅洒热血的地方。

“我等不了了!你知不知道我活不长了!”就在苏葵伸手要拨开帘子的时候,忽听华颜在她背后失声喊道。

苏葵怔怔地转回了身去,不可置信地道:“你在说什么胡话?”

华颜眼中开始涌出热泪,声音里带着轻颤,“我说的都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呢?”苏葵几步朝着她走了过来,“你现在都还好好的,别同我开这种玩笑好不好?”

华颜眼中一派沉寂,对她摇头。

这中沉寂让苏葵觉得心底一阵发凉,“你说清楚!究竟怎么了?宫里的御医一个比一个医术高明,什么灵丹妙『药』找不到!”

华颜苍然一笑,拭去脸上的泪水,道:“你还记得去年我们去龙华寺见了无罙大师开天眼一事吗?”

“自然记得!跟无罙大师有什么联系——”

“我当日问他,我的阳寿是有多少个春秋。”华颜吸了吸鼻子,笑道:“他当时还嘱咐我不可泄『露』天机否则会招惹大祸,但总归我也活不长了,正好看看这大祸究竟会是什么大祸。当时我就知道我只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