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95 我家小葵

295 我家小葵

一秒记住,

再说在宫门前带着两个随从等到了天昏地暗的骆阳煦,终于发了毛。

他掀开马车的内帘,自车里跳了下来,“我倒要去看看这丫头是不是在里头睡着了——”

然而他刚抬起头,便见‘苏葵’出了宫门,脚步有些匆忙。

“白日里太阳这么大也不见你怕晒,大晚上的倒遮起来了。”骆阳煦闲闲地倚在马车壁上,等着她走过来。

却不料这根本不是苏葵,华颜又不认识他,自然是将他的话给自动过滤掉了,加上她现在心急如焚,经过马车旁的时候,是看也没往骆阳煦那里看上一眼。

骆阳煦一掀眉毛,移步跟了上去,伸出了长臂挡在了她的身前,“这么急干什么?”

华颜见路被人拦住,眉心直跳,以为被人识破了端倪,可透过纱幕看着眼前挡住了路的男子,分明又是从未见过的人,且看衣着也非宫中的侍卫,便皱眉喝道:“让开

!”

骆阳煦听这声音,脸色一正,伸手便要去掀那掩面的幂蓠。

华颜怎肯依他,伸手去挡,不料骆阳煦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有此动作,单手攥住她的手腕,另只手则是挥落了那顶幂蓠。

华颜又恼又急,挣脱不得,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放肆!”

“少爷,您没事吧!”

“小小女子,岂能伤得了我——”骆阳煦眼神一紧,逼视着华颜道:“她人在哪里!”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快放开我!”

骆阳煦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嘴角带着戏谑地笑道:“说不说?”

华颜吃痛痛呼出声,“在华颜宫——”

“华颜宫?”骆阳煦一皱眉,趁他走神之际,华颜挣脱了他的束缚。转身而逃。

“少爷,要不要追回来?”

骆阳煦微一摇头。道:“宫里的事情,还轮不到我们来管。”

她的气质明显不是宫女之流,又闻当今皇上后宫空无一人,只有一个脾性极烈的胞妹华颜公主,想就是她没错了。

“走。去华颜宫。”

曲三和曲七互看了一眼,本想说一句“事情还未确定,就此般贸然地闯去内宫,未免不妥”之类的话,但见骆阳煦早已转过了身。

二人无奈,只得跟了上去。

骆阳煦几人被半路撞见的一个倒霉小太监给领着去了华颜宫。

却被一行御林军侍卫阻在外面

“不知阁下高姓大名,深夜前来找公主有何要事?”

公主深闺。岂是谁想进就进的,更不必说来人身份不明。

骆阳煦倒还算是有礼,朝着问话的人一拱手,道:“在下骆阳煦。是苏小姐的朋友,据闻她人在华颜宫,特来此相寻。”

骆阳煦!

众人闻言一阵惊诧。今日才听说骆家的长孙骆阳煦来了王城,内部消息称是要同陛下商谈捐置军需战资——

“原来是骆公子,真是失敬!”

骆家家大业大,虽家中无人做官,但势力却比做官的要大,这回来京又是为了此等重事义举,就算是皇上也敬重三分。又遑论是他们。

“不过苏小姐不是在半个时辰前就已经出宫了吗?”

骆阳煦想起方才看到的‘苏葵’,饶有深意地一笑,“只怕是诸位看走了眼,苏小姐想是还在殿内。”

“这”这一支御林军为首的男子叫做廷华,眼下听骆阳煦坚持,肯定地解释道,“我等是亲眼看到苏小姐带着丫鬟走出华颜宫的,万不会有错。”

骆阳煦闻言挑眉道:“你的意思就是说小爷我闲得慌,没事找事了?”

廷华闻言垂首惶恐地道:“不敢,只是有圣谕在前,未经皇上允许,不管是谁一律不得私自进入华颜宫——”

“既是如此,我也并非不通情理之人,就不难为各位了。”

就在众人松了口气的时候,却又听骆阳煦道:“可我的确听说苏小姐是在华颜宫没错,若想让我相信,倒也简单,还请华颜公主移上几步,当面告诉我一声儿,这应不违背圣谕吧?”

廷华听他这么说,犹豫了好一会儿。

最后想着眼前这位委实不是个惹得起的主儿,且又不算是什么大事,不过是让公主出来说句话罢了,后头他顶多也就是挨华颜几句骂,权衡过后,他便冲着骆阳煦道:“请骆公子稍等,这便让人前去通传

。”

骆阳煦呵呵地笑,眼底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第一天过来,就这么多有意思的事情,可是比在广阳要有趣的太多了。

须臾,便有宫婢仓皇地跑了出来,颤着声音道:“不好了,公主,公主人不见了!”

