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97 叙叙旧

297 叙叙旧

一秒记住,

周云霓推开还在试图阻拦的翠衣姑娘,探身进去,只见一个身着青衫地‘男子’侧对着她,在光线地恍耀下看不清楚轮廓。

真的不是宿根。

却隐隐觉得很熟悉。

周云霓疑惑着整打算走近,却听背后蓦然响起了男子怒不可遏的声音。

“周云霓,你还没闹够吗!”

听这声音,周云霓即刻转回了头去,眼神翻涌。

一身蓝色衣袍的男子正立在廊道之上,俊美的面部线条绷得紧紧的,眼里藏着隐忍不发的怒意。

呵,真是好笑。谁能相信这是她一个多月来头一回见到她的夫君,是在青楼温柔乡里!

“回去!”

宿根开口喝道,神色是毫无掩饰的厌恶。

周云霓却不为所动,定定地问道:“那个狐狸精她人在哪儿?”

“跟你有什么关系?”宿根轻哼了一声,“管好你自己便罢,别出来丢人现眼!再有下次就休怪我不给你留脸面了——”

周云霓鼻子一酸,朝他吼道:“丢人现眼?我来找自己的男人有什么丢人现眼了

!总好过那些不要脸的狐狸精!除非我死,否则我绝不许你娶这种女人过门!”

“这位夫人多虑了。”

忽听清泉般的音色顿起,仿若一潭清澈无比的潭水缓缓注入人心,给予无限的安详,让人忍不住举目望去。

只见是一位身笼轻蓝薄纱的纤弱女子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宽大的袖摆上织绣着银线勾勒的藤蔓。

望向她的眉目,周云霓忽而瞳孔紧锁。仓促无比地往后退了三四步。

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她已经明白了。

她就说向来洁身自好的他,怎会被区区一个风尘女子迷住了眼睛。

原来如此

他不再去苏家,不再经常看着她的东西发呆,她本以为,他该是放下了

“你怎么出来了?”宿根不可查地一皱眉,口气有些怪罪。

蓝衣女子冲他笑着摇头。

周云霓脸上忽而现出惨白地笑意——他这是在担心她会伤害到她

蓝衣女子给了宿根一个放心的眼神。走上前去对着周云霓福了一礼,解释道:“这位夫人想必是误会了许多,六王爷回回来璇玑这里只是听琴喝茶罢了,就算夫人不信璇玑,也该信得过王爷的为人才是。”

周云霓望着她。眼神渐渐趋于平静。

名唤璇玑的女子见她如此,眼中倒是闪过一丝迷惑。

是没料到周云霓会被她这一两句话便劝的冷静了下来。

周云霓静静地看着她,出奇的安静。

被她这么看着,璇玑开始觉得心里没底了起来。

“夫人?”她试探着开口唤道,却见周云霓朝她嘲弄的一笑。

璇玑略有呆怔

周云霓没再多说一个字,从她身旁径直走过。失魂落魄的下了楼去。

翠衣女子合上门的间隙,华颜好奇的往外瞧了一眼。

正见璇玑微微蹙着眉头的模样。

华颜不由瞪大了双目。

这位自称璇玑的妙龄女子,晃一看去。那细致的眉眼间,竟是与苏葵有着六分相似!

门被那翠衣女子合上,华颜才回了神来。

看她一身的狼狈,华颜不由愧疚。“方才真是委屈姑娘了——”

“公子言重了。”她轻轻一笑,似乎毫不介怀。

她坐下身来,边理着凌乱的衣衫,边漫不经心地问道:“公子可是要出城去吗?”

华颜闻言大惊。

却又听她带着恍然的笑意道:“哦不对,该是公主才是。”

华颜忽地起了身,苍然失措地问道:“你是谁?”

翠衣女子这才抬起头来。

“奴家贱名不足以为公主所知,是我家主人想找公主叙一叙旧罢了。公主是聪明人,随我走一趟可好?”

华颜不是傻子,到了这里若还意识不到事情的好坏那是不可能的。

“我还有要事要办,没空去见你那个什么主人。”

她甩身便要走,却觉眼前的景物皆呈现了重影,脚下也没了力气。

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奴家猜想公主应不怎么乐意合作,便在酒中稍加了些作料。”

夜色沉极,乌云翻涌无声,天色压得越来越低,伴有闷雷轰动的声音,下一刻似乎就要下起盆泼大雨来

再过半个时辰便要关城门了,城门的守卫们却丝毫不敢放松。

只因一个时辰前接到的宫中密报和画像——华颜公主只身离宫,要他们务必拦下,万不可使她出了城去。

但凡是暮落后出城的百姓商贾们都经过了比以往要严上太多的巡查和盘问。

这时适有马车轮滚动的声音响起,跟不时响起的闷雷声重合在一起。

“停下。”

城门守卫警惕地出声,伸出手中的缨枪示意马夫勒马。

马夫“吁”了一声,马车堪堪停稳,他便下了马车来,身上有着一股子常年抽旱烟而熏留下来的烟臭之气掺加着泔水的气味。

“二位官爷。”他朝着两个守卫作了个揖,憨实的脸上挂着笑。

中一位淡淡地应了一声,例行公事地问道:“马车里还有其他人么?”

