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96 闹场子

296 闹场子

一秒记住,

“此事的确是宫里的疏忽,朕自会给苏丞相一个说法,送苏小姐回府的事情,也该由朕来。*****$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

说话间,慕冬已抱着昏迷中的苏葵转身出了内殿。

骆阳煦一怔,忽而轻笑了一声。

华颜还算聪明,料到此刻城门定已被封锁严查,所以并未急着出城。

而她第一件事便是去置办了一身男装。

然后去了软香坊。

是打算先在这里躲上一宿,明日再寻找机会出城

这里确实是比酒楼客栈要安全得太多。

虽说公主私自逃出宫去这等事情不可对外公开,大肆巡查,但慕冬手下的暗桩数不胜数,她不得不小心提防着。

软香坊这种烟花柳巷,谁也料想不到她一个女子会躲藏在此。

为了不招人耳目,她要了间包厢之后,还随手点了位姑娘的花名作陪。

好在这位姑娘也不是太过奔放,不是太难应付。

华颜心神不定之际,垂眼看向楼下的情形。

形形色色的人聚在一堂,都是为了寻欢作乐,谁也不去顾及平素的形象,笑语娇声美酒,醉生梦死的景况让人觉得心神恍然。

华颜脑海里忽然存了一个疑问。

一个人,究竟怎样活着,才算不枉来人世赴了这一席?

她曾经想,该是和苏烨在一起。

但后来这个想法便越来越远了。

她现在只想着,能在有生之年再多看上他一眼,听他再多说几个字。

原来想法总是会跟着实况而变迁。

不管你当初如何笃定

“客官应是头次来咱们软香坊吧?”那作陪的女子开口问道,探身替华颜斟了一杯酒,递了过去。

华颜将酒杯接过,应付地点点头。

耳中忽然闪过一道气愤尖锐的声音。

“滚开,我看谁敢拦我?!”

华颜闻言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端听这声音她就猜出了是谁。

她垂目而望,果见有身着华衣的娇美妇人一脸怒气地闯了进来,对试图拦阻的两个小厮怒言相对

正是周云霓。

“夫人。这,这可使不得啊,您不能进来!”

“我怎么不能进了!我今日偏要进来看一看,哪个狐媚子如此大胆,竟敢蛊惑王爷!”周云霓气红了一张俏脸,今日她才从下人们私底下的谈话中得知,原来宿根近来夜不归宿。竟是迷上了软香坊里的一位新来的姑娘,日日都会来此见她。

甚至说是打算抬她进门!

一听到这个消息。她越想越不能容忍,干脆只身找了过来,怎料这两个伙计百般阻挠,任由她好说歹说都不让进,她这才硬闯了进来。

两个小厮早早听出了她的身份,又不好动用武力撵人,也是为难的紧。

见过烈性子的女人不假,可还没见过不顾身份找到妓院里头闹事儿来的!

一听她吵吵嚷嚷地说的是“王爷”,众人大多已经猜出了她的身份来。

半年多前,就据闻清宁郡主的遗女周云霓使计坏了苏二小姐同六王爷的大婚。甚至不惜献身相挟,可最后也只落上一个小妾的地位,这样的一段掌故,只怕再过十几二十年,众人也都是能记得清清楚楚的。

一时间。大堂中议论纷纭,交头接耳的,比比皆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那俩小厮终究也没能拦住横冲直闯的周云霓,叫她钻了空子,提着衣裙踩着那七层香木阶“噔噔噔”地便奔到了大堂中去。

她仰着脸骂道:“今日我便来瞧一瞧你这个狐狸精是何模样,想攀进我王府的门儿,你也不拿个镜子照一照自己配不配!”

说话间,她扫视着四周形形色色的人,目光触及二楼之时,华颜下意识地转过了脸去。

虽是隔着珠帘子的,但毕竟是做贼心虚。

“这位夫人——”

李妈妈脸上挂着笑匆步走了过来,眼底却是一派寒色

她走近了好声好气儿地劝道:“这位夫人若真有事不妨回府再说,我们这里是供给客人们享乐的地方,您这样大吵大闹未免是坏了我们的规矩,再者说了,您身份矜贵,如此岂不是有失体面吗?”

话罢,她从丫鬟手里接过了盏茶,递与周云霓道:“夫人先喝口茶顺顺气儿,我们开场子做生意的,也都不容易,也请夫人体谅一二。”

她李妈妈虽说不是名贵权富之人,但在这个圈子里,好歹也是有几分薄面的,这些话也算是说到底了,换做谁也不好再闹下去。

可周云霓显然从来不是一个懂得进退的人。

她自小长在那种环境下,又怎会将李妈妈这种经营妓坊的下流人等放在眼中。

加上她现在正在气头上,大有“挡我者死”的冲动,见李妈妈递茶过来,一袖子挥了过去。

“哎呀!”

