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16 你是流氓吗

316你是流氓吗

待攸允为首一行人渐渐行远,苏烨忽红着眼甩开了裴弈等人。

“皇上!方才苏烨作为一位臣子,为顾大局不得不眼见父亲被贼人挟持,而现在,苏烨作为人子,绝不能任由父亲陷入险境中去!此去不管能否将家父救回,苏烨绝不牵连朝廷半分!”

话落,他再不顾几人的拦截,挥起了马鞭横冲而去。

“驾!”

“将军!”

混乱中,有男子的声音徒然响起:“属下愿同将军同往!”

“属下也随将军一起营救丞相!”

不少人开始纷纷附和。

华颜趁身侧的乌甲军不备,翻身上了手边一匹高马的马背之上,匆然追去。

一行人马冲出了一条道,很快便被夜色笼罩。

肖裴见状愁眉紧锁,在心里忍不住暗暗叫苦:这姑奶奶,就不能消停消停吗——

“陛下,这...”

慕冬示意了乌甲军去追,是知苏烨他们追上攸允的可能极小,就算追上,怕只怕会遭了攸允的暗算埋伏,只是若不让他去,只怕难以死心,如遇突发状况,有乌甲军在,也可保周全。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四处渐渐寂静。

忽听城内有马蹄的急音入耳,越来越近。

众人闻声转过头去,只见有身着杏色的女子策马而来,身形纤细无比,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被夜色吞并,却又带着不可名状的坚韧。

待她又近了一些。肖裴瞪圆了眼睛,看向慕冬道:“陛下,苏,苏小姐来了... ...”

他觉得有些莫名的‘害怕’... ...

先前苏葵被迷昏了进宫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而现在苏天漠又被攸允挟持走了。

这乱七八糟的,还真不太好解释——

他暗自为自己主子捏了一把汗。

慕冬不可查的开始走了神,具体他这走神的内容暂不多表。

苏葵在临近城门前便下了马,她牵着马疾步走来,城门旁的禁卫军大多认识她,识相的给她让出了一个道来。

悴不及防,入目便是满地的尸首残肢,并着让人窒息的浓浓血腥之气,还有,可怕的寂静。

这情形。同她那日发的噩梦何其相似——

没有看到苏天漠的影子。

苏葵忽然觉得有些晕眩。脚步踉跄了几下。险些就站不稳。

慕冬眼疾手快的下了马来,稳住了她的身形。

他将她的身子掰向了里侧,道:“没什么好看的。别看了,我带你回去。”

她抬起头来,声音有了些许颤意,“陛下,我爹爹呢?”

慕冬没有作答。

她又问:“我哥呢,按照计划,他今日应该赶回来的才对。”

说话间,她头顶高悬着的连云纹灯吕之上蓦然滴落了一滴殷红的血珠,不知是谁人的血,何时溅上去的。直直砸在了慕冬搁在她肩膀上的手背上。

苏葵一怔之后,僵硬的神色终被打破,她有些惶急的问道:“我爹呢,我哥哥呢!”

肖裴不忍的别过了脸去。

不忍听慕冬的回答。

更不忍见她听到答案后的反应。

慕冬顿了顿,却道:“他们都没事,我先送你回府。”

慕冬越是不愿说,她越发觉得害怕。

若他们真的好好的,为什么不能告诉她!

“他们到底在哪里...”苏葵开始慌了起来,声音也高了起来,“到底在哪儿!”

慕冬这回连停顿也没停顿,欠身便将人打横抱了起来,不容苏葵挣扎,便横身上了马。

是觉得依照她现在冲动的程度来看,去了只怕会有危险。

还是先让她回去冷静冷静的好。

肖裴在一旁大咽了口唾沫——好歹也考虑下影响好不好...

但转念一想,会去在乎别人眼光的,那就不是他家主子了。

“你,你——”苏葵反应了过来,又是急又是羞又是气,连称谓也顾不得去注意,这人看着好似永远都做不出出格的事情来,实则耍起流氓来让人根本无法招架。

他凭什么一声不吭就要抱她上马!

上次在藕香榭也是,事先问也不问她一句,张口便是纳彩!

好似他做什么都不需要理由,不需要去理会她的感受。

苏葵心里化开了一团委屈,越荡越大,现在苏天漠和苏烨什么个情况她都不知道,她说什么也不能走... ...

“我不用你来管,你只需告诉我我爹人在哪便是了!你松开我!你,你是流氓吗——”苏葵气极,开始口不择言了起来,挣开他握着马缰的手,低头从他怀中脱了身过去,却因动作不稳险些跌下马去。

流,流氓?

流氓!