廷华闻言大惊,“什么?”

那宫婢吓得已是魂不附体,看丢了公主,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她哭丧着一张脸,结结巴巴地道:“里面,只,只有苏小,苏小姐一个人了!”

不辞此时也从殿内走了出来,脸色一片惨白。

廷华看向她,问道:“公主果真不在殿内?!”

不辞怔怔地点头,比那宫婢要冷静许多,飞快的将事情串到一起想了一遍,她抬头道:“想是公主换上了苏小姐的衣衫出了宫去 ”

廷华闻言脸色大变,联想到方才‘苏葵’头戴幂蓠的异样,脑海里轰隆隆地作响。

中计了!

骆阳煦收起了手中的折扇,好心地提醒道:“还不快去追?”

廷华从这突发的事态中反应了过来,忙转身命令道:“命人封锁宫门,速速分头去找公主,你,从御花园搜查,你负责华颜宫以西!你去禀告皇上!”

“是!”

廷华匆忙地对着骆阳煦一揖手,便带着余下的人快步离了华颜宫。

骆阳煦看向不辞,道:“带我去见苏小姐。”

不辞不疑有他,想着苏葵目前的状态,忙将人带进了殿内。

苏葵此际正昏睡在榻上,双眸紧紧地闭着,显然是没了任何的意识。

骆阳煦见状嘴边的笑意一僵

他本还以为是这丫头有意帮那位公主出宫,二人这才互换了衣装,他本是打算过来看她怎么收场,看看笑话来着,猛地瞧见这与他想象中截然不同的情形,不由咋舌。

“我还当你多么有用,合着是被人给放倒了。”他低笑了一声,弯身在她肩膀处点了几处,却不见其有苏醒的迹象。

不是被点了昏睡穴吗?

他见状伸手去探她的脉搏,眉头一紧。

这位公主还真是有够绝的,大许是为了万无一失,竟然用了眠毒!

眠毒,轻则会令人昏睡数日,达到一定的药量甚至会要了人的性命!

“快去请太医!”

不辞尽管不明就里,但见他突变的脸色便意识到苏葵的情况应是不善,忙地应下差人去了太医院。

很快,便有蓄着白胡子的太医随丫鬟走了进来。

不辞眼下着急华颜的事情,又担心着苏葵的情况,见人一进来,便赶忙催促着道:“周太医,您快帮着瞧一瞧!”

周太医不敢怠慢。

“眠毒?”周太医把清了脉象,惊诧地出声。

他示意不辞将苏葵的身体扶正之后,抬手朝苏葵的脑后探去,竟是取出了一根细亮的银针来!

他叹了口气摇头,“果然”

骆阳煦见状脸色不见松缓,“这枚银针,是太医的东西?”

周太医点头,解释道:“前些日子华颜公主闹得厉害,经过陛下的允许,我便用了这在眠毒里浸过的银针来为公主安神可最后一回用此阵的时候,却少了一支——”

想是被华颜有心偷偷留了下来。

既是如此,她应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眠毒,只当是可以使人沉睡过去的东西罢了

骆阳煦松了口气,确认道:“照此来说,她应是没有大碍?”

“无碍,最迟明日一早便可醒来。”

“有劳太医了。”听太医断言,不辞紧绷的神经终于算是放松了一些,送着周太医走了出去。

骆阳煦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弯下身朝着苏葵问道:“小葵妹妹,我来抱你回去吧?”

苏葵此刻已经昏迷的全无神智,哪里能回答得了他的话。

“不说就是默认了——我就委屈一回吧”骆阳煦悠悠地叹了口气,声音却带着戏谑的笑意。

曲三和曲七见状,齐齐在心底道:少爷,其实你不用这么委屈的 可以找人代劳

然而骆阳煦刚伸出手去,还未能触碰到苏葵,便听一道威严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慢着。”

骆阳煦抬头,却见众人已拜倒行礼。

“参见皇上。”

“平身。”

“皇上来得似乎有些迟了吧。”骆阳煦话里含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我家小葵活蹦乱跳,好端端地来到宫里,可皇上您瞧瞧,这才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了——”

这看似不着调的话里,明显是有着别的意思的。

是在怪罪宫里的疏忽职守。

慕冬眼神略变,却不是为了骆阳煦隐含的意思,而是为了他那句我家小葵。

“草民先行告辞。”

骆阳煦拱手作礼,折身准备将榻上的苏葵抱起身来。

可却见一双大手已先他一步将人打横抱起,那动作,叫作一个自然。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95:我家小葵)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