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12 反都反了

312反都反了

ps:

当当当!二更到!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祝大家新年愉快~

明尧之如此一问不过也是谨慎起见,听他答的肯定,便也将一颗心放了下来。

“好,等宫里的人过来之后,便即刻将东西运走。”

“是,那小的就先下去候着了。”

明尧之摆了摆手,道:“去吧。

待那差人刚刚要退出去,却又听明尧之说道:“慢着——先调一百个人过来这堂中,在暗处守着。”

那差人怔了一怔,便反应过来明尧之这是担心万一没能瞒得过去,宫里来人怕是会对他不利,到时若真的到了不能善了的地步,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反正,反都已经反了。

允亲王的大兵都要破城了,皇命也奈何不了他了。

想了这里,差人便就点头应下,下去吩咐了。

果然,没过半柱香的时间,便有人在外禀道,说是宫里来人了。

明尧之让人请了进来。

却见来人是顾青云,并着两个小太监和三个侍卫模样的人。

并没有其它的人。

明尧之悄悄松了口气,能瞒过去自然还是瞒过去的好,省去许多麻烦不说,也好保他性命无虞,不去冒那些不必要的险。

同时也是在心里冷笑了一番——什么人不好派来,竟是派来了一位翰林院修撰过来,顾青云虽是状元之才,但这等事情上,派个没经验的文人过来未免多处不周,朝廷也当真是无人可用了。

顾青云脸色似有些焦急。宣读罢了圣谕便简短地道:“下官是奉皇上的圣旨前来押领军备的,此事事情已告知明大人 ,不知可已准备就绪?”

明尧之颔首道:“皇上吩咐下来的事情本官自然不敢怠慢,侯在此处便就是等各位过来了。”

他转头又对先前那差人说道:“带本官和顾修撰去军库验取军需。”

顾青云一揖手,一行人便穿过大堂,去了后院大军库之中。

兵部掌管所有的军备物资,光是盛放军器兵甲便是占去了整整二十间互通的大三层楼阁。库前和侧门处都有重兵把守,连只苍蝇也不好钻进去。

顾青云提步便要进去,却被明尧之拦住,“顾修撰且慢。”

顾青云微一蹙眉,问道:“不知明大人这是何意?”

明尧之摇头道:“本官知道此事关乎甚大,又是十万火急,便命人提前已将东西装上了车去,不必顾修撰再带人入库去取——”

话落,他指向三重门过后的一座极大的空院。里面齐刷刷地排放着一辆辆无顶的马车,少说也有百十来辆,都绑着大木箱,里面想来应就是提前备好的军需了。

“明大人有心了。”

顾青云眼神微闪。

“这是本官的职责所在。”明尧之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随即便吩咐了人去牵了马车。

第一辆马车从顾青云眼前经过之时,却见他伸手拦了下来。对着身后的三个侍卫吩咐着道:“将车上的东西验一验。”

接着,他不给明尧之反对的机会,便抢在前头道:“为了谨慎起见。还请明大人勿要怪罪。”

明尧之冷笑了声:“久闻顾修撰做事严谨,今日一见果然不假,既然顾修撰信不过本官,那便开箱来验罢。”

虽是同意了,但话说的的确不怎么好听,就好像顾青云验不出什么猫腻来,就难以下台了。

顾青云却不在乎这些。

他给了那三个侍卫一个眼神,便见几人上了前去。

将固定的麻绳解开了来,便见那侍卫徒手搬下了一口大箱来。

一侧的差人连带着明尧之都是一惊。

好大的力气!

这箱子本身少说也有五六十斤,里面满满地装着兵器。保守来说也有几百斤的重量,是要两三个力气大的才抬上车的,而他一人竟是轻飘飘地随手就给搬了下来。

另外二人便欠身将那箱子上的兵部封条撕了下来。栓口一落地,便将箱子打开了来。

并无什么异样。

排放整齐的白刃儿刀,在夜色里显得寒光奇奇。

见顾青云点头,几个侍卫便就将箱子重新盖上了来,又抬到了马车上绑好。

明尧之在一旁眼中含着复杂的笑。

从头到尾也都没说什么。

十余辆马车在几人眼前而过。

明尧之见顾青云仍站在原处,适才开口说道:“顾修撰不如去前堂等候着,待会儿马车全部备好,再找人通知顾修撰。”

顾青云犹豫了一瞬,却又伸手拦下了一辆行至眼前的马车。

“明大人的好意下官心领了,可此事是皇上吩咐下来的,需得再而三的小心才行——来人,将这车上的东西验上一遍。”

那力气大的侍卫便又走上前去。

牵着马的差人身形蓦然一僵。

“慢着!”

