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15 交换人质

315交换人质

“别闹了!”苏葵走近了呵斥。

小小花这才讪讪地收回了爪子。

那两个宫女还是一副余惊未了的模样,却也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

刚直起身来,其中一位却又脸色一白,将掉落在脚下的包袱慌忙就收了起来。

苏葵觉察出了异样来。

大半夜的四处走动,还都背着包袱,且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让人想不知道她们的意图都难。

略一思衬,苏葵想到兴许能从她们这里得到些消息,便问道:“你们,是要偷逃出宫?”

二人闻言,脸上立马就浮现了惧色。

但见苏葵眼生,穿着也非宫中之人,便略微放了些心,其中一个长相还算秀气的强自辨道,“我们是尚宫局中的宫女,闲来无事只是出来走一走罢了,倒是这位小姐不知是哪里来的,深夜在宫中出入,还带着这样一头奇怪的兽物,让有心人看了去难保不会多想——”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

竟还倒打一耙。

苏葵抿嘴一笑,问向那宫女道:“出来散步,还背着包袱的?”

二人闻言,下意识地将包袱往怀里藏了藏,但明显又是藏不住的,“关你何事... 你又非宫里的人,我们作甚也于你无干——”

大许是怕耽搁下去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二人对看了一眼,便就要走。

“据我所知,宫女私逃出宫那可是要株连的死罪。若我现在去告发你们,不晓得有没有人来管。”苏葵似漫不经心地说道,作势便要走。

那二人一听就慌了。

“等一等!”

“你,你究竟想怎样!”

二人三步并作两步。拦在苏葵面前道:“今晚出宫的多了去了,你又为何非要针对我二人,再者说了这对你也没好处,就算你去告发我们,也不一定有人来管!”

嘴上是这么说,但脸色还是吓得惨白如霜。

很多人逃出宫去?不一定有人来管!

苏葵脸色一正,“我问你们几句话,只要你们如实答我,我便不拦你们。”

二人一听即刻点了头,“那你问吧!”

“你们为何要连夜出宫?”

苏葵话刚问完。便见二人一脸讶异的看着她。

好像她这个问题极其的没有必要。

“现在。现在允亲王都要打进宫里来了。此时不趁乱逃走,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无处可去的便都继续留在宫中了,而一些有去处有家人的。便是想借着这个机会逃出宫去。

苏葵闻言一阵惊赫,“允亲王...已经起兵了吗!?”

“你怎会连这个也不知道!”那一位丫鬟觉得看不下去了,“现在就在城门那里,两军交战打的可凶了!苏丞相和陛下都亲自去迎战了,全城上下还有谁人不知!”

“... ...”

怎么这么突然!

那俩宫女见她发怔,当下也不再犹豫,抄紧了怀中的包袱,小跑着就出了长廊。

城楼前,局势已经分明。

谁胜谁负一眼便看的出来。

双方皆有死伤,但攸允那方伤亡人数却是翻上**倍还不止。眼下前有如狼似虎的乌甲军,东西两面又被苏家军团团围住,本来或许还能往后突围而出,可坏就坏在,苏烨带兵赶至了,堵住了最后一个出口,这下,可谓是插翅难逃了。

局势彻底翻转了过来。

就在这时,裘和使出了一个损之又损,但却颇有成效的法子。

用华颜来威胁慕冬。

不消多时,便见华颜被绑着押了出来。

身上还穿着那日去软香坊时候的男装,一头乌黑的青丝散落在两肩,看起来有些狼狈,应是吃了不少苦头的。

大许是怕她这张嘴坏事,裘和很有先见之明的将她的嘴巴给塞了起来。

她被十来个士兵押着推到了最前面,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苏烨让人在齐纳山出口守着,先行赶了过来,刚赶到城门口来,便是瞧见了这么一幕。

华颜忽就停下了挣扎。

望着银甲在身,眉目间似又伟岸了不少的苏烨,眼圈开始发红。

她如何也没想到,再见到他,竟会是这么一副局面。

肖裴见状大惊不已——前几日传来的信不是说已将公主救下了吗!

看向一脸沉色的慕冬,肖裴心中一沉。

这下出了大乱子了.. ...

“攸允,你若真有本事就别拿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用以要挟!”苏烨举起手中的寒剑,脸色冷极,喝道:“速速放人!”

攸允闻言且笑。

“哈哈,下三滥,比于你们苏家,本王差的远了!你们这些言而无信的墙头之草!”

苏天漠闻言浓眉倒立,“你不仁在先,三番两次陷害小女险些丧命,这笔账,老夫便要亲自来跟你算一算!”

