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88 异世文

288 异世文

一秒记住,

苏葵却没空理会她们的表情,投身到了近乎大海捞针的几率中去。

这里也不愧是王城最大的玉器铺,光是单放的花瓶便整整摆了十大架,每个架子又分八层,大大小小,各式各样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这还仅仅只是单品。

半个时辰下来,苏葵是没找到半只相似的。

“小姐,您看那只瓶子!”

苏葵闻言回了头,见光萼满脸惊喜的指着她身后。

苏葵几步走近,眼神顿时亮起。

依照她不怎么专业的眼光来看,是有九分相似花田喜厨

朵朵红梅在白净的瓶身上显得妖娆而又出尘。

苏葵心下一喜,在手刚欲触到那只瓶身之时,却眼见着它被一只修长的大手凭空握起。

“这方口圆身儿,倒是别致——”

苏葵皱起了眉。

“苏小姐?”明景山眼底闪过惊讶。

苏葵见他反应倒不像是假装,脸色这才松缓了下来。

“这花瓶我有急用,明公子可否让给我?”

明景山闻言朗声而笑,自打上次在棋社一别,他便再没寻过苏葵,想是想明白了许多事情,他打量着手中的梅花瓶,道:“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苏小姐都这么说了,我自不会相争。”

见他如此,苏葵是打心眼里觉得他变了不少。

且看她的眼神比于之前,比于之前坦荡了太多,似乎许多东西都沉淀了下来,在眼底积累成了许多无法用言辞来注解的情绪。

苏葵接过,冲他颔首道:“多谢明——”

话到一半却被明景山伸手示意打断,他眼里含着正正经经儿的笑。说道:“咱们认识这么久,也算是朋友了吧,不必如此客套,若真想谢我,倒不如请我喝杯茶水来的实际——”

苏葵颔首一笑,“我今日出来实在是有要事。还等着回府,他日待明公子得闲,再喝这杯茶如何?”

明景山听出她口中的推辞,但却还是假装没听出来,直接就将时间给定了下来:“那咱们三日之后白记茶楼见。”

苏葵一怔。

她本只是想客套客套罢了。

可话毕竟是她自个儿说的,委实不好反悔。只得点了头——左右不过是请一杯茶的事情

待苏葵回到苏府的时候,便被下人请去了苏天漠那里。

苏葵猜应该是苏天漠发现花瓶不见了,想到昨晚她的‘异常表现’,已将她列入了头号嫌疑人的行列中去。

摸了摸怀中的锦盒,苏葵在心里琢磨着对策。

该怎么解释?

难道要跟苏天漠说昨晚她突然觉得这花瓶很好看。于是拿回房间观摩了一晚上?

苏葵皱了皱眉,这样蹩脚的理由怕是连二虎这么单纯的人都不会相信。

苏葵继而细细地想了几番,可始终也没想出一个十分适当的借口来。

直到她进了苏天漠的书房里。

苏天漠一脸的肃然之色,问她道:“我房里的那只梅花瓶,可是你动了?”

苏葵咽了口唾沫,先前想的各种办法全抛到了一边去,觉得还是坦白为好。

她走上前去,将怀中一大一小的两个锦盒放到苏天漠眼前的书案上。

“昨晚是我不小心将您的花瓶给打碎了”

“碎了?”苏天漠声音一提,吓得她一缩脖子。

苏葵将头垂得更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见她如此战火刑天。苏天漠哪里还发得起火来,深叹了一口气,他摇头道:“爹不是怪你,只是那只花瓶——”

苏葵闻言,上前将上头的那个细长锦盒拆开,“爹,我今日出去找了个一样的”

苏天漠将那花瓶取了出来,只看了两眼便摇了头。

“哪里不一样吗?”苏葵见他摇头,忙地出声问道。

苏天漠笑叹了口气,“不是不一样。只是原来那只是你娘生前最喜爱的,她那时,每日清早都会亲自在后花园里采摘上几朵时令的花,就养在那个梅花瓶里

。”

苏葵闻言一怔。

怪不得,苏天漠会如此宝贝那个花瓶。

心里的愧疚感随之增深了许多。

“爹,对不起。”

苏天漠将那盛着碎片的盒子打开,用手拨了拨,笑道:“好了,不用自责了,再怎样也不过是一个死物罢了——”

苏葵知道苏天漠这些话八成是在安慰她,目光跟着他手中的碎片移动着,忽然眼神一滞。

“这是什么?”苏葵往前倾了身子,捏起一块碎片,细细地打量着。

苏天漠看去,只见碎掉的瓶壁内竟有着凸出的‘奇怪字符’,因颜色跟别处也没什么区别,若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但用手去摸,就会很清晰地感受到。

“这花瓶里怎会有此等奇怪的字符?”苏天漠皱眉看了看,上面的字符俨然是他平生未见。

待看清楚了那一排字母之后,苏葵眼神聚变。

这分明是英文!

