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22 卢家有喜

非10作品 未待作年芳 未待作年芳 第三卷 322 卢家有喜

她这才敢依命办事,可没想到竟会出了此等让人头疼的大岔子!

皇帝之所以动怒,想也知道,撇去那苏小姐的提名一事,定是元太妃自作主张了!

皇上一国之君,自是不好对太妃动怒,到头来,倒霉的不还是她吗!

钟尚宫在心底暗暗叫苦。

元太妃听罢,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变了脸色,心中也不禁积了一腔的怒气。

俗话说得好打狗还要看主子,谁不知晓这银册内里多是她来拟定的,钟尚宫也不过是打打下手走个场面,皇帝这么做,不是存心给她难看又是什么。

她虽然向来心知自己不过是仗着后.宫里没个主事的,才占了这个位置,但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皇帝竟然会为了一个狂妄的黄毛丫头而让她下不了台!

钟尚宫看她脸色,忙道:“太妃娘娘,您看现在可怎么办好?这册子被驳了回来...也总不是办法啊——您看是不是再重拟一份,将那苏家的小姐加进去...”

当然不行!

元太妃在心底怒道。

但也只能是在心里撒一撒气。

这皇帝毕竟不是她生的,她还没糊涂到去真的这么明晃晃的跟他作对——

“你先回去着手去办便是了。”她这话也没个具体的表态,但也算是勉强认同了钟尚宫的话。

眼下,自然还是稳住皇帝那边才是紧要。

其它的,再容她慢慢计划便是了。

元太妃揉了揉眉心。

钟尚宫惴惴不安的离去之后。元太妃才让人唤了丁元香过来。

她哪里是如此不顾分寸的人,若非当初丁元香称是跟皇上提过了此事,皇上并无什么反应,她也不至于真的就这么做了。

却不知。当时慕冬的反应的确是‘没什么’,但就他那一张脸,若真能看出什么来,那可就真的邪了门了。

其实,当时他完全没听进去丁元香后头的话,只将注意力放在了“苏小姐说不喜宫中的生活,她求的是一夫一妻。”这一句话上头,其余的,则已被他自动过滤掉了。

所以,丁元香后头说的那些。苏葵完全不适宜宫中生活。已表明了态度不愿进宫。托了她来同慕冬事先说上一声,在尚宫局里除去她的名也好成全她云云之类的话,慕冬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丁元香却是当他默认了。

故。现在她蓦然听元妃说起这个消息,既惊且惑。

在她眼里,慕冬不该是会为了某一个人而不顾全大局的人一一

难道说……

如果真是如此,只怕大事不妙了。

慕冬向来做事目的性极强,且是一个极其矛盾的人,他做起事来看似一切都有条不紊,却又毫无规则可言,让人总料想不到他下一步会怎么做。

这也是他最令她欣赏甚至着迷的地方一一

可是,他的这些行事习惯,都是建立在同一个前提下的一一那就是他从不会在将要做的事情当中掺杂各人感情。

而这次……

丁元香真的不确定了。

她垂眉道:“大致当时是元香误会了陛下的意思。才出了这种事情,给姑母添麻烦了,还请姑母责罚。”

元太妃看了她一眼,哪里又怎么可能真的罚她,且不管她心底如何怪罪丁元香,但日后丁元香入了宫,到时,需要她帮忙的地方还多着呢。

现在若是将关系闹僵,对谁也不好。

想到这,她口气稍善,“罢了,你也非有意,岔子出也出来了,现罚你又有何用。”

丁元香垂头不语。

却又听元太妃沉着声道:“这个苏二小姐,若当真叫她入了宫去,岂不是要闹翻天了——”

现在还没进宫呢,就能蛊惑的皇上跟她翻脸了,日后当真主了东宫,只怕她连个说话的地儿也没有了!

三日之后,小红三满一家子一大早就来了苏府,三满抱着小晴晴去了王管家那里,小红则是直奔了栖芳院。

小红近来往苏府跑的极为勤快,大事小事都会拽上苏葵一道儿,是担心她成天闷在家里,空闲下来定又是在忧心苏天漠的事情,长此以往只怕郁结会更深。

小红自认没什么大智慧,也想不出什么绝妙的法子可以将苏天漠救回来,能做的只有陪伴在苏葵身侧,尽量的使她开心。

但她今日过来,却的确是因为一桩喜事。

“小姐?”

