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85 你不配

285 你不配

一秒记住,

这种感觉,正是当初她在宿根身上所找不到的。

意识到这一点,苏葵顿时怔住。

良久,她方暗自对自己说——还好现在来得及,来得及早早断了那个萌芽。

既然明知不合适,就不能再任由它滋长下去了。

这一日,王城内外都炸开了锅——拒绝了无数优质男追求、伤了无数媒婆们的心的明二小姐要嫁人了。

且更令人瞪目结舌的是,明水浣要嫁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远在凉州的允亲王。

这两个以往完全没有任何关联和交集的人怎会突然就谈起婚论起嫁来了!

最重要的是,现在整个卫国只要不是傻子基本上都看出了攸允的野心来,明家这个时候将闺女嫁过去,其意不言而喻

眼下新帝刚刚登基,一切都还未来得及整顿,说是一团乱也不为过,在这个时候明家倒戈相向,定会使得朝堂之上人心惶惶。

一时间,名声还算不错的明尧之已被百姓们暗地里戳着脊梁骨骂了

“哼,这些无知的市井小人——”明尧之听了消息之后也不意外,不动声色地抿着香茗,“等皇位换了人坐,你且再看他们,谁还会再说半句闲话。”

明尧之话罢,神色带些凌然,大有一种‘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的气势。

彩礼已由人送至明府,婚期就定在下个月。很仓促。

消息传出当日,天衣坊便有人上了门儿,为明水浣量身制定嫁衣。

整个过程,明水浣脸上全无喜色。

夜幕深沉而寥落,添墨会中却热闹非凡。

是又到了一月一次的竞卖会。

苏葵被白泠泠和史红药强拉着过来凑了热闹。

她本是不想来凑这个热闹的,毕竟她对这些诗词名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研究,也无甚兴趣,可白泠泠言语之间透露是想借此将她的未婚夫带给她和史红药见一见。

苏葵这才答应了下来。

等她过来的时候。史红药早早等在了订好的二楼包厢里头,同行的除了一个丫鬟之外还有马琼。

苏葵稍稍一滞,随后便心领神会了——合着今日是个未婚夫晤面大会。

昔日的王城第一才女,第一美人明水浣也名花有主了,小红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垂丝也找了个好归宿,就连堆心都跟苏霄又近了一步,昨日堆心那丫头还在偷偷地绣男子所用的荷包,还拐弯抹角地问她云霄二字该怎么写。

想到了这些。苏葵总算理解了苏老爹的心境。

等白泠泠和黎秋明相携而来的时候,恰恰赶上第一件竞品被呈上来。

“怎现在才来?”史红药抬头看向白泠泠,开口问道。

不待白泠泠解释。她身侧那身穿藏青色衣袍的温雅男子便开了口

。“是在下临时有事耽搁了,让诸位久等了。”

史红药见此,调笑道:“哟,阿葵你快看看,这是不是叫做护短?”

“你——整日口无遮拦的,没个正经。”白泠泠嗔了她一眼。坐在了苏葵身侧。

黎秋明一笑,毫不介怀。

“想必这位便是黎大人吧,久仰大名——”马琼朝着他一拱手,示意丫鬟倒酒。

黎秋明一进来便猜出了他的身份,笑着摇头道:“马兄言重了。不必如此见外,喊我秋明就是。”

马琼本就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听他这么说倒也爽快,“好,秋明!初次见面,我敬你一杯。”

他这边刚举起酒杯,便被史红药伸手拦下。

“哪里有你们这样的,今日咱们好不容易聚一次,第一杯酒应当一起喝才对!”

马琼无奈地一笑,“好,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苏葵和白泠泠对看了一眼,无言而笑。

“得想个祝酒词吧?”史红药举起了酒杯,看向几人道。

苏葵眼睛一眯,笑的有些讨打:“有情人终成眷属?”

史红药面上一红,瞪着她道:“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苏葵一脸无辜地反问,“我怎么不好好说话了?”

“那就由我起个体面的祝酒词罢了——”马琼眼中含笑,“那就愿咱们大卫国繁荣昌盛,国顺民安。”

黎秋明也举了杯,“好!”

