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18 振作起来

318振作起来

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慕冬站在十步开外的距离,并未上前一步,任谁也看不出他的情绪来。。

正如许多年前,先皇后仙逝之日,年幼的皇太子立于屏外,不发一语,一滴泪也没落,招来了许多杜撰和忿然之词。

这一夜,许多人彻夜无眠。

苏葵不知道她是怎么回的苏府。

不知道是怎么回的房间。

就在窗前呆呆的坐了一整夜。

攸允大败,但她却完全没有想象中来的轻松。

她先前将一场战争想的太过简单了。

它不仅仅意味着成王败寇,更让人无法承受的是,它随时都代表着,家破,人亡。

一些事情,只有等它真真正正降临的时候,方能体会到致命的打击。

小小花一直卧在她脚边,不同的是,苏葵是发了一夜的呆,而它...睡了一夜的觉。

天亮之际,人们陆陆续续地开了门窗。

昨夜一战,有些人彻夜未眠的观望情势,而这等大事自然是不必宣说已经连夜传遍了大街小巷。

消息纷至传入各人的耳中。

首先,最引人瞩目的消息,自然是说允亲王战败,带着余下的兵力回了凉州,只怕一时半会儿是缓不过气来了。

苏丞相被作为人质掳回了凉州。

其外,华颜公主薨落了。

然而苏天漠是为交换华颜甘愿被俘,华颜是为苏烨挡了一箭因此丧命这种曲折的内里。便是没几个人知晓了。

三日后,礼部题奏:本月十六日华颜公主溘逝,应照定例皇上辍朝二日,本月十六日起大内以下宗室以上。二日不报祭、不还愿、穿素服——钦天监择得九月二十五日申时殓入采棺,十月初五日辰时行初祭礼,初七日卯时行大祭礼吉。

十七日一早,城中忽起了大雨,下了整整三天还不见停下。。

像是要将那日的血腥尽数冲洗的干净才好。

苏烨将自己关在了房里整整三天三夜,前去送吃喝的丫鬟婆子们没一个能进得去,眼见着整整三天下来他除了喝了几口水,一口饭也没吃进去,只怕任谁也扛不住——小蓝终于是着了急,无奈之下。这才去寻了苏葵。

苏葵的情况虽比他好不了多少。一整天也没怎么开口说话。但至少还没到滴水不进的程度。

苏葵听了情况,收拾了一番,又吩咐了小蓝去厨房交待秦婶子给烧几道开胃的小菜。便就去了苏烨那里。

苏烨所住的院落处在府里的顶南边儿,那是他被封为镇南将军之后,苏天漠令让人给修葺整顿的,耗费了好些时日,还特意让人看了风水,选了黄道吉日才让苏烨搬了进去。

而他之所以折腾这么一遭,是有一个极其让人汗颜的理由——既为镇南将军,必居于正南,要镇国,需先镇家。

想到这里。苏葵不禁又酸了鼻头,红了眼眶。

府里什么都没有变化,处处都留有着苏天漠的气息,。

苏葵甚至觉得,可能就在下一个拐角处恰巧撞见苏天漠背着手走过来,亦或者在哪一方凉亭里正好瞧见他正悠哉哉的喝着茶,或打着一套新研究出来的拳法,然后招手让她过来,笑着告诉她这些都只不过是一场噩梦罢了。

夹带着凉意的细雨吹到她的眼睫上,偏偏又令她清醒的很。

苏葵顿足仰脸望着雾雨霏霏的天,闭眼片刻,将即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生生给忍了回去。

以后或许还有很长一段路没有苏天漠的陪伴和宠溺,但她还是要坚强的走下去。

她有太多需要去保护的东西。

堆心跟在她身旁替她撑着伞,看着她纤细却挺得笔直的腰杆儿,觉得好像不管发生什么,只要有苏葵在,她就觉得一切好似都没有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那么糟糕了。。

到了南院的时候,本已见小的雨势突然又有了增大的趋势。

主卧的门从里面反锁的死死的,苏葵推了几下不见动静,单手握拳“嘭!嘭嘭!”地敲了起来。

却仍旧也不见里头有开门的打算。

“苏烨,你给我开门听到没有!”苏葵敲得急了,干脆喊了起来。

里面却仍犹一潭死水,没有任何回应。

苏葵半是气恼他不加理会半是心疼他饿了一天,攥紧了粉拳。

堆心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部,是觉得自家小姐只怕要发毛了。

苏葵深吸了一口气,伸腿就是一脚踹在了那一扇拼格朱门之上,发出“哐当”地一声晃荡的巨响。

她哐哐哐的又是几脚下去,像是跟这扇门有着深仇大恨一般,毫不留情。

可任由她怎么踹,苏烨死活就权当没听见一样。

苏葵恼怒不已,并着一腔委屈都涌了上来。

“你有种就躲一辈子吧!一辈子都不要出来,我们苏家没你这样的子孙,我苏葵也没你这般遇事只知躲避的兄长!”