小红进了房,在内室的隔帘外试探的唤了一声。

等了半晌却未听到苏葵的回音。

守在一旁的堆心对她叹气摇头。

这几日来苏葵发呆的次数越发的频繁,且时间也在不断的延长,这令堆心十分不解,想来前些日子老爷刚被抓走的时候,小姐似乎也没此般消极,常常不自觉的就紧皱着眉头,时而又舒展,像是在做着什么矛盾的决定。

唤她也多是听不见的。

小红见堆心表情,了然的一点头,挑开帘子走了进去。

苏葵正窝在软榻中看着书,不过但见她那怏怏的模样,再加上其半个时辰下来也没看完一行字的速度,便可知晓她这分明是打着看书的幌子在发呆。

小红走到她跟前去,却发现苏葵仍未发觉,一双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手中的书。

小红虽是不知她具体是在想些什么,但定然是跟苏天漠有干联的事情,不由就觉得心下有些酸涩。

她默然了一会儿,将情绪收敛起来,提高了声音喊道:“小姐!”

苏葵吓得一抖,手中的书也丢落在地。

见是小红,她余惊未了的脸上即刻露出了嗔怒。

小红咯咯的笑,“小姐,您大白日的在发什么痴啊?”

苏葵瞥了她一眼,“...你怎这个时辰过来了——前天陪你逛了东街,昨个儿又陪你逛了西街,今日你还想拉我去做什么!”

小红嘿嘿地笑,摇摇头道:“今个儿是来给小姐递喜帖来了。”

“又是谁的喜帖?”苏葵近来对喜帖这两个字很不陌生,前有白泠泠,后有史红药,好日子都早早的定了下来,一个是三个月之后成亲,一个是竟然是选到了明年打春后的黄道吉日,离大喜日子还早的很,喜帖倒都是早早的给了她送了过来。

小红从袖中摸出来了一张海棠红的喜笺来,笑盈盈地说道:“小姐一看便知了。”

苏葵接了过来,在眼前展开来看,面上一讶,“阿庄的?”

小红点点头,“这帖子半个月前三满去桃云山的时候,卢大叔给的,说要他别忘了转交给小姐,说是就算小姐没空过去也是知会小姐一声儿,可三满前些日子忙着上新货,竟将这事给忘了,昨个儿算一算到了日子,这才想起来还没同小姐说——”

苏葵看着上面的日期,竟就是明天了。

又听小红说道: “我和三满打算今天先过去帮着卢大叔和婶子先准备准备,也省得明个儿还得赶早过去,您可要一起?”

见苏葵在考虑,小红又赶忙趁热打铁的道:“卢大叔虽是没说,但也是很想小姐能过去的。”

苏葵知她心思,想了想近来的烦心之事,一天到晚也没想出个结果来,倒不如去桃云山走一走——

便点头应下了。

小红见状大喜,让苏葵先准备着,便去跟三满商议启程的时间去了。

因有了这么一件事儿,苏葵便提前用了午食,又差人去军营通知了苏烨一声,备上了礼,没到午时,一行人便朝着桃云山去了。

马车赶得不紧不慢,一路上有小红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再加上小晴晴也不甘示弱咿咿呀呀的凑着热闹,倒也让苏葵一时无暇去想其它。

“听婶子说,这要过门的姑娘家中是世代酿酒的,好像还同孙掌柜有些亲戚。”小红拍了拍小晴晴的背,接着道:“上回我倒是见过一回,模样清清秀秀的,不怎么爱说话,怯生生的,这一点儿倒是跟阿庄很相配。”

苏葵闻言不由笑出了声来。

好么,两个都是不爱说话的性子,倒是不必担心日后会有多闹腾。

说话间,马车已渐渐趋近了桃云山。

苏葵拂开了侧帘,入目一片才恍然发觉已经入了深秋。

城内倒是不见如此萧条之景和浓郁的秋色,苏府后花园中一派常青之色,每个时令的花种都有栽种,一不小心便能使人错乱了季节。

又一秋。

苏葵将帘落下,心中卷起了波澜。

总是这样拖延下去,总不是办法。

攸允是什么人,什么手段使不出来,他虽是不会立刻对苏天漠下手,但天知道他会对如何对待苏天漠——

她怎么能不怕... ...

这些日子来,她没有一天不在担心这件事。

她突然发现自己近来的犹豫不决实在太过自私,太过任性了。

不能再等下去了。

不管怎么说,营救苏天漠才是头等的大事,其它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便是。

她握紧了手指,心中有了抉择。

迈出了那么一道坎,一时间,心里竟也觉得没了包袱——

几人一下马车,迎面便是几副大红的剪纸喜字贴在两扇大门旁。

正在堂中收拾着的阿庄,倒是眼尖了一回,转脸就瞧见了苏葵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