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94 对不起

294 对不起

一秒记住,

渐渐地,便见这双眼睛里的笑意开始弥散开来。

他开始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喀嚓!”

“少爷!”

骨头错位的声音伴随着骆阳煦的痛呼声一同响起,那两个随从即刻围了上来,一脸敌意的看着苏葵,好像就待骆阳煦一声令下他们就立刻上前扭断她的脖子。

苏葵起身,捡起他摔落在桌上的折扇,在他头上重重地敲了一记,无害地问道:“你现在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活下来的了?”

“你——”其中一位随从已黑透了一张脸,却还来不及有动作便被骆阳煦拦了下来。

“什么出息?给我退下。”骆阳煦皱眉看了他一眼,转而换上一脸笑意看向苏葵道:“小葵妹妹不过是同我开个玩笑罢了——”

苏葵对他报以一笑,“我还有事要办,还请骆公子自便,招待不周之处,敬请海涵。”

话落,抛下那柄折扇,便折身出了凯旋亭去。

骆阳煦伸出被扭了错位的右手,其中一位随从只替他扭了几下,便将骨头正了回来,骆阳煦眉头愣是也没皱一下。

他捡起那柄折扇,望着苏葵走远的背影,勾唇一笑

“可真是不经逗——”

他复又在心里补上了一句:不过这性子,倒是比小时候可爱的太多了。

话音落,他便起了身,“哗”的一声挥开了手中的扇面,含笑道:“走吧,去办正事了。”

而刚打算入宫的苏葵,却被苏天漠拦了下来,整整教育了一个时辰还不够。

他多方面的批判了苏葵的不对。认为苏葵这种行为,轻则会让骆阳煦觉得心灵上受到创伤,重则会使得两家的关系闹僵。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她不该对骆阳煦如此的不友好。

末了,他抬眼看向苏葵,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个发言权。苏葵足足等了一个时辰。

“您不是去了李叔那里下棋去了么?”

“咳——”苏天漠干咳了一声,道:“他临时有事差人过来告诉我改日再下。”

苏葵没拆穿他,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道:“那我先去看华颜了。”

“去吧。”苏天漠摆摆手,忽然又嘱咐道:“早些回来,晚上我在府里设了宴,替阳煦洗一洗尘!”

苏葵佯装没有听到,径直出了房门。

冤家路窄这个成语此刻在苏葵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就在她途经清心殿前的朱色雕花垂花长廊之时,迎面走来了两个高大的身影。

负手行在前面的人身上穿着这天底下最尊贵的颜色,一身朝服金线绣龙织云。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整个人似乎都散发着难言的孤冷和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午后的阳光再没先前那么强烈,柔和的光线透过廊柱间的空隙折射在他的身上,苏葵看去,竟觉生出了几分恍然

而另一位则是——“小葵妹妹,你怎也在这里?”

答案显而易见。

苏葵白了他一眼,垂首行礼。“臣女参见皇上,皇上万岁。”

“平身。”

“谢皇上。”

苏葵才刚直起身子来,便觉面门扑来一阵风,眨眼之间,骆阳煦已纵身来到了她眼前。

“小葵妹妹,待会儿咱们一同回府如何?”他像是丝毫没将苏府后花园的事情放在心上。

苏葵见他满眼堆笑的模样,觉得他居心不良。

由此可见,第一印象真的极为重要。

她轻嗤了一声,“我为何要跟你一同回去?”

“因为我想跟你一起。”骆阳煦答的理所当然。

苏葵懒得理他,径直从他身侧绕了过去,却被他快一步挡住了去路。

苏葵碍于慕冬在这里,不好跟他造次,只得咬着牙压低了声音道:“你究竟想怎样”

“一起回去呗——”他眯着眼睛,像极了一只狡诈的狐狸。

苏葵不情愿地“嗯”了一声,“现在可以让开了?”

他一耸肩,侧身让出道来,“宫门前等你。”

“随你。”苏葵冷冷地丢下两个字,便扬长了而去。

经过慕冬身侧之时,她状似顿了下脚步,只一瞬的功夫。

慕冬眼神微敛。

待苏葵带着堆心到了华颜宫的时候,华颜正倚在华丽的绣凤榻上被不辞垂捏着肩膀,她一身宝蓝色的宫装,宽大裙幅逶迤在地,裙摆处绣着细碎的樱花图案,一头青丝被两支凤头金钗固定着,优雅而又华贵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那双杏眼中忽然浮现了一抹难言的坚决。

有宫婢来报,“禀公主,苏小姐来了。”

华颜闻言忙喜地坐起了身来,吩咐着道:“快请进来——”

苏葵刚走进来,便被华颜扯着坐了下来,问道:“今天怎现在才过来?”