她一席话骂完,转身便要走。

却就在这时,身后忽然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苏烨垂着头扶着雕着荷叶的门槛而立,神色萎靡非常,身上还是那一日的衣衫,只是将盔甲卸了去,浑身散发着浓郁的腥气。

苏葵闻言倏地就转回了身来,几步走到苏烨面前,二话不说便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小姐!”堆心惊呼了一声,急忙上前拉住了苏葵。

苏烨没有任何防备,加上苏葵这一巴掌又是用了狠劲的,直扇得他踉跄地退了好几步,他有些怔忪的抬起头来,望着苏葵,眼睛红的厉害。

苏葵甩开堆心,行到他跟前,这才看见苏烨右肩膀处竟还赫然插着一截断箭,箭头仍旧还在他的皮肉之中,因没及时处理的缘故,似乎已有了发炎感染的迹象。

她狠狠地剜了苏烨一眼,才对堆心道:“赶紧去找大夫过来!”

堆心也是瞧见了他的伤势,连伞也顾不得撑,忙就奔出了南院。

苏葵盯着他,恶狠狠地问道:“不吃不喝伤也不管,你不想要命了是不是?,好看的小说:!”

苏烨颓然地坐到了身后的椅子上去,扯开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上许多倍的笑,道:“我活着倒还不如死了——我救不了爹,还害死了华颜,简直就是一个废物!”

他低下了头去,双手撑着额,黑漆的墨发散垂在了两肩,他闷声说道:“你别管我了...?...”

“我不管你要去管谁!”苏葵眼睛一热,失声道:“现在爹身处险境,你就是咱们苏家的主心骨,你倒了,苏家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我...”苏烨哽咽着摇了头,沮丧地道:“我以前总认为我什么都能做得好,可我现在才发现,我什么都不是!永远不可能成为爹和爷爷那样的英雄...我根本不配为苏家的子孙!”

“谁说的!你十三岁便跟随爹平复汴州暴乱,十五岁就被先皇金口封为镇南将军,国公岛一战,你带领数万水师给予西宁大创,这些功绩都摆在这里,你凭什么说自己什么都不是,你凭什么自暴自弃!”

“可我害死了华颜...?如果不是我,她根本不会死!”苏烨闻言忽然抬起头来,抬高了声音道,“我分明知道单凭我一己之力根本救不回爹,还不听劝阻,到头来连累了她,该死的是我才对!”

不得不说,这个情形委实有些扭曲。

一个连哭带吼的边数落对方边又不许他放弃,一个则是死活认定自己活着没用,一无是处,且还认定的理直气壮。

苏葵见他这幅要死不活的模样,觉得头都要被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气昏了,她是知道苏烨有时爱钻牛角尖,但绝没想到他钻进去就出不来了。

“照你这么说,华颜就不该救你!她既然救你就是认定你活着还有用处,如果知道你会如此,倒不如真的让你一死了之便罢!你要真是个男人,就去给她报仇,就把爹救回来!”

见苏烨表情略有松动,她又道:“还有璐璐,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放不下,她呆在攸允这种人身边,你放心得下吗?误会是要人来解开的!还有这么多重要的事情等着你来做,你必须要站起来,听到了没有?”

苏烨一时有些发怔。

他望向苏葵,见她一脸的戚切和彷徨,好似将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而他呢?

苏烨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举动有多荒唐!

遇事后的反应,他竟然连苏葵这样一个女子都不如!

甚至还要苏葵跟在他后面提醒他该怎么做,让她担惊受怕。

现在爹也不在了,所有的事情都一团糟,他竟还乱上添乱...?....

他怎么就说出了方才那些不负责任的话来?

他真真是妄为人兄——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心中有愧,可你一直这样下去,我真的好担心,好害怕。”苏葵吸了吸鼻子,泪水始终在眼眶里徘徊着不肯落下,声音也略带了沙哑,“振作起来好不好?”

苏烨心中一时酸涨的厉害,伸出左臂抱紧了苏葵,道:“好。哥答应你——是哥糊涂,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苏葵心下松一口气,眼泪终究也不必再忍着,唰唰地落了下来。

好一会儿,她才抬手抹了抹眼泪,唤道:“哥。”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