众人皆一饮而尽。

这边的包厢里苏葵一行人轻声地聊着话,时而透过珠帘望向楼下的情形,讨论上几句。

大堂里叫价声不断

而二楼另间包厢里,却是截然不同的气氛。

男子始终不语,只一杯接着一杯的吞咽着酒水。

而坐在他正对面的竟是即将远嫁的明水浣。

洐王再次准备倒酒之时,却被一只白玉般的纤手按住了酒壶。

“四哥——”明水浣声音有些不忍,“别再喝了。”

洐王闻言抬头,醉意极甚,就连平时流光含笑的一双桃花眼中都布满了血丝。

“为什么?”他攥住明水浣的手,出声似质问。

“婚姻之名,媒妁之言。”明水浣将头转到一侧,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洐王眼中闪现一缕希望的光芒,将她的手握的更紧,“你根本不想嫁过去,对不对?我可以去跟皇弟求情,这场婚事可以作废!”

他一提到‘皇弟’二字,明水浣的神色便顿时变冷,将他的手推下,明水浣抬起头望着他道:“不可能的——我绝不能做一个不孝女。”

洐王沉默了良久。

“哈哈哈”

“四哥——”

“是我想太多了,你从来都未曾喜欢过我。又怎会肯为了我而违背你父亲”洐王笑着摇头,“若是换做五弟来挽留你,你定会不顾一切的留下。”

明水浣口气稍滞,“以前是年少不懂事罢了,四哥不要再提。”

“水浣,你瞒不住我。”洐王轻笑了几声:“五弟他是什么人,我也清楚——那日你从母妃那里离开去了哪儿?”

明水浣没有答话。

“你不说我也知道。”洐王又仰头饮尽一整杯刺喉的酒,“你可知道你这个决定代表着什么?”

明水浣垂眼望着楼下的喧闹

定定地回答他道:“我很清楚。”

洐王再不言语。直到喝的烂醉如泥。

“送王爷回府。”明水浣推开了包厢的门,对着外面的随从吩咐道。

洐王被人送走了之后,明水浣就一直静坐在包厢中,一动也不动。

眼中神色犹如一潭死水,毫无生机。

竞拍会已经结束,众人都三三两两地相携着出了添墨楼,有得了心头好的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最多的则是来看热闹的,讨论着几件竞卖出了高价的竞品。

“这位客官。楼中再过半个时辰便要关门了,还请客官早些出楼的好。”

有侍女过来叩门,轻声地提醒着。

明水浣这才发觉。此处已是人去楼空。偌大的大堂中,只五六位伙计在打扫着。

她缓缓地起身,推门而出。

守在外头的侍女一阵发愣,是没想到这里头坐着的是明家小姐,想起近日来传闻她即将要嫁给允亲王的消息,那侍女便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明水浣出了添墨楼。不自觉地抬头望向空中的皓月,久久出神。

她现在不同往日,为了防人闲言碎语,今日来见洐王并未告知任何人,包括贴身的丫鬟。

她对成亲一事异常地配合。已叫明尧之彻底对她没了怀疑,不再像前些日子那样对她诸多管制。

此处距离明府并不算远。多说也只要半个时辰。

明水浣有意想在外面多呆些时候,缓行着绕了远路。

不知不觉间,泪水挂满了腮边。

最后一次了。

以后再不允许为了那个人哭

夜晚的王城静谧而安详,在这一刻,再多的烦忧和波涛涌动都看不真切。

兴许也是王城向来的治安太好,让明水浣彻底的忽略掉了她作为一个妙龄少女,深更半夜独自一人走夜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也兴许是她此际心思太过飘渺,以至于她一直未曾发觉自她出了添墨楼起,便有一个人影不远不近地跟着她。

窄巷,一个普通的名词,却是抢劫、堵人、欺负弱小、外加强x的极佳场所。

而当明水浣踏入了一条悬着昏黄的灯笼的长巷之中的时候,她总算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身后有人。

她警觉地回头,看清了是谁之后,即刻皱起了一双弯月眉。

“怎么是你?”

“明,明小姐”吴邱玉见她突然回头,有些无措。

“你跟着我干什么?”

吴邱玉又近了几步,解释道:“我是见你心情似乎不好,夜里一个人又不安全——”

明水浣不以为然地轻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像吴邱玉这种人,她见得实在是太多了,现下她的亲事已经公诸于世,再不想跟他这种人有什么牵连,故连敷衍也没了必要。

吴邱玉见她如此,急慌慌地追了上去,“明小姐!”

离的近了,明水浣这才闻见一股刺鼻的酒气。

“明小姐,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我有几句话想跟明小姐说一说——”

“走开!”明水浣心下烦感更甚,转头打断了他的话,“就凭你,也配同我说话吗?”

吴邱玉闻言一时呆住。

只觉得长久以来积压着的什么东西忽然爆炸开来,将他向来敏感而又脆弱的自尊心炸的粉碎。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85:你不配)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