背后传来明尧之的喝声,带着薄怒。

他行到车前,皱眉而道:“眼下十万火急,刻不容缓,顾修撰却在这一而再再而三的耽搁时辰,岂不是在拿城楼前诸位士军们的性命视同儿戏吗!”

顾青云瞳孔一缩。

果然是有问题!

他朝着空中一拱手,口气也渐变的生硬了起来,道:“下官既是身负皇命所来,必有职权验个明白,倒是明大人,如此阻拦,倒是引人猜测!”

明尧之听他这么说便知此事是无法善了了。

他冷哼了一声,干脆也不再多做遮掩,反正事已至此,反也反了,还怕甚!

“这些东西,要么顾修撰即刻让人带走。本官绝不为难与你,要么——”他冷笑了一声,道:“顾修撰一同留下来!”

顾青云闻言眼神巨变。

果然,一切都在皇上的预料之中。

这老贼,竟是想拿万千士兵的性命来讨好允亲王!

想到这里,他不觉就握紧了拳头,冷然问道:“真正的东西在何处?”

明尧之好笑的望着他。眼神却无半分笑意,“本官为何要告诉一个濒死之人,既然你不识抬举,执意要掺和进来,那就怨不得别人了!”

“啪啪!”他忽然合手抚掌,便见从大堂中窜出来了百十余位身着兵部衣束的官差,手中都握着长刀。

极快的,便将顾青云他们给团团围了起来。

顾青云见状铁青了一张脸。

“把人都给我抓起来,若是敢抵抗的。就地正法!”明尧之高喝了一声,便见那些官差们朝着顾青云他们云涌了过去。

那两个太监装扮模样的,见状便将头上的礼帽给掀扔了去,上前一个单手便钳住了一个官差脖子,只听咔嚓一声那官差也叫也不及去叫上一声,便没了气儿。

动作果决利落。哪里还有半分宦官的样子!

那三个侍卫明眼一看便知非寻常之人,顷刻间,便放倒了数十个官差。

这些官差不过是仗着人多架势大。平日里也没遇到过什么高手,武功是有,但也不过是中等水平,乍然碰着这等高手,显然不是一个级别的,动起手来只有挨削受死的份儿。

没多大会儿,这群官差们便乱作了一团,认清了彼此的悬殊之后,哪里还敢上前动手,跑都跑不及。断了胳膊伤了腿的更是“啊呀哎呀爹啊娘啊”的喊作了一团。

“废物,快给我上!”明尧之见状又急又气,惊异对方的身手之高的同时。也深深地为自己养了一群废物这个残酷的事实而感到没脸。

他拔出了腰间的宝剑,朝着那穿着宦官服的男子刺去。

那男子似听觉极好,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察觉得到有人在背后企图对他不利,明尧之手中的剑还未碰得到他,便被他闪了过去,他一转头见是明尧之,眼中现出鄙夷之色,“上回在齐纳山一战,我还敬重你是个有胆色的好汉,不曾想却使起了背后暗算的损招!”

“齐纳山?”明尧之眼神一闪,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是你们!!”

来不及多想关于他们怎会来此,报着新仇旧恨一起算的心思,明尧之再次运力上前战去。

那人轻轻一跃,已欺身来到明尧之眼前,二人很快便缠斗在了一起。

先前那在明尧之面前禀事的差人,见情况不妙,急忙就朝着前院跑去。

刚迈四五步,就被人揪着后襟拖拽了回来。

他是有些小聪明不假,但却没什么胆子,平时跟在明尧之屁股后头对下面的人颐指气使的,但一旦没了明尧之撑腰,遇到了厉害的角色,是吭也不敢吭上一声。

那侍卫提着他如同提着一只小鸡一样轻松,随手一丢就扔到了顾青云面前。

那差人忙地爬坐了起来,也不再寄望于明尧之现下能分神救他,带着哭腔求饶道:“官爷饶命啊!”

顾青云本是读书人,哪里见过如此血腥混乱的场面,也得亏他心理承受能力较强,此际也能面不改色地逼问道:“说,东西在哪里!”

那差人身形一僵,随即便摇起了头来,摇摆的幅度直跟拨浪鼓都有的一拼,“小人不知,小人只是个打杂的,不知情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顾青云声音愈冷。

“小的真的不知...啊!疼,疼!”他还想再辩,剩下的话却淹没在了杀猪般的嚎叫声中,端是凄惨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