裴弈也啐了唾沫,不掩对其的鄙夷之感,“你有何资格来对我们苏家军品头论足,像你这种卑鄙小人,真能得势那才是老天瞎了眼睛!速速放了公主!”

事到如今攸允也不遮掩,仰头怪异的一笑,不去理会周围人的谩骂,看向从始至终没言语的慕冬道:“皇上的妹妹可还在本王手中——”

慕冬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来:“放人。”

攸允点头,“可以,不过本王有两个条件。”

“你——”苏烨气的一咬牙,便要上前去,却被苏天漠一把扯住。

天知道他会借机说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来!

攸允环顾了四周一番,转回头来道:“一。放本王回凉州。”

慕冬未有半分迟疑,道:“第二个条件。”

“至于第二个嘛,本王不过是为求个保证罢了,说不准本王一放了公主。转身便被擒住了,所以,本王要挑一个人质带回凉州从而来保证本王的安全——而这人质若是太没分量,只怕也没什么作用。”

攸允似是思考了一瞬,便将手中的长剑指了出去,道:“就苏丞相吧,苏丞相陪本王回凉州如何?”

众人闻言皆是惊怒不已。

华颜瞪大了眼睛,拼命的摇着头,“唔!唔——”

她宁可一死,也不能连累苏天漠!

可很明显。现在死不死。也实在是由不得她。

“你休想!”苏烨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神色绷得紧紧的。

“闭嘴!”苏天漠斥道,见苏烨转回头来,他轻一摇头。示意他不要多嘴。

“苏丞相武功盖世,本王又能奈他何,不过这里除了苏丞相外,可让六军不发之人只怕难寻其二了。华颜公主能否活命,就端看皇上如何抉择了。”攸允此际已平复了心绪,饶有兴味的看着慕冬。

这分明是在借机离间。

若慕冬一旦点头,那便相当于置苏天漠于不顾,是赤.裸.裸的不义昏君,足以令天下人诟病,毕竟世人多在乎结果。而不愿去关注原因,况且,如此一来,只怕苏家军也会同朝廷离心。

可公主,总不能不救。

众人心中都是难以抉择,孰轻孰重,根本无法衡量。

慕冬握了握手中的缰绳。

良久,他适才道:“若朕不答应呢?”

攸允闻言笑了几声,“陛下果然重义,可自古事难两全,皇上当真要眼睁睁看着公主红颜早逝吗?再者说了,本王又非是要苏丞相的性命,苏丞相如此英雄,杀之未免可惜。”

苏烨脸色越来越难看。

“皇上。”苏天漠对着慕冬一揖手,道:“老臣愿意同公主相换。”

此言一出,四下震惊喧哗。

“爹!”

“丞相三思啊!”

苏天漠瞪了一眼苏烨,显然是心意已决,复又对着众人抱拳道:“公主金枝玉叶万不可犯险,老夫一条老命来换,值了!犬儿年轻气盛,日后还请诸位多多在一旁提醒!”

他是看穿了攸允的意图。

这话若是由慕冬说出来,只怕会引得他们军心不齐,百害无利。

倒不如他亲口来说!

慕冬深深看了他一眼,有些话,不必多言。

苏天漠朝着慕冬颔了首,当下便策鞭朝着敌方而去。

“爹,爹!”苏烨起马便要追去,却被裴弈拦住。

“将军万万不可,这是丞相爷的决定,还望将军已大局为重啊!”

苏天漠在十步开外的距离下了马,将手中刀剑扔至地上。

“先给公主松绑。”

攸允对着几个士兵一点头,几人便为华颜松了绑。

华颜双手刚得了自由,便即刻将口中塞着的手绢拿了出来,吸了口气忙道:“苏丞相,此事全怪我一人所起,华颜虽惯来不识大体,但也绝不敢牵连丞相,丞相快回去!不必管我!”

苏天漠摇头一笑,走近了轻声说道:“我一把老骨头了,无妨——这是烨儿欠你的,也是我们苏家欠你的。”

若不是为了苏烨,她也不至于到此地步。

华颜闻言热泪在眼中闪烁,她刚摇了头还不待再说话,便被苏天漠一把推了过去,即刻便有两位乌甲军一左一右相护,将其拖了过去。

同一时刻,便有人将苏天漠绑了起来。

华颜挣不开那两个乌甲军,急的眼泪纵横。

“还嫌闯的祸不够多吗。”

冷冷的声音自头顶传来,华颜顿时就噤了声,眼见着攸允的人将苏天漠绑着上了革车长毂,无声凝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