据她所知,在这个时空里的人们似乎还未见过除却中国人之外的异国人,更不必说接触了,若她现在跟别人说这个世上

存在着黄头发蓝眼睛的人,只怕别人即使不把她当疯子看也会觉得她是见了鬼。

所以,这里完全没能任何可能会流入外国的制品。

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了

这只梅花瓶跟她一样——原本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她又找出了四块带有英文字母的碎片,拼凑起来之后,她觉得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凝固了——urn

苏天漠见她按照缝隙将碎片拼成了一排脸色便惨白了起来,忙问道:“怎么了?这些奇怪的字符你见过?”

苏葵怔怔地开口:“爹,您可知道这只花瓶是怎么来的?”

提起这个,苏天漠的印象很深刻,“是一年灯湖节

。在一个小摊上偶尔看到的——当时你娘一眼便喜欢上了。”

“那我娘可就是 那一年怀得我?”

“这倒是记不清了,但算一算,不是那一年就是来年有的你——”苏天漠皱了皱眉,“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苏葵摇头,笑得有些牵强,“随口一问罢了。”

那句英文翻译过来便是红色相师最新章节。此年得孕,为女,天命所归。

天命所归

苏葵忽然响起无光之前跟她说过的话,心里越发惊异。

难道她来到这里,得到这个身体,真的是早就注定好的吗

苏天漠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道:“好了,别多想了,爹真的没生你的气。”

苏葵眼睛一热,心中百般滋味交错,也不知怎地便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来。“爹,如果我不是您的女儿,您还会不会对我这么好?还会不会让我继续呆在您身边

苏天漠怔愣了起来。

“傻丫头。”他呵呵地笑着,眼中是一如既往的宠溺和慈爱,“你这辈子都是爹的好女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

“爹”苏葵只觉鼻头一酸,眼眶里注满了泪花,她扑进苏天漠的怀里,既坚定而固执地说道:“这可是您自己说的,可不许反悔!”

苏天漠闻言佯怒。嗔着她道:“再说这样的傻话,爹可就真的生气了!”

苏葵定定地点着头,心口却是暖极。

今日是小晴晴的生辰,三满和小红事先跟苏葵打好了招呼,要她今日一定要过去吃顿饭,苏天漠忙公务,这段时间还偶尔要兼顾军营,脱不开身

收拾停当的王管家和秦厨娘在府门口等了会儿,便见苏葵带着两个丫鬟走了出来,堆心和光萼每人都还提着一份礼。

王管家见状忙道:“这可怎么使得。小姐能过去已是令老奴很感激了,还带这么重的礼——”

苏葵笑着摇头,石青色的短襟配着白色织花罗裙,显得格外清逸:“哪里是重礼了?不过是几件普通的小孩子衣裳罢了。”

秦婶子笑叹了口气,“又都没有外人,就吃顿饭——小姐您下回可不许再备什么礼了。”

“好好好,都听秦婶子的。”苏葵上前挽住了秦婶子的胳膊,卖着乖道。

几人这边还来不及上马车,便见由四人抬的一顶深蓝色的软轿靠近,在离苏府大门约十来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不辞?”苏葵有些讶异,不辞是华颜的贴身丫鬟,现在华颜还被软禁在宫里,不辞怎会随人来了这里?

不辞神色有些慌张地走了过来。

俯身在苏葵耳畔低声说了几句话。

苏葵大惊失色地问道:“可有大碍?”

不辞摇了摇头,“伤的不轻——不管奴婢怎么劝也不愿意喝药,饭也不吃一口,就连陛下过去也没用处,太医说了,若再这样只会加重伤势,严重的话”

不辞没再说下去,眉眼间都是焦急的神色:“公主平素最听得进去的就是苏小姐您的话了,这回无论如何也请苏小姐劝一劝公主,奴婢求求您了!”

“我现在就随你入宫。”苏葵不敢耽搁,刚准备走,又回头对王管家和秦婶子抱歉地道:“王叔,婶子,今日我怕是去不了了,就让堆心她们陪你们过去,,还要劳烦你们替我跟小红三满说一声,改日我再去看他们!”

“小姐赶紧去吧!”王管家他们哪里看不出事情的严重性来,虽是没听清不辞在苏葵耳边说了什么,但想也知道宫里应是出了事儿了。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88:异世文)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