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86 没得救

286 没得救

一秒记住,

出了添墨楼,苏葵同白泠泠、黎秋明,史红药马琼他们道了别,一行人便各自回了府。

看着马车的二虎见苏葵出来便从座驾上下来迎了过去,对着苏葵一躬身,“小姐出来了春闺记事全文阅读

。”

“嗯,回府吧。”

此刻夜色俱静,一路上只有马车轮滚动的声响相随。

苏葵有些倦,倚在一角小憩着。

堆心见状,将一侧的毛毯小心地半搭在她身上,唯恐她着了凉。

“滚开!你听见了没有!”

耳畔忽然响起女子羞愤的喊叫声,将苏葵惊醒了过来。

“你这个畜生!来人啊——”

苏葵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望向堆心道:“有没有听到有人呼救?”

堆心点了点头,“是有!”

苏葵肯定了这不是自己没睡醒产生的幻觉,忙地推开了马车门儿,“二虎,快停下!”

二虎也是早听见了声音,可主子没发话他又不能耽搁行程,二来吧他怕万一是撞见了说书人口中的女鬼,据闻这种女鬼多在夜间无人之处出没,最擅长博取别人的同情,你若受了她的迷惑就会被吸尽阳元而死。

二虎甩了甩头,试图驱赶这个可怕的想法,勒住了手中的马缰。

苏葵即刻从马车中跳了下来。

二虎吓了一跳,也急慌慌地跟了下去。

“小姐,等一等奴婢!”堆心随手抓起了马车矮几上备来削水果的短刀,满脸都是行侠仗义,为民除害的肃然之色。

“声音好像是从那边的巷子里传出来的!”二虎伸手指向巷口,回头拦住要冲进去的苏葵道:“小姐且慢,让小的先去看一看怎么回事!”

“救人要紧!”苏葵自是知道他在担心自己的安全,此时恰逢又是一声惊惶的挣扎声在前方响起,还隐约有男子的声音,苏葵心脏一提,推开二虎便跑了过去

自打那件事过后。她便对这种事情分外敏感。那种害怕无助。濒临绝望的感觉,她很清楚。

近了巷口,看到眼前的情形,苏葵眼神一紧。

“住手!”

背对着她的,是一个身着灰色缎袍的男子,此际他正压在被推倒在地的女子身上,双手不断地撕扯着她的衣襟,被撕碎了的纱衣和衣带散落在侧。

那男子却像是聋了一般,彻底沉浸在自己疯狂的状态里,完全没有听到苏葵的声音。

“救我!”女子挣扎着呼喊道。苏葵这才惊觉这道声音的熟悉程度。

她滞了一瞬,余光扫见地上的一根木棍。弯腰捡起紧紧地抄在手中。

“啊!”

一棍落在了吴邱玉的右肩上,他既痛又惊的叫出了声,还不待他反应过来,便又挨了两棍,躲避之下整个人都扑在了明水浣的身上。

“畜生!”苏葵愤愤地咒骂着,攥住他的衣领,将人甩到了一侧。这才看清是谁。

想起他薄情忘义曾经害的垂丝妄图轻生,今日又做出此等禽兽不如的事情,愈发觉得气愤,一把怒火越烧越旺。

她下手狠且准,吴邱玉被她前头那几棍打得头都懵了,加上醉酒的缘故是连东西南北都分不准,只能挣逃窜躲着,随着苏葵手中的棍子雨点般密集的落在他的身上,惨叫声不断地响起狂仙全文阅读。

“小姐。让我来!”

苏葵闻声回头,只见二虎一手握着一块板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气势汹汹地奔了过来,大有要将吴邱玉两砖毙命的架势!

苏葵一时呆住,手中的棍棒蓦然砸落在地。

吴邱玉眼见着这么一个壮汉提着板砖横眉怒目的向着他冲了过来,被吓得傻住,愣是连躲也不知道躲了。

苏葵这才回神,忙地将二虎给拦住,堆心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上前扯住了他

就凭二虎的傻力气,这两砖下去,十有八九是会闹出人命来的!

“小姐您快让开,让我一砖拍死这个王八蛋!”

苏葵见他比自己刚才还要激动,头一回发现二虎竟然还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

“二虎你听我说,我们不能这么冲动!”

二虎不甘心地道:“那岂不是便宜他了!”

“交给官差便罢,他定讨不了好的——”苏葵见他脸色松缓,哄孩子似的道:“来,先把砖撂了”

“哼!”二虎对着瑟瑟发抖的吴邱玉冷哼了一声,将那两块砖狠狠砸在了他的身边,摔成了几块,又是吓得他连连匍匐着退了几丈远。

堆心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小姐,那咱们将他绑到衙门去治他的罪!”

