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21 银册风波

321 银册风波

苏葵是他看着长大的,兄妹二人的感情自然没的说,他保护欲强,是还没能完全将苏葵当成个大人来看。

而他今日跟慕冬谈了这一席话之后,才恍然发觉昔日那个被他保护在掌心里头的妹妹,如今也有了自己的心事了。

这种感觉,是当初她跟宿根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的。

另一方面,若真的是他想的那样,日后苏葵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能否接受得了——

这些都是问题。

而苏葵不仅没有打算跟他和盘托出,且还遮遮掩掩的,这种不甚良好的‘认罪态度’更让他觉得生出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身为一个兄长的挫败感。

“坐好。”

他沉声命令道,一副审犯人的架势。

苏葵一傻,兴许是苏烨的气场足够强大,她立马放下了手中的盏子,正襟危坐了起来。

“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不准说谎话,不准东张西望,不准左右言他,更不许——”苏烨沉顿了片刻,遂一脸正经的道:“更不许仗着你伶牙俐齿对我进行言语攻击!”

苏葵:“... ...”

“老实说,你是不是...是不是...”苏烨顿了几顿,复又咳嗽几声,“是不是...”

却还是无法将那几个说出口,特别的苏葵一脸正经的看着他,愈发让他觉得无法张口

他虽不是情窦初开之人,但也毕竟还是根正苗红的古人一个。平日里跟苏葵说说闹闹,那也是适可而止的,突然要这么直白的谈及男女之情,一时倒也真的无法跨越心中的那道鸿沟。

苏葵看了他一眼。收起了玩闹的心思。

犹豫了会,便道了句,“是。”

苏烨神色一震。

“...你确定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吗?”

苏葵就点点头。

苏烨错愕的看着她,好大一会儿才将这个事实给消化掉。

谁不好去喜欢,偏偏喜欢上那个人了——

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她将永远没有可能实现她对感情的寄望。

“你可是真的想好了?”

苏葵摇摇头。

她若是真的想好了,也不会如此了。

她甚至也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心了。

她不是没有试过...试着避开。

可是这一段时间下来,她恍然发觉这种感情竟是有增无减。

苏烨见她不语,大约也是猜到了她的矛盾。

静默了片刻。他方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今日我去宫中。皇上同我说什么了吗?”

苏葵微怔。又是摇头。

“他说——可以下诏让我带兵去凉州,不日便可启程,但是

。需得你答应上次在藕香榭里,他同你提起的事情。”

苏葵顷刻呆住。

这人...

怎觉得他做事越来越流氓了?

这同‘逼婚’还有什么区别不成!

“...他,他当真是这么说的!”

苏烨回想了当时慕冬那一脸无感的表情,虽然的确是没什么情绪起伏,但...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

他看了苏葵一眼,又道:“你若不愿,也不必勉强自己,我回来的路上都想过了,想要救爹,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

其它办法?

只身一个人闯去凉州深入虎穴去救人吗?

恐怕这是攸允最希望看到的吧——

只怕是设下了‘好酒好菜’等着苏烨过去呢。

苏葵想到此处。顿觉心口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苏烨往她搁在矮几上的手背之上拍了拍,道:“不急,你好好想一想,不管你怎么决定,哥都支持你。”

虽是心中交集,但听闻苏烨这么说,还是叫她觉得心中熨帖非常。

御书房,定昏时分。

这一日,尚宫局中递来了几本厚厚的册子。

每一页都附着一名女子的绣像,下面注明着生肖芳龄,生辰八字,家世背景,甚至个别的还详细到了擅长的才艺。

正是这些日子以来,上上下下忙活着的选妃之事,几经淘汰,而今总算落下了帷幕,留下了这些待定的人选来。

这华册总分七本,却有一本格外的精致,册皮镶着银外框儿,便就是宫里俗称的“银册”了,银册总共有十页,也就十个名额

里面每位佳人仅只书明了姓甚名谁,其余的并未有提及,然而,能入得了此册者,皆是贵女圈中的佼佼者。

换句话说,这里头的小姐们,单凭着身份便可居头等,根本不必再去多加缀词。

但凡懂规矩的都明白,这些册子从皇帝这里走上一遭,那六本儿是给皇上挑着看的,看哪个顺眼用朱笔一批,而这镶银的一册,看都不必看,一般来说那都是要纳入宫的。

自然,这银册之中的闺阁小姐,皆是要经过元太妃点了头方可入册。

这批册子一大早便送了过来,却被搁置了一整天。

慕冬批下了最后一道折子。

鹤延寿看了一眼,笑着提醒道:“陛下,这尚宫局送来的册子您还尚未过目呢。”

慕冬的确也是将这茬给忘了。

“先放着吧。”

鹤延寿闻听有些不明所以,什么叫‘先放着吧’?

