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11 破城之势

311 破城之势

且城下大军见状已摆成了一个整齐的阵型。

左右两翼大军,各守其位,几乎是顷刻之间便堆起了密不透风的盾墙。

弓弩手随即蓄势,弓膝与盾墙之后,只从盾间的缝隙处出箭,不仅完全挡住了对方的进攻,且这些弓弩手明显是千里挑一的高手,几乎是箭无虚发。

一时间,城楼之上,鲜血喷溅,惨烈的叫声震的人耳发麻,时不时便有受了重伤的士兵自城楼上跌落而下。

攸允这边已有人开始架起了高梯,准备攀上城墙。

很快,便见墙体之上竖起了一排排的空竹高梯,身着细密软甲的兵士们接二连三的附梯而上,动作灵敏至极。

城墙之上的士兵们越发惊慌了起来,只能慌张地阻拦着即将要冲上城楼上的敌军,左右却无法顾及

这边的一个砍死了下去,那边却又有三五个要翻过城墙而入,也有不少人在慌乱中失足跌落,更有人在短兵相搏之间被割下了脑袋。

哀嚎声,刀刃相击的声音,还有刀子没入血肉中的声音,交杂在了一起,让人越发毛骨悚然——

然而那些攀梯的敌军们,似乎根本不知道惧怕,无穷无尽的,像是没有知觉的木头人。

望着城楼下犹如蚂蚁一般密集的敌军,城门守卫们无不是打从心底里发寒。

漫无边际的恐惧感朝着他们袭来。

寡不敌众,很快,优劣势已经分明。

王城城墙横至护城河。有东至西约长有一千五百丈,外缘环周三十千里,城高近四丈,更有垛口近五千,敌台百台。若是发挥得当,可谓占尽优势,可眼下垛口多处失守,军心无不大乱,局势端是无比被动。

攸允脸上挂着运筹帷幄的冷笑。

将一切尽收眼底。

待攻破城楼,他便带兵直指皇宫。

他倒要看一看,那个使计绊了他几次的皇帝,究竟还有什么本领可以阻拦他。

一切都已是唾手可得。

本该是他的东西,他今夜便要亲手一一拿回来!

“哈哈哈哈哈哈...”

他忽而仰起了头来大笑了出声,他仰视着无边际的广灏苍穹。眼中的光芒锐利而又阴沉。

周围的肃杀之音,掩盖不住他高扬的笑声,笑音之中,满是嗜血和凶狠,犹如来自地狱最深处的修罗。

“快。再传急报入宫!”

一方敌台之后

。是惊惶至极的城门校尉百里石,他脸上挂着半干的血迹,一双眼珠子似乎都要瞪了出来,足以见其惊怒的程度。

小半时辰前,柳岚便让人传了急报入宫,可至今都不见救兵前来!

如此十万火急的情势,眼见着城门便要不保,后果只怕不堪设想,他作为此处校尉,怎能担得起此等大过!

“快啊!”

“是..是!”应下的是一个新兵。脸上的神色有些发怔,显然是已经被这种情况给吓坏了,跌跌撞撞地下了城梯,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奔了下去。

百里石咬了牙,举起手中染血的大刀朝着只差一步便要跃上城墙的敌军挥去,便是断了那人一条左臂,只听那人痛叫了一声,被白里石再是一刀给挥了下去。

垂目一望,却见又有三人攀爬了上来。

百里石心惧之余,更添怒气。

这本是他们大卫的江山,今次却是只有自相残杀方能保命!

“他娘的,你们这些疯子,简直是被猪油给糊住了心!老子今天就跟你们拼了!”

百里石将手中的刀扔到一旁,提起了力气,双手握住梯子头,便要朝外掀离而去。

梯子下方是有几个士兵紧紧扶着用以稳固根基的,梯子上又附着十几个人,要掀倒这竹梯显然不易。

也亏得百里石力气够大,晃的整个梯身摇晃不止。

攀爬在最前头的士兵,一手抓住梯沿,一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柄泛寒的短刀来。

借着梯身弹晃之际,荡到百里石身前,不做犹豫一刀便狠狠划在了百里石的左肩下方,差一寸不到心口。

百里石吃痛,手下也恍然生起了莫大的力量,高喝了声狠一跺脚竟是将那竹梯生生给掀翻了过去!

高高的竹梯在空中划去了一个险险的弧度向后直直地弹去,偏离角度太过,低下扶梯之人已无法稳住

梯子打落在盾墙之上,砸伤了几个弓弩好手。

“痛快!”百里石哈哈一笑,虽然这不过是小利,在整个战局之中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但还是叫他觉得生了几分畅快来。

他朝着城楼之下高声喝道:“老子一条烂命,多杀一个就多赚一个,不怕死的尽管上来!”