李妈妈哪里料到周云霓会如此,不作防之下手中的盏子已经飞了出去,砸在了右边一张桌子上头,霹雳啪的碎成了几瓣,足足坏了半桌子的酒菜。

茶水溅到了陪吃酒的姑娘身上,立即就是一阵惊呼的混杂声。

“烫死了!”

“干什么呀!”

“别跟我说废话,今个儿你若是不肯将那个小贱人交出来,我就把你们这全给砸了!”周云霓冲李妈妈斥了一顿,也不理会众人的目光,折身便要上二楼去。

李妈妈见状也忍不住黑了脸,这不是在众人眼前明晃晃地扇她嘴巴子吗!

哼,砸了她的软香坊?她一个王府的小妾,也得有这个本事!

见周云霓已上了楼,她转头吩咐着道:“快去璇玑姑娘房里通知六王爷。”

周云霓一奔上楼,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挨个儿踹开了包厢的房门

有准备的还好,没准备的是干什么的都有,百态横生,有哺酒的,正宽衣解带的。还有已经衣衫不全切入了正题的。

“啊!”

“哪儿来的疯女人啊!”

姑娘们羞愤的惊叫声,男人粗着嗓子的吼声,杯碟破碎声接二连三地响起。

情况端是混杂无比。

周云霓也是闹红了一张脸,她没来过青楼之地,更不知道在吃酒的包厢里会有此等情景——

一旁的华颜听得隔壁的动静一颗心已悬在了嗓子眼。

本以为躲在青楼是可保万无一失的,怎料想竟会撞见这个灾星!

“公子莫不是认得外头这位闹事的夫人不成?”翠衣姑娘见华颜腮边蓄汗,开口问道。

华颜听她这样问。脑子一转,便答道:“认得。我家里跟六王府有些不对付,被她瞧见我在此处吃花酒,届时只怕会借题发挥影响我家中声誉”

那姑娘倒也是个聪明人,闻言立马起了身道:“那我便替公子拦一拦罢?”

“如此真是多谢了!”华颜忙地点头,是打从心眼里感激。

她这回说什么也不能被捉回去

“公子客气。”翠衣女子盈盈一笑,便转身行了出去,抬手关好了两扇门。

“王爷是不是在里头!”周云霓红着一双眼睛指着华颜所在的房间,厉声问向那守在门前的翠衣女子。

女子轻轻摇头,道:“里面是一位贵客,却不是王爷——夫人要找人我不反对。可不能此般乱入,扰了许多客官的清净。”

此时李妈妈已带了十多个身强力壮的伙计上了楼来,在周云霓背后顿下脚步道:“夫人若坚持要闹下去,也别怪我李妈妈不讲人情了

!”

周云霓却似没有听到她的话,只盯着那房门。咬牙道:“你不让我进去,我倒偏要进去瞧一瞧里头是什么人!”

翠衣姑娘见她气冲冲地走了过来,急忙挡在了门前,道:“夫人还请自重!”

“哼!”周云霓一双美目中饱含怒气,“你这种下作的贱人,竟也敢对我用‘自重’两个字?”

说话间,她伸手便抓扯住了那姑娘的肩襟,“快给我让开!”

现下正值盛夏,此处又是青楼,里头的姑娘穿的衣裳自然是不经撕扯的,周云霓此际又是发了狠的,手下的力气丝毫都不留情,两下便就将那姑娘肩背处的纱衣撕破了一个大洞来,雪白的肤色也被挠出了几道血印子来。

“你——”翠衣姑娘又气又急,又不是周云霓的对手,一时间眼泪都恼了出来。

华颜坐在里头却不比她好过多少,指甲都嵌入了皮肉里,一方面是担心着周云霓下一刻就要冲进来,一时间又气恨周云霓的无礼程度。

若不是这回不是闹着玩的离宫出走,她真想现在就冲出去给周云霓几个大嘴巴子,直抽得她眼冒金星才好!

华颜这边咬着牙的间隙,外头殊死抵抗的翠衣姑娘已渐渐陷入了劣势,脸上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掌印。

李妈妈见自己的姑娘被打伤了脸,少说也得几天不能接客,气的跺脚道:“还不快去拦着啊!”

十来个壮汉闻言犹犹豫豫,慢慢腾腾地走了过去。

好么,她自己不敢动手,便将难题推到他们身上来了。

本来只是说好来摆摆阵势,吓一吓周云霓的,岂料周云霓看都没看他们一眼,虽说只是个王府小妾,但也是跟苏丞相家有近亲关联的,不是他们想打就能打的主儿啊。

可十来个大汉还没靠近周云霓,只听“嘭!”的一声那包间的门已被周云霓踹开了来。

华颜身子蓦地一僵,将脸转去了内侧。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96:闹场子)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