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17 劫破了

317 劫,破了

“啪、啪、啪——”

抚掌的声音响起,箭雨暂且停顿了下来。

“苏将军单枪匹马过来救人,实在令人钦佩。”攸允徐徐走来,道:“一人可挡我数十位弓弩手,苏将军还是头一个。”

“放了我父亲。”

苏烨脸颊上带着被擦伤的血迹,五官在夜色中显得异常的冰冷。

攸允闻言呵呵一笑,指着按兵不动的弓弩手道:“苏将军好像太高看自己了,方才不过是十多个,我这里有几百个弓弩手等着,后有几十万人——苏将军觉得有把握救走苏丞相吗?”

苏烨神色无畏,“救不了也要救

!”

苏天漠闻言气的发抖:“你糊涂啊!爹养你这么大,教你这么多,难道就是让你白白送命的吗?你若还认我这个爹马上就给我回去!”

苏烨闻言眼圈一红,固执地道:“要走一起走!”

“好一个父子情深啊。”攸允阴阳怪气地道,“苏丞相在本王手里,苏将军今日若是……恩,那苏家军岂不是群龙无首了麽?这样想来,本王倒还赚了。”

“快走啊!!”苏天漠急道,额角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本王已经给过了他机会,现在再要走,晚了!”攸允哈哈一笑,强扯着被绑的无法动弹的苏天漠转过了身来,让他面对着苏烨,道:“苏丞相,本王这便让你看一看,你的儿子有多能耐一一”

话音刚落。便挥手道:“放箭!”

顷刻间,箭如斜雨,朝着苏烨涌去。

苏天漠看得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纵然苏烨功夫再高,也耐不住如此。

一个不及。右肩便中了一箭。

“你这个傻小子!赶快走!走啊!”苏天漠颤声吼道,眼中早已急怕的蓄满了泪水。

这是他的亲生儿子,伤在他身上却如加倍的疼痛鞭策在他心口。

“将军小心!”

眼见着一支箭直冲苏烨胸口,忽听身后传来一声急喝,一道寒光闪过,那箭头险险被削了下来。

“谁让你们来的!”苏烨一转头便见是他们,一时间又怒又有感动。

那其中一个一边抵挡着攻势一边笑道:“我们想过了,这个军令若是违了顶多也就是五十军杖,不妨事!”

苏烨听着心中熨帖,却也只冷哼了一声面上不露痕迹:“既然如此。你们都得给我活着回去挨棍子

!”

说话间。他单手握去了一支箭。朝着一位弓弩手投去,稳中心脏。

可终究寡不敌众,渐渐地一行人便陷入了劣势中去。

每人多多少少都受了些伤。

这时。不知谁突然喊了一句:“将军快看,那不是乌甲军吗!”

众人闻言余光扫去,那乘着黑马全副黑甲武装的队伍不是乌甲军又是谁?

苏天漠松一口气。

裘和见状连忙劝道:“王爷,咱们还是速速离去的好,万不可为出这点气而坏了大事啊!乌甲军既都来了,若再缠斗起来引来更多的人,只怕到时要走便是难上加难了!”

换作别人攸允兴许还不怎么乐意听,但事实证明,裘和回回的决定都是正确的。

他冷哼了一声,喝道:“今日算你们走运。下次本王必取你们性命!”

眼看攸允带人走远,苏烨想上前去追,但弓弩手并未停下半刻,他身上又有伤,抵挡起来都很吃力,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战车在前方转弯之际,攸允忽然从袖中抛出了一枚闪着幽绿色暗光的短镖来。

苏烨忙于应对眼前,对此浑然不觉。

女子的娇呼声并着略显凌乱的脚步声在他耳畔响起。

“苏烨小心!”

苏烨不及去反应,便觉一阵暖风袭来,带着女子特有的香气将他围绕了起来。

华颜身形一颤,随即便伏在了他的肩头。

此时乌甲军已赶了过来,余下的弓弩手们也纷纷撤离了而去。

“你,你受伤了!”

苏烨清晰的感受到华颜在不停的颤抖,想起方才她的提醒,他心底一震……她替他挡去了

华颜身子一软,从他肩头滑离。

苏烨忙地一把托住她的背,却恍然发现她后背已被血给浸透,他摸索到了那已完全没入她身体中去的镖头,声音有些发颤:“这镖有毒……我带你回宫找太医!”