“别提了。”苏葵吐了口气,望向她道:“怎么样,伤该是痊愈了吧?”

华颜微一点头,接过不辞奉来的茶,垂头之际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苏葵见她这表情,以为她是要问那个办法的事情,心里纠结着要不要跟华颜明言那个计划。

这种事情,自然是知情的人越少越好。

可若是不说,指不定她又得闹出什么事情来

苏葵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跟华颜说一声的好,也好让她安下心来。

想到这里,她便给华颜使了个眼色。

华颜会意地将左右的人都屏退了下去。

下一刻,偌大的偏殿里便只余了她们两个人的身影。

苏葵喝了口茶正打算开口,却听华颜道:“这些日子来我想了许多,我真是不应该闹这么一场,害得皇兄和你们为我担心——”

其实,那日苏葵走了之后。她想了几番便明白了:苏葵并没想到什么办法,只是为了保住她的性命的权宜之计罢了。

所以她这些天来便未再问。

“去国公岛也不过是我一时心血**,我一个女儿家的,又打小没吃过什么苦,就算去了那里什么也都做不了。只会让人背后说些难听的闲话

。”

苏葵听她这么说,一时间觉得既惊讶又稀奇。

难不成伤了这一场,还真的就开了窍了?

苏葵定定地看着她问道:“真的不去了?”

华颜绽了几丝笑。冲她肯定的点着头。

“你能想通,自然最好。”苏葵欣慰地呼了一口气,本来想是告诉华颜的打算,此刻也没了必要。

她既然想明白了,这种事情就暂时不必同她说了。

苏葵握着盏子,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华颜道:“过几日我要去龙华寺一趟。届时咱们一起去吧。前些日子听元太妃说。无罙大师近来也在寺中,咱们去听他说说禅。”

华颜闻言觉得眼睛有些酸涩。

知道苏葵是将她说的那句话搁在心上了,才会这么的不放心。

可是,有些事情,只怕真的是无法改变的

她点点头,眼神有些波动,眼圈也越来越红。

苏葵见她表情。没由来的就忽然觉得心底极其地不安。

华颜却忽然倾身拥住了她。

“对不起,还要让你再担心一次——”

“什么 ”苏葵一皱眉,觉得后颈处传来一阵针扎般的疼痛感,霎时间浑身都没了力气。

她想试着开口,声音却只能淹没在喉咙里,始终说不出一个字来。

紧接着,她便发觉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模糊,顷刻间,便只剩下无边的黑暗,人也跟着没了意识。

堆心跟不辞在外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却忽听内殿传来了华颜的声音。

“不辞,本宫乏了,你送苏小姐出去吧——”

“是

。”不辞闻言应下,提步进了内间。

正见‘华颜’面朝内躺在榻上,身上覆着一层薄毯。

而‘苏葵’则是从椅上起了身,转身便要往外走。

不辞自背后见她头上戴着 幂蓠,纱绢垂至胸前,不由一怔,“苏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便抬步出了内殿。

不辞自然也不好追问,只身跟了过去,心里却是疑惑不解。

堆心一见她这奇怪的装束,多少也觉奇怪,但想到苏葵做事向来最是出人意料,便也觉得释怀了。

不辞止步,目送着堆心二人出了华颜宫。

在薄绢的掩饰下,华颜紧张的早已是香汗淋漓,好在她跟苏葵身高相似,换上她的衣服首饰,背后看去是有七分相似,加上眼下天色已暗,一时间若不细看倒也混淆的过。

大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就在那些御林军打量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的时候,她甚至连呼吸都不敢。

只有这一次机会,若是失败了,必定会引起所有的戒心来,真的就再也出不去了

直待进了御花园,她才觉得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心神稍定之际,却听堆心戒备的声音在她背后徒然响起。

“你不是我家小姐!”

华颜脚步一滞。

堆心虽是害怕,但还是挺着背质问道:“你是谁?我家小姐人呢!”

“放心,你家小姐没事。”

“公,公主?”堆心听出了她的声音,满眼的惊惶。

见华颜转回了头来,她仓皇不已地退了几步。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94:对不起)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