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28 妹夫送大舅子

328妹夫送大舅子

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不!知!”苏葵断然地道,并未听出他口气中隐含的危险。。

此际若非顾念礼节,只怕她极有可能会跺脚骂娘,这人偷听她说话也就罢了,现在还一本正经地倒过来质问她!

另一方面,她更气自己,分明是据理的这一方,现下竟然还觉得万分心虚......竟是看也不敢再看他半眼。

她暗自一咬唇,转身便要走。

却忽然察觉肩上多了一只手,不待她做反应,她整个人便被这一道力量给扭回了身来,她惊呼一声,脚下连连踉跄了几步。

顷刻,被带进了一个泛着冷香的怀抱中去。

刹那间,苏葵就失了心神。

这种味道...

那个落雪夜,龙华寺后山的枯井之中,她绝望之时,这种味道曾一度将她濒临消涅的意识唤醒——是他发现了她。

只有他,发现了她。

她鼻头蓦然一酸,其他书友正在看:。

刚将头抬起半分,却惊见慕冬的呼吸就近在咫尺,宛若天成的深刻五官在她眼前放大。

慕冬细细端望着她,目色中是毫不遮掩的情意。

天也不知道他方才亲耳听到她的肯定之时,内心是怎样的一种触动。

将她柔软的腰肢再度收紧,迫使怀中的人又近了几分。

微一欠身低头,便触到了那柔软的樱口。

苏葵瞳孔紧缩。

温温凉凉的唇,轻触了片刻之后。便转而含住她的唇瓣,动作辗转却带着无尽的小心。

整个世界,仅有她擂鼓般的心跳声。

她没有抗拒,鬼使神差般的闭上了眼睛。眼睫轻颤。

见她如此,慕冬心脏忽就漏了半拍,随之停下了动作。

片刻之后,再有动作则是换就了一副侵略的口吻,唇下也带了力道,全然不同前一刻的浅尝辄止,甚至不留给她呼吸的空隙。

口中的清甜比想象中的更加令人着迷,要比这世间任何一种美酒都要醉人。。

二人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了起来。

慕冬环着她的手臂也越来越紧,似要将她融化在怀里。

忘情之际,唇下的动作也越发强烈霸道。撬开了两排贝齿。他的吻更加的深入。直至将她所有的呼吸都掠夺了去。

“唔...”苏葵试图挣扎,可也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字眼,徒然地睁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想推开他,却半分也动弹不得。

慕冬的气息渐渐变得滚烫灼热,像是下一刻就要被点燃,完美又彻底的忽视着苏葵的挣扎。

苏葵既怕又后悔。

方才她就不该‘引狼入室’的...

鬼晓得她刚才是迷了哪门子的心窍,竟然没在起初尚有还手之力的时候推开他——现在害苦了自己。

呼吸被抽干的七七八八,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挣扎的声音几不可闻,乍一听竟也像似迎合的低吟...

苏葵欲哭无泪,只能任由他为非作歹。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窒息的昏死过去的时候,慕冬方离开了她的唇。眸色深极,皆是压抑的颜色。

苏葵犹如得了水的鱼,大口地呼吸着。

慕冬拥着她的手仍旧不放,颇有些兴味地问道:“现在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吗?”

苏葵无力的半倚在他的怀里,神智还未能全部找回,听闻他还此般调侃,不由怒声道:“无赖,流氓!”

慕冬闻言倒不见丝毫不悦,只静静地看着她,眸中影动。

苏葵见他不吭声,以为是生气了,此际约莫也找回了理智,知道自己方才的失言,不由有些害怕,可转念一想,这事从始至终占理的都是自己,便强自鼓了勇气,挺了挺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胸膛以示自己的理直气壮:“是你偷听在先,后又欺负与我——”

话未说完,便被人按着后脑勺被动的伏到了他的肩上。。

慕冬紧拥着她,定声道:“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

苏葵撇了嘴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便见识到了...”

慕冬闻言稍愣,回忆起她说的是哪件事情,不由轻笑了一声。

那时初见,他如何能想象的到,向来对不知人清,对诸事寡淡的他,日后竟是会将这么个小东西放在了心尖儿上的位置。

苏葵听他笑出声,不由也抿嘴笑开,不怕死的道:“你不单单不是一个好人,你还冷血狠心,不近人情,心机深沉,行事无常...”

她一一的列举着他的恶劣之处。

“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可怕?”

“嗯,有时还很可恶。”

比如方才...?...

慕冬眼中笑意更甚,“既是如此,你怎还敢心悦与我?”