华颜阻止他要抱起她的动作,轻摇了头道,“来不及了,苏烨,你就,就抱我坐一会儿吧……”

苏烨神色一僵,“不会的,别说傻话——”

却是连自己也说服不了。

华颜攀着他坚实的臂膀,颤笑了一下,轻声地道:“怎么,我好歹也救了你一命吧,让,让你抱一抱我,也不行吗?”

苏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踉跄着抱着她坐到了地上。

只觉得脑海中白茫茫的一片。

这些年来,他对华颜虽面上排斥非常,但也不过是不想见她一直等着他,为他耗费年华,实际上华颜在他心里,一直占据着一方很重要的位置,纵使,无关男女之情。

“对不起...”他声音满是愧疚,甚至带上了些许哽咽。

他欠她的太多了,而除了对不起这三个字之外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没事,我本,本也就是要死在这一年的,...这样死,算来,还赚了你一条命...你有什么好自责的?”

“好了,别乱说话了,我这就带你回去——”苏烨微定了心神,朝着身侧的人吼道:“还不快把马牵来!”

“可... ...”那侍卫眼眶有些发红,有经验的端看华颜脸色便知道是救不过来了。在心底叹了口气,也只能去牵了马来。

苏烨要将华颜抱起,却忽听华颜痛哼了一声,阻止他道:“别白费力气了。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你,你就听我这一,一次好不好?”

苏烨膝下忽然一软,觉得再也生不出半分力气来

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都是他!若非他执意要过来逞这个英雄,又怎会如此?

却听华颜笑着说道:“别人总说我暴戾,可我的暴戾全是为你,别人只当我...骄傲,却不知自从遇见你之后,我就已经将它给弄丢了——苏烨,你说。这辈子我是不是就是为了你而活的?”

苏烨无声凝噎。

华颜半闭着眼角。嘴角蕴含着一丝笑意。轻声地道:“我的,劫,破了——真好。”

“什么劫...”

“你不知道。那次我同阿葵去,去龙华寺,见着了无罙大师,我从...他的天眼里得知,我会死在这一年...这些日子来,我一直担心..”华颜咳了几声,颤颤地抬手抹去嘴角的血,继续说道:“担心死之前不能再见你一面...现在好了,我不止见到了你,还能死在你怀里...”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苏烨眼角闪现了泪花,胸口一阵阵的揪痛,忽听华颜惊惶的声音响起,道:“苏烨,我,看不见你了...你还在不在?”

苏烨惊赫,一把捉住她乱挥的手,“我在这,在这!别怕!”

感受到他掌心的热度,华颜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泉水般清莹的杏眼之中开始滑落了泪雨。

四周渐渐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不发一语。

须臾,有急促却稳健的马蹄声响起。

众人皆做戒备之态。

“是皇上!”一位乌甲军率先认出了来人,一行人忙地齐刷刷地行礼。

慕冬刚勒住了马,苏葵便翻身自跳了下来。

“哥!”

苏烨闻声回头,见是苏葵,神色明显一怔。

苏葵彼时也寻到了他,小跑着靠近,待来到了跟前,方看清他怀中还躺着个人

“小,小凉...”

华颜却好像听也未听见她的唤声,双目明明是睁着的,却是一片空洞,显然是神识已经涣散了。

苏葵脸色一白,便跪坐了下来,握起她的手,却发现是刺骨的冰凉。

“小凉...”她紧紧握着华颜的手,似是想将自己的温度尽数传递到她身上。

华颜似有了一丝意识,眼中有微微一闪而过光芒,声音小的几不可闻,“阿葵,是阿葵吗?”

苏葵忙不迭的点头,却发觉华颜似是看不见她,便又应答道:“是我,是我!”

“...真的是阿葵... 上一次,对不,对不起啊... ...”

苏葵知她说的她逃出宫时使计骗她一事,便道:“没事,只要你没事就好,你先省些力气,我们回去找大夫,找大夫!”

她见苏烨一脸浓重的悲恸,心底一寒,却仍不愿承认心中所想,“哥,你还愣着干什么!”

苏烨却像是没施了定身法一般,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华颜反握住苏葵的手,想摇头,却发觉根本没那个力气,“...阿葵,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好不好?”

苏葵已是满脸的泪水,哽咽着点头,“什么忙,你说便是了...什么忙我都帮——”

“我想请你...可以,... ...”

她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苏葵欠身附耳过去,才勉强听清了她断断续续的一句话——“代我,好好照顾五哥...”

话落,她的手以从苏葵的掌心中滑落而下。

无力的垂在了苏烨的肩上。

苏葵脸色倏然惨白如早霜。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317:劫,破了)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