这事虽说是比不上国家大事,但也是关于龙嗣的头等要事——

且尚宫局那边还等着回音呢。

鹤延寿想了一想,方建议着道:“陛下若是没时间看。不妨就让奴才看着置办了,总不好耽搁太久。”

跟在慕冬身旁伺候着的这段日子,他自是将慕冬是一些习惯和秉性看得清楚了,除了国事之外。慕冬几乎是不会将时间花在除此之外的地方,一些杂事便是惯于丢给他来处理的。

慕冬如此态度,显然也是没将选妃一事看得多重。

与其搁置着,倒不如早办早安心,虽说他是个宦人不假,但也是宫中资历最老的人了,什么大事小事没见过,替慕冬拿下这个主意还是没问题的

他想的固然是好,却是猜错了慕冬的心思。

“不必。”

“这——”鹤延寿猜不透他的意思。

“另外,明日让尚宫局的人过来。把这些册子全都拿走——”

鹤延寿闻言顿时睁大了眼睛。这这这。连看都未看,怎就要人过来拿回去?

这未免是不合规矩——

这句话憋在心里,他也不敢开口。什么规矩慕冬不比他清楚,哪里还需要他来多嘴。

直待慕冬被拥簇着出了御书房,鹤延寿才露出了思索的神色来。

别人或许还不知,但他却清楚,慕冬断然不会无缘无故就如此。

想到这里,他便伸手拿起了那最上头的那本银册。

上面的人儿倒是都在他的预料之中的。

他仔仔细细地翻看着,是想从中找到原因来。

可翻到最后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

怎就惹了陛下了?——他暗自的在心内问道。

他刚将那银册搁下,又忽然拿了起来,呼啦啦地又重新翻了一遍,忽然闪出了一丝恍然的表情来——他就说怎么觉得这册子有些不对劲!

这里头竟是没有丞相家的那一位!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不应该啊。

这册子,可以说是由元太妃拟定的,而缺独独缺了苏二小姐,他横想竖想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来,唯一能解释得了.... ...

难道是这苏小姐什么时候得罪了元太妃不成么?

若真是如此,只怕还不是小事

元太妃那是什么人,总不该因为小辈犯下了一丁点小错就拿到这儿来发作。

毕竟这么多年,这位苏二小姐可是唯一一个能让皇上有那么一点儿‘反常’的人了。

想到这里,再联想到慕冬方才的态度,鹤延寿心里已经有了底儿。

只怕这回元太妃可是估算错了。

宫中自来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第二日,皇帝返了尚宫局选妃名册一事便暗下的被传开了,猜测纷纭。

负责此次事宜的钟尚宫也是个圆滑儿的人,她这么多年哪里出过什么错,就算出了错也是往别人身上去推。

这回慕冬将那名册甩了回来,可不就等于直接甩了她的脸吗?

她静下心来,仔细一琢磨便敏感的嗅出了问题的所在,横竖也只有这么一处纰漏——

想定之后,她将手头的事情交代了一番,便自去了洐王府里。

元太妃此时刚用罢午食,正歇在软榻子上舒舒服服的吃着茶。

忽听得有下人来禀,说是尚宫局里来了人,她便就眼皮子一跳,忙地叫人把那钟尚宫给请了进来,又直接将人喊进了内室,屏退了左右人等。

“太妃娘娘,只怕这回大事不妙了!”钟尚宫行礼过罢,便苦着一张脸说道。

元太妃原先还只是不安,现在这份不安算是彻底的成了真,但面上却仍旧镇定的很,瞥了钟尚宫一眼,道:“慌什么慌,天塌了还不需要你来扛着,好好说话——”

“是是是。”钟尚宫忙不迭地应着,将事情的前前后后同元太妃细说了一番,“今个儿正该那李春儿当值,一大早的便跑来了尚宫局里,一瞅他那脸色就觉得恐怕要出事儿了,没想到果然是——”

起初元太妃交待她的时候,她本是没将这事放在心上的,只以为元太妃敢如此武断的就否决了这位苏二小姐,应当是跟皇上那边达成了共识太对。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321:银册风波)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