苏葵闻言顿时没了底气,支支吾吾地道:“我...我何时有说过什么...心,心悦与你了...”

“那你方才又为何闭眼?”

苏葵闻言大窘,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看吧看吧,她就说这人是可恶的代名词!

“我,我突然困了不行吗!”她硬着头皮咬着牙狡辩着,脸色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幸得夜色深沉,看不清晰。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不已——这借口,还能再烂一点吗!

慕冬嘴角蕴含着笑意,也不再为难她,“现在还不是困的时候。”

适才将苏葵放开,后方却传来了一声女子的惊呼。

“参见,参见皇上!”

周云霓在前,身后跟着一五六个端着托盘的丫鬟,齐齐地跪倒在地,除了周云霓以外,都是低着头。

周云霓眼中皆是诧异之色。

方才慕冬放开苏葵的那个动作。落在了她的眼中。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纵然再如何,终究还是个小姑娘,眼见着被人撞破了**。苏葵顿感尴尬,从慕冬身前移开,刚想同他拉开距离,却被他捉住了手腕。

那只大手没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便锁住了她的五指,紧紧的扣着。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苏葵倒也不好意思再做出什么令人瞩目的事情来,只能任由他握着。

慕冬对她的服从很满意,适才示意众人起身。

周云霓因错愕而张大的嘴巴,从开始到现在终究也没能合上。

眼见着慕冬扯着苏葵行在了前头。她才提步跟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头的两个身影。纵然她不想承认,但还是觉得心下正滋长着一种情绪叫做嫉妒。

为什么,她明明家世外貌都不输苏葵分毫。可她百般凄苦处处不顺,而苏葵却总能步步如意?

想着,她望向苏葵的眼神,也开始渐渐阴沉,其他书友正在看:。

直到将身后的周云霓和一干丫鬟们撇的远了些,苏葵才试图挣开他的手,可慕冬偏生不放,叫她只能暗自磨牙。

“你放开我...”

“为何要放?”慕冬停也未停,淡淡地问道。

“让人看到...不妥。”苏葵小声地嘀咕着,不再跟他硬碰。

慕冬看了她一眼,口气仍旧没有起伏。“有何不妥?”

苏葵在心底暗自将人痛骂了一顿。

见过厚脸皮的,可真没见过如此厚脸皮的。

想是这么想,面上却还是不敢露出声色,便捡着好听地劝道:“这样有失陛下您的威严。”

言下之意,若你还坚持不放,那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便是有**份,不顾体统了。

“在你眼里,朕何时有过什么威严。”

这一位显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思及自个儿种种大不敬的言行,苏葵无言以对了。

罢了,不放就不放吧。

反正要不了多久,全天下都会知道了。

所以,当二人以这么一副‘和谐’且诡异的姿态出现在饭厅之时,面对着所有人投来的强烈到可怕的目光,苏葵只能尴尬的一笑,像是在说——事情就是这样了。

慕冬此次是微服过来,先前没有任何通知,也没带任何侍卫太监,像是纯粹来为苏烨送行,众人本还存有不解的心思,可都在见到他扯着苏葵行进来之时烟消云散了。

合着,这是妹夫送大舅子来了...

慕冬入座之后,众人这才都落座下来。

顾青云夫妻两口,宿根并着周云霓,甚至是自从战事之后,就不曾露过面的骆阳煦今日也破天荒的过来了。

若是忽略他们纠结反复,形色各异的面部表情,这满满的一大桌人,乍一看倒也够热闹的。

垂骆阳煦挨着苏烨坐下,脸色有些不怎么好看,全然不似一贯的嬉皮笑脸,神采飞扬。

因着有段时间未见的缘故,苏葵便多看了他几眼,苏天漠出事之后骆阳煦也一次没来过,她还以为是回了广阳去。

因这些日子事情太多,便没去多打听。

见他显是瘦了一大圈,脸色微白,眼底还带着青黑之色,苏葵不禁皱了眉头——纵然她不懂医理,可这副形容,怎么看都像是大病了一场的人才该有的模样。

这段时间里,难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苏烨起身敬酒,苏葵到嘴边的问话便咽了下去,琢磨着等散了席再问一问骆阳煦。

酒菜用到一半,待苏烨饮下顾青云相敬的行酒之后,苏葵便道:“哥,明日一早便要动身,就不要再多喝了。”

苏烨闻言心下熨帖。

他伤虽已好,但短时间内还尚且不可过度饮酒,若非苏葵提醒,他倒还忘了。

他虽作为兄长,但却处处都还要这个妹妹来为他留意着。