“有的。”车夫点着头,道:“我这闺女住在西山对面的四沟寨子里,本打算明个再走的,可夫家临时出了事儿,这才急着连夜赶回去——”

两个守卫对他都不眼生,他常是给城外几家马场来回送泔水的。

便没有多大疑心。

可如今是特殊时刻,也不得不多个心眼。听那马夫说罢,其中一位挑开了帘子来看,果见马车里坐着一位衣着朴实的小娘子,见他们望了过来,怯怕地往里缩了一缩。

身侧还放着一大口比她还高的水缸,缸口都快顶到了马车顶上。

“这缸里是什么东西?”

“这是泔水啊——”马夫闻言一怔,望向二人遂似好奇地问道:“二位爷。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往日好似也没这么严查过啊?”

“问这么多干什么?”白面无须的守卫瞥了他一眼,显然是不满他的多嘴,看向另一位,示意他去看一看

另一位颇不情愿,弯身探进马车中。伸手掀开了那缸上的厚木盖。

刚一掀开个缝儿来,便有酸臭的泔水气味钻满了马车。

几人忙去捏鼻。

守卫粗略地看了一眼,见是一缸满满地泔水,便丢下了手中的大木盖,皱着眉抽身出来。

不耐烦地摆着手道:“好了好了,快走吧!”

车夫哈着腰应下。转身上了马车。

又是一阵雷声砸落在天际,守卫骂骂咧咧地道:“真快被逼疯了,竟连泔水缸也去查!惹得一身味儿!”

“宫里吩咐下来的事儿。别说泔水缸就算粪缸那也得查啊——”

“说句难听的你说这华颜公主,平素胡闹也就罢了,现在情势这么紧张,她倒是乱跑个什么劲儿。这不是乱上添乱吗?”

“唉,谁让人家是公主呢”

良久,不知是哪一个叹了一口气,望了一眼天道:“只怕不久就要变天了。”

马车出了城,赶往的方向却不是西山。

在二十里开外的一间破落的凉亭边停了下来。

亭中空空如也,就连桌凳也无一张,亭后杂草密密丛生。

只横着的石碑上还留有清晰可见的三个字——百步亭。

“到了?”

马车里女子的声音传出。毫无波澜。

车夫一改之前的憨厚敦实,冷冷地应了一声,便下了马车来。

女子看了一眼尚且昏迷不醒,浑身湿透,且散发着恶臭的华颜,也随之跳下了车来

二人走到了亭中,那车夫环顾了四周一番,皱眉道:“不是约好这个时辰的吗,怎连个人影也没瞧见?”

“可能临时有事给绊住了。”女子倚在支撑着破亭的石柱上,眼光有些闪烁,正是先前在软香坊中将华颜迷昏的翠衣女子。

车夫转头看向她,眼神犀利,“该不是真如传言中所说的那样,她打算背叛首领,逃离组织——”

女子轻嗤了一声,“话可不能乱说,想知道是不是,等下去就是了。”

话音刚落,便听自身后的草丛中传来一阵窸窣的声响。

车夫警惕地回头,握着手中的毒镖。

只见一道黑影凌空而至,很快便落在了二人眼前。

车夫认出了她来,方将毒镖收了起来,冷笑着道:“不过是先前立了个小功罢了,竟然还真的将自己的地位给抬高了,让我二人在此等了这么久,若是耽搁了主子大事,你可担待的起吗?”

黑影没理会他挑刺的话,抬手摘下黑幕帷帽,露出了一张干净而妖媚的脸庞来。

竟是香杏。

“主子要的东西呢!”

“带来了。”香杏淡淡地答道,面向了车夫,将手伸入怀中探去。

下一刻,却是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铮亮地匕首来!

不待车夫反应,她伸手划去,便是一刀落在了他的肩窝处。

车夫大惊不已,庆幸自己反应得快,不然只差一寸之距,便是致命的咽喉!

“贱人,竟敢妄图背叛首领!”他后退几步,手中凝聚着掌力。

香杏美眸中闪过讥笑,“死到临头废话还这么多,剩下的话,去跟阎罗王谈吧!”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97:叙叙旧)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