攸允眉头一皱。

他平生最是厌烦这种不知死活的人。

他抬手示意,便有数十位弓弩手将手中的弓瞄向了百里石。

百里石大刀一挥,又是了结了一条性命。

“咻!”

“咻!咻!”

几道箭声格外的响戾,朝着同一个方向飞去。

百里石似有所觉这箭是冲着他来的...

他因一心想着豁出命去杀敌,此际已是偏离了敌台,面前连个能遮躲的地方也没有,最近的箭垛也在离他几丈开外的距离,现在要躲已是来不及了。

眼见着那箭就要来到眼前,竟也顾不得害怕了。

也罢,他一生没做过什么大事,大半辈子下来也才混了城门校尉,今日为抗乱臣贼子而死在这城楼之上,也算得上是一种死得其所的死法了!

死的不亏!

他睁大着双目,似想在临死之前多看一眼这座城池。

却蓦然觉得后背一凉,似有疾风袭来。他不及回头去看,便察觉到有一只手扶在了他的肩上,轻轻地一推却已将他移到了一侧去,同时将他手中的宽背大刀夺了过去。

须臾,只听耳畔传出一阵刺耳尖锐的声音。

“砰砰

!嘭!”

刀箭相触。激起了火石飞光,震得大刀上的倒环嗡嗡作响。

几只断箭,箭头箭身都已分离,落在了百里石的脚下。

他未能从这突转的事态中反应过来,神色有些发怔。

直待他被那黑衣男子推着走到了敌台后方,暂时算了没有性命之碍他才惊觉他捡回了一条命来!

“不知这位兄弟高姓大名!”

他只见那人通身黑衣,全身上下似也找不到特别的地方,但明显又非城楼上的守卫,依照方才那替他挡箭的动作之迅速的程度来看,应是难见的高手。

肖裴微一摇头。显然是没有想要跟他交换姓名的欲望,他一脸正色地道:“再顶上一会儿,救兵稍后便到!”

白里石忙不迭的点头,不知为何,虽这人身份不明。但却令他格外的信服。

他还想再说什么。却见眼前黑影一动,肖裴已没了踪影。

攸允见有人在他眼底救走了那百里石,眼神一闪,大致是想到了什么。

“再加一万精兵,速速攻城!”

他似没了耐心,这城门之上分明是连万人都不到,但竟也迟迟久攻不下。

他身后副将装备的男子上了前来,在他耳畔垂首禀道:“王爷,天鹰他们至今都没有讯号传出,想是遇到了意外——”

“什么?”攸允眼神一变。“最后一次传讯是在何时!”

那副将犹豫了会儿,方才答道:“回王爷,是在巳时之前.. ...”

“为何现在才报!”

天鹰一行人是提前进城监视苏天漠的举动,若有异动便会随时通知,每隔一个时辰便会以烟火为讯来告知情况如何。

副将神色现出慌色,“属下先前并未放在心上,只当是他们为事所缠身不及放出讯号,...加上战事紧急,属下一时便忽略了此事,望王爷恕罪

!”

攸允顾不得去听他的辩解之词,心中开始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最后一次发出讯号是在巳时之前,距离现在已有五个时辰还且有余!

这么长的时候都没有动静,想也知道是遭遇了不测了......

而他们是去监视苏天漠的,他曾有吩咐要寸步不离的守着苏天漠的一举一动,这件事情定跟苏天漠脱不了干系!

他从一开始便不信苏家,才会在此之际让人进京相挟,那些全是一等一的高手,竟也会出此差池!

现在天鹰那边既然出了事,就等于是告诉他苏天漠临时变阵了!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就算他得了苏天漠相助又能如何?

现下苏家军在京的兵力不过几十万人,西营军力皆在国公岛,宫中禁卫军御林军虽是精兵锐队,可倾巢出动也不过两万人了得了,且战资枪矛早有明尧之暗下做了手脚,他坐拥百万雄师,又占尽了先机,绝不会输!

“即刻派人去接应明尧之——若再出一丝差池,本王便要你人头落地!”

那副将捏了把汗,领命下来。

同一时刻,兵部。

明尧之坐于大堂之中,身上还且穿着朝服朝帽。

“大人,都办妥当了,现在可要动身?”

明尧之闻言这才起身,一再的确认道:“两边可都已经备好了?确定是看不出纰漏来吗?”

那兵部里任职的差人谨慎地点了头,“卑职办事,明大人尽管放心。”

他确实是个精细人,跟随明尧之多年,大大小小的事从没出过什么错儿。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311:破城之势)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