苏葵点着头,“好——”

“不要,不要!”吴邱玉闻言大骇,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

这样的罪名就意味着前途尽毁和身败名裂!

他绝不能容忍!

“求求你们,我只是酒后乱性,但也并未铸成大错求求你们饶了我,只要你们不说出去,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吴邱玉半爬着扑向苏葵,一脸的张惶和乞求。

可他还没来及碰着苏葵,便被二虎一拳砸在头顶,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二虎见苏葵和堆心都定定地看着他,他缩了缩脖子,讪讪地道:“没想到他这么不经捶我也没使太大力气不过小姐您放心,这死不了人的”

“好了,先给绑起来送官吧。”

“不行。”一道带着颤意的声音响起。

苏葵闻言转头望去,才见明水浣坐在地上,双手护在残破不堪的衣襟前,脸色在月光的折射下白的瘆人

“这件事情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冷然地说道,单手支着地试图站起来,可腿却软的可怕,一个不慎又跌坐在地。

堆心和二虎这才看清是谁,毕竟就明水浣此刻狼狈的模样,实难叫人跟平日里风光无限的那个她联系到一起去,堆心和二虎互看了一眼,都不敢乱说话。

明水浣又试着起身,却再次跌倒,她脸上始终毫无表情,只嘴唇抿得很紧,蓄了些力气,她又颤巍巍地起身。

苏葵一皱眉。

明水浣准备再站起来之际,忽觉右臂上多了一只柔软的手狙击南宋。

她转头,逼视着苏葵,开口道:“不用你来可怜我。”

“我为何要可怜你?”苏葵反问她,“难道你觉得自己现在很可怜吗?”

“你——”明水浣攥紧了手指,挥开苏葵的手,厉声道:“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过问!”

不就是想看她的笑话吗!

堆心在一旁觉得看不下去了,撇着嘴道:“我家小姐救了你,你怎还如此恶言相向?”

“好了,人家不领情我们也不好强求,就当看了个热闹便罢,反正也没什么损失。”苏葵转了身,背着手作势便要走,对着二虎和堆心道:“回去吧,这里这么偏僻再逗留下去,指不定还得出什么事儿——若撞见几个力气大的醉汉、会点儿功夫的流氓什么的,只怕咱们就没这么幸运了。”

明水浣身子一抖。

眼见着苏葵几人真的是要走,明水浣不禁真的有些怕了。

吴邱玉似有了知觉,动了一动。

明水浣即刻出声道:“等一等!”

再要强,终究还是个柔弱的千金小姐。

苏葵眼底闪现一抹恶作剧得逞的光芒

马车掉了头,去的是明府的方向。

堆心坐在了马车外面的驾座上,盯着前方的路,小声地咕哝着:“成日里听人家将明家的小姐夸上了天,依照我看,也不过如此咱们好歹说也帮了她,可看她脸色,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欠了她银子呢哪里有一星半点儿感激的样子。”

二虎看了她一眼,附和的点头。

任谁费老大劲去救了人,得到的却是冷脸相待,心里都会觉得不平衡。

马车中,明水浣坐在苏葵对面,身上披着玉色的绒毯,紧闭着眼睛。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她才找回了知觉,张口第一句话却是:“我警告你,今天的事情对谁都不许提起。”

苏葵抬眼瞅了她一眼,嗤笑道:“明水浣,我以前只当你是有点心机,心肠有点黑,但还算不上大坏之人——可我今日才发现,你真是没得救了。”

一个连最基本的感恩都不懂的人,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明水浣闻言睁开了眼睛,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她在外人面前总是随时保持着最好的状态,可在苏葵面前,是完全没必要再伪装什么,听着苏葵对她的评价,她冷笑了一声道:“我有没有救更加跟你无关——你既然这么讨厌我,又为何救我,难道是想看我对你感恩戴德?”

“如果事先知道是你,你以为我还会去管这档子闲事吗?”苏葵悠悠地道,见明水浣脸色转青,她才觉着心里舒服了些。

她转身将角落里的一个包裹朝着明水浣丢了过去,调整好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她靠在软枕上闭起了眼睛。

一天下来本就又累又倦,方才虽说她揍吴邱玉揍的的确很畅快,但也确实消耗看不少体力,从这到明府还有段距离,她是不想一直对着明水浣那张脸。

“什么东西?”明水浣皱着秀眉,盯着被苏葵扔过来的包裹。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86:没得救)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