流氓...

众人看了一眼那不知死活的小女子,只能在心里感慨,苏丞相真是生了个胆大的闺女... ...

慕冬一把搂住她的腰身防止她跌下马,英挺的眉头就开始皱了起来。

有了上次的教训,他就该想到,在有些事情上头,这小东西固执的委实可怕,执意跟她对着干,跟她硬碰硬下去,她便会竖起一身的硬刺来,而他,总没什么好下场。

伟大的陛下终于开了一次窍。

“抓好我的手。”

苏葵还没能反应得过来,便觉周身的空气一冷,身下的马已经疾奔了起来。

悴不及防,苏葵被闪的往后仰去,整个人都倒进了他的怀中。

“我要去找我爹和哥哥!”她简直急的要哭了出来,头一回在他面前露出如此强烈的情绪来。

见她在自己怀里死活不肯安分。张牙舞爪却偏生又无可奈何的小模样,不知怎地,慕冬竟莫名奇妙觉得很想笑——

这个想法将他自己吓了一跳,他该不是脑袋出什么问题了吧... ...

“你。你再不停下来,我就,我就——”苏葵慌乱地从头上拔下一根银簪来,顿时卸下了一头的青丝,带出一股淡香。

慕冬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却也懒得阻止,一副看好戏的打算。

苏葵转回头来瞪着他,将手中簪子尖利的一头对准了马脖子,‘威胁’着他道:“再不停下来我可就戳下去了!到时惊了马出了事,陛下可别怪我!”

慕冬看着她。无声笑了起来。一双惑人的黑瞳泛起了层层涟漪。忍俊不禁。

觉得打胜了这么一仗,也没她这么一闹来的让他开怀。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真的出了问题了。

“笑,笑什么笑!”

苏葵既讶异又莫名其妙。讶异的是他竟然会笑,莫名其妙的是他笑得如此不合时宜... ...

慕冬清咳了一声,道:“将簪子收起来,带你去找苏烨。”

话分两头,再说追在前面的苏烨和华颜一行人。

攸允策马行在长毂一侧,笑了一声道:“苏将军可真是孝顺,没辜负本王的期望——”

苏天漠皱了剑眉,听到身后疾驰而来的马蹄声,想到攸允刻意放慢的速度,眼皮一跳。

坏了!

他慌地转回头去。朝着空寂却又浓重的夜色怒声吼道:“给老子回去,滚回去!”

攸允并不阻拦他。

苏烨的性子,他们都很清楚。

倔起来那是十头牛也难拉回来,眼见着快要追上来了,要他掉头回去,那几率简直为零。

攸允一挥手,示意身侧的兵士道:“准备迎接苏将军,今日都没来得及交手,刚好是个机会。”

话音刚落,便见近百位弓弩手停顿了下来,拉起了弯弓来,瞄向了苏烨一行人的来向。

“臭小子,别过来,有埋伏!快回去听到没有!”苏天漠见状焉能不急,红了一张脸,怒视着攸允道:“你若真敢伤及他们,老夫今日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割下你的项上人头来!”

“苏丞相这话说的本王可不爱听了,不是本王想伤他们,而是他们想来杀本王才对——方才你们的皇帝都点头承诺了要放本王安全离开,而他们现在又出尔反尔追上来,本王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自保罢了!”

苏天漠心中压抑着怒气,道:“你让他们住手,我自能劝得他们离开不伤你的人一分一毫!”

攸允冷然一笑,“本王从来不信空口承诺,何况是背叛过我的人,现在要跟本王谈条件,已经晚了。”

远远地,苏烨便听到了苏天漠的喊声。

他勒下了马,回头望向身后数百名亲卫。

“各位就送到这里吧,我这是要去救自家父亲,不是我卫国的丞相——你们不必牵扯进来。”

这些人,是跟着他在国公岛出生入死的兄弟。

“不!我们要随将军一起!”

“这是军令,谁敢不听!”苏烨沉下了脸来,“就算要死,你们也只能死在战场上!”

“可是将军... ...”众人为难的看着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不待他们再言语,便见苏烨已大力的挥起了马鞭,在空气中带起了一道凛冽的寒风。

“咻!”

迎面一支羽箭飞来,直冲他的面门。

苏烨往后一仰,清晰的感受到它紧挨着脸颊擦过的凉意。

“咻!咻!”

又是几支飞来,一支射在了马颈之上,那马吃痛“聿聿”的直叫,直接就撒了蹄,一跃之下将苏烨掀了下去。

苏烨不及滚落在地,翻身而起极快的稳住了身形,抽起腰间寒剑去挡那